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17.第517章 魔器出土
    这里是一片葱郁的平原。

    放眼所及,到处都是柔和的翠绿,仿佛一块天工织的绿色巨毯。花异草,漫山遍野,点缀在丛丛绿茵,宛如仙境。

    平原尽头与天空相接,无边的青翠与淡蓝色的天空连成一线,色彩缤纷的云雾轻轻飘拂,好似给整座平原披了一层轻纱。

    虽说这六御绝境本是一处桃源胜地,一路走来,众人陶醉在沿途的美景,早已是赞不绝口,但这绿野平原却依旧是其最美的一处。

    绝美的景致,又带有种和平安逸的气息,即使是许多算计了大半生的枭雄人物,陡一入内,也不免生出几分在此席地而坐,开怀畅饮的渴望。有一个很短暂的时间,众人甚至忘记了对魔器的图谋,只专心沉浸在这一片大好的湖光山色。

    没有预想的危机,没有潜伏的凶兽,也没有复活的阴谋,这里美好得甚至令人生不出争斗之心。

    不过最初的震撼一过,众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在平原深处定格。

    那里停放着一张巨大的祭台,端黑雾缭绕,雾气闪烁着道道电光。一缕缕盘旋相连,彼此交织,逐渐虚化出了一层模糊的轮廓,似乎是在跨越时空,构建着某种源自古的神秘之物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。显然,那祭台正在孕育的是魔器了。等到器胚和内部的魔源被完全滋养成形的那一刻,它也即将在这里正式出土……

    “魔器!终于拿到魔器了!”魔器的诱惑,令不少人已经失去了理智,此时动作最快的人已经冲到了祭台之前,抬手向缭绕的黑雾抓去。

    原本自成一体的雾气内,交织的电光忽然大盛,瞬间与那人手掌相连。而那名还沉浸在贪欲的出头鸟,自指间至周身,这样悄无声息的粉碎成了一片微粒。这一幕不过顷刻间事,直到他死,盘踞在脸的狂喜之色都还没有完全褪去。

    第一个牺牲者的出现,终于令不少同样蠢蠢欲动的修灵者清醒了几分。这般看来,在魔器真正出土之前,天地法则是不允许旁人擅动的。

    既然急也急不来,众人索性也调整灵力,耐心等待。毕竟能够走到这里的大部分人,无论是实力还是心性,都可以说是相当出众的。从他们最初得到魔器的情报开始,两个月都等过来了,倒也不差在这一时半刻。

    进入符皇古门时,西陵北称自己想研究大门刻录的古字,暂时留在了平原之外。不过现在自然没有人关心他的行为,连那两名随行长老,也意外的没有表示反对。

    同样的,那名死在泣血峡的血云堂使者,也即是洛沉星名义的随从,他的无故失踪,也一样没有任何人注意。

    在处处杀机的六绝景,死个把人真是太稀松平常了。既然洛沉星都不过问,其他人更不会去多管这份闲事。

    在这里,好像有很多事,都被大家选择性的忽略了。

    漫长的等待,渐渐有越来越多的独行强者进入了平原。

    第一眼看到魔器时,在他们眼也涌出了相同的灼热,但再见到皇家护卫队的众人沉默等待后,虽然心下不明里,总也看出了魔器没那般好取。短暂的沉思后,便都各自占据了一块角落,静等魔器出土。

    又过不久,稀稀落落分布的队伍,开始出现了魔族的身影。

    领头的是一对蝙蝠魔兽。身材高大,呈人形直立,一为青翼,一为红翼。在它们背后,跟随着大群形貌相似的喽啰小魔。在平原一侧拉开队列,沉沉的魔气缓缓辐散而开,形成一片浓郁的压迫气息。

    那青翼魔的目光在魔器前停留良久,又朝着两侧的人类略微一扫,眼珠骨碌碌一转,打个手势止住了背后喽啰兵的欢呼沸腾,微眯起的双眼沉淀着隐隐的精光。

    魔族的出现,不仅是皇家护卫队立时加强了戒备,连平原各自为阵的独行强者们,时不时投向它们的视线也都充满了敌意。

    紧跟着,又是第二支魔族队伍,接着是第三支……每一路的人马都足有一支山寨的规模。看样子,在人多势众一节,这些魔兽统领者还是很有默契的。

    众人自最初进入起便是分为两拨,人类和人类站在一起,魔兽自然和魔兽站在了一起。随着平原内的整体人数不断增加,两个族群的分化也越来越明显。

    不过即使是在同族之,照样可以看到明显的阵营差异。这却也不,魔器当前,即使眼下还是相同阵营的盟友,显然也有不少是同路不同心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这一次你们白虎寨也想来分一杯羹么?”严阵以待的气氛,那青翼魔主动侧过头,朝着身旁另一支魔兽队伍的领头人笑问道。

