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92.第492章 炼化灵源
    “长老,有人在后山发现罗帝星踪迹!”

    靠在躺椅闭目养神的叶朔,此时缓缓的坐直了身子,嘴角边掀起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当初他早看穿那些破月派弟子必不安分,索性将计计,安排门人夜以继日的盯着他们。在这般近似于守株待兔的等待,终于让自己成功抓到了他们和罗帝星密会……

    在定天派正式开山立派的第一日,以那个罪人的血祭满门亡灵,这真是再合适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他现在已经离开了。”那报信的定天派弟子说到这里稍一迟疑,“要不要立刻点齐人手追去?”

    另一名弟子急于表现,插话道:“我知道罗帝星出身的村落在什么地方。咱们是否要以他的村人相挟,逼他出来?”

    村人……叶朔心忽然一动,想到了那天在乡间遇到的,那个眼神清澈的孩子。沉默了一下,终于还是摇了摇头:“不必了。此事与他的村人无关,我不会像他一样卑鄙的。”

    算是看在小星曾经帮过自己一个大忙的份,今天,暂时饶他一次。

    但是无论如何,罗帝星早已经登了他的必杀名单,有朝一日再相见,绝对不会放过!

    并且,现在对他来说,还有更重要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定天派的一间密室。

    “叶师弟,这灵器你准备怎么办?”宫天影似乎总能和他想到一块。

    叶朔没有立刻回答,端详着手那巴掌大小的灵器,其实在他心,早有了一个念头,而这也是他考虑过几天之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既然准备要离开定天派了,这灵器一定要尽快寻出一个安置之法。毕竟这么贵重的东西,他不可能带着它东奔西跑。

    “……炼化了吧。”再度沉思片刻,叶朔抬起头,眼里最后的一丝犹豫也完全退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是想说它是玄天派的镇宗之宝,理应留在这里光大定天派。”望着面前一脸愕然的宫天影,叶朔笑了笑,耐心的解释道:

    “但是师门先例在前,弟子没有足够的实力,过分强大的宝物对他们来说只会带来灾祸。所以我还是打算,先专注于提升自己的实力,等到有一天,我的名号足以镇得住这定天派了,到时候如果再有宝物,也可以放心的留给他们用了。”

    听过叶朔这一番话,宫天影紧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。而他脸,也现出了一个半是欣慰,半是无可奈何的笑容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是一个大义为重,私欲为轻之人。个人的前途,在他看来当然不门派的前途重要。

    如果说剿灭焚天派的第一天,他还没有想好这灵器的归属,那么在叶朔提议建立定天派,并且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,逐渐将一个空具雏形的门派发展得有声有色时,宫天影早已经决定,要将灵器留在这里,它也将会成为门派壮大的根基。

    到时所有在这里修炼生活的弟子,都可以像当初的他们一样,享受着更为浓郁的灵气滋润。当个别弟子表现出色时,还可以奖励他使用灵源淬体……他甚至已经规划好了今后的每一步。

    至于炼化灵源,可以大幅度提升个人实力一节,他根本从来都没有想过。他也下意识的认为叶朔同样会一心为公,此时问这一句,不过是和太长老统一一下意见。只要叶朔一点头,他可以立刻吩咐去办。

    但叶朔竟然说出了“炼化灵源”,宫天影猛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继而涌起的是一阵浓重的失望,这位师弟,行事怎能如此自私自利?虽然组建起定天派是他功不可没,但要将门派的基石连根拔起,这等执着于个人荣辱,怎能成大事?

    然而他却是忽略了。灵器留在这里,短时间内确实可以令定天派飞速发展不假,但这里大多还是一些新人弟子,修炼再如何神速,也无法和周边那些老牌强者相。如果一个势力,没有一个足够强大的领头羊震场,连根本也保不住了,还谈什么均衡发展?

