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5章 入魔道
    深山老林,荒木掩映,作为魔器争夺战的最终胜利者,楚天遥和狸猫魔已经回到了他们的根据地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一次咱们得以大获全胜,固然有我计划得好,但也多亏了你老弟实行得好啊!”狸猫魔抬起一只爪子,在他眼前晃了晃,“来,我们击掌庆贺一下!”

    楚天遥冷着脸和它击了一掌,淡淡道:“那么现在是否也该按照计划,先由我引魔源淬体了?”

    一说到这个问题,狸猫魔仍是笑得一脸敦良,但从它嘴里说出来的话,却是一点都不厚道:“这个么,不瞒你说,其实我有你们人族所说的那个‘洁癖’,一向不喜欢跟别人分享东西,特别你还是个人类,会让我觉得很恶心的。所以这一次就算了,啊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大模大样的抬起爪子拍了拍楚天遥的肩膀:“反正你老弟这么机灵,等将来再有宝物出土,一定也少不了你的一份。放宽心,不急。”几巴掌拍得他的肩膀几乎要陷落了下来,才笑呵呵的转过身,大马金刀的朝着魔器的方向一坐。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要准备炼化魔源了,你就站到一旁,给我护法吧。等我修炼有成,心情一好,说不定再传你几套魔族的独门秘术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遥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:“是。”面上丝毫未因对方的反悔,而显出半点不愉之色。一路退到了洞口,垂首侍立。

    狸猫魔对他这样的听话很满意,在一旁的包裹中一阵翻找,取出两个形状各异的小瓶。先拿起椭圆形小瓶摇了摇,反手一扣,倒出大量的淡绿色液体,双爪各自接了一大把,就在自己的周身涂抹。

    它平常虽是粗手粗脚,这一项工作却做得极是精细,连任何一处角落都不放过。对于几处要害部位,更是反复倾倒液体,涂了又涂。

    楚天遥就站在它身后不远处,双脚正在一步一步,以极其微小的幅度向前挪着。在他眼中,同样闪动着森森的寒光。

    从那狸猫魔最初使唤自己拿魔器开始,楚天遥就知道它绝对不可能跟自己分享。因此在对方翻口毁诺时,他根本就没有浪费半句口舌去为自己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这山洞四周已经布满了结界,以防炼化魔源时爆发的强大气息,会引起其他魔兽的注意。而它留下自己的行为,仅仅是想在炼化魔源,实力提升之后,就连自己也一起吞掉,所以,它才会故意把自己也锁在这结界之内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来说,它和那个六御魔君还真是一模一样。难怪世人都说,魔的本性都是凶残狡诈了。

    不过,枉你千算万算,这一次我只能说,你漏算了……

    这一会儿,狸猫魔已经将那淡绿色液体“清灵玉露”涂抹完毕,又拿起另一只长颈小瓶,将其中的冰蓝色液体“冰神幽泉”一饮而尽。楚天遥的脚步,也已经停在了距它背后不过三尺之遥。

    梦寐以求的魔器近在眼前,狸猫魔的警惕似乎也下降了许多,准备工作全部完成后,就缓缓的闭起双眼,专心令灵魂与魔源合一。

    楚天遥垂在身侧的手掌中,悄然酝酿起了一团幽蓝色灵力。由灵气聚集所引起的空间动荡,完全被遮蔽在了魔器散发的巨大威压中。

    一步……再一步……最后一步……

    在狸猫魔的全心呼唤中,它的体内开始闪耀起了一层紫色光芒,逐渐将它的全身笼罩,这也代表它开始进入到了一个特殊的状态。与魔源互通,与外界无觉。这个状态一旦进入,即使修炼者自己,都不是可以说退出就退出的。

    紫色的火苗从魔器中缓缓升起,与它的心脏部位连成一线,慢慢悠悠的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楚天遥蕴满灵力的手掌猛然高抬——惊起的劲风搅乱了空间气流——狠狠的拍在了那狸猫魔头顶!

