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5章 古帝洞府
    这座狭长洞窟内的第二道关,是一条略显荒凉的碎石子路。

    两侧都是光秃秃的石壁,看不到任何生命存在的痕迹,连拦路的魔兽都不曾出现过。

    又行一程,地面上渐渐多了一些零散抛放的兵器。

    除了少数凝气初级的修灵者如获至宝,忙不迭的奔上前捡拾外,大部分人还是不屑一顾的。

    这么早就栽在这里的人,绝对强不到哪里去。既然如此,他们所携带的兵器自然也都不值一提了。

    短暂的平静中,正当众人的戒心已是渐渐放下时,忽然迎面卷过了一道劲风。

    那风势来得极快,除了扑面而过的刺痛感外,没有人来得及做出其他反应。

    就在这阵怪风掠过后,有两名凝气级大汉的头颅悄然与脖子分了家,身首异处,血水四溅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脸上,还残留着恐惧与迷惑。恐怕直到死,还没弄明白自己究竟是为何而死。

    一时间,甬道内那些同样是糊里糊涂逃过一劫的幸存者,也都相继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凝气级强者,放在外界也足够在小宗门里担当个长老之位了,现在竟然一招之下就当了炮灰,而他们甚至连敌人的样子都还没看到过!

    就算第一次可以归结为他们没有防备,但或许敌人的手段同样不仅止于此。如果对方就这样一直躲在暗处不露面的话,也绝对可以绝杀他们所有人!

    这些原本并不和睦的众人渐渐挨近了,背靠着背,警惕的打量着四周。比起那些未知的凶险,反而是身边这些看得见的异路人,让他们觉得有安全感多了。

    在每个人的神经都绷到了最紧的时候,又是一片罡风悄无声息的掠过,又有三名强者被拦腰斜斩,这一次连一名劲气级强者也中了招。

    “绝世杀机……这是绝世杀机啊!”混乱中忽然有人大叫了起来,“难道那位涅槃境强者的神念果然还留在洞中,不愿给我们觊觎他的传承,要把我们全都杀死在这里?”

    绝世杀机,的确也就只有涅槃境强者才能释放出了。

    众人此时都是骇得心胆俱裂,有人甚至开始跪地磕头,请求前辈大发慈悲。这般有些类似于自我安慰的行为,在绝境中倒是很有感染力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跪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洛沉星冷冷的扫视着四周,在这样的气氛下还能保持冷静的,他也算是屈指可数的几人之一。

    “就算那位前辈从前再强大,留在这里的毕竟也只是一道神念而已。真身既不在此,我倒不相信他有赶尽杀绝的能力!”

    洛沉星说着,手腕一挑,扬起的戒指中射出一道血色光束,很快就结成了一面广阔的防护盾,将所有人笼罩在内。此时众人可以听到“啪”“啪”的碰撞声,看到外界阴风往来如刀,在护罩上砍出了一道道的凹痕。这样下去,被完全攻破也只是迟早的事。

    原本心思各异的众人,第一次不约而同的提起手中兵器抵上了防护罩,将自身的灵力毫无保留的注入其中,尽全力加固着盾面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努力下,起初已经变得有些薄弱的血光又重新凝实起来,深陷的凹痕也被重新修补。虽然绝世杀机依然在外侧窥伺,但至少在短时间内,应该是不会再有生命之险了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众人一面输送灵力支撑着防护罩,一面加快脚步全速赶路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怕,都说古帝洞府中有涅槃境强者的圣气加持,是六绝景中最安全的一个。现在在这里就直接死了五个,那其他五处绝景又该有多危险?”赶路途中,仍是有人心有余悸的感叹道。

