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84.第484章 落定
    “那好,吩咐下去,把所有被阮石施加了灵魂控制的人,都给我统一带到这里集中。 ”

    碎星派的效率倒也很高,仅是短短片刻,广场上就黑压压的挤满了大片的人群。这里有长老,也有普通的弟子,能够同时操控这么多人,不得不说阮石还是很大手笔的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我会用魂之力笼罩你们所有人的灵魂。希望各位不要抵抗,否则我会让他直接灵魂湮灭。”叶朔依旧是面无表情,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,但越是这样,也就越令人心惊。

    在宫天影和司徒煜城的注视下,一层稀薄的灵魂之力开始从叶朔头顶升起,如同无边的浓雾般朝着人群蔓延,很快已经遍布到了每一人周身。最初这些碎星派人众还是惊疑不定,但或许是体内并没有感到什么异状,这也令他们的表情稍稍松弛了下来。

    又过数息,那层原本是纯净的灵魂之力,在几个人体内的颜色忽然悄悄发生了变化,转为了一种浓烟般的暗灰色。这种异变的颜色不断增加,且排布毫无规律。但就整体而言,颜色变化的已是占了绝大多数。

    当所有显现的颜色再无动荡后,那些魂之力发生转化的人体内,突兀的闪过了一道暗绿色的幽魂状物,有如灵魂离体。这状态虽然仅得一瞬,仍是令旁观的两人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随着灵魂力量被叶朔再度收回,广场上有些人依然是好端端的站立着,但在他们身旁,却也悄无声息的倒下了一大片。倒下的无一例外,都是魂之力产生过变化的长老和弟子。在众人试探鼻息之后,证实他们都已经停止了呼吸。

    顿时,还站着的所有人再次惶恐不安起来。谁也不知道他们为何会死,不知道自己为何还能活着,更不知在下一刻,自己会不会同样像他们一样倒下去死掉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用紧张。”在还活着的人惊恐的面面相觑时,叶朔淡淡的开口了,“刚才的测试,只是检测一下各位的灵魂本质。有些人的内心早就肮脏不堪,连灵魂里都带上了黑暗,就算让他自由选择,想来他也定会由于利益的驱使,向我玄天派出手,与是不是灵魂奴仆无关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内心尚还纯净的,本性中留有善根待寻的,我已经为你们解除了灵魂控制。从今以后,你们的生死就不会再和阮石相连了。”

    灵魂中去除了枷锁的畅快,自然就属广场上的这群人感受最深。叶朔并没有骗他们。从今以后,他们终于不用再夹着尾巴做人,一边憎恨着契约主人,一边又要整日为他的生死担惊受怕了。

    突来的狂喜令他们没口子的对叶朔千恩万谢。只是再一想到他刚刚眼也不眨的杀死了自己的众多同门,这份谢意中难免又会掺杂上几分其他的东西,令他们自己也觉得怪异不已。

    叶朔对此只是报以一笑。这些人的双重心思他又岂会不知,不过旁人要怎么看待自己,对他来说早就无所谓了。如果他们有什么想法,只要始终放在心里,他也乐得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一面转向宫天影二人,淡淡解释道:“就算是碎星派,也并非所有人都是大奸大恶。所以我就给他们一个机会,能否把握得住,那就看他们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宫天影好一会儿才从这大面积的死亡中回过神来。虽说他早已见惯了死亡,但这检测内心本质,同时对特定人群直接加以灵魂灭杀的手段,还是令他震惊不已。魂师……真的是一个很特殊的职业啊。

    “不过叶师弟,你现在不也同样可以操纵亡灵么?”直到三人走出一段路后,宫天影才忍不住向叶朔询问道,“那么为何不将那些恶人的灵魂收为己用,而要彻底歼灭呢?如果真能将这一股资源培养起来,想必也能成为一批不弱的战力。”

    叶朔的每一步依然沉稳,背后的广场众人渐渐被越拉越远,在风里只剩下了一幅模糊的剪影。而他缓缓吐出的声音,却是冷漠得令人心底发寒。

    “那些都是屠杀我玄天派的罪人……真要控制他们战斗,我还嫌脏了手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撑开沉重的眼皮,望着灰蒙蒙的天花板,数月来的一幕幕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记忆中。

    摆脱了黑暗之羽的压迫,也可以让墨凉城更冷静的去思考问题。很多他从前觉得理所当然的,在昏黑的回放隧道中,却是沾染了一层层无法剥离的罪恶。这份罪孽令他心颤,更令他心惊。

    过去的几个月,我到底在做些什么呢?

