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2章 横扫
    俯视着下方,六御魔君目光冰寒,缓缓张开双臂,如同在拥抱整片土地。但在他眼底,却始终沉淀着一层极深的恨意。

    缭绕在他周身的魔气不断攀升,碧蓝的天幕逐渐被蒙起一片血色。大地遍染红光,茫茫四野都被覆盖在了无边的血红中。这情形,倒有些像叶朔在幻象中所见,那般远古大战的场面。

    接着,在六御魔君背后,现出了一只巨大的麒麟虚影。那麒麟双目紧闭,周身的皮毛皆由火焰组成。龙鳞狮首,威势天成,几如活物。

    虽是虚像,却散发出一股火焰真神般的威压,在它出现之时,整片天地间的温度都似凭空蹿高了不少。令众人又惊又惧,不敢轻忽。

    六御魔君双目微瞑,额间的火焰魔纹明明灭灭,但每一道纹路纵横交错,伴随着魔力流转,色泽却是在以可见的速度迅速加深。到得最终,那火焰已是鲜红得好似要滴出血来,外焰隐隐流动,火舌跳动翻卷,仿佛有一团烈火当真从眉心中烧了开来。

    魔纹光泽达到最劲的一刻,六御魔君紧闭的双眼猛然大睁,在他背后的火麒麟,也在同一时间睁开了眼睛。前蹄扬起,大口一张,一道浩浩荡荡的火焰席天卷地,轰然降下。

    整个绿野平原,刹那间尽成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平原的面积虽广,火势所及之处却是更为辽阔。将如茵绿野焚烧成灰,汹涌的火焰横冲直撞,抓住了仓皇逃窜的人群,将他们吞没进了毁灭的深渊。

    “把我的愤怒转化成无边的火焰!烧吧,烧吧!”

    火海再度扩张,即使是任何一处最微小的角落,在这场浩劫之下也无法幸免。

    比火焰更为嚣张的,也许是六御魔君的狂笑声。瞳孔中倒映着一张张绝望的脸,而他也是在这交织着死亡与恐怖的天幕下,再度抬手。

    “陨焱天罪!”

    血色的天空中,层层阴云堆积。一团团硕大的火球,就像一颗颗出膛的炮弹,朝着地面疯狂砸落,如同一场宏大的流星火雨。

    外有火海燎原,上有连天焱狱,双重夹击之下,平原上的众人已是走到了绝境。一群群抱头逃窜的血色身影,早已分不清哪是敌哪是友。生死在这一刻,似乎唯有各安天命。

    “所有的死魂,化为我的魂力——给我灭!”

    平原各处,都在同时浮起了一缕缕黑色死魂。那是刚刚在这片火海中丧生的灵魂,它们直上天际,争先恐后的钻进了六御魔君体内。同时下方的火焰依旧翻卷,继续生产出一批批新鲜的死魂,为它们的主人献上血祭。

    火海最初肆虐之时,神行烈就已经被吓得躲回了叶朔体内。此时叶朔都可以感应到它在自己的灵魂中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对方是大魔兽,对天敌的恐惧,一向就是所有兽类最难克服的。别说是它,就连叶朔也早已将戒备提到了最高,面对六御魔君,他可以感受到一种真切的死亡威胁。今日能否活着走出这绿野平原,在他心中同样没有绝对的把握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火焰究竟燃烧了多久,但在这群备受折磨的人心中,那仿佛就是千万年。直到火势终于渐转微弱,除外圈还环绕着不散的火墙外,当中一片地界,已经开始出现了可容人踩踏的空地。

    此时还留在平原内的人,比之当初直接缩水了一多半。火海夺走了太多人的生命,幸存的众人彼此对视,神色间却无劫后余生之喜。因为他们都知道,六御魔君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,自己的命,等于还是危悬一线的。

    半空中,六御魔君终将众多死魂完全吞噬,一时倒也不忙炼化。抬起双目一路扫视而过,由于刚刚吸收了过多幽冥之息,眸中隐有几分浑浊。

    而他的目光,就在一群尚还站立的魔兽身前落定。

    “小辈,本皇在此,尔等还不速速叩拜!”