    洛沉星面上浮起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,只是此时他走在队伍的最前列,背对着众人,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听说,那位前辈是人族的英雄,对魔族恨之入骨。即使他只留下了一道神念,也绝对不会容许魔族之人侵犯他的领地。否则的话,必将引动绝世杀机。看来,这个传说果然所言非虚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洛少爷,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刚刚在生死边缘走过一遭的众人已是草木皆兵,立刻有人惊呼起来,“难道您是说,有魔族也跟随着我们一起进来了吗?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一说,再次引起了全员恐慌。所有的幸存者都四面扭头查看,既想在某处转角后揪出来一只隐藏的魔物,又似怀疑身边队伍中就有人是魔物假扮的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达到了想要的效果,洛沉星眼角略微一斜,与队伍角落里的一人瞬间相接,又迅速收回,“这个么,那就只有那些魔物自己清楚了啊。”

    只有叶朔接收到了他这道视线。

    洛沉星的意思,就是在暗示自己是魔物。只不过,他暂时并没有把话挑明,仿佛是在传达一个警告。

    尽管叶朔认为这样的指控根本就是无稽之谈,何况洛沉星和自己是敌人,他的话更加没必要放在心上,但有一点……其实叶朔也觉得,刚才那道绝世杀机好像真的就是冲着自己来的。

    刚刚进入这条甬道时,叶朔就觉得这里太过安全了。既然是六绝景之一,没有理由留给他们一段可以安然休养生息的平静地带,也许,是另有杀机潜伏在后。

    抱着这样的怀疑,他暗暗释放出了灵魂力量,仔细的探测着这段洞窟,希望能找出这里的秘密。

    他开始灵魂探测的地方,就是在那段抛放着兵器的小路。而几乎也就在他的魂力刚刚探出,绝世杀机也就紧随而至。

    首先死的那两个人,刚好都是站在他的旁边。

    那时的叶朔模模糊糊意识到不对,立刻收敛了灵魂力量,而那已经被引动的绝世杀机顿时就像失去了方向一般,在洞中漫无目的的横冲直撞起来。

    太巧合了,巧合得让人难以相信那仅仅是个巧合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曾经有过的预兆也不少。比如自己可以自如的吸收,那对人类而言犹如毒药的魔气,还有在禁魔领域中,他觉得浑身都不自在,仿佛完全被压制……

    但是,自己又实实在在是个人类啊!他没理由连自己是人是魔都搞不清楚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或许真的是个巧合吧……最终叶朔也只能这样劝慰着自己。何况那绝世杀机如果真的是冲着他来,以自己这一点隐匿灵魂气息的小小手段,又怎么可能骗过涅槃境强者的神念?

    在叶朔的恍惚中,众人已经走出了那条隐匿着绝世杀机的甬道,天地豁然开阔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片宽广的平地,但比地面更宽广的,则是一片巨大的火焰池。

    要说得通俗一些,其实这里就像是一片巨大的池塘,只是池水全部由火焰组成。

    池面上漂浮着一块块游离的青石板,两两之间时而彼此接近,片刻后又逐渐远离。石板的漂浮并没有规律,有时它们只会在小范围内不断打转,有时却又会越漂越远,一路漂到火池的深处,周边再也没有了其他的石板。此时那块落单的石板便会在火焰中缓缓沉没。

    沉没到火焰中的石板,看来绝非仅此一块。同时,它们并不会在火焰中被熔解,而是不久之后,又会在另一块池面中重新浮现。若非如此,这里也不会在延续了将近一千年之后,依然有这么多的石板静静漂浮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在两块挨近的石板间,时不时还会蹿起一道冲天火浪。有时在火池中会有数道火浪同时炸起,轰轰声有如闷雷作响,壮观间倒也是相当骇人。

    “这样看来,这一关就简单了。”有名凝气级强者观察过一阵,就大大咧咧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很明显,是要我们踩在石板上过去。如果连续错过了几次移动的机会,脚底的石板就会漂远,所以一旦看准时机,就必须果断前进。那些火浪是用来阻碍我们的,不过只要避开就没问题。哈哈哈,这个好玩,让我先来试试!”