    等他和叶朔先后离开这里,留下的主事者只剩下了司徒煜城。那时如果灵器情报当真外泄,引得旁人觊觎……虽然周边大小势力已经臣服,但在过于强大的诱惑下,难保他们不会联手进攻,而那个唯一能令他们忌惮的人却又不在……

    退一步讲,即便这些人不起异心,但灵器算是在整个灵界大陆都是顶尖的宝物,那些异国的强大势力,同样可能会为了灵器,而向定天派出手。到时如玄天派一般的灭门惨祸只会再次重演。

    看来,这也是过度“一心为公”的自己,为何只适合成为一个很好的管理者,却无法当一个成功的领导者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叶师弟,还是你考虑得周到。……叶师弟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叶朔的神情似乎是有些恍惚,宫天影连叫了几声,叶朔才缓缓的转过头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到顾问说过,有一个人,即使离开了千年,他的余威依然在这个世界长存,并且可以庇护着九幽殿胡作非为……什么时候,我才能像他一样呢?”

    有些惆怅的喃喃自语着,过了好一会儿,叶朔才注意到宫天影骤然阴沉下去的脸色。这也让他心一突,看来自己似乎是无意之,触到他的忌讳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天影师兄,我是不是提到什么你不想谈的事了?”叶朔连忙道歉。尽管他对那个神秘人物确实是满怀好,但别人不想说的事,他不问,这也算是最起码的尊重了吧。

    宫天影自控能力倒也极强,很快强挤出一个笑容:“没有。叶师弟,你专心炼化灵源吧,我不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宫天影表现得确是神色如常,但叶朔却分明觉得,他离开时的背影,已是在不知不觉黯然了几分……

    “算了,这件事大概真的不是我能插手的吧。”叶朔叹一口气,重新将注意力集到了面前的灵器。灵魂力量逸出体外,轻车熟路的朝着灵器渗透。

    虽然师父并没有教过他如何炼化灵源,但叶朔现在的操作可说完全是无师自通。当灵魂力量与那深藏的灵源完美契合时,叶朔开始呼唤着它,将自己的心放空去接纳着它。

    在他持续的召唤下,灵器终于有道微光一闪,一簇火苗般大小的金色光源缓缓升空,照耀四方。而在它离开灵器的一刹那,原本焕发着淡淡光芒的灵器忽然整个暗淡了下来,连外表都似乎破旧了少许。

    灵界大陆的第一神物,失去了灵源支撑,看去和一个普通的香炉没什么两样了。

    不过叶朔自然不会去过多关注灵器的变化,现在他全部的心思都在悬浮半空的灵源。内心依然在持续呼唤,这也同样代表着灵魂力量的空前消耗,不出片刻,叶朔额头已经沁出了一片黄豆大小的汗珠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消耗终于是有了成果。叶朔惊喜的看到,灵源正在空缓缓飘浮,并且是一点点朝着他移动了过来。与灵源越是接近,叶朔越能清晰的感受到那一股震撼天地,包罗万象的强大力量。而这股力量,终于是要完全的属于自己了……

    灵源越飘越近,终于触碰到了他的心脏部位。叶朔咽了一口口水,慢慢的闭起了双眼。

    犹如叶片入水,灵源毫无阻碍的融入了他的胸口,同时,大片金色涟漪在他周身一圈圈的辐散而开,神秘而神圣。

    最终,这些金色涟漪逐渐淡去。叶朔的正心脏处,闪烁起了一簇摇曳的微光,形状正与灵源完全切合,这般情状,如同是由灵源取代了他原本的心脏一般。

    灵源的光芒,成为了叶朔的光芒。自一点微光,有规律的向外侧散发出一层层朦胧的金光,如今叶朔整个人都在发光。那不同于战斗时的灵力爆发,而是一种自内而外的光芒,这光芒将他映成了一个小金人。灵源正在他的体内燃烧,现在的他,看去像是一个人形灵器。

    不过,在叶朔的灵魂,可远没有表面看去的那么舒服。

    灵源入体的第一时间,如同将一团巨形能量在他体内引爆,叶朔几乎被震得懵了。等他的神志刚刚清醒几分,可以感受到五脏六腑间,乃至每一条筋脉血管间,充斥着的全都是无磅礴的灵力。这些灵力充盈得似乎随时都会满溢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灵源是一种很温和的能量,但再温和也经不起这么大批量的灌注。叶朔甚至觉得自己随时都会被撑死。

