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7章 代码
    天渐渐的暗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致远学院的夜色依旧是这样宁静而又美好。月光从天空中倾泻下来,一片清冷的黄色照耀着整间学院。

    又有人要离开了。致远学院身为一座千年名院,口碑名誉都让人瞩目,在同类型的学院之中出类拔萃,几乎可以用鹤立鸡群来形容。通常情况下,除了每年招收新学员,和每年修行已满的学员毕业,这里都极少会有人员流动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自从那些插班生来了之后,致远学院变得暗流涌动。从外部来看,它还是这样一座历经沧桑的千年学府,然而在那些看不见的暗处,有一些东西正在悄悄起着变化。就像那钻在木头中,平时看不见的白蚁,正在一点一点的蚕食着这所学院,让它一点一点的腐化。

    在叶朔离开致远学院之后,也有人离开过。只不过这一次离开的人却是……

    叶飘零关上了房门,办公室里一切关于她的痕迹统统都被抹去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会走。上至致远学院管理层面的导师,下至那些她所带过的学员,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原因。不知她为何离开,就如同当年,不知她为何而来那样。

    天空中忽然飘来一朵乌云,谨慎地将那朦胧的月色笼罩住了,天空中再也没有一丝光亮。

    致远学院教学楼内,长廊上点缀着几颗夜明珠,还有一些用以装饰的微弱火苗,正在微风中瑟瑟抖动着。

    今夜的叶飘零穿了一件浅绿色的衣裳,纱质的裙摆随风摇曳,长廊上的灯火将她的影子拖得那么的长。

    远远的望去,她的背影显得消瘦而又单薄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真是麻烦呀……”叶飘零一人自言自语地说着,“像我这样喜欢安静生活的老年人,果真应该躲到深山老林去才是归宿。否则的话,这世上永远不缺少那些喜欢兴风作浪之人。”她叹了一口气又摇了摇头,“马上要变得麻烦了呀,真是麻烦!”

    绕过了教学楼的长廊,叶飘零并没有选择走正门。她回头看了一眼那被笼罩在黑暗中的教学楼,竟是极少见的露出了一丝笑容。那笑容带着一丝孩童般的天真,这在她的脸上,那永远将自己的情绪掩盖到极致的脸上,实在是不多见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群麻烦的笨蛋学员,我居然会和他们相处了这么久,真是想不到。”叶飘零说完,脸上又恢复了以往处变不惊,而又略带几分戏谑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忽然,那条浅绿色长裙的裙摆自动飘荡了起来,这时在她的四周并没有风。

    淡蓝色的光晕从叶飘零的脚底缓缓延伸,一个微小的阵法开始结成。这是传送阵中最简单的一种。然而叶飘零在使用这传送阵时,并未结印,也未诵咒,仿佛只是在她心念一动间,便生成了一个简易的阵法。

    最后一道蓝光罩下,那抹浅绿色的身影已然不见了踪迹,仿佛她从未来到过这里。

    第二天,致远学院的早晨还是这么的热闹。

    尖子班的氛围较之于先前,也并没有太大的变化。当然除了个别人。

    “真是太不够义气了!”说这话的人是公孙芷琪。她正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,无聊的用食指与中指敲打着桌面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坐在他的座位上,打了一个哈欠。公孙芷琪敲桌子的频率越来越快,西陵江坤换了一个极不自然的姿势,他的眼睛依旧是闭着的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的眉头就越皱越深。

    “公孙芷琪,你倒是给我安静一点啊!”西陵江坤终于爆发,他愁眉苦脸,苦大仇深,眼中透着万般悲情与无奈,嘴角带着对于命运无情嘲讽的笑容,嘴巴一张一合,吐出了他此刻心中最想说的一句话:“能不能安静一点,我要睡觉,我要睡觉啊!”

    “睡觉,现在都什么时辰了,何况马上就要上课了。拜托西陵江坤同学,你可是学霸,不要告诉我叶朔走了之后你就原形毕露,恢复到原来的学渣本性了?”公孙芷琪收起了她的手,翘起二郎腿打量着西陵江坤。

    此刻的公孙芷琪并没有意识到,她提到了一个现在不应该提到的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听到那个名字后,表情竟是委屈的像一个受气的小孩:“太过分了,太过分了,居然是一个人默默的走掉的!大哥他居然也不给我打个招呼!我对他可是满腔赤子之心,从来都没有过半点的保留,但是啊,他居然离开致远学院都不带我!我也想离开这间学院,我也想去江湖四处闯荡,整个灵界大陆那么大,我还想四处看看呢!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抗议的方式就是睡觉?”公孙芷琪想了想,结合西陵江坤现在的表现,她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。

    “才不是这样,我只是在闭目养神,我只是在想,如果大哥回来的话……如果他回来的话……我其实就是觉得他不会回来了,逃避一下现实怎么了?现在又没有上课,我睡一会儿觉怎么了!何况你又不知道我昨晚熬夜有多辛苦。我昨晚熬夜……昨晚熬夜又不是在玩,我昨晚熬夜可是在学习,我在深究一门新的心法!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西陵江坤似乎有些结结巴巴。不知是因为情绪激动,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此刻离上课还有一炷香的时间,祈岚忽然咻的一下冲进了教室里面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大新闻!”他跑到公孙芷琪的身边,不停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“什么大新闻?”西陵江坤也跑过来凑近了耳朵。原本坐在自己座位上,无聊的随意打发时间的续垣和伽罗也竖起了耳朵听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……等等……等我一下,让我喘上来……我有点……有点喘不过气……”祈岚依旧捂着胸口,不停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“拜托祈岚兄弟,你这是怎么回事?别扭扭捏捏的,有话快说,老子等不及了!是不是叶大哥他又回来了?你倒是快点说是啊!”西陵江坤已经按捺不住,要是祈岚再不说,他估计就要一巴掌拍在祈岚的脑袋上了。

