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94.第494章 何谓痛
    在又一位大夫摇头离开后,墨孤城的目光从床前收回,面又恢复了惯常的冷漠:“这个废物交给你了。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墨重山点了点头。他知道这个儿子早晚都会走,现在他还能在家里多待了这段日子,陪着自己度过最艰难的时期,他做父亲的已经很欣慰了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你愿意去邑西国救你弟弟……爹真的是非常感激你!特别是,爹也是事后才知道,你为了凉城,竟然连宗门内的推荐考核都没顾……”

    墨孤城的神情有一瞬间的犹疑,但在墨重山察觉到之前,很快一转而淡然如常:“不要紧。以我的实力,算不参加那个走形式的争夺战,也没人能抢走我的推荐名额。”

    事实也正是如此。争夺战结束后的全宗大会,在宗主提出,重点推荐名额依然为墨孤城保留时,宗门下的确没有传出任何的反对之声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是其他任何一个人,一定都不会再有这样的待遇了。

    连在这次的考核辛辛苦苦夺得名次,最后却不得不被挤出去的弟子也是毫无怨言。因为他们都知道,如果墨孤城在,他们现在的排名必然都会后移一位。

    虽说是他无故缺席在先,理应取消资格,但墨孤城在宗门内积威实在太盛,“无条件拥戴孤城师兄”几乎已经成了一条隐形的门规。

    连宗主都没有追究他这一次擅自离宗的行为,只叮嘱他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还要努力修炼。

    一次推荐考核,他的确是不在意。但是这一来一回,耽搁下的那几个月,他非常在意!

    算他再狂,也从来不敢妄称这灵界大陆的第一天才。这个世界不缺妖孽,过去的几个月,那些天霄阁和九幽殿的绝顶天才同样在努力,自己能享受到的修炼资源本来已经不如他们了,如果再不抓紧的话……

    但这些话他没有明说。究竟是不愿表露自己的心思,还是不想让父亲觉得愧对自己,在这种情势下雪加霜,那只有他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墨重山似乎是信了他的话,干笑着连声应道:“那好,那好……”紧接着,他向来平和的眸光蓦然一厉:“还有,那个伤害了凉城的小贼到底是谁?我一定要把他千刀万剐,为凉城报仇!”

    墨孤城冷哼一声:“算了吧。这一次完全是他咎由自取。回来的路,他已经反省过了,也是他自己说不要报仇的,你不要再多此一举了。”

    墨重山怒道:“那怎么行!我墨家的儿子,怎么可以不明不白让人废了!”在这一刻,他似乎又恢复了几分在商场颐指气使的掌权人风范。

    墨孤城也不多说,翻手掏出一个记忆水晶球:“前因后果都在这里了,你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墨重山迟疑的接过水晶球,一时却不忙看。左思右想一番后又抬起头,望着墨孤城已经大步离开的背影,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唤道:“孤城啊……你弟弟现在是这个样子,你能不能,回来陪陪爹?”

    墨孤城脚步略微一顿,却依然是背对着墨重山站立,冷冷的留下一句:“与我何干。”

    再次举步,即将跨出门槛时,墨孤城忽然毫无预兆的停了下来。余光扫向床前父亲深深委顿的身影,似是有所不忍,迟疑片刻,语气稍稍缓和,又补充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过一段时间,我会去参加天宫门的考核。等我成功进入之后,如果那边有任何用得的灵丹妙药,我也会尽量留意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墨重山感动得只知连连点头:“孤城……谢谢你了,孤城。”

    墨孤城的声音再度转冷:“不用。”接下来的一句话,也不知他是在对父亲说,还是仅仅在告诫自己:“如果你真的是强者,不需要向任何人祈求。如果你不是,即使你百般祈求,也没有人会理你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他真的是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墨重山望着他远去的身影,面终于露出了在凉城受伤后的第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孤城,你的愿望终于快要实现了,爹也为你高兴啊……

    俗话说知子莫若父,虽然孤城和自己疏远,但作为父亲,他同样清楚这个儿子虽然心高气傲,但他从小到大,最崇拜的是那位“天宫主人”。

    他最大的梦想,是能够追随在天宫主人身边,将来也成为和他一样强大的人。以他的资质,他也的确是有这个能力的。

    墨重山的笑意,在扬起到某个瞬间时,却忽然垮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孤城,你一心崇拜着天宫主人,却不知你的弟弟,他用全部的生命崇拜的,却是你这个哥哥啊!