    那白虎寨的头领身形壮硕,周身银白,一张轻微类人化的脸,遍布着细密的白色毛发,额头更是浮突着一个深深的“王”字。

    与其余魔族见面后互相攀谈相,它的性情似乎是属于不苟言笑一类。此时只是瞥了青翼魔一眼,不冷不热的回道:“魔器出土,是我魔族繁荣昌盛的希望,要是不来抢才反而怪吧。”

    另一旁的第三支队伍前,领头的大力牛魔紧握着两杆重锤,锤柄不住顿击着地面,粗声粗气的插话道:“无论是你们这些小蝙蝠,还是自称皇家护卫队的那一群人类,谁敢碍老子拿魔器,我用这牛魔锤把你们的脑袋都砸个稀巴烂!”

    那青翼魔面对它的挑衅笑而不语。独自东张西望了一阵,又道:“说起来,这一次黑沙坞的人没有来么?”

    白虎寨的一名将领抢先答道:“之前收到消息,它们是说过要来的,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出现。而且,葬魂渊的那些本土魔物也没见着。不过管他呢,少一批竞争对手,对咱们可也不坏啊。”

    那一直没有开口的红翼魔也说话了:“还是小心些为妙。这绿野平原,从我踏入之后一直感到一种危险气息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它的顾虑,很快被淹没在了魔族队伍的喧闹声。

    这会儿那大力牛魔又像发现新大陆一般转向了另一侧,喝道:“你们妖域的人来这边干什么?魔器对你们可没什么用!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出现的第四支队伍,同样是一群半化人形的兽类。单从外表看来,和一旁的魔兽还真没多大差别。不过在魔族人的认知,魔的血统远妖高贵,将两个种族混为一谈是一种耻辱。同时双方只要面对面的一站,从气息可以分辨出对方的族类。

    妖域的领头者是一只形貌妩媚的狐妖。若是以兽类的审美看来,应该也相当于一名绝色美女了。手持着一把三焰羽扇,轻轻的摇晃着,声音是一副蚀骨的甜腻:“魔器出土是大事,妾身算不出手争夺,总也想来看看热闹啊。”

    魔族的其余两路各怀心思,独个直肠直肚的大力牛魔气得干瞪眼。

    枯燥的等待也不知持续了多久,那祭台前不断盘旋的黑雾,忽然悄悄的落定了下来。一座通体漆黑,形似香炉的小鼎,正在交织的烟气缓缓升空,散发出一层层纯正的魔气,伴随着冲天的威压四面扫荡,夺目而高贵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虽然众人大多对魔器另有企图,但既是魔族的圣器,在许多人的念头,都认为它应该是邪恶的。

    但当魔器当真出世,高悬天际独享万众膜拜时,却也在同时凝聚着一种无与伦的神圣气息。喧哗的魔族在此沉寂,自诩乘的人群则是瞠目结舌,浑身不自觉的颤抖,渴望着匍匐下去。所有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,恭迎着魔器的降临。

    四方源器,到底是四方源器。它平等的赐予各族以恩泽。在它面前,每个种族都没有高低贵贱,没有正邪之别,所有的生命都是它的子民,受它眷顾,受它庇护。

    当四散的魔气重新收敛,魔器也在缭绕的黑光降回祭台,所有人的眼,都冲起了一层不再被压制的贪婪。

    皇家护卫队刚动,另一边的魔族也在同时跃出。

    那青翼魔一手举起兵器,纵声高呼道:“兄弟们,联合阵线,先灭人类!”

