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9章 八方笼络
    定天派的各项建设工作逐步走上正轨后,叶朔也就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在了对邻里乡亲的动员中,只是成果总不大尽如人意。

    这一天,叶朔索性在山脚下选了一块空地,搭起一张台子,将十里八乡的村民都聚集了过来。

    到场的不止有各家的长辈,往日曾在定天山脉修炼过的门人子弟也在其中。全场一片喧哗。

    面对着这些或熟悉,或陌生的面孔,叶朔声情并茂的开始了自己的演讲。但这将近半个时辰,无论他再三强调修炼的重要性,以及从各方面担保了新生定天派的安全制度,台下的父母眼中仍是透着深深的不信任。

    就连他们时不时的交头接耳,也是在交换着对自己的质疑。于是原本态度坚决的更加坚决,另一部分在子女连日的哀求下,刚刚有所动摇的父母,一听到旁人一本正经传开的小道消息,想到诸般隐患不可忽视,也都一个接一个的摇起了头。

    又过不久,台下渐渐有吃剩的烂菜叶砸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再说了!就算给你说出花来,我们也不会再把孩子送到你那里去的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日等你同样为人父母,再思考一下,你是否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进一个必死之地?”

    叶朔不避不闪,任由这些情绪激动的父母一番发泄过后,体表灵力才微微一震,将满身的菜叶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“我理解大家关切子女的心情。但还请各位听我一言,在这灵界大陆上,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,就没有生存的基础。今天不加入修炼门派,也许你可以暂时活得更久一些,但往后如有强敌来袭,哪怕仅仅是一群土匪,在手无缚鸡之力的情况下,你们也唯有任人宰割!

    各位仔细想一想,究竟是保得一时之全,还是把眼光放得更高一些,为你们的将来求得一个更长远的保障?”

    这番话一说,台下父母们的情绪顿时更激动了。

    “多活几年总也好过现在就死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们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,何时见过有土匪进犯?你这是在诅咒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,就应该报官把他抓起来,也免得再祸害其他人!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引起了众人的一致响应。

    叶朔叹了口气,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:“邪世帝尊即将降临人间,乱世将至,各大势力一定也会变得更加疯狂,到时候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。从前没有出现过的,不代表今后就不会出现。从前出现过的,并不代表今后就一定会重蹈覆辙。

    人活着,本来就是时时刻刻都处在危险之中,逃避危险并不能让我们真正避免危险,提升自己的实力,让自己真正具有迎击一切危险的能力,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!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相信没有哪个父母会不为孩子着想,那为什么你们不愿意听听子女自己的意见呢?问问他们,到底是想要修炼,还是在山野间当一辈子的庄稼汉?”

    “同样的年龄,大家本来应该是平等的。但是在其他人都在选择提升自己,变得更加强大的时候,他们却只能在这里虚度光阴。

    也许他们本来有着上等的修炼资质,并不比那些世家子弟差过多少,可你们却选择荒废他们的天赋。将来走到外面,他们始终都会抬不起头,会被那些他们原本可以踩在脚底的人鄙视,被所有人戳脊梁骨,难道这是你们所希望看到的吗?”

    最初,人群中还会时而传出几声“我家孩子的人生我为他做主就行了”,但渐渐的,这样的议论声轻了,也许是这些父母终于开始重新思考起了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同样是人,为什么有些人可以生活在大城镇里,住的是豪宅大院,吃的是山珍海味,而我们,就只能祖祖辈辈生活在这样的小乡村里,日常的每一分花销都要斤斤计较,就连到街上买菜,都会被黑心商家趁机多加个几文钱?就是因为我们不够强大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各位当初为何没有选择修炼,是条件所限,还是吃不起苦,自甘放弃?大家反思一下这些年的生活,你们觉得过得舒服么?开心么?大半辈子都这样苦过来了,难道你们就希望自己的孩子,将来也走上这样的老路吗?”

    “国内的修灵门派,的确不止我定天派一家,但是除了定天派,不会有人愿意接收这些从乡野间走出去的弟子。这是为什么?就因为我们整体的弱小已经在他们眼里定了型,他们看不起你们,同样的也看不起你们的子女。在目前,加入定天派是大家唯一的选择。

    但我可以担保,将来若是门派强大了,可以洗刷在那些宗门眼中的固有印象了,我不介意让定天派成为你们修炼的一个中转站,你随时都可以改投别派。但是门派的强大,需要我们共同去努力。而我们的尊严,需要我们自己去争取!”

