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0章 大魔尸
    “小心!这些魔尸如果不能一次完全毁灭,无论打倒多少次它们都会再生!”

    连番的缠斗,有修为高深者已经打出了经验,当即大声向众人提醒道。

    洛沉星听在耳中,重新抬起头审视着面前张牙舞爪的魔尸,面上泛起了一种似笑非笑之色。

    “必须一次完全毁灭?这听上去,倒是和我洛家的‘阴尸魔兵’差不多啊……”

    在他抬起的戒指顶端,华光缭绕,一道暗蓝闪电骤射而出,电蛇外缘闪动着一层紫色火花,沿途炸开一连串的尖锐嗡鸣,笔直贯穿了那魔尸胸口。

    闪电中所蕴含的破坏力,瞬间作用到了魔尸周身,将每一块腐肉完全炸碎,侵蚀的速度甚至更超过了魔尸本身的再生速度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在魔尸体内就已经完成了一连串的新生和破坏,重新生长出的肉块刹那又被再次粉碎,直到将魔尸所携带的魔气彻底消耗殆尽,那魔尸的身子也“砰”的一声,炸成了一片粉末,这一次是再也无法重生了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说来繁复,但在激烈的战场上,也不过是一个回合的时间。众人看到的,就是洛沉星一拳就将魔尸轰成了渣,随后又立刻转身杀向了其余的魔尸群。

    毕竟魔尸终于有望解决,大家心中有了底,再战斗起来也就顺手得多了。这些修灵者平日有些交情的,此时都背靠着背,全力攻击。

    四大家族一边则更为有序。以家族为阵营,三三两两的列成阵法,困敌、防守、杀敌,各人分司其职,在长期的练习中,早已配合得默契无间。

    作为各自在商场上雄踞多年的大家族,不管平时表现得多么低调,完全没有一点手段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混战之中,也许叶朔是最轻松的一个。他很早就发现,这些魔尸根本就没有主动向自己攻击,不知何故,它们在接近自己这一带时,都好像是在恐惧着什么。即使已经丧失了意识,身体的本能仍是令它们选择了回避。

    敌人不来打自己,不代表叶朔就不能去打敌人。当然他也懒得去为那些猜疑他的人分担压力,为的不过是尽快消灭魔尸,离开这不归途。

    随着第一具魔尸在他手中倒下,叶朔的表情渐渐变得又惊又喜。他好像……无意中发现了什么好东西!

    其实严格说来,那并不能算是打倒。在他的拳锋与魔尸刚一接触,那魔尸周身萦绕的魔气就开始朝着他的体内过渡,当魔气被自己完全吸收后,魔尸也像失去了动力来源,甚至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再出手攻击,它们直接就会变成一具普通的尸体。

    时间的流逝,也会正式在它们的身上作用出来。千百年的漫长岁月,足以令它们尸身的白骨都风化成灰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这些从魔尸身上吸取而来的魔气,对叶朔来说就是上好的补品,他可以感到那种通遍全身的滋润感。如果可以得到更多魔气的话……

    受到这份意外之喜的驱使,叶朔朝着魔尸群最密集的地方扑了过去,他要猎杀魔尸!

    一具具魔尸灰飞烟灭,而叶朔也是越打越有劲。不过在他大杀四方的时候,有一个人也进入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是那个一身是谜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此人虽然也正与魔尸缠斗不休,但叶朔看得出来,他是用灵力将魔尸禁锢在了一个小范围中,单方面的压着它们打。这些魔尸对他,同样包含着一种本能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那陌生人所做的,也是从分离魔气入手。不过他似乎并非是吸收,而是……在用某种特殊的方法化解?

    要想解决魔尸,最快的方法正是解决魔气源头。但就算叶朔愿意将这个方法分享出来也不管用。魔气对人类而言一向是剧毒之物,并不是所有人,都有像他这样百毒不侵的体质的。

    那个陌生人竟然也能对付魔气,他身上的秘密真是越来越多了……叶朔大部分的精力都集中在了这一侧,冷不防被他扣住的一具魔尸,对面忽而传来了另一股反向力道,有人同样在打这具魔尸的主意!

    叶朔震惊回首,眼前那五指成爪,单手扣住魔尸脑袋的……竟然是西陵北!

