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2章 梦境,不祥之兆
    西陵江坤觉得他做了一个梦,非常漫长的梦,漫长到他有些分不清自己是在梦中,还是已经到了现实,或者梦和现实本来就是同一件事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,他有着清醒的自我意识,但是却在做一些他自己所不能控制的事情。也许这就是梦吧,因为在梦中出现一些奇怪的情况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瞪大着眼睛,看着前方一动也不动,他已经保持这个姿态很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沫,双手颤抖着触摸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真的就是我的了吗?”西陵江坤说话时语气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身为西陵世家未来的少主人,这本来就应该是属于你的东西。”西陵杰微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颤巍巍的接过父亲递给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是两个长条形的东西,但是至于是什么呢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感到很茫然,他实在是弄不清楚,明明那长条形的东西就在自己的手中,就在自己的眼前,可是那究竟是什么呢?

    为什么就好像脑海中全然没有这个概念一样,手中拿着的明明是真实的物体,但它们的存在偏偏是那么的抽象,可是奇怪呀,自己手中明明就握着呢!

    “既然决定收下它们,那么命运也就由不得你了。”声音从西陵江坤的脑海中传来,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。

    “是谁?究竟是谁在说话,到底是谁?”西陵江坤顿时站了起来。他四处环顾着,触目所及,空无一人。这里是一片空旷的,平静的,除了他之外什么都不存在的地方,像是一个被人为创造出来的新空间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西陵杰也已经不见了踪影。没有人知道他去哪里了,就仿佛他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“命运……?我的命运?”西陵江坤觉得很搞笑。对于未来的人生,他规划的十分简单,每天吃喝玩乐。或者上课的时候翘几节课用来睡大觉,偶尔当当学霸,向周围的人炫耀几句。

    可是不对啊……

    上课?怎么还会上课呢?

    我不是早已经被退学了吗?而且,帮他退学的正是他的父亲。他早就已经被关在家中了才对。

    嗯原来是这样呢。西陵江坤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,那我还真的应该考虑下我的命运该是如何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西陵江坤默然地看着手中的物体出神。“我握着的究竟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他思考着,思考着,周围的景象却产生了异变。

    眼前的场景虽然谈不上是恐怖或者惊悚,但是却透着一种无法说清楚的离奇与怪异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更加确信了自己是在梦中,而非在现实中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前出现了天空与大海,而西陵江坤正站在一片小小的礁石上。

    忽然间,大海激烈的翻腾起来。原本一片漆黑深邃的大海,此时变成了炙热的红色。

    红色的大海裂开了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什么东西正在缓慢地爬出来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觉得并不害怕,因为他的手中有着能够仰仗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双手握紧了手中的物体,尽管他也不知道那物体究竟能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朔仿佛做了一个梦。

    梦中的他经历了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很多细节都已经记不清了,只记得死了好多好多的人,还有那些死去的人们口中喃喃的一个词。

    “血魔血魔血魔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血魔,那是什么……?”

    尸体与白骨堆积了一地。

    惨烈的景象叶朔并非是没有见过,但是这样绵延数百公里的尸山白骨实在是令人震惊。

    但是还好,还好这只是梦境罢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因为最近压力大了,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梦……”叶朔无语的摇了摇头。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了在不久之前,他也曾经做过一个隐约透露着不祥的梦境。

    在那个梦境之中,他的师父云星大师忽然变成了一个婴儿。这是在预示着什么吗?

    叶朔稍稍思考了一下,然而他什么结论都没有得出来。

    正当他无奈的决定放弃思考时,忽然感到储物戒指里似乎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明明里面放的都只是一些物体,但是戒指却有着轻微的震动,仿佛有什么东西正要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叶朔仔细的查看了一下,并没有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除了……

    是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,总感觉它们的色泽与以往不同,蓝色的愈加冰冷,红色的更加炙热。

    在那一刹那之间,大脑仿佛有一阵电流窜过的感觉。叶朔似乎回想起了那个可怕的梦境!

    “血魔血魔……”是的,是血魔!

    他所做的那个梦境中,血魔复活了!血魔大开杀戒,无数无辜的人类惨死于它的屠戮之下。

    然而在那个梦境之中,叶朔却根本无能为力。他只能在旁边默默的看着,仿佛他与那个世界处在不同的空间之中。他的所作所为都无法影响到那里的人类,他们的命运似乎已经被固定好——死于血魔的手下,成为血魔的祭品。

    但就在那一刻,两道人影忽然出现了!

    他们手中各执利器,一个冰冷如寒潭之中的千尺寒冰,一个炙热如地底熔岩的无尽火海。

    他们手中的武器正是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!

    而随后那两人身形矫健,英勇无畏的朝着血魔冲去。

    激战之中的细节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最终血魔倒下了。

    那两柄剑插在了血魔的身体上。

    随着血魔的倒下,它的身体逐渐枯萎,那两把剑也仿佛被吸干一般,光芒逐渐暗淡下去,然后如同两截枯枝,病殃殃的插在血魔身上,跟着血魔一起萎缩,萎缩,最后变成枯骨,埋葬在了一片荒地之中。风随意的一吹便散了,再也了无踪迹。

    这是梦吗?叶朔忽然产生了怀疑……还是那两柄剑,想要向自己诉说什么?

    可是自己得到它们,并不是近几日的事,为何在先前它们都没有反应呢?

    难道说……?叶朔心中不祥的预感愈加的强烈。

    是血魔吗……?血魔即将复活!?

    所以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是在提醒自己吗?