    “等等,眼前状况未明,还是谨慎一些比较好吧?”另一名修灵者劝阻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好谨慎的,总不见得踩在石板上也会掉下去啊?”先一名修灵者摆了摆手,蹲守在岸边,确认过距离自己最近的石板间已经有火浪蹿起后,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次出现,当即纵身跃起。

    也就在他跃起的同时,那本已平静下的池面忽然翻滚涌动,一道火浪冲天而起,将那名修灵者的身形完全淹没。火浪过后,池面上就再也看不到那人的身影了。短短片刻间,竟然已是尸骨无存!

    所有人都怔住了。刚才他们也观察了这火池很久,虽然火浪蹿起并无既定规律,间隔时短时近,但当中都必定有间歇,从来不会出现这种前一波刚退,后一波又起的情况。难道说,只能怪刚才那个人正好倒霉吗?还是这火池其实另有什么他们还没有发现的规律?

    并且这一试,也让所有人都见识到了火焰的厉害。当场将凝气级强者烧的灰飞烟灭,这威力绝对不比刚才的绝世杀机差。且前一关尚可躲在防护罩下,渡这火池时身在半空,无着无落,又该如何闪避?

    “咳,这一次让我来试试吧。”不管火池中再怎么危机四伏,总在这里发呆也是不行的。僵持片刻,又有一名劲气级强者站了出来。先例在前,这一回他就谨慎得多,先化形出了一名分身,由分身前去闯关。

    同样是确认过火浪蹿起后,那劲气级强者的分身腾跃而起。同样的一幕也再次上演,本已平息的火浪再次倒卷。好在那劲气级强者早有准备,试探着跃起后,一见状况不对,当即退回,总算险之又险的避过了火浪加身之祸。

    到这一步,大家心里基本也都有了些底,所需要的只是找到一条出路。那劲气级强者沉思片刻,分身再度跃起,接连数次,都被火浪阻回,无一例外。

    最后一次,那劲气级强者的分身剑走偏锋,在火浪蹿起时有意向另一块石板折跃。但他的动作快,火浪的速度却比他更快,在他的移动轨迹下方,又是一道火浪猛然蹿起。

    那劲气级强者的身子转成了一个陀螺,左扭右避,艰难的避过了一道火浪,又是一道火浪,身影在熊熊火柱的交错下,如同大海中沉浮的一叶孤舟。

    但纵然他已经使尽百般解数,那火浪却是始终将他的通路完全阻塞。到得最终,那劲气级强者已是避无可避,分身被火浪吞没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人失败了,同时由他试验出的火池特性,彻底的落实了众人先前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这火浪平时的出现并无规律,但它却可以感应到我们的灵力。一旦有外来气息接近,火浪便会立时出现攻击。”西陵北静静的凝视着火池,将所有人心里的话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我们要在石板上移动,不可能不动用灵力。这样一来不是就无解了?”顿时哀嚎声响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洛沉星同样观察着火池,一只手微垂在身侧,时而握紧,时而翻转。随着他的动作,火池中的浪花也进行着小范围的起落。

    “呵,我倒不相信世上有什么东西是绝对无解。”似乎是实验终于得出了结论,洛沉星的神情再次恢复了一贯的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一关,考验的仅仅是对空间之力的运用而已。只要身形完全的融入空间,在空间通道中行走,就可以避开火池的感应。我记得我们这里有些人,不就是以擅用空间之力著称的么?”

    余光再次一斜,这一次是更加意有所指的瞟向了叶朔。

    “要说我们这里最精通空间之力的,那不就是洛少爷您么?”趁着众人的注意力还没有被他吸引到自己身上,叶朔先发制人,一顶高帽送了过去,“就请洛少爷先来为我们示范一下,如何?”

    有感于洛沉星的威信,众人顿时都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,齐声附和道:“是啊是啊,洛少爷一定没问题的,那就拜托您了啊!”

    洛沉星看着瞬间倒转的情势,有些意外的抬起头看向叶朔。

    叶朔回视着他,大大方方的扬起了一个笑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