    当初了尘道长从未考虑过让他炼化灵源,因此也没有告诉过他,灵源不是随随便便说炼化可以炼化的。此前还需要准备不少辅助药物,分别防护身体和灵魂,以缓解灵源过于强大的能量对人体造成的损害。

    叶朔现在是一概不知,这么冒冒失失的将灵源吞了下去。如果不是他的身体强度远超常人,恐怕还真的会有被撑爆灵脉的危险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。叶朔只能强行运转灵力,将这些散布在体内的能量集到一起,按照特殊的功法运转,缓缓疏导到体内的每一根灵脉。

    这项工作并不轻松。如同要将大海之水导入一根极细的水管,既不能使海水外溢,又不能对水管的表面造成损伤。因此叶朔每一次推动灵力,都是万分慎重。如果真出了什么差错,恐怕他的修灵道路也到此为止了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持续了大半天,叶朔才终于掌握了一定的运功技巧,他也终于可以稍稍的松一口气,不用每跨一步,都像行走在雷池边缘了。

    在灵魂力量的机械运转,叶朔的意识恍惚间又进入了那一片法则海洋。这一次,眼前的法则纹路更加清晰,天地间一切的元素,一切的奥妙玄,只要他想,仿佛都可以轻易的触摸到。

    但最令叶朔关注的,却还是所有法则心的那一个“天”字。

    神,如果这灵器真是神明的创造,他和被世人所尊称为“神”的那一位,是否又会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当叶朔的神识开始尝试着朝那个“天”字接近,越是靠近,周边的法则也越是模糊,那里,似乎是一个连法则都可以屏蔽,独立于万物之的神秘空间……

    神识与“天”字正式贴合时,所有的所有都消失了。这样的情景,在灵源淬体时叶朔经历过一次。不过那一次这个字形过于缥缈而崇高,只能远望,完全不可近观。这一回借着与灵源的短暂融合,它终于变得不再那么高不可攀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那是一位傲立于九重天外的神明,现在是一尊被供奉在神坛的神明。虽然同样是神,但它至少是可以让人真切的看到,感受到的。

    神识一路蔓延,回馈的信息也令叶朔越探越觉心惊。这看似简单的一个字,每一个笔画,竟然都是用极尽复杂的大道法则组合而成。专注于一道纹路时,便会发现内部还叠着一重纹路,而纹路又藏纹路,几乎是一个无尽循环的深渊。

    叶朔尝试着去解析这些纹路。刚起了一个头,他觉得整个世界的大道法则都向他压了下来,海量的玄奥直往他脑袋里灌,令他一时头痛欲裂。

    虽然那些深奥的法则没有一条能让他真正记住,但仅是这么蜻蜓点水的一接触,叶朔已经有了种深深受益的感觉。如同封闭的神识霍然被打通,今后等他真正去感悟法则之力的时候,一定也可以常人更加顺利,他相信……

    在这疯狂的信息轰炸,叶朔脑也渐渐出现了一些光怪陆离的图景。从环境看来,那时的天地和建筑还远没有现在的繁华,这,似乎是远古时期的景象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许多混乱的战斗场面。远古时期,的确是强者辈出。但这其最耀眼的,永远都是那唯一的一个人。尽管叶朔连他的样子都看不清,但面对着他,那种自然而然所产生的信仰,却似乎是发自灵魂,渗透到骨子里的。

    最后,在他的背后出现了一座高大的建筑,有大量的信徒聚集到了他身边。他们匍匐于地,高唱赞歌。把他们所有的忠心,都献给了那一道光芒万丈的身影。

    而那座建筑悬挂的金漆匾额……叶朔努力的集着精神。第一个字,和这法则海洋那个“天”字的写法一模一样。至于后面的两个字……

    尽管遍布天地的金光刺得双眼发疼,叶朔仍是努力的眯着双眼,去分辨着那道镌刻了众生信仰的字形。

    “天……天宫……天宫门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