    在叶朔的呼声中,越来越多的父母脸上现出了犹豫。但仍是有人叫道:“空口无凭!你现在既是为了招揽生源,当然要拼命往你们定天派脸上贴金啊!现在好的坏的都只有你的一句话,让我们怎么相信你?

    其余父母一听有理,登时又七嘴八舌的附和起来,嚷着要叶朔“拿出证据”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,的确拿不出可靠的证据。”叶朔淡淡一笑,在一众父母正要再次抗议时,又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所以一切就用事实来说话吧。我会在这里停留数月,定天派的整个发展过程,也会完全公开、透明化,各位若是不放心,随时可以前来参观。

    数月之后,我相信定天派无论是门派的规模,还是弟子的整体素质,一定都会和今天大不一样。如果你们对到时所取得的成绩还满意的话,希望可以考虑我的提议,让子女重新回山修炼。”

    台下的父母又是一番商议后,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:“那我们就先相信你一次。不过别高兴得太早,我们可还什么都没答应呢。一切看你到时候拿出来的成绩再说话。”

    喧哗的人群最外围,一个约莫只有四、五岁的小男孩正努力的踮着脚,想要看清人们关注的焦点。对于一个哪里有热闹都要凑的小孩子,叶朔方才说的那番话,虽然他也听了个大概,但具体内容完全是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既没有人表演打架,也没有人来唱戏,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围着看呢?小男孩咬着手指头,很快就失去了兴趣。

    但想到现在回家,一定又会被父亲逼着念书识字,那还不如先在这里多待一会儿。于是他就在人群中灵活的穿梭着,时而是拔下几根老汉的胡子,时而是把相邻两人的鞋子系在一起,玩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就在这样随意的游玩中,小男孩终于从叶朔的长篇大论中听到了几个熟悉的字眼。而这也让他空前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“定天……定天……定天山脉很好啊,我哥哥就是定天山脉的,他好厉害好厉害,加入那里不会亏啦!”

    这一声稚嫩的童音,倒是引得不少人大为侧目,连叶朔也好奇的望了过去。不管怎么样,肯在这种时候为他帮腔的就是他的小盟友,叶朔还是相当感激的。

    “小弟弟,过来,愿不愿意站到台上来跟大家说说,你所了解的定天山脉啊?”在拥挤的人群中轻易的找到了那个孩子,叶朔蹲下身,亲切的朝他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那小男孩的性格似乎很活泼,在这样的场面下也丝毫不怕生,不怯场,当即响亮的应了一声,就蹦蹦跳跳的跑上了台。

    “我哥哥……”小男孩奶声奶气的说了起来。虽然他说了半天,都是围绕着他的哥哥,但因为这孩子的相貌实在可爱,围观的父母倒也不觉无聊,都是饶有兴致的听着他说。

    叶朔站在他身旁,听得就有些哭笑不得了。在那小男孩说到哥哥如何教自己修炼时,叶朔用灵魂力量随意在他身上扫了一下,这一扫却是令他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小弟弟。”在那小男孩的叙述终于告一段落时,叶朔摸了摸他的头,“我观察到,你似乎已经有了一定的修炼基础,都是你哥哥教你的么?那,你哥哥都教过你什么,愿不愿意在这里给大家表演一下?”

    如果这孩子表演得好,正便于让围观的父母看到,定天山脉的修炼是何等见效。不仅能培养出一个优秀的弟子,就连他的家人也可以沾他的光,小小年纪就身手出众。这样一来对定天派招收弟子,一定就可以起到一个很好的宣传效果。

    那小男孩爽快的点了点头,道:“哥哥教过我很多,不过我打得最好的是一套拳法,哥哥也夸过我打得好。那我就表演……表演拳法!”

