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3章 各自
    一间幽静的竹舍前,时而回荡起几声风铃脆响。

    “你考虑好了,真的要留在这里帮忙?”

    司徒煜城望着眼前踮起脚,正费力的将几串风铃挂上大门的素衣少女,眼里有种莫名的惋惜。

    从前大家同在定天山脉时,他和秋若蕊接触不多,彼此也并不相熟。直到进攻潜夜派的那一天,他才第一次注意到了这个楚楚可怜的少女。

    门派覆灭,师兄弟皆死,旧友反目成仇,连番的打击,令她的世界在一天之内完全崩塌。如果换成其他人,或许早早便是离开了这个伤心地。

    但秋若蕊却留了下来。并且随着多日的相处,司徒煜城渐渐发现,她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柔弱,相反,她很坚强,也非常的细心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,她陪着自己一起忙里忙外,操持着定天派建设的大小事务,所有自己想不到的,她都替自己想到了;所有自己准备去做的,她都已经先一步替自己做好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叶朔和宫天影负责的是对外的门面工作,那么背后一切琐碎的内务,几乎都是由秋若蕊处理妥当的。要是没有她,自己一个粗枝大叶的大男人,还真的没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,就把门派上下打理得这么周到。

    让她留在这里,无论是对定天派,还是对自己,一定都会成为一个很好的帮手。但司徒煜城却并不知道,秋若蕊做这一切究竟是不是开心。她总是静静的忙这忙那,却从来都没有发自真心的笑过。除了工作上的事,两人就再也没有过其他交流。

    司徒煜城扪心自问,如果自己是秋若蕊,留在这个触景伤情的地方是绝对不会快乐的。他并不忍心让她将自己的一生都荒废在这里。

    亲手报了杀师大仇后,司徒煜城逐渐走出了仇恨的桎梏,他的性格又有些朝着从前的乐于助人转变。尤其是对于这个帮过自己很多的女孩,司徒煜城真的很想和她好好谈谈。

    秋若蕊的目光仍是一如既往的淡然,而她的视线,也依然停留在手中的风铃上。

    “离开这里,我也是无处可去的。现在,至少我还可以看到熟悉的环境,偶尔缅怀一下过去,我就已经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煜城明知道她的心结所在,犹豫再三,还是试探着开口道:“叶师弟那天说的话,如果伤害到你,我想他一定也是无心的。以后如果有机会,不如我来帮你们说和说和?”

    听到叶朔的名字,秋若蕊清澈的双眼中明显一黯,如同一池清水中被混入了一滴墨汁,令人心底发沉的昏暗迅速扩散开来,“这些事,还是顺其自然吧。”

    随后她就匆匆掉头离开,只剩下司徒煜城留在原地,怔怔的望着她的背影,听着风铃在头顶凄楚的回响。

    “喂,都走远了,别看了!”

    背后忽然响起了一声戏谑的低笑。宫天影不知何时已是从小屋后方绕了出来,一只手搭在他肩上,同样笑嘻嘻的望着秋若蕊远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司徒煜城听出他隐藏的话意,登时大窘,忙不迭摆手道:“不是,你误会了!我只是觉得若蕊师妹是个好女孩,想撮合她和叶师弟而已啊!”

    “咦,若蕊师妹和叶师弟?”宫天影看上去有些困惑,“据我所知,叶师弟喜欢的是我玄天派的一位师妹,不过他们之间的问题也不少。感情的事还是看他们自己,咱们两个就不要乱点鸳鸯谱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煜城似乎想起了什么:“哦,你说的是赫连师妹吗?”

    “赫连师妹?”宫天影看上去更困惑了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时间,就在这样的平静中,又朝前推进了一个月。

    这一天,死寂的密室中再次有了灵力的波动,原本如同老僧坐定般的叶朔,终于安静的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一股强横无匹的灵力气浪自他身周缓缓散开,释放着一种野性,一种鱼跃龙门般的畅快。

    反复舒握着双拳,感受着掌指间充盈的力道,叶朔的双眸中也现出了一丝喜色。完全炼化灵源,究竟能让自己的实力达到一个什么地步,他已经期待很久了!

