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7章 古文字和内壁
    顺利通过火池的叶朔一行人,还并不知道这场片刻前发生的惨剧。

    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了古帝洞府的第四道关。

    面前伫立的是一座高大的石门,门板上雕刻着一座巨型法阵,形如棋盘。盘面共有数十号棋位,纵横交错的分界线上,散布着一块块圆砖大小的棋子,每一块棋子的表面都刻着一簇奇形怪状的花纹,与当代的通用文字有几分相像,却又明显更加繁复得多。

    只有极少数的棋位中已经有了棋子的填充,大部分空余的棋子还是分散在各处边线上,似乎是等待着有人来将它们各归其位。

    “这座阵法,是以九宫八卦的规则排布而成。棋子上刻的,都是上古时期的文字,也就是如今俗称的‘古文字’。我想这一道关卡所考验的,就是需要我们根据对应的古文字,将这些棋子分别移动到合适的方位上,就可以激活阵法,开启这扇大门。”

    当众人还在一头雾水的观察时,洛沉星首先得出了结论。

    “九宫八卦?就是什么天干地支,三奇六仪之类的?”有人率先扶额求饶,“这玩意儿当初我跟先生学过一点,那时候好歹字还能认得,都已经一个头两个大了,更别提现在全是古文字了!洛少爷啊,你没问题的吧?这古文字你全认得吧?”

    经过了此前的三道大关,众人对洛沉星已是敬如神明。在他们看来,洛家少爷理应无所不知,在古帝洞府只要跟着他走,一定就可以开启所有机关,获得最终传承。

    洛沉星似笑非笑的观察着阵法,语速刻意放得很慢,仿佛有心要勾起众人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认得,我倒是认得,但是,并不是全部。并且同样的阵法排列,九宫方位组合不同,可以激发出很多种不同的效果。一旦出了差错,一样有可能引动绝世杀机。各位先想清楚,当真要信任我的判断么?”

    “绝世杀机”一说,令众人机伶伶的打了个寒战。但眼前情势若不相信他,也实在别无他法。前三关都闯过来了,就这么掉头回去更无人能甘。最终众人三三两两的对视几眼,都冲着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西陵北主动上前:“洛少爷,我也认得一点古文字,我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洛沉星扫了他一眼,目光中隐约有几分意外,显然是没想到在场除了自己之外,竟然还有第二个人懂得古文字。不过也不知他是想到了什么,很快就将惊讶收起,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分从左右入手,洛沉星先将第一块棋子朝着左侧棋位上推动过去。众人都屏住了呼吸,直到棋子稳稳嵌入,洞内依然一切如常时,才悄然呼出一口长气。

    西陵北紧接着推动第二块棋子。众人的心情又跟着他来了一次过山车。不过既有这两次成功的先例,大家也的确相信了他们是懂得古文字,接下来,就可以更加放心的交给他们了。

    这两人虽是初次合作,彼此间倒是默契十足,很快就将零散的棋子归位了个七七八八。中途西陵北所学有限,主动退了下来。洛沉星一边倒是全无妨碍,继续推动着剩余的棋子,很快,盘面已经只剩下五个空棋位了。

    “剩下的古文字,我也不认得了。”洛沉星打量着棋盘,笑容在暗影的笼罩下,几分朦胧,几分神秘,“看来,是只能碰一碰运气了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似乎是在棋盘前沉思起来。足足考虑了许久,才抬手推动第一块棋子。

    众人那种心脏提到口边的恐惧感又回来了,个个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,双眼紧盯着棋子在沟壑般的交叉线上移动,连祈祷都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这块棋子终于落稳,就在同时,洞府忽然剧烈的摇晃起来,高大石门的缝隙处,漏下了一缕缕积年尘沙,其中还掺杂着几片斑驳的锈迹,似乎随时都会整个坍塌下来。好在这种情况只维持了几个呼吸的时间,洞内再次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洛沉星的表情有些奇异,谁都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。只知他既不曾为洞内异象而忧,也不曾为平安过关而喜。他的神色始终平静如故,再次抬手推动起了第二块棋子。

    洞府又一次剧烈的震动起来,这一回远比前时更为剧烈,头顶甚至开始有尖锐的石块遥遥坠落。众人如同在经历着一场大地震,到最后不得不在体表罩上了一层灵晶盾护体,同时运起灵力稳住身形,才险而又险的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哦,看上去,我的运气还真不错。”洛沉星淡淡一笑,“那么这第三块……”余光朝着人群中迅速一扫,目中悄无声息的掠过了一丝阴厉,抬手握住棋子,就朝着右侧上方缓缓推动。

    “你错了!”