    唯恐一击不成,楚天遥这一招直接用出了自己的最强之力。

    悍然一掌,直接将狸猫魔的天灵盖击得粉碎。在它缓缓栽倒的时候,脸上还残留着即将炼化魔源的欣喜。

    它死在了自己最得意的时候,死在了离成功最近的时候。

    在倒地的狸猫魔背后,楚天遥一只手还僵硬的保持着推出的姿势。木立许久,仿佛才终于意识到狸猫魔已死,现在这里真的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,魔器,也即将完全的属于自己了……

    “哼……要跟你分享魔源,我也会觉得很恶心啊……”楚天遥看着半空中失去方向,飞射而回的魔源,再扫了一眼地上狸猫魔的尸体,冷然自语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才重新开始呼吸,并且是大口大口的激烈喘息。此时心脏跳动的速度,绝对是他有生以来最快的一次,这种混杂着极端的激动和兴奋的心情,甚至更超过了他当初站在焚天派大殿中的时候,还有,第一次与九幽殿接触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跨过死得四仰八叉的狸猫魔,楚天遥缓缓的走到了洞壁尽头的包裹处,从里面拿出了两个和先前狸猫魔使用的完全相同的小瓶。

    清灵玉露和冰神幽泉,一为外敷,一为内服,这些都是炼化魔源前必要的准备。当初在狸猫魔吩咐他到城中采办时,他曾经提议过,如果只是每样各买一瓶,万一魔源的能量过于强大,也许还难以遏止对身体的伤害。既然手边的灵石也不是不够,不如就多买几瓶备用。

    当时狸猫魔还赞他会办事,欣然接受,却不知从那个时候开始,楚天遥就已经在为自己今天的计划做打算了。

    清灵玉露遍涂全身,他可以清晰的看到由于药液极致的凉意,在自己的皮肤上悄然结起了一层淡绿色的冰霜。药液的寒凉也深深渗入了血管,他觉得自己的血液几乎都要被彻底的冰冻住了。

    片刻不停的,楚天遥又将冰神幽泉也倒入了口中。顿时就仿佛在体内炸开了一团液体的冰,五脏六腑都被隔绝在了坚固的冰层中。

    冷,极端的冷,这一刻他所有的意识已经只剩下了一个“冷”字。但或许也只有此时这极致的寒冷,才能抗衡稍后魔源那极致的灼热。

    缓步走到魔器前,抬起一只被冰霜覆盖的手掌,掌心中吸力暴涌。紫色的魔源在略一跳动后,就被他轻轻的托在了掌心上。

    望着近在眼前的魔源,楚天遥忽然难得的陷入了犹豫。

    我……真的终将走出这一步了吗?炼化魔源,遁入魔道……

    从此以后,我就再也不是一个真正的人类,我会被推到整个人族的对立面,昔日的朋友全部都会唾弃我……

    我曾经熟悉的一切,我都再也不可能回到它们当中了……

    并且,在正式成为完全的魔物之前,他就是最低贱的半人半魔。不仅被人类憎恶,也同样得不到魔族的承认,只能在夹缝中艰难求存。自己……真的准备好要过上那样的日子了吗?

    有一个瞬间,楚天遥甚至产生了几分动摇。

    如果就这样把魔源放回去,那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了……一切都不会改变,他还是可以好好的做一个人类,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得到力量……

    一切都不会改变……吗?

    这个念头,令楚天遥的嘴角扯起了一丝苦笑,笑容中透着极致的悲凉。

    为了走到这一步,他付出了那么多,所求的难道就仅仅是一个“一切都不会改变”吗?!

    昔日的朋友……呵呵,他还有什么朋友呢。他的归宿,不是早已经被自己亲手抹杀了么?

    现在他活在这个世上,无亲无故,孑然一身。他唯一剩下的,已经只有敌人。

   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楚天遥凝视着掌中的魔源,瞳孔中渐渐倒映出了相同的紫色。

    命运,你从来都没有眷顾过我,就只有这一次,只有这一次……请你如我所愿。

    手掌再向上一抬,魔源就轻轻飘起,被他坚决的吞入了口中。

    魔源入体的刹那,楚天遥只感到自己如同被浸泡在了滚滚熔岩中,剧烈的痛苦令他当场栽倒在地,四肢脱力的蜷曲着,仍是被一浪接一浪的痛苦掀得不断在地上打滚。

    这还是在他已经做足了准备工作的情况下……皮肤上的淡绿色冰霜正在飞速消退,其中的药性被魔源疯狂消耗,很快,他的手臂上就爆开了一条条裂痕,大量的鲜血泉涌而出。那血水竟也是带着滚烫的热度,流淌在洞穴之间,将沿途的石子都烧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这样的变化一直蔓延到了他的全身,楚天遥曾经英俊的脸此时早就没了人形。一个又一个时辰过去了,保护着他内腑的蓝色冰壁也开始融解,魔源的能量就像是瞄准了一座破碎的城池,立时摧枯拉朽的冲刷而来,当场将他的五脏六腑烧成了一团灰烬。

