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1章 定天派
    收服了铁傀门,叶朔又先后走访了其余几方势力。事后虽然各宗宗主对整个谈判过程秘而不宣,但他们的态度却是不约而同的转变了过来。这就更令听闻此事的百姓,对那位定天山脉新主人的手段敬畏交加了。

    如此又过数月,这一日定天派的各项建设事宜终告落成,迎新大典定在了巳时举行。叶朔漫步在广场间,看着焕然一新的亭台楼阁,即使以他如今淡然的心性,仍是感到胸中的一腔热血几乎要沸腾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叶掌门,场地那边已经都准备好了,现在就等您过去了。”一名劲装笔挺的定天派弟子快步奔了过来,躬身施礼。望着叶朔的目光,透露着一种不加掩饰的崇拜。

    眼前的就是定天派的创始人啊……曾经创造了那么多神话般的功绩,在许多新招收的弟子眼中足能堪比天人,现在,他就这样站在自己面前……

    “嗯,去把门中的弟子都集合起来吧。”叶朔随意一点头,再回过神时忽然一怔,“等等,你刚才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那弟子一口答道:“叫您叶掌门啊!这定天派是您一手创立的,维修山门的费用也是您出的,周边的势力更是您降服的,您不当这个掌门,还有谁有资格当?”

    连月以来,在门派建设中一直表现得雷厉风行的叶朔,听过这一句话却是忽然有些不自然起来。摸了摸鼻子,迟疑道:“但是,我并没有想要当这个掌门啊?甚至,我都没打算会在这里久留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的宫天影倒是一脸的意料之中。他早就知道,这个师弟的心还在更远的地方,即使定天派已经逐步发展壮大,但这么一个小山头,还是留不住他的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群龙不可一日无首,这个掌门他不当,始终都还是要有人当。门中那些低阶弟子修业尚浅,还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,仓促之间,让他们到哪里寻出这个人来?

    宫天影的目光,和叶朔在半空中碰撞在了一起。两人各自愣怔片刻,忽然极有默契的转过视线,锁定了他们身旁不远处的另一个人,同时露出一脸坏笑。

    “司徒兄,今后有什么打算啊?”宫天影主动出击,一只手搭在了司徒煜城肩上。

    “咦?我?”朴实的司徒煜城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,“嗯,现在定天派也已经初具规模了,我的使命也完成了。这以后,我想云游四方,走遍名山大川,去看尽天地间的一切美好,也为这世界,多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叶朔顺杆上爬,一只手搭上了司徒煜城的另一边肩膀,笑道:“那既然司徒师兄还没有明确的目标,不如就留在这定天派继任掌门如何?本派建成伊始,百废待兴,将来一定还有很多事等着你去做啊?”

    宫天影也接口道:“是啊。想这天地之间,有什么会比看着一群初生花朵的长成更加美好?在这世上,有什么会比把一群弟子培养成才更有意义?况且我们定天山脉有山有水,岂不正是一处上好的名胜古迹?留在这里,正便于司徒兄实现你的愿望啊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司徒煜城听着两人的一唱一和,暗暗苦笑:“那,让我考虑考虑吧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哎呀还考虑什么啊,就这么定了!定天派需要你,定天派大大小小的弟子需要你,你就不要再推辞了!”说着冲一旁那位看傻眼的小弟子招了招手:“这位就是你们以后的司徒掌门,还不快过来拜见司徒掌门?”

    那小弟子也很机灵,当即单膝跪地:“拜见司徒掌门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真是服了你们。”叶朔也罢了,竟然连向来稳重的宫天影也会陪着他胡闹,司徒煜城最终也只有苦笑。

    “那先说好,我可以勉为其难的当这个掌门,那叶师弟,你担任个什么职位?先不说这山头都是你拉起来的,就是周边那些势力臣服的也是你而不是我,你要是想彻底撇清关系,那我可是不会答应的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,”叶朔思索片刻,打了个响指,“那我就当太上长老好了!在这里挂个名,将来如果有敌人来犯,报我的名字;要招收新弟子,还是报我的名字……要是定天派真的遇上什么解决不了的大难题,一道传讯给我,那不管我在哪里,一定都会立刻赶回来帮忙的!……还有天影师兄,你别想逃,这太上长老也绝对少不了你的份!”