    ***

    邑西国。

    刚刚赶回致远学院,叶朔匆匆和赫连凤俞若珩等人打了个招呼,顾不得过多寒暄,立刻向黄级班的人打听齐玎莎的下落。

    那些人听他问起齐玎莎,面竟是不约而同的露出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叶朔起初还大惑不解,但等这些人七嘴八舌的向他描述过一通后,叶朔登时只觉头顶炸响了个焦雷。收服定天山脉,以及成功创建定天派的喜悦,在这一刻仿佛都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赶往那条酒馆和特殊客栈连成一片,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在那里厮混,据说连空气都充斥着糜烂的气息,往往只有最不思进取的学员才会在那里流连,被大多数人戏称为“堕落一条街”的街道时,叶朔深深感受到了,何谓心痛。

    那些黄级班的学员告诉他,要找齐玎莎,要去“堕落一条街”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齐玎莎整天都和学院里的一些富家公子混在一起,连课也不怎么了,没日没夜的陪着他们花天酒地。同时即使偶尔在班级里出现,她的眼睛也好像时刻都盯着男人,随时准备去勾引新的目标。现在的她,已经成了一朵学院里出名的“交际花”。

    这样的作风,向来是最受同龄的女学员鄙视的。同时齐玎莎又不是个个都沾,能被她选成为玩伴的,必然都要有一定的家底,并且要是太歪瓜裂枣的,她也不屑一顾。在这样的标准下,黄级班的人自然大多被她剔除出了候选名单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不论是那些对她当真反感的正人君子,还是没能泡得她,“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”,却仍要来假正经一番的,总之男学员每说起齐玎莎,好像你不唾弃她,无以彰显你的品德高尚,不配跟大家混在同一个圈子里一样。

    还不仅是他们,连那些平时和齐玎莎打得火热的富家少爷,对这种轻易倒贴门的女人,也不会带有多少尊重。至于那些更高一等的公子哥们,他们的原则是,要玩玩最好的。像齐玎莎这种“人尽可夫”的,算是送给他们,他们都不稀罕要。

    致远学院建校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混出了一个“男女的公敌”“贫富的公敌”,看样子,她都足以在院史留下著名的一笔了。只不过,是臭名昭著。

    对于齐玎莎这样的行为,院方给过她多次处分,她却仍是执迷不悟,如今学院的高层已经在商讨,准备正式开除她的学籍了。

    那些学员口的齐玎莎,和自己记忆那个单纯泼辣的玎莎师妹,可说完全是判若两人。如果不是特地向赫连凤和俞若珩确认过,叶朔几乎要以为,他们所说的根本是同名同姓的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同时据她们说,这样的变化是在几个月前忽然开始的。当时她们都被吓得措手不及,虽然也尝试劝说过她,但齐玎莎却是毫不理睬。再说得多了,她还会叫身边那些富家公子直接把她们赶走。

    几个月前……如果推算日期,似乎是在自己刚刚攻破定天山脉的那段时间。以那些富家公子的能耐,即使是远在数个城乡之外发生的事,要不了多久也能打探出来。所以,真的是定天山脉那边有某一件事,刺激到了齐玎莎吗?

    叶朔此时已经进入了“堕落一条街”。眼前的环境让他觉得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,甚至他都不明白,院方怎么会允许这样的地方在学院里存在?