    由于他不懂得魔族的功法,无法将四面冲撞的魔力导入经脉运行,他也没有魔族强悍的肉身,他的身体在魔源的扫荡下简直就是一团浆糊。

    在这阵无休止的酷刑中,楚天遥觉得自己已经死去活来过无数遍,但他的意识却总能再次恢复清醒,于是体内一次次被摧毁的折磨也始终烙印在他的灵魂中。

    独自承受着非人的痛苦,身边没有任何一个支持他的人,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希望看到他成功的人。陪着他的,就只有地上那一具魔兽的尸体。

    楚天遥的头一次次撞向地面,他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,但是他真的撑不下去了……被腐蚀得已经只剩骨头的手掌艰难抬起,费了好半天,才从包裹中掏出一只椭圆小瓶。一个骨节痉挛,小瓶却又脱手落地,砸得粉碎。

    看着淌了一地的淡绿色液体,楚天遥眼中透出了绝望。而他再也顾不得旁的,直接就将滚烫的脸颊贴到了地面上。同时挪动着身体,尽可能的让自己更多的皮肤得以与液体接触。

    一股清凉直沁到心,只有得到清灵玉露滋润的部位,才可以短暂的缓解魔源所带来的剧痛。借着这片刻的安慰,楚天遥又将第二瓶冰神幽泉饮下,涣散的瞳孔终于恢复了几分焦距。

    也许是死亡的逼近,这时的楚天遥竟然想起了很多从前不曾想过的事。

    他仿佛又看到自己回到了童年时光,他还是那个单纯快乐,无忧无虑的孩子。了尘道长在他面前微笑着蹲下身,而他就欢呼着骑到了师父的脖子上,被他驮着走遍了整个玄天派,看遍了名山好景。那个时候,他们始终是欢笑着的。

    师父……

    他看到宫天影牵着他的手,陪他说笑,教他练剑,那个时候,他真的是像师父一样疼爱着自己这个小师弟的。

    天影师兄……

    他看到自己身边围拢着一群师兄弟,扬起一张张崇拜的笑脸,为他拿到精英弟子的徽章而欢欣鼓舞。那个时候,自己在他们心中真的有着无限的威望。

    各位师弟……

    他看到齐玎莎拖着两条麻花辫追在自己身后,脸上永远洋溢着火热的笑容。只有在看到自己的时候,她会暂时收敛起泼辣的脾气,像一个温柔的小妹妹一样依偎着自己。那个时候,她是真的全心全意的爱着自己的吧。

    玎莎师妹……

    渐渐的,那所有的画面都消失了。盘旋在他脑中的,就只剩下了齐玎莎的脸。微笑的样子,愤怒的样子,难过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玎莎师妹,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,一直以来,就只有你对我最好……楚天遥眼中渐渐涌出了两道泪水,只是很快就被体内的热度蒸发成了虚无。

    如果一切可以再重来一次,没有叶朔的话,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……

    叶朔……

    楚天遥刚刚现出几分温柔的面容,在这个名字突兀的出现时,立刻又被仇恨扭曲得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自己原本可以过着安逸的生活,有师父疼,有师兄弟爱戴……现在全是因为叶朔,让自己落到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境地……

    我……好恨……

    叶朔,死在你前面,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甘心的……

    到了最后,楚天遥完全就是只靠着一腔恨意在苦苦支撑。每当意识刚刚涣散的时候,他就立刻在脑海中回忆叶朔的脸,借此唤醒几分抗争意志。

    一天,又一天。

    四周已经扔满了一地的空瓶,以及指骨在地面上拖出的道道血痕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遥正在费力的触摸着最后一个小瓶。

    那是最后一瓶冰神幽泉了。等到将这一瓶也喝下去,他身边就再也没有任何的辅助药物了。接下来,就只能听天由命了……

    玻璃小瓶砸在地面,破裂声清晰作响。

    几个月后。

    沉寂的山谷中忽然魔光大盛。

    一声长笑响彻山林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天不亡我!”

    洞中,楚天遥缓慢的站了起来,凝视着眼前的双手,十指不住屈伸。

    魔源被完全炼化之后,除了让他脸上多出了几道魔纹,竟然没有令他的身体产生丝毫兽形异变。

    但是同样的双手中,他却可以清晰的感受到,其中涌动的强大能量……

    而他的实力,也连跨两个大境界,直接飙升到了劲气五段。

    虽然很想立刻就去找叶朔报仇,但楚天遥总算还有几分理智。在他的记忆中,叶朔的实力似乎也是劲气五段左右——他还不知道如今的叶朔已经达到了敛气级巅峰——那么就算自己实力大进,也不过还只是跟叶朔持平。

    想要报仇,就必须继续积累力量。

    楚天遥的目光四面乱转,忽然落到了还躺在地上的狸猫魔尸体上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的眼中放出了一种怪异的光彩,就像饥饿了好几天的人忽然看到了一道美味的食物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