    祈岚一边喘气,一边看着西陵江坤,胸口依旧起起伏伏,张着嘴巴,似乎字马上就能吐出来了,可是他就是没有说出来,最后在西陵江坤的巴掌威胁下,才连呼带喘的说道:“呼呼呼……不,不是……呼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祈岚,西陵江坤第一次觉得原来自己的脾气这么不好,突然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,特别想打人。但是他还是努力的忍住了这股无名火,“那是什么事情,值得你这么激动。”

    “导师办公室那里,也都乱成一锅粥了,阿绿导师今早突然就不见了踪影。她的办公室里空无一物,哦不对,不能说空无一物,她还是留下了一张字条的。”

    “阿绿导师走了?”公孙芷琪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,“这是怎么回事?之前完全没有听她说起过呀,哦,对了,第一节课不就是阿绿导师的课吗?她不来怎么上课?”

    “字条?留下了什么字条?”续垣皱了皱眉头,他似乎很关心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让我慢慢说……”不停喘气的祈岚,终于好像缓了过来,说话也变得流畅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,今天早上正好有导师想去找阿绿导师,于是就去了她的办公室,但是奇怪的是,办公室的门敲了很久,都没有人应声。照理来说,那个时候早就应该有人在了才是。于是那导师找到了备用钥匙,打开了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但是当他进办公室的时候却发现,整间办公室就像被搬空了一样,桌子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,干干净净的,连柜子也空空荡荡的,之前放着的那些档案啊书啊,统统都没有了踪影。那屋子干净得只剩下家具,和一些摆放设施。其他的什么东西都没有。那导师当时还以为自己进错办公室了呢!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都没有?”续垣想了想,好像觉得哪里有些不对,“不是说还留了一张字条吗?”

    “字条,啊,说是字条,其实也不能算是字条,只是一道留在空气中可见的简讯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简讯?那是什么内容的?今天不来上课,第一节上自习?”公孙芷琪的思维已经发散到另一个世界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,如果是这样的话,顶多就是无厘头一些。那条简讯……据说是留下了一串代码。”

    “代……代码……”西陵江坤顿时觉得头很大。在致远学院的众多课程之中,正是有着一些编码类的课程,它们通常都是一些特殊的加密方式,在通讯之中占有着至关重要的位置。但是西陵江坤学得很差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说法,那就是男子汉大丈夫,做事情应该堂堂正正,干嘛要搞这些奇奇怪怪的妖蛾子旁门左道呢!要说话好好说就是了,还编一大堆让人搞不明白的谜语,简直就是在嫌弃自己的脑细胞太多了,这不是存心为难人吗?

    “那,那串代码解答出来了吗……?”西陵江坤艰难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……”祈岚摊了摊手,“所以说现在导师那边也是一片的混乱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解答不出来,那为什么会有混乱?说不定只是阿绿闲着无聊,和其他导师开个玩笑呢,反正她也不是那种做不出这种事情的人。”西陵江坤说着,漫不经心的坐回了座位上。祈岚皱了皱眉头,“这个好像是我的椅子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祈岚啊,大丈夫不拘小节。”西陵江坤非但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,相反的他居然还换了一种更加自然舒服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如果全部没有解答出来也就罢了,问题是,那串代码有些内容已经被翻译出来了,说是什么魔器出土什么的,还有什么致远学院的秘密?一堆乱七八糟的,但光凭目前破解出来的内容,好像提到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这些事情,应该都是真的,如果只是瞎说八道,学院绝对不会是那种反应。我当时也只是正巧路过,听到而已。还想跑去看个究竟的时候,那边的导师已经开始赶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值得奇怪啊,魔器出土本身就是很自然的事情,只不过这种情报通常被一些大的家族和皇族把持着,一般人很少能够接触到罢了。再者,致远学院建院这么多年,有些秘密更是理所应当,即使是一些不太好的秘密……”

    西陵江坤两手一摊,竟是十分坦然的模样,“那也正常啊,像什么某某修灵者,为了能够突破境界,将他门下数千名弟子作为血祭,炼制灵药来提升自己的修为,这又不是什么恐怖的传闻,而是确确实实发生在身边的。

    要说过去致远学院之内出现过一个变态的导师,拿自己的学员作为药引去炼药,也不是不可能啊,我记得定天城中的炼药师公会,似乎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。不过,毕竟只是听说,要是哪一天眼见为实,那还真是挺丧心病狂的!”

    公孙芷琪在一旁皱眉,“喂,西陵江坤,你不要说得这么详细好不好,你把这些说出来才叫丧心病狂呢。致远学院到底是我们的母校,别老搞这些奇怪的传闻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说,会不会是这样……!?”祈岚忽然之间脑洞大开,“致远学院为了抢夺出土的魔器,需要进行一次可怕血腥的祭祀活动,而这祭祀活动已经进行了好多次,也许这就是致远学院的秘密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又要进行祭祀活动了,阿绿她不愿意与学院同流合污,于是就离开了,并且在空气中留下简讯,告诫这些学院的人?之所以是代码,因为她只想让懂的人知道?!”祈岚说着点点头,竟是觉得自己说的十分有道理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喂!祈岚你这家伙,身为插班生,就这样对自己的学院评头论足真的好吗?”公孙芷琪有些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“也许,事实真相当真如此呢?”突然间,一个清丽的声音响起,南宫菲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