    宫天影笑了笑:“我想也是。我要是不当这个长老压着,恐怕某些人就已经自我感觉良好得要飞上天了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笑闹一番,迎新大典也终于在一片欢腾中开始了。

    叶朔坐在主位上,望着广场上坐得黑压压一片的弟子,尤其是看到他们眼中的崇拜,以及对修炼生活的憧憬,心中就涌起了一种莫名的情绪。

    这就是……我建立的势力啊。

    当初,在我刚刚加入玄天派的时候,也曾经像他们一样坐在这里,听着师父在高台上的讲话。现在,却换成了是我自己坐在这里。而我的身份,也从当年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弟子,成了这些新弟子眼中的大前辈。

    时间,真的过得很快啊。

    那么,到底是变好了,还是变坏了呢?

    说不清楚。只能说,时间带走了他生命中的一些东西,也给了他一些东西。有得才会有失,有失才会有得,得得失失,起起落落,大概这就是人生的常态吧。

    一边进行着公式化的发言,感受到整个门派蒸蒸日上的气氛,叶朔忽然有一瞬间的出神。

    如果……玎莎师妹可以看到定天派现在的样子,她一定也会很欣慰的吧。

    整个讲话的过程持续了数个时辰,从定天山脉的历史一路讲到了定天派的今天,从牢记门派传统,到发扬门派精神;从树立修炼目标,到不忘修炼初心;以及对日后发展的一系列鼓励和动员。要把这一整套枯燥的发言进行下来,还多亏了宫天影之前写给他的演讲通稿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不单是他讲得没劲,就连台下的弟子也都听得昏昏欲睡。最初大部分人还能凭着对他的一股精神崇拜强撑着,越到后面,俯下身的弟子也就越多。至于郭阳云这一类叶朔的老熟人,早就一头栽倒,呼呼大睡了起来,甚至还打起了呼噜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主事弟子宣布散会,郭阳云也恰到好处的清醒了过来。揉了揉迷糊的眼睛,擦掉嘴角边流下的口水,困惑的四面望望,最后拍了拍身边的一人:“哥们,刚才他在台上都讲了什么?”

    那人正是之前玄天派的幸存弟子,如今重新回山修炼的范成。此时他同样瞪着一双惺忪的睡眼:“啊?我刚才睡着了,我也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郭阳云一听大喜,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哈哈哈,原来你也有开大会的时候睡觉的习惯啊!嗯,以前师父在台上一讲话我就会睡着,不过其他师弟都听得特别认真,害得我总是被师父抓到。这以后我再打瞌睡可就有伴了!好,你这小子对我的胃口,待会我请你出去下馆子怎么样?”

    范成也来了精神:“那好啊!正好我在外头几乎从来都是吃霸王餐,还怪不好意思的,这次终于有希望把之前欠下的债都结清了!”

    郭阳云一巴掌拍到他头上:“哇你有没有搞错啊!我说请你,当然是带你去吃霸王餐了!老子像是那种吃饭会给钱的人吗?”

    两人几句交谈,几乎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就“臭味相投”,越看对方越觉得顺眼。没多久就勾肩搭背,一起大摇大摆的朝山下走了。

    还不等跨出山门,面前忽然多出了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“两位,这是要去哪里啊?”叶朔慢慢的回过头,笑眯眯的打量着他们。

    不管以前是什么辈分,现在人家都是定天派的太上长老。况且他的实力也达到了劲气级,比他们这样的高出了好几倍,在他面前低低头也不冤枉。因此郭阳云和范成都老老实实的躬身叫了一声:“叶长老。”

    叶朔点了点头:“嗯。看你们这么快就交到了朋友,我也很欣慰。不过我希望你们能够带给对方的影响,不要只局限在坏的方面。你们的脑子都很聪明,如果能把这份心思用上正途,一定也是可以有大成就的。以后有机会,还是要在修炼上多多互帮互助。”