    一片山峦之中,几只乌鸦吱呀吱呀的叫着,更是给这苍凉寂寥的山峦平添了一分萧瑟。

    “吱呀吱呀——”又是几只乌鸦一边叫唤着,一边从天空飞过。

    “这群乌鸦叫起来还真是没完没了。我听说乌鸦代表着不祥,一旦乌鸦叫就代表大难临头了。是不是真的有这种说法呢?”说话的是一个身着绿衫的女子,赤着足走在石阶上。长长的石阶通向一个地洞,地洞里黑漆漆的,不知延伸向何处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还是不进去了……”那绿衫的女子走着走着,忽然停了下来,“就麻烦你向教主带句话吧。”她说完微微一笑,笑容里透着一丝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南宫姑娘……好……那就让我去向教主带话吧……”那名随从看起来是十足的不情愿,但是又碍于一些事情,勉强答应了那绿衫女子的话。

    绿衫女子歪了歪头,用一种刻意伪装出的天真语气说道:“好呀好呀,那就有劳了,我想对教主说的是,四方源器中的‘魔器’即将出土,不知道教主想不想要。也许您的眼光高远,小小一个魔器还引不动您的大驾,可是我很想要呢!

    不如这样吧,我听说本国内的禁军,还有一些自发前来的修灵者,将会组成‘皇家护卫队’,一同进入六御绝境,不如太虚教也派些人进去吧。

    然后还有一件事情,是关于当年炼药师公会的会长,云星大师的。根据可靠情报,云星大师此刻正在邑西国与天玑国的交界之处闭关修炼,怎么说呢?希望教主能够派太虚教的门人前去打扰打扰。那也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没什么要求,只希望能与教主合作愉快。当然了,这是两件事情,教主只需要任择其一就可以了。至于如何选择,那就都看教主的了。好了,我这就离开,你们也不需要再送了~”

    说完,绿衫女子便转身离去。她的嘴角还带着笑,而那盈盈笑语之中的顽劣,与南宫菲一模一样。唯独不同的便是,她的眼中带着南宫菲所没有的阴狠与杀气。

    那位随从在原地愣了半晌。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做选择……说什么二者只需选其一……”末了,他叹了口气,一个人念念叨叨的向地洞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四方源器……太虚教就算再厉害也无法去与皇家护卫队竞争,听说这次带队的会是洛家那个小子吧……魔器再诱人,也总得有命去拿啊?

    何况太虚教这几年被折腾的,早就已经人心涣散,想跑的差不多都跑完了,留下的,除了一些跑不了的,就是一些丧心病狂的变态……能指望那些变态成得了什么事情,他们那些人也就靠着杀人来取乐了。不过这倒也十分符合现在太虚教的作风。

    可惜呀,可惜,我偏偏就是属于那些跑不了的人……唉我看这一次教主不会傻到要去六御绝境夺什么魔器,估计也就只有去打扰那个云星大师的修炼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那云星大师究竟是触了什么霉头,居然被这女魔头给盯上……算了算了……不去想这些,想多了只会觉得背脊发凉。”那随从的声音越来越轻,身影逐渐隐匿在了地洞之中,彻底消失在一片黑暗中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在小小的客栈房间里,叶朔已经随意的收拾了一下。

    先前他已经将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拿出来,仔细端详了一遍。他本来寻思着,将自己的灵魂力量融入剑中,或许能够得到一些情报。

    据说一些品级较高的能量兵器,非但可以自我选择主人,更是极通人性,甚至有着自我的思想。如果它们真的想告诉自己一些事情,那么或许可以通过灵魂力量来进行交流。

    然而,当叶朔将灵魂力量缓缓渗入剑身之中,那两把剑却是半点反应都没有,如同一件死物。

    叶朔并未放弃,而是继续试了几遍。然而一次又一次,结果都是同样的。那两把剑就仿佛是根本懒得理他一样,连最初级的感应也没有一下。

    叶朔无奈,只能将它们再一次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人独自关在房中,叶朔偶尔也会脑袋混乱一下。

    这两个月,他本来打算修炼度日,以及顺便研究一下从虚无极那里得到的禁咒。

    前几日,他一直都在屋子里安静的修炼,但修为却并没有太大的突破,这算得上是一个坏消息了。

    轻叹一声,叶朔拿出玉简随意翻了翻,并没有什么新的消息。

    只有几条简单的传讯,祈岚吵着要来找自己,似乎又默默的透露了,赫连凤也跟着来了。过了几天,又发来一条,续垣也说要来找自己,还说事出有因,遇到了大麻烦,玉简里说不清,一定要在当面说。

    还有一条来自西陵江坤,内容写得极其混乱,说着一些什么,“致远学院第一名,西陵家族最英明神武,我是超级学霸,人人都崇拜……”一些奇怪的没有逻辑的话语。

    最后,归根结底,总结起来也就一个意思,“太不够义气了,居然自己走了,这下就该我西陵江坤大出风头了!”似乎是想要收尾,却又临时补充上了一句,“妈的,居然我也被那老头子拉回家退学了!可恶!否则我一定是致远学院第一名!”

    这群家伙还真是有意思啊……

    叶朔嘴里说着有意思,表情却没有半点高兴。这一路上他遇到了太多的朋友,但也有太多的朋友离开了他。甚至有的是永远的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也许这便是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吧。但是,前路终究是自己的选择,既然路是自己选的,那么即使是跪着也要走完。

    回想当年,自己不过只是一个在定天山脉偏安一隅,小小玄天派中,一个小小茅屋里的少年罢了。没有想到,从踏出小屋的那一天之后,自己居然能够走得那么远,经历这么多的事。

    玉简被狠狠的握在了手中,叶朔正在想着接下来是继续修炼,还是暂时休息一会时,楼下忽然传出了几声大吼大叫:“叶大哥你在哪里呀!学院大危机啊!你不出手就没有人帮忙了!我们现在可是无家可归中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