    一声断喝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从角落中挤出的是那名古怪的陌生人,几步抢到了棋盘之前,一句话都不向旁人交待,直接从他手中拖过棋子,朝着相反的方位推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两块,应该这样……这样……”那陌生人口中喃喃自语着,手中片刻不停,很快就将剩余的两块棋子分别推到了对应的棋位上。

    一阵死寂的沉默后,古老的大门缓缓的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沉重的门板朝着两侧分开。

    一道光束从门缝中透入,洒在了劫后余生的众人脸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原来兄台也懂得古文字,当真是深藏不露啊。”在众人都在为大门开启而惊喜时,洛沉星始终是静静的打量着那陌生人。目光探究而玩味,似乎是想透过他这层皮囊,将他身体里有几根肋骨都看个通透。

    那陌生人憨厚的一笑,语气怎么听都带着挑衅:“我认得的不多啊,少得很,只不过是比洛少爷多认识那么几个罢了。”

    洛沉星的笑容略微一僵,很快又恢复自如:“兄台如此能人,此后一路,还须有劳你多多相助了。”

    那陌生人不再作答,转过头融进了一窝蜂朝大门内涌入的人群中。

    洛沉星的目光依然没有从他身上离开。一路沉思着,也跟着走进了大门。

    大门的另一侧,首先映入眼帘的,就是一块巨大的石壁,足足有将几个房间拼在一起的长度。

    石壁上密密麻麻刻满的,是一丛丛形状奇异的纹路,尽管一眼看去不知根底,但仅仅是这样站在石壁面前,也能令人感到一种崇高的威严感,仿佛看到了法则大道。又如正与一位绝代强者相对而立,每个人体内的灵力,都已经有些运转不畅了。

    与之相对的,就是他们体内的血液,正在因为极度的兴奋,而在血管中疯狂奔涌。

    “古帝传承……这就是传说中的古帝传承啊!”

    顾不得此地是否另藏杀机,已经有不少人朝着石壁前冲了过去,如饥似渴的观看着那一笔笔,似是随意刻写下的纹路。

    九死一生才来到这里,为的就是古帝传承,众人几乎已经失去了理智。在一番纯粹的赞叹和痴迷后,醒过神来的一部分人立刻各展手段,有的运转起了特殊的时间加速秘法,以便使自己感悟的时间较旁人来得更久些。

    有的明知以自身的悟性,绝无可能在这里感悟大道,于是对壁上的秘纹暂不忙看,先将能捕捉到的纹路全部摹刻下来,准备等离开之后,再寻一个安静之所潜心感悟。

    叶朔的注意在落上石壁之前,先散开灵魂力量,探索着这密室之底。正如他先前模模糊糊的感应一样,这看似平静的地下,藏着一片汹涌的雷池。

    每一道电流都在管道中狂乱的奔涌着,这些管道的转折处便是一个个节点,若是节点遭到堵塞,电流便无法自然流通,那么……狂暴的雷霆之力应该会直接从地面上钻出来!

    那些围到石壁前的人运气好,至今还没有一个人踩中节点,不过,这样的话……

    叶朔的目光,冷冷的落到了石壁前的一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洛沉星。

    这里的机关,简直就像是专为他准备的。

    在这里杀了他,绝对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……

    趁着他正在仔细观看石壁,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企图,叶朔缓慢的移动着脚步,走到了和他平行的方位。

    默默计算了一番节点和电流的移动位置后,叶朔抬起一只脚,朝着最近的一处电流管道悄然挪动,最后状若无意的,猛地朝脚底的节点踩了下去……!