    叶朔笑着点了点头。那小男孩很快就拉开架势,每一拳,每一腿,虽然挥出时还欠缺些力道,但方位已是控制得相当刁钻,一看就是平常练熟了的。

    在场大部分的父母虽然不通武艺,但一点基本的眼力还是有的。这套拳法确实挺有造诣,如果换成一个成年人来打,应该会更加威风。也就是这样,他们最初还是抱着看小孩子玩闹的心思,渐渐的倒真有些被这一套拳法吸引了进去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定天山脉幸存下的弟子,最初对一个小男孩的大言不惭还是不屑的。他们就是想看看对方绵软无力的动作,顺便再多给他挑几处毛病,以证实小孩子不过就是小孩子。

    但看到后面,即使是最骄傲的弟子都收起了轻视之心,有不少人暗暗反省,就算是自己这样当众演武,也未必能打得比他更标准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招式不单单是好看,更多的还是实用,破绽既少,每次出手必攻敌之不得不救,甚至不用等他长大,只说等他把这套拳法真正练熟了,就连他们自己都未必对付得了这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叶朔也是目不转睛的看着。最初他还只是单纯的喜悦,想到这样一来,那些父母对定天山脉的偏见必然可以改善许多。但看着看着,他却是觉得这拳法仿佛很熟悉,他应该是见过有人在他面前施展过的……

    但当他全神贯注,想看出更多东西的时候,这小男孩的拳路偏偏是空具其形。领悟不到拳法的精髓,意境终究是天差地别,叶朔也很难从中有所启发,和记忆里的那个人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一套长拳舞毕,博得满场喝彩。那小男孩也难得的有些害羞起来,挠了挠后脑勺,忽然似模似样的鞠了一躬,用软软的童音道:“希望大家支持我哥哥,支持定天山脉。等我到了适合的年龄,就会报名加入那里的。”

    那小男孩话音刚落,叶朔正想趁热打铁,人群中东一处、西一处,忽然有大量不知名的小孩子欢声高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星要加入的话我们也要加入!”

    “对啊!小星的哥哥是真的很厉害啊!”

    “爹,等我到了适合的年纪,也带我去报名好不好,我想跟小星一起修炼!”

    这些本是同样被父母带来看热闹,对定天派的发展毫不关心的低龄孩童,却在那小男孩表态后,尽管根本还不明白进入门派的意义,也都纷纷缠着父母要求报名。

    被自家的孩子苦缠不过,何况刚才那小男孩的拳法也确实是连他们自己都赞叹不已,父母们一个个最终都含含糊糊的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风向一变,那些起先不敢说话的少年弟子也趁机劝说起了父母。看着孩子可怜巴巴的眼神,再看着另一边得到允许,已经欢呼起来的幼童们,一对对父母们对视了几眼,相继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此时要说全场最开心的就是叶朔了。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竟会进展得这么顺利,那些父母本来还在说着要考虑,要看到成绩之后再决定,现在看来,考虑那一关是省下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兴奋之余他也难免苦笑。自己费尽了口舌,摆事实讲道理,苦口婆心的讲了一大通,甚至连宫天影写给他的标准稿都用上了,竟然还及不上一个小孩子随口的几句话。看来这孩子在乡里,倒还是一个孩子王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过从这一点,叶朔也看出了表率的重要性。此时他已经在暗暗思考,日后定天派正式开始授业,一定要尽快培养出几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弟子,他们对门派首先就是一面金字招牌,也将是日后招收弟子时,最好的代言人。

    “小弟弟,能不能告诉我,你的哥哥是谁啊?”这也是叶朔最好奇的一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的哥哥真的那么优秀,自己没有理由不认识。但是这定天山脉如今剩下来的弟子中……似乎找不出能对得上号的啊?

    小星扑闪着天真的大眼睛,提到哥哥总是让他兴奋:“我哥哥他叫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星啊,你这个孩子真是不听话,作业还没完成,怎么又跑出来看热闹了!”人群中忽然挤出一个老汉,几步蹿上台,拉起小星就走:“你哥哥不是也说过,让你不要随便往人多的地方凑吗?快,跟我回家!”

    如果说小星刚刚还是一个孩子王,现在被父亲牵着手的他,就是一个十足的乖宝宝。老老实实的迈着步伐,已经完全看不出片刻前打拳时的意气风发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走出人群,仍能听到旁观者的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“罗老哥啊,你真是福气好,两个儿子都这么有本事!”

    那老汉完全就是一个憨厚的庄稼汉,对旁人的夸奖并不知如何作答。只是听到别人夸他儿子,他就咧着没牙的嘴,习惯性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姓氏……还有那个孩子的名字……”台上的叶朔如遭雷击。有些之前想不通的,被缓缓的连接在了一起……似乎,他知道那个孩子到底是谁了……!

    身形一闪,叶朔已经出现在了小星父子面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