    到处都是满嘴喷着酒气的人,到处都是搂搂抱抱,走得东倒西歪的男女,叶朔无计可施,看来只能一间间的找过去了。

    玎莎师妹,这几个月,在你身到底发生了什么?难道,是因为我没能替你杀掉罗帝星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间灯红酒绿的小酒馆。

    劲爆的音乐声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一对对男女在舞池尽情摇摆。

    这里和外头那些寻常酒馆不同,经过特殊的灵力改造,那些满室摇晃的各色灯光,轻易的构建出了一片迷离的天地。

    一踏进这样的环境,似乎可以忘记烦恼,忘记现实,把心所有沉寂的**都一口气发泄出来。因此对于那些喜欢寻求刺激的学员,这里也是他们最喜欢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邻近柜台的一排横桌,齐玎莎长发披散,原本柔顺的发丝已经变成了一头五颜六色的卷发。浓妆艳抹,挂着两只足有她半张脸大的耳环,手腕也套满了叮当作响的各式手链。衣着火辣,露出来的部分远遮起来的多。

    这样一副打扮,如果不是仔细的盯着她看,甚至还要以为她是南宫菲,还得是发疯的南宫菲。

    同样坐在横桌前的,则是几个和她的打扮同样夸张的富家公子。此时齐玎莎正一脸妩媚的倚在其一人肩,咯咯娇笑着,一边喝下他喂到嘴边的酒,同时手娴熟的倒满另一杯,再轮流喂给身旁的几人。

    那搂着齐玎莎的富家公子一口喝干,一条手臂倚在横桌,喷出一口酒气,大着舌头道:“玎莎学妹,你说的那个罗帝星,我已经调查过了,咳,没有任何背景,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乡下小子。要整死这种人,那是——嗝——我,一句话的事!”说着,另一只手不老实的在齐玎莎身移动着。

    一旁的另一名富家公子不甘示弱,插话道:“玎莎学妹,只要你今晚跟了我,我明天把那两个人的人头送到你面前来,成不成交?”

    齐玎莎忍受着这几人越来越过分的抚摸,即使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,内心仍是厌恶不已。表情僵了僵,强挤出讨好的媚笑,柔声道:“我不是说过了吗,只要能杀了楚天遥和罗帝星,我随时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那富家公子的笑容突然变得邪恶起来:“既然随时都可以,那不如现在如何?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小客栈,环境很不错的……”他这么说着,身旁几名富家公子也响起了声声奸笑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说过要等你先杀了他们之后……”齐玎莎的身子开始无意识的朝后缩,情况似乎有些超出了她的掌控。

    虽然这几个月,她都一直在陪着这些阔少玩,但她一直都坚持没有跨出最后一步,而这些人对她倒也还算尊重,除了口头**之外,从来都不会过于放肆。齐玎莎也只当这是在学院里,他们行事总会有所收敛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所期望的那些事,如果真的可以如愿杀掉仇人,齐玎莎已经做好了把自己交出去的准备。但是,必须是在她亲眼看到仇人的尸体之后。否则,这些脑满肠肥的花花公子要是干完活不办事,她岂不是为了那两个仇家,白白赔了自己的清白?

    “不过是顺序颠倒一下,那又有什么关系?”那名富家公子奸笑着,忽然一把抱住了齐玎莎。其他几人也紧跟着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放开我,不要啊!别碰我!”齐玎莎已经怕得哭了出来。但不管她再怎么挣扎,以她的实力,也完全不是这些富家公子的对手。再加对方人多势众,几乎是一路将她拖着往门外走。而她嘶哑的呼救声,换来的却是酒馆其他客人戏谑的眼神。

    这种事在这里几乎每天都有发生,他们看得多了,早习以为常。而且大多数人往往还喜欢看这样的戏码,否则这条街道,又怎么会被称为“堕落一条街”?

    齐玎莎的眼泪都流干了。现在她真的开始后悔自己的冲动,没有了爹在身旁管教自己,好像她只会不断犯错,如果现在爹在天看着,是不是也会痛恨自己这个不孝女辱没了家风?

    尽管她很想立刻死,但在没有报仇之前她不甘心。可是这样活下去,这个世界反正也没有爱着自己的人了,也没有人会为她的堕落,再感到心疼了……

    当齐玎莎的挣扎渐渐微弱,对即将到来的命运再不抱任何希望时,先前那名叫嚣得最起劲的富家公子脚步忽然一僵,在他的额头方,缓缓的流下了几道鲜血。

    地面响起了酒杯破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叶朔站在这几个人背后,复杂的目光,和此刻神情同样复杂的齐玎莎对视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