    魔族各部虽然并非同路,但在族群的战争面前,倒也是难得的统一了意见。至于人类一方,众人都知道若不先对付魔族,自己也没有机会独占魔器。因此各人几乎不需语言交流,在最短的时间内达成了共识。

    两方队伍,如同两片漫延的潮水,在平原展开了大规模的激撞。

    人一旦多起来,会显得人山人海。此时整片草原都是黑压压的人形,兵刃碰撞声皆是,众人甚至已经分不清哪是同伴,哪是敌人,只知挥舞着手的兵器,奋力朝着异族砍杀。

    这场混战没有持续多久,迅速的分化出了几处战团。最弱的喽啰兵仍是与普通的修灵者进行着数量的对耗,至于几个首领人物,都已经分别和人族的强者缠斗到了一起,杀得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关系较好的公孙家族和欧冶家族的子弟在一处战圈内并肩御敌,他们的对手是那大力牛魔。数个回合一过,那大力牛魔身形一晃,化出十来个分身,环绕几人身侧结成包围,手重锤挥舞得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公孙家族子弟匆匆掐诀,半空显化出一轮剑形圆盘,旋绕片刻,直径急剧扩大,每一柄长剑都悬在了一名大力牛魔头顶,灵力闪动,轰轰然剑雨急落。

    一番烟尘腾飞,半晌后现身出的一群大力牛魔却仍是完好无损。显然它们皮糙肉厚,根本无惧于这等蜻蜓点水般的攻击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欧冶家族子弟迅速结印,总算赶在大力牛魔的下一轮冲击来临之前,施放出一团火焰。火焰很快扩展成一圈火海,将大力牛魔堪堪阻挡在外。在双方拉锯般的灵力注入,火圈之外终于传来了一连串“噗”“噗”的爆裂声,是那大力牛魔的分身一个接一个的消散了。

    但当火海过尽后,不单是分身消失,连大力牛魔的本体也不见了。众人皆知这种程度的灵技绝对不可能将它彻底消灭,那么……到底跑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“……不好!”一名长老耳听风声呼啸,慌忙抬头时,大力牛魔已是从天而降,手握玄铁重锤,将他直接砸进了地底。重锤落地面,留下了一道深深的陷坑。

    另一边,那白虎魔虽是少言寡语,战斗起来却不含糊。在战圈四面游走,挥动着利爪连连抓下,每一爪落下,在它身前都会倒下几名血肉横飞的人类。

    夏侯家族和欧阳家族且战且退,虽然依靠着阵法,他们的处境还算旁人稍好一些,但实力的差距太大了,再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,他们危险了!

    白虎魔杀得酣畅,出手更是一路穷追猛打,但在它战到最得意处,一道光弹忽然破空飞来,将它的身形击得猛一踉跄,倒跌数步才勉强站稳。

    在它面前,那陌生人一手掐诀,另一手还保持着单掌推出的架势,正冷冷的注视着它。

    而在喽啰兵的战场,双方各有死伤,局面则是一直保持着平衡态势。众人也是越战越勇,当他们各展手段,好不容易将敌人的气息杀得下降了一大截时,那群魔物忽然张开双臂,纵声长啸。接着见丝丝缕缕的魔气自动聚集,分别朝着它们体内贯入。

    犹如服食了大补药般,没过一会儿,这群魔物本已经衰弱的气息立时又回复到了巅峰,且似充沛更胜以往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目瞪口呆的样子,一众魔物忍不住得意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六御绝境到处都是魔气,在这里我们相当于是不死之身!你们这些人类拿什么跟我们斗!”

    原本持平的战局,迅速急转直下!

    同样身处混战之,人类却是有一人正杀得如鱼得水。那人正是叶朔。

    空间秘法,双剑配合,叶朔对这批喽啰兵几乎是来一群能瞬杀一群。而在顺势吸收魔气的同时,他也会毫不客气的搜刮走对方的魔源精魄。

    对人类而言,这种能量即使不能直接炼化,但高等魔兽的魔源精魄同样可以有多种用途,最显著的是融合在兵器之,甚至能够达到“启灵”之效。

    有买卖会有提供者,因此没有人对叶朔这样的行为感到怪,他这样的收割行为,仅仅是激怒了魔族人而已。

    在叶朔杀得兴起之时,在他面前,忽然降下了一只青翼魔兽。

    背对着后方成片倒下的尸体,跨过脚下的血海,青翼魔冷笑着按动双爪的骨节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很嚣张啊?那让我来陪你玩玩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