    方才的火海中,青翼魔,白虎魔,大力牛魔等一干统领都是侥幸的活了下来。不知是否六御魔君有意为之,但魔族得以存活的,的确是要比人类一方多了不少。

    被称为“小辈”的魔兽群中,几只小魔当先不耐烦的怒喝起来:“六御魔君是什么,我们听都没听说过!你说自己是魔皇你就是了么?”

    这也不是它们有意挑衅。在场的大多是一些野生低等魔物,对魔族高层的情形本就一概不知,更别提六御魔君还是千年前的人物。对它们来说,叩首乃是至高礼节,除了跪天跪地跪魔皇,就是涅槃境的强者,也别想让它们下跪,这是魔族的尊严问题。

    虽然对方的气息确实让它们感到很危险,但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,越是实力低微的小魔,对灾难的警觉性也就越弱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实力更高一级的将领,它们修炼多年,马马虎虎也都能算得个一方土霸主。人一旦有了身份,就更加不愿意向旁人低头。何况那几个竞争对手都还没跪,自己若是先跪,岂不就是自认从此低人一等?

    六御魔君倨傲的面容渐渐冷下,嘴角无意识的泛起一丝苦笑。似是悲凉,似是唏嘘。

    “封印千年,如今的小辈已经不记得我的名字了,可悲啊。”

    喧哗的魔兽群中,青翼魔忽然几步抢上,双膝跪地,重重叩首。

    “魔君,属下叩见魔君!”

    旁人不识,但青翼魔对这个名号却是绝不陌生。

    当初它引死魂相融,曾提到过千年前,发生在绿野平原的那一场大战。那正是在魔族的皇者之一,“六御魔君”的死讯传出后,众多魔兽为争夺他遗留在此地的魔源精魄,而爆发的惨烈战役。

    此时深深俯首的青翼魔,早已又在心中感叹起了“情报的重要”。那些个蠢同胞竟然认不出这个煞星,还敢对他言辞无礼,最好六御魔君一怒之下把它们统统杀光,那自己的山寨也就可以一家独大了。

    这个突兀的臣服举动,不仅是其余众魔奇怪的瞟向它,六御魔君的视线也如它所愿的落到了它身上。静默半晌,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叹息:“很多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?”青翼魔一头问号。但它也不敢多问,只能老老实实的将头又埋得更低了些。

    六御魔君目中寒意流动,淡淡的道:“现在你身体里的力量,很多都是当初胆敢争抢本皇魔源精魄的那些狂妄小辈,我还记得它们的气息。如此冒犯本皇,真是让我想起来就很不愉快。”

    青翼魔心里一突,听出了对方话里隐藏的杀机,匆忙抬起头,还想替自己喊几句冤时,六御魔君已经毫不留情的抬起手,掌心中放射出一团黑光,瞬间将青翼魔粉碎。

    这只以玩弄情报为荣的狡诈魔兽,最终死在了自己先人一步的情报上。

    白虎魔和大力牛魔终于慌了。对方实力极强,又心狠手辣,而它灭杀青翼魔,更代表它不会念丝毫的同族之谊。

    只有当死亡即将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时候,它们才抛开了那些尊卑理念,此时都不管什么先跪便是吃亏了,连对青翼魔幸灾乐祸也顾不上,一个个扑通扑通的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其余小魔见头领都跪了,也跟着纷纷跪倒。在场的魔族,转眼便已全部匍匐在了六御魔君面前。

    “魔君,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,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,千万不要跟我们计较……我们愿意效忠,愿意效忠!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面上看不出喜怒。默然片刻,自他周身忽然暴射出了大量的紫黑色光束,每一道都穿透了在场一名魔兽的胸膛。正有源源不绝的能量,自这群魔兽体内溢出,顺光束一路传导,被六御魔君吸入体内。

    “魔君……我们已经宣誓效忠了,您为什么还……”垂死的一众魔兽嘶声惨呼。精气的大量流失,令它们的面部迅速的干枯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效忠,那就转化为我的力量,这就是我赐予你们的效忠方式。”六御魔君语气平淡,仿佛在说着一件天经地义的事。

    被这些横伸光束贯穿的,同样还有那群第一时间赶到的嫡系部下。此时它们满脸都是难以置信,怎样也无法接受,自己的主子刚刚脱困,便如此翻脸不认人。当初它拜托大伙儿施法救援的时候,可是百般许下过功名利禄的啊……

    “魔君,这千年来我们为助您脱困,多方奔走,我们对您忠心耿耿啊!”有不死心的魔兽打起了恩情牌,希望还能唤起他几分良知。

    六御魔君点了点头:“你们的忠心我自然知道。但本皇如今刚刚复生,急需要力量的填充。你们,都是忠臣,再为我尽这最后一次的忠,又有何妨?”