    灵魂力量完全爆发,叶朔就在这样的肆意中细细体会着。而他面上的平和,也渐渐被一抹狂喜所取代。

    敛气九段巅峰!

    单看虚无极苦熬多年,才终于突破敛气级,就可以知道跨入这个等级的难度。

    此前叶朔的实力,是处在劲气五段。已经到了炼气境后期,每一次提升的难度几乎都相当于前期的总和,在这样的情况下,竟然还能让他一口气提升一个大境界,炼化灵源的效果,果然没让他失望啊!

    在他面前,那矮小破旧的灵器正在变得透明,不出片刻,就完完全全的隐入了空间之中。多年以后,它会再次在某一个未知处出世,而内部的灵源,也会重新蕴生出来……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叶朔站起身。既然定天派这边的事都已经解决了,那么现在,也该到离开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辞别了司徒煜城,叶朔并没有对门派事务做过多交待,就安静的离开了定天山脉。

    有了如今的根基,他相信定天派一定会逐步壮大。等下一次他再回来的时候,说不定这里的规模就已经不亚于国内那些顶尖的大势力了。

    至于宫天影,由于两人到国都还是同路,便就仍是结伴而行。

    神行烈载着两人,在高山密林间快速的穿梭着。

    “叶师弟,我能不能多嘴问一句,你和那位赫连师妹现在……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途中宫天影忽然开口了。

    叶朔有些发怔,这位师兄平时并不是个八卦的人啊?但他仍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:“我们只是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宫天影暗道果然如此,接下来他的语气里就带上了几分说教:“在你看来,你们固然只是朋友,但不管是赫连师妹,还是其他认得你们的人,恐怕都会认为你们两个是一对吧?

    别怪师兄要教育你几句,如果你真的不喜欢赫连师妹,那就尽早跟她说清楚。女孩子的青春是很宝贵的,不要耽误了她。”顿了顿又加上一句:“否则就是玎莎师妹,也不会喜欢一个脚踏两条船的男人吧?”

    叶朔张口想要反驳,却忽然沉默了。对于赫连凤,她对自己的感情一开始就表露得很清楚,自己向她解释过几次,却都无法阻挡她的“自作多情”,最后也就只好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但他寄望的是有朝一日她自己想通,却没有料到,也许这样的态度会被她视为默认,从此当真便以他的女友自居。

    虽然每一次,他总是理所当然的撇下赫连凤,但也是因为他有足够的把握,知道她一定还会回到自己身边。如果将来她真的离开了自己,身边少了她的聒噪,不知怎地,叶朔竟也感到了几分不舍。而这也令他暗暗自问,难道自己真的就是一个三心二意的男人么?

    “……我也不能跟玎莎师妹在一起。”叶朔迟疑许久,还是回避开了赫连凤的话题。

    听过叶朔和南宫菲的那一段纠葛,宫天影顿时对此前司徒煜城的感叹“叶师弟的桃花债怎么有那么多?”深有同感。这也令他苦笑了一声:“罢了。我只能劝你,自己的感情还是要靠自己争取。想清楚你到底想要什么,不要让自己后悔。”

    神行烈四蹄如飞,一路的颠簸中,叶朔的心境也随之起起伏伏。

    当叶朔正在全力赶路时,国都中的洛家大院,阮石正在对着水桶拧干手中的抹布。

    碎星派所有的灵魂奴仆中,最终阮石只带走了沈雅婷一人。毕竟她同时还是自己的双修炉鼎,阮石并不想轻易舍弃。

    为防被叶朔派来的追兵发现,阮威父子几乎是昼伏夜行。经一路风餐露宿,终于在逃亡几个月后赶到了洛家。

    阮石现在都还记得,他刚刚来到洛家时的情景。那也是他日后耻辱的开始。

    最初洛沉星专程带着一个绝色美女,在大厅中等候着自己。而那个美女,自然就是早前被他收服的颜雪影。

    阮石第一眼见到颜雪影,不禁为她的美貌惊震了一下。不过他很快就老老实实的低下头,主动叫了一声:“嫂子好。”同时内心暗道:“不愧是少爷,玩的妞都这么高档次。”

    洛沉星果然闻言大悦,笑道:“好,你很懂事。”

    阮石赔了几声笑。悄悄抬起头时,却忽然注意到了颜雪影望向洛沉星的眼神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深沉的憎恨,却不是被人调侃后的羞恼。这种眼神阮石很熟悉,就和平时沈雅婷看自己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难道说,她并不喜欢洛沉星,她也同样是**纵的灵魂奴仆?那么……

    在阮石悄悄的转着小心思,寻思着能否联合颜雪影,一起造洛家的反时,洛沉星忽然微笑着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再这么盯着她看,我会认为你在转什么不该转的念头。你有么?”