    在电流激烈涌动的同时,洛沉星就像早有准备一般,紧跟着抬脚朝另一处节点狠狠踩下。

    激突的电流再一次被改动了位置,接连两次的反冲力也令它变得更为狂暴。沿着地底管道一路奔涌,在不远处的另一处地面猛然蹿起,当场将一名刚好站在那里的倒霉修灵者电成了焦炭。

    滋滋啦啦的电花爆裂声,引起了石壁前众人的短暂围观。接着他们也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,纷纷散开灵魂力量将地底探测了一遍。面上很快都泛起种古怪之色,显然是没想到自己刚才竟然就站在移动的雷池之上,还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“这古帝洞府中的机关就是这么多,叶兄还是多多小心为上啊。”洛沉星注视着叶朔,和善的笑容中不难看出一丝警告意味。

    “……洛少爷也多小心。”叶朔僵硬的回了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既然对方已经有了防备,再想利用这道机关杀他就不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一次失败,叶朔果断放弃,转而研究起了石壁上的纹路。

    他只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情绪上。古帝传承,他同样很有兴趣。当然,这里说的放弃,仅仅是代表在古帝洞府中不再动手而已,其后的五处绝景中,机会还有很多,他可根本就没打算要放洛沉星活着离开这六御绝境!

    这处小范围的冲突平息下来后,内壁石室就进入了一段短暂的和平期。每个人都在仔细的研究着石壁留书,同时在移动过程中,也谨慎的避开了电流管道的节点。

    叶朔凝视着石壁。炼化过灵源后,他对法则的悟性果然提高了很多,尽管仅从外表,他无法详细解读出每一道纹路的含义,但只要他认真的盯着某一节符号,敞开灵魂,将那一笔一画都看到心里去,此中所蕴含的大道至理,就会自动在他的脑海中浮现。

    虽然闪过的都是一些零散的法则片段,但对叶朔来说,已经是大有收获了。等以后有机会闭关静思,将这些感悟提炼出来细细品味,一定可以让他在法则之道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叶朔自己曾经有过接触法则的经验,更曾在炼化灵源时,触碰到最高等的法则海洋,不过他自己的总结太浅,灵源内的道法则太深,如今这石壁上的秘纹,刚好是处在一个居中的位置,既弥补了他尚不成熟的感悟,又为那更高深的大道铺设了一层台阶。许多他在法则海洋中一知半解的,此时仿佛都得到了相对应的解读。

    “只是随手刻写下的感悟已是这般了得,真不知那位前辈本人又该有多厉害?”也许是在这面石壁中得到的惊喜太盛,叶朔看着看着,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徘徊在石壁尽头的一名修灵者刚好听到了他的感慨,望了眼壁角的署名,有些迟疑的道:“如果是炎华圣者的话,据说在他离开这里之后没过几年,就已经被九幽殿的人杀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九幽殿……!”叶朔的脸色瞬间一沉。那群阴魂不散的魔鬼,他们到底还要造下多少的孽债才罢休!

    在他不远处,那名破解了古文字的陌生人一听到“九幽殿”三字,身子登时也是剧烈颤抖,双拳紧握,似在极力强忍愤怒。

    洛沉星自从进入内壁后,就一直时不时的观察着他,此时自是留意到了他的异状。迟疑片刻,主动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是这位炎华圣者的后人?还是……对九幽殿有什么不满呢?”

    那陌生人深深吸了一口气,声音中压抑着千般复杂情绪,“炎华圣者前辈是我人族的英雄,一生致力于除魔卫道,最终却死于同族之手,我只是为他感到惋惜而已。难道,你不为他惋惜么?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说得相当厉害,直接就扣上了一顶人族的大帽子,应答稍有不慎,只怕倒要被视作了人族的叛徒。

    洛沉星微微眯起了双眼,显然也是为这陌生人的口才感到诧异。最终他也只能干笑着,讪讪的应了一句:“呵,惋惜,当然惋惜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