    对方话中那一份理所当然的冷酷和无耻,就连人族一众都听得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另一头魔兽抓住最后一线希望:“魔器便在此处,魔君若是炼化魔源,想必也能填补您损耗的魂力……”

    六御魔君笑容凉薄,若有讽意:“正餐,我要,开胃小菜,我也要。枉你们跟随我多年,竟然一点都不懂得本皇的作风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魔君大人,您放过我,我愿意成为您的仆人,从此为您当牛做马!”一众哀嚎的魔兽中,又响起了一道尖锐的声音。是那争夺战中最后出现的狸猫魔。

    相似的哀求,几乎正在从每一名魔兽口中传出,六御魔君理也不理,只顾加紧对魔气的吸收。

    “魔君大人,今天是您复活的大日子,难道您不需要一个见证者吗?如果当真将在此之人尽数诛杀,岂不扫兴?”那狸猫魔又说话了。

    六御魔君目光微动,颇有些意外的扫了它一眼。似乎这个提议的确合了他的心思,各式光束中,只有插在狸猫魔胸口的那一道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一众小魔见状,立时没口子的嚷道:“魔君,我也愿意做仆人!”“我也愿意见证!”……

    但在它们一个赛过一个的嗓门中,停留在它们胸口的光束不但没有收回,魔气的吸收速度反而加快了一倍。

    “会办事的,留一个也就够了。我不需要鹦鹉学舌的废物!”

    由于光束是锁定魔族气息所发,狐妖暂时被排除在外。但全程亲见六御魔君的残暴,对心腹下属也能说杀就杀,早就令她骇得魂飞魄散。悄悄退了几步,猛然转身,身形向天际急射。

    六御魔君几乎是随着她的逃窜同时转头:“一介小妖,也敢垂涎我魔族至宝!”傲然抬手,毁灭性的光束横跨长空,狐妖还不等飞出数丈,就被当场烧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从那具粉碎的肉身中,疾冲出一道彩色妖灵,半空中分化数道,同时朝不同方向逃窜。

    六御魔君一声冷哼,身形大幅度急转,眼中射出两道血线,二分为四,四分为八,瞬间就将各道妖灵同时击溃。

    只有一片透明的灵魂,从最初各妖灵分散逃窜时,就悄悄的降落下来,融入了一截尚未燃尽的草根中,灵魂气息完全隐匿,仿佛已经与那草根彻底的化为一体,暂时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。

    眨眼间将魔族全灭,六御魔君好似到此时才注意到场外的人族,叹道:“看来本皇的法力果真已经大不如前了啊,竟然有这么多人都还站着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再出杀招,大部分人已经争先跪倒,苦苦哀求道:“魔君大人!魔君大人!这都是误会一场,如果早知魔君大人在此,我们绝对不敢贪图魔器啊!我们这就离开……这就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不能称对他效忠,也不能再照搬见证者的老话,要如何为自己谋生路,这些人也是相当头疼。

    另一名年轻人心急口快的补充了一句:“他日魔君大人如有差遣,我们一定肝脑涂地,万死不辞!”话没说完就被身旁一人重重的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对方已经是见人就杀了,你还敢在他面前提“死”字,是真的不想活了?

    六御魔君静默半晌,冷冷的开了口:“一群蝼蚁,你们除了转化为死魂,供我吸食之外,别无他用。”

    环绕他周身的魔光再度大盛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……”叶朔感应到那急速涌动的魔气,已经明白了他想做什么。虽然魔气对自己无损,但其他人是绝对抵受不住的啊!旁人也罢了,他绝对不能让宫天影和顾问出事!

    “魔君大人开恩哪……”众人惊恐的哀求声,很快就淹没在了骤然大盛的魔气中。

    天地间再无其他景物,一切音、色、形尽皆成空。八荒之内,只剩下无尽的魔气,以及那一道无情的宣判。

    “灭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