    郭阳云和范成这时候比谁都老实,齐声应道:“知道了叶长老!”叶朔随后又嘱咐了两人一番,才各自离去。

    连绵的群山间,一道全身都包裹在兜帽下的身形静静的伫立在孤峰之巅,目光穿梭过松涛翠柏,注视着定天派宽阔的广场,华丽的屋宇,以及兴奋的三五成群,聚扎成堆的新晋弟子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有种奇异的色彩,似是忧伤,似是怀念,似是感慨,仿佛要将这定天派的一切,都深深的看进心里。

    风声愈急,他眼中的幽邃也就越深沉,犹如遗世而独立。在他身旁,围拢了一群原破月派的弟子。他们都自觉的保持着安静,没有人敢打扰他的缅怀。

    宽敞的兜帽在劲风中隐隐被掀开一角,露出的是一张棱角分明,即使只是这仓促一现,也精致得足以令人窒息的面庞。只是在他的脸上,除了往日那横冲直撞,唯我独尊的傲气,不知何时已经多了几分沧桑。

    破月派弟子群中终于有人开口了:“老大您真的要走么?留下来吧!”

    能当得起他们称上这一句“老大”的,除了昔日破月派的首席精英弟子,“血罗刹”罗帝星之外,再无旁人。

    罗帝星渐渐从定天派的广场上收回了视线,目光转而遥望向未知的远方:“留在这里,就算叶朔不杀我,难道要我留在他的地盘,受他庇护么?”

    还不等其余弟子再开口劝阻,罗帝星已是缓缓的转过了身,清淡的声音悠悠飘散在远风中。

    “我要一个人去远行,到更广阔的天地中去历练自己。终有一日,我会以胜利者的身份,重新回到这片属于我的土地。”

    暗暗握紧了拳头,没有开口的,是一句藏在心底的话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的仇,我也一定会替你报……!”

    独自离开,这是罗帝星很早就打算好的。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就算他再恨叶朔,但以敌我双方的实力差距,他也已经不会再冲动的去找对方拼命了。这一次的惨败,似乎终于让他学会了成熟。

    只是在此之前,他必须要先确定如果叶朔找不到他,是否会转而去向他的家人下手。因此这几个月他都逗留在定天山脉一带,身穿兜帽,行色匆匆。明知道叶朔已经对自己下了追杀令,但他还是冒险蛰伏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他也从不敢出现在家人面前,他不想让他们知道,自己现在是要被别人追杀得落荒而逃。那样他们一定会担心,或者会要求跟自己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,在他自身都难保的情况下,他没有信心再去保护家人。尤其是,小星现在还那么小,父亲的身体又一向都不太好,他不可能让他们陪着自己一起去过逃亡生活。

    只要没有人知道自己和他们的关系,他们就是与世无争的一家人,不会有人去找他们的麻烦。等将来自己足够强大了,一定会再回来保护他们的。

    虽然叶朔放过了他的家人,让他松了一口气,但他对叶朔的恨意,却绝不会因此而减少半分。就像尽管小星这次帮了他一个大忙,但他对自己的恨意,也同样不会因此而减少半分一样。

    罗帝星正出神间,林凯轩忽然“扑通”一声跪了下来,大声道:“老大,您永远是我们老大!”

    他这一跪,破月派其他的弟子也紧跟着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这是干什么?”罗帝星皱了皱眉。在一众弟子崇敬的目光注视下,最终无奈的轻叹一声,扶起了林凯轩,认真的道:“要当我的小弟,首先一条,就是不要自轻于人,听懂了么?”

    林凯轩猛点头,其余破月派弟子也是一脸的感动。直到罗帝星已经远远离开,人群中忽然有两道身影紧紧的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罗师兄,以后就让我们跟在你身边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什么都会干!什么粗活累活,以后都交给我们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知道你们这份心意就够了,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听到没有,付莫生,让你回去呢!”

    “那明明是让师姐你回去好不好!我这么听话,罗师兄一定不会抛弃我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说过不要再跟着我了!”

    “罗师兄,不要这么嫌弃我们嘛。以后旅途寂寞,我们可以陪你说话解闷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罗师兄,我们一定会保护好你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