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14.第514章 葬魂渊
    “我看,更可疑的是你吧?”宫天影前一步,挡在了叶朔身前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?何况阁下若是行得端,坐得正,为何又要藏头露尾?你敢不敢让我们见一见你的真面目?”

    那陌生人似是欲言又止,苦笑了一下,终是摇了摇头:“……现在还不可以。 但我只想请你们知道,我并不是你们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三人目光相对,眼流转的是各异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暂时相信你。”先开口的是叶朔。说出这一句话,他直接背转过身,不再朝那陌生人多看一眼,大踏步的走了断桥。

    “但是绿野平原,我非去不可!谁阻碍我得到魔器,谁是我的敌人!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另一边,葬魂渊。

    这里像是一座巨大的黑暗森林,一行人心惊胆战的穿梭在树丛间。四野昏暗,沿途的植物在这样的环境下,色调似乎是显得过于艳丽了一些。甚至,艳丽得有些妖异。

    短短的一段路,他们已经不知道遭遇了多少次忽然张开的空间裂缝,毒烟瘴气更是无处不在,虽然众人各有驱毒法宝,但经过这几轮连番轰炸,大部分人仍是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穿过一条浓荫遮蔽的小径,杂草掩映,一根足有一人来高的花茎忽然一阵蠕动,形似日轮的大红色花瓣放肆舒张,正裂开一道呈正圆形的缺口,如同张开了一张大嘴。而那花茎也如长蛇般猛一俯冲,花朵露出森森利齿,一口咬住了队伍最后一人的脑袋。

    那人哼也没来得及哼一声,直挺挺的僵在了当地。经花心几次吞咽,那人的双脚渐渐离开了地面,整个人都被完全吞进了花瓣。整个过程竟不过片刻间事!

    杂草的异常响动,引起了队伍不少人的警觉。等他们意识到队伍少了一个人时,陡然加剧的恐惧,开始像无处不在的病菌般,在人群迅速的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正值一片慌乱之际,不远处一棵老树的枝干又悄然钻出了泥土,在暗影一路游动,探出土坡,牢牢卷住一人的裤腿,将他拖进了草丛。等同伴追进草丛深处察看时,地面已经只剩下了一副骨架。

    连续出现了两个牺牲者,剩下的人此时都不敢乱走了,队伍不断朝正收缩。人人手按兵器,警惕的打量着四周,即使是一株最寻常的植物都不敢轻忽。杀机,可能隐藏在任何一个角落!

    在众人的高度戒备,周围的草木开始出现了诡异的蠕动。高大的树干略微收缩,食人的花朵则是迅速舒张;茂密的草丛扎堆起伏,杂乱的草茎化为了皮毛;连平地的泥土都直立而起,抖落下了一地的土块。

    短短数息,整片森林的植物,竟是都异化成了一群群类人形的魔物!

    “人类,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!”

    所有的魔物同时开口,桀桀怪笑,眼闪烁着一种饥饿已久的绿光,仿佛看到的是一群美味的食物。

    包围圈的众人一言不发,各自将腰间的兵器按得更紧了些。

    站在最前方的是一个五短身材的树人。头顶是一丛暗绿色的乱发,从外形勉强还能看出是由树冠化形而成。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众人,接连怪笑了几声,道:“这整座山谷都是我们的地盘,想在这里跟我们动手,你们是没有胜算的。”

    另一名泥土人瓮声瓮气的接过了话,喝道:“识相的少说废话,快把骨片交出来!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都有几分见识,根据他们的判断,这一群原本应该只是普通的植物,只是受到六御绝境特殊的环境影响,使它们开始拥有了自己的意识。千百年连续不断的吸收魔气,更令它们的实力与日俱增,最终占山为王,成为了这里的本土魔物。

    有关异兽的实力,曾有过一个通俗的说法。实力越强的异兽,外形的类人度也会越高。等到渡过神劫,更是可以直接化成人形,除了那一身的魔气,与普通的人类毫无二致。因此要判断对方达到了什么境界,只要看它的外貌与人类有几分相似即可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一群魔物,很显然是连神劫都还没渡过。同时它们虽然有了一个粗糙的人类外形,但主体大部分还是保持着植物的样子,如果换算成人类的修为,大概也在凝气级出头,和在场的众人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它们人多势众,且占有地利这是不假,但众人若是全力相拼,胜负难料,也未必便怕了它们。

    但真说要打,众人也难免存有几分顾虑。这葬魂渊既是它们的老巢,本身又是六绝景之一,谁知道当真动起手来,它们会不会另有什么难测的手段?

    一时间众人思潮起伏,彼此传音交流,还没等得出一个共识,洛沉星忽然跨出队伍,缓步走到了领头魔物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各位魔族的朋友,能否听我说一句?”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时,洛沉星淡淡一笑,继续说道:“既然大家为的都是魔器,那至少我们的第一个目的还是相同的。既是如此,何不将手的骨片集合起来,先打开符皇古门,此后的魔器归属,再各凭本事呢?”

    停了一停,望着角落里几只魔物已经在暗暗点头,顺势又加了一句:“何况我们手只有一块骨片,我想,也没有让你们大打出手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那树形魔物起初还在低头沉思,听过他这最后一句,忽然面容一皱:“你们人类都是诡计多端,嘴巴里没有一句实话。根据我的感应,你们队伍里……最起码也有两块骨片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惊。想到先前在古帝洞府,再加不归途,这一行确实是得到过两块骨片。但难道它们的感知布满整片六御绝境,连分由其他队伍携带的骨片都能感应得到?