    说起来,西陵北并没有和他的家族长老组成阵法,而是独自一人在魔尸群中疾步游走,身法如电,出手更是快捷无伦。他那一处战场,如果仔细观察的话,其实也是相当显眼的。

    经过绝境外的那场争执,叶朔已经知道,对方自尊心极强,最忌讳的就是旁人轻视他的分家身份。因此他不愿效仿其余四大家族的分家子弟,坚持独自为战,叶朔倒并没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此时两人彼此对峙,两双眼睛冷冷的注视着对方。魔气依然在他们的手下流转。

    终于,西陵北先退了一步。冷哼一声,撒手后跃,一转又扑向了另一群魔尸。

    没有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争执上,而是立刻去寻找新的目标,西陵北的做法,似乎变得聪明了不少。

    在掌下的魔尸迅速腐化成白骨时,叶朔忽然眼神一凝。

    魔尸的脑袋上……也就是刚刚被西陵北按住的那一侧,他好像看到了五个深深的洞眼?

    还不等他仔细研究,那一堆白骨就已经悄无声息的风化成了无数微粒。那可疑的洞眼,自然是跟着一起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我看错了么?”叶朔嘀咕了一句。看上去,也只有这一种解释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洛沉星手中戒指连番舞动,细密的血线织就出一张大网,将战圈中的每一具魔尸同时缚住。而他的手指也在纵横的血线上缓缓弹动,犹如轻抚琴弦,一簇簇火焰在他指下燃起,又顺着血线被传导向四面八方,通入全部魔尸体内。

    火海呼啸中,砰砰砰砰一连数声,一具具魔尸都爆裂成了漫天粉末。壮观的景象,凄厉的血线,缔造出了一副无敌战神的身姿。

    所有的魔尸,在一个眨眼间就被解决了。众人刚从狂喜中回过神来,尚不及向洛沉星表达赞叹,四周忽地一阵山摇地动,不远处的一块地面轰然爆裂,一只浑身焦黑的庞然大物破土而出,滔天魔气直上云霄,滚滚沉浮。

    在这片荒谷之中,竟然还存在着一只大魔尸!

    千百年来,大量的魔尸在这不归途中彼此吞噬,而最后诞生的,就是大魔尸。

    一旦进化成大魔尸,就不会轻易的攻击过往行人了。它会在地下进入一场漫长的沉睡,直到这里再诞生出第二具大魔尸,它们才会进行搏斗,吞噬掉对方完成再一次的进化。

    即使是洛沉星,第一眼看到这大魔尸时也震惊了一下。在他不远处,叶朔则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既然你对付魔尸这么得心应手,那现在就陪它玩玩吧……

    早在猎杀魔尸的时候,叶朔就感应到了这地底还藏着一个更大只的。除了那更加丰厚的魔气外,叶朔首先想到的,还是利用它去袭击洛沉星。

    完全不用别人教他,甚至叶朔自己也说不清他是怎么做到的。在那一刻,他开始专心呼唤起了那具大魔尸,并且,成功的唤醒了它……

    看来这六御绝境,似乎与他的属性很是相合。

    洛沉星稍惊过后,立刻抬起戒指,戒指中贯射出道道血线。显然他也知道这大魔尸厉害,防护线加了一层又一层。

    任他防御有加,大魔尸仅是抬起一只厚掌,随意一扫,就将他的防御血网打了个稀巴烂。同时这一掌带起的风势,直接将四周的浓雾都扫平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洛沉星当即纵身后跃,避过了大魔尸的攻击范围,身形才在半空稳稳定住。同时戒指前红光闪烁,交错的血线将他提起的拳头严密封锁,如同戴上了一层坚硬的血光拳套。而他也是狠狠挥拳,借着大魔尸俯身之隙,拳锋与它的面门剧烈相撞。