    洛沉星的笑容很和善,但他眼中划过的,却分明是一种毫不掩饰的杀意。阮石吓了一跳,连忙埋下头:“不不,怎么敢呢?那请问少爷我今后的工作是?”

    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阮石还是有几分自得的。当初毕竟是自己帮他收服了定天山脉,立有大功,现在正式加入洛家,怎么着应该也能捞到一个高管级别的位子吧?

    洛沉星假意深思:“嗯,这倒是问住我了。”在阮石期待的目光中,忽然似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一般,“对了,那就负责扫地吧,如何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阮石觉得自己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。

    洛沉星仍是微笑:“怎么,有意见?”而他眼中的光芒,也变得更加危险了。

    阮石狠狠咬牙,强挤出一副笑脸:“不……我非常喜欢扫地!以后我一定每天都把这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!”

    洛沉星的笑容终于有了几分真心:“我就喜欢你这副奴颜卑相。做下人的就该有做下人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于是从此以后,阮威父子就彻底过上了下人的生活。

    再回到现在,阮石狠狠的拧着手中的抹布,恨不得把洛沉星的脑袋也这样狠狠的拧下来。但在房门外刚刚响起脚步声的时候,他又立刻提起抹布,在房中四脚着地的奔跑着,做出一派勤奋擦地的景象。

    脚步声渐渐远去,阮石才舒了一口气。抹一把头上的汗水,盯着手中的抹布,越盯越怒,终是忍不住狠狠将抹布砸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我这一生,不会就这样完了的!洛沉星,叶朔,你们打不倒我!都给我等着瞧!”

    而在另一个遥远的帝国中,墨家大院。

    前来问诊的医师来了一批又一批,虽然在检查过病人后都是摇头,但由于舍不得墨家开出的丰厚诊金,大部分人仍是聚集在厢房中整日商讨。

    在一间最华贵的大房中,墨凉城安静的躺在床上。双眼紧紧的闭着,安静的仿佛整个世界都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第一眼看到双手都缠着绷带,颓废得仿佛换了一个人的儿子,墨重山觉得心都碎了。再听闻他受到时之力侵蚀,生命已经不剩下多少年的消息,墨重山就更是****以泪洗面。

    作为父亲,他把太多的时间都投入在了生意上,忽略了对儿子的关心。在他想补偿的时候,上天却不再给他这个机会了。

    凉城,那么乖巧,那么懂事的凉城,平时他怕苦,怕痛。如今灵脉尽断,双手残废,还要承受着生命流逝的恐惧,他到底受了多少的苦,在受伤的那一刻,他又会有多痛。这些墨重山甚至不敢去想,每次思路稍一触及,都会令他心痛如绞。

    如果有可能,他不惜倾家荡产,只为求得一位涅槃境强者大发慈悲,可以为凉城出手一次。但他也知道,那些涅槃境强者所追求的,无不是修炼大道,就算他能献上的财富再多出一倍,也是打动不了他们的。

    从前他总想着努力赚钱,赚更多的钱。但现在,无论有再多的钱,都救不回凉城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墨重山的头发都愁白了许多。而他也有种近似疯狂的执着,将悬赏金一加再加,远近的名医都被他请了个遍。也许在他心里,仍是期盼着奇迹的发生,某一天会有哪位神医突然出现,让凉城可以健健康康的重新站在他面前。如果可能的话,他不惜用自己的一切去换。

    救治凉城的这段时间,孤城一直都陪在自己身边。如果是以前,他能这样好端端的待在家里,心平气和的跟自己说上几句话,墨重山是求也求不来的。但现在他所有的心思都在凉城身上,也没有多余的精力,再去修补这一段父子情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