    洛沉星面也出现了几分轻微的不自然,但他的眉峰只是略微一挑,将这短暂的局促化为了一个邪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这位朋友的感应当真了得。不错,在此之前,我们确是一共得到过两块骨片。不过早前我们兵分两路,现在另一块由另一支队伍携带着,他们应该刚刚到了泣血峡一带。你现在过去,或许还能夺回骨片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得出,他这句话里已是流出了几分借刀杀人之意。但如果真能骗得这群魔物分出半数赶往泣血峡,那可是为他们分担了不少的压力。想来由植物进化出的低等魔怪,智慧应该也不是那么高。

    却不想那树形魔物闻言是一瞪眼:“还在不老实!算你不承认,我也能找出骨片在你们当由谁藏着!”

    “这第一块么,”那魔物眼珠四面一转,抬起一根干枯的手指对准了洛沉星,“在你身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第二块,”那魔物的目光扫到了另一个方向,“则应该是在……你……身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已经感应到了骨片的气息,但在循迹追索过去的这一刻,它忽然感到灵魂升起了一阵恐惧。那是来源于血脉的压制,是食物链底层对高层的绝对危机感,仿佛它现在面对的,是一只血统它纯正,境界更是高出了它几个数量级的大魔兽……

    但即使恐惧得灵魂都在颤栗,它却无法分辨这种恐惧,究竟是这群人的哪一个带给它的。未知的威胁,永远都是最可怕的,自它修炼成魔后,这种被完全压制的惊慌,千百年来还从不曾有过。

    同时在这阵恐惧之下,骨片的气息也被淹没了。好像它先前所感应到的,只不过是一种错觉。

    众人最初听它信誓旦旦,都渐渐有几分回过味了。看来它说的根本不是由叶朔那一队所携带的骨片,而是他们这支队伍,直接有两块骨片!

    但这怎么可能?撇开那陌生人手的一块,剩下的,的的确确只有在不归途得到的一块啊!难道还有人先前得到了另一块骨片,却秘藏不宣么?如果是这样的话,他们也很想知道这个私藏骨片的人到底是谁!

    但那树形魔兽话说到一半,忽然像邪了一般,一只手在半空颤抖着指点许久,也没有正式落到哪一个人身。最后连它那只手也是垂了下去,干枯的口唇一张一合,不断喷吐着粗气。

    没有人明白它为什么变成这样,连它身后的魔兽群都好的询问道:“老大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树形魔物又喘过几口粗气,抹一把头的汗水,讪讪道:“没什么……可能,是我感应错了吧。”

    它话音刚落,天际忽然传来一阵狂笑声:“哈哈哈,连人家身有几块骨片都感应不清,还想在这里装大头蒜,真是笑死人了!”

    那树形魔物脸色一变,怒喝道:“谁?!”在它身旁的魔物群也是人人面有怒色,四面环视。

    不等它们细寻,四野一阵破风声响起,魔物群的包围圈之外,一段片刻前尚还空旷的土坡,转眼已经被另一路魔兽群占据。

    这群魔兽多是兽形,不过从类人度看来,还是那群植物魔兽高出了不少。

    那树形魔物冷冷的打量着它们,一条手臂迅速扩张,化为了半截庞大的树根。而它随后则将树根调转,有节奏的敲打着另一条手臂。

    “哼,魔器的消息一经泄露,什么牛鬼蛇神都跑过来了。看在同是魔族的份,你们赶紧滚开,我当没看见你们。”

    另一群外来魔兽的领头者冷笑一声:“不过是一群山野精怪之物,也敢自称魔族,真是不怕闪了舌头。”

    那树形魔兽闻言大怒,在它身旁,一只刺猬状的草形魔物却是懒洋洋的怪笑道:“以你们这种境界,恐怕连魔族的大本营都进不去,又能我们高贵到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你想打架吗?”对面的魔兽群顿时都像被踩了尾巴一般,一身的皮毛都直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事也确实是它们的忌讳。魔族的大本营,像是人族的皇宫,是地位的象征。除非是一些血统高贵的魔兽,一出生可以在族修炼长大,而对于那些生活在外界的魔兽,除非渡过神劫,才可以成为被魔族重视的人才,予以吸纳,否则都是没有资格进入其的。

    不能回归族群,在魔兽似乎永久低人一等。冷不丁被人戳心头痛处,这些魔兽自然都是勃然大怒了。

    树形魔兽另一条手臂也化为了树根,跨前一步:“那来啊!看谁怕谁!”

    这两群魔物话说不了几句,很快如同两波汹涌的潮水,迅速的冲撞在了一起。打得是异乎寻常的激烈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群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,不由又惊又喜,有人提议道:“趁它们打起来,我们赶紧离开吧?”

    众人大多并无异议,但是在这一片的附和声,忽然响起了一声轻蔑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哼,开什么玩笑……”

    西陵北缓缓的跨出队伍,眯起双眼打量着混战的魔兽群,面是一副高高在的傲然。

    “鹬蚌相争,当然是渔翁得利了。”在众人的惊愕,西陵北冷漠的侧过半边视线,“怎么,不要告诉我,你们连这一群低等魔物都收拾不下啊?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话分两头,此时成功通过泣血峡的叶朔一行人,已经来到了魔龙潭前。

    这里的气息还很平稳,不像是有大批人马身在其的样子。看来那另一支队伍,现在应该还困在葬魂渊。

    多进一处绝景,虽然意味着多经历一次生死,但凶险与机遇永远是并重的,能将多一块骨片掌握在手总是一件好事,因此叶朔对多走这一趟魔龙潭,倒也没什么不满。

    “听说魔龙潭的潭水已经被魔气侵染,潭内到处都漂浮着剧毒。不过它和泣血峡不同,对人体的杀伤性并没有那么大。这种程度的魔气,只要服用一颗‘避毒丹’,可以在其来去自如了。”那陌生人说着,取出三颗丹药,将其的两颗递给了叶朔和宫天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