    一拳落下,爆发开成片的血光。那是贮藏在这戒指内的能量被空前激发。

    大魔尸挨过这一拳,面部动也未动。碰撞的气浪炸开时,却是洛沉星在半空中一路跌出数丈,落地后脚底仍是在路面上擦出一道深长沟壑,才将后冲力完全卸去。

    眼看着大魔尸再次朝自己冲来,洛沉星喘过一口气,戒指扬起,一道雷霆悬于身侧,另一条火龙高高盘踞,散发出一浪浪雄浑的能量。

    洛沉星两手高抬,喝一声:“去!”雷霆和火龙如同得了命令,横跨长空,分从左右击中了大魔尸胸膛。

    两道灰烟,从撞击点缓缓升腾。但在烟尘之下,那大魔尸露出的胸膛却依然是坚实如故。

    作为众多魔尸彼此吞噬后的进化体,这大魔尸无论是实力,还是身体的强度,都已经相当于所有魔尸相加后的总和。

    单是要在它身上造成伤势已是不易,更别提它还同样拥有着再生的能力。究竟得是多强大的攻击,才能一次就将它完全毁灭?围观众人心惊胆战,他们很清楚如果是自己,绝对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洛沉星略一皱眉,神情在此也凝重了几分。身形一晃,环绕着大魔尸迅速兜转,戒指中不断发射出一道道血色光球。由于他速度极快,就如同是从各个方位同时向大魔尸展开攻击一般。

    血色光球炸得烟尘四起,对大魔尸却只像是挨了一连串的小石子。只是这连续的攻击也令它烦躁,终于它猛地半身低俯,提起巨大的拳头,朝着地面狠狠击落。

    以它击中的这一点为始,强横的冲击波直接炸开了一个绵延数十丈的巨大凹坑。围观众人实力低微者,也有不少当场被气浪掀翻。

    数百年不曾出手,这一击也令大魔尸格外兴奋起来。它仰天长啸,獠牙间流淌着腥黄的口水,双拳连番击打胸膛。在它的啸声达到最高点时,一股浓郁的死气从那狰狞的唇齿间被喷吐而出,死一般的暗绿色将浓雾完全淹没。

    来不及架起护盾的,在这阵死气下直接就倒下了一大片。剩下的也是呼吸粗重,苦苦维持。

    死气来势汹汹,但它蔓延的时间,却远比众人预计中要短得多。

    从最初的大范围侵蚀,到各朝正中缓慢收缩,两侧的视野渐渐清晰。连绵的死气终是化成了最后一缕,被吸入了洛沉星横在身前的戒指中。

    死气完全消散之时,洛沉星也是眸光一厉,另一只手朝外侧一展,指尖飘出几粒血珠。同时手掌迅速一横,将未干的血迹涂抹在了戒指顶端。动作片刻不停,以血为媒,在戒指四周刻画出道道阵纹。

    由于血迹的摹刻,叶朔在一旁看得很清楚,那些鲜血正和时空一起,发生了隐隐的扭曲。这一幕,显然是施展禁咒的迹象!

    随着阵纹的形成,浓重的邪恶之力竟是一举将魔气压下,众人此刻都感到了一阵强烈的危险气息,就连那大魔尸都僵硬的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血光暴涌,阵纹落成,戒指中腾起一团惊天黑雾,雾色中交织着电闪雷鸣。如果那是当空落下的禁咒,绝对将有天地变色之威。但此时那邪光却是将分散的能量凝聚在了一起,攻击范围更加集中,杀伤力自然也是更为惊人!

    一拳轰出,四溢的邪光将大魔尸完全笼罩在内。而它的身体,也正在现出一道道可见的裂纹,很快就如蛛网般扩散到了全身。在众人的屏息注视下,没过多久,终是“唰”的一声,粉碎成了四散的微粒。

    大魔尸的毁灭,竟然还不及一具普通魔尸的轰动。但这却是因为它的体内已经被禁咒完全摧毁,在它有机会再生之前,就将构成它身体的肉块瞬间分离。

    这样的攻击是压倒性的,在场众人既然修炼到凝气级之上,都很有几分眼力,看得出这仿佛无声无息的杀招,其实才是最为可怕的。

    飘散的微粒中,在大魔尸原本的胸膛部位,一道金光微微一闪,被洛沉星就势探手握住。随着旋转的光芒逐渐消散,留下的是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铁牌,和先前落到那陌生人手中的一块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洛沉星注视了手中的骨片半晌,没有回应众人的惊喜,径直走到了叶朔面前。嘴角略微一扯,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多谢叶兄替我引出这大魔尸,才让我们可以顺利得到第二块骨片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