    当初的自己在玄天派肆意杀戮,钩爪划过了一具又一具无辜的身体,温热的鲜血溅满周身,时至今日,早已化为了刻骨的冰凉。

    我……害死过那么多的人。我身上的罪,再也洗不干净了……

    虽然我的初衷仅仅是保护自己的家庭,可是我又凭什么,毁掉了那么多个家庭……

    即使盖着一层厚厚的棉被,墨凉城仍是感到全身直发冷。他觉得自己就像躺在一具冰窟里。无边的冷意,如同密密麻麻的钢针般侵蚀着他的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是啊,曾经的我全靠那一层恨意撑持着。当恨意也没有了,我还剩下什么呢?

    手腕前是空荡荡的,墨凉城费了好大一阵力才坐起身,抬起双臂,凝视着那取代了双手的绷带。这上面曾经是染满了鲜血的,只是那并不是我的血,而是好多好多人的……想着不由得再次悲从中来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啊?”当墨孤城结束了修炼,再次回到房间中时,看到的就是弟弟泪流满面的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墨凉城很清楚,如果不是受到黑暗之羽的侵蚀,以他的心性,当初绝对不会只因为师父的几句话,就疯狂的要去杀了叶朔。更不会在双手受创后,失去理智的要拿整个玄天派的性命,来填自己的悲剧。

    但就算一切的恶果,起源都是黑暗之羽,实际上他也只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。但他究竟是亲手造下了那么多的罪孽,那么多人因他而死,这样的自己,还能说是完全无辜么?

    怪不得哥哥总是骂自己蠢,被师父利用了这么久,还一心爱戴着师父的自己,和他曾嘲笑过的,被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,又有什么两样?

    墨孤城也知道驱除黑暗之羽后,当墨凉城重新审视自己,他的情绪必然会产生大幅度的波动。原本他还想着好言好语的安慰几句,但一看见弟弟这满脸的泪痕,在他眼里,眼泪一向都只是弱者的象征,是他们不思进取,一味博取同情的工具。这就令他的目光再次带上了嫌恶。

    “动不动就哭,你这是跟谁学的?墨家不需要这么没出息的子孙!”

    墨凉城咬了咬嘴唇,深深的埋下头,在棉被上擦干了自己的眼泪。其后虽然他的声音仍是隐带哽咽,但却是遵照着哥哥的吩咐,极力压抑哭音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因为自己的任性,伤害了好多人。我甚至觉得自己身上背负着整个玄天派的人命!以后,我要怎么背着这笔血债活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墨孤城神情依旧冷漠:“没有关系。那些人会死,只是因为他们技不如人。弱者死就死了,你今日不杀他们,异日他们同样可能死在别人手上。这就是弱者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会轻易动手杀人,但墨孤城对弱者一直都抱着一种最深的鄙视。在他看来,那些技不如人者死不足惜。

    这虽是他的论点,却不是墨凉城的理念。听过这番话,床上将自己裹成粽子的他低垂下头,默默抱紧了棉被中的双膝。现在的他,也已经是哥哥眼里的弱者了,一个再也不能修炼的废人,又怎么可能再向哥哥提出任何要求……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朋友,他的性格比较偏激,我也……不想让他再为我错下去了。”沉默良久,墨凉城闷闷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朋友?就是那个说话不懂礼貌的小子?”墨孤城想起先前的那一通传讯,面容登时又凭空冷下几分,“以后少交那种不三不四的朋友,只会带坏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就算再不懂礼貌,他也是我的朋友啊。”墨凉城想到当初在焚天派,两人许下诺言的那一幕,心中又是一阵绞痛,“如果他为了帮我报仇,受了伤,甚至死了的话,我真的觉得很对不起他。”

    之前受到黑暗之羽的影响,罗帝星每次说起报仇,墨凉城从来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。杀了叶朔,在他眼里是理所应当。但如今想来,从向救命恩人出手的那一刻就是他自作孽,根本就没有人真正该死。他又怎么能让其他人为了一个错误,再赔上性命?

    目光慌乱的在桌上搜寻着,试图找到自己的传音玉简。他很想立刻传讯告诉罗帝星,以后不要再受自己的仇恨牵绊了,只要按照他喜欢的方式生活下去就好了。如果不是由自己亲口跟他说的话,他为人那么认死理,一定会一直钻牛角尖下去的……

    墨孤城顺着他的目光朝桌上扫了一眼,冷冷道:“他的命他自己负责,你不用操心。”沉默了一下,又难得的补充了一句:“年轻人做事,都是凭着一时冲动,只要你今后都不要再联系他,你看他这份热度还能维持多久?”

    虽然依旧是训诫的口气,但从话意听来,竟是以劝慰居多。

    墨凉城的心结,似乎也在这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中打开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也许吧,如果没认识过我,或许对他反而会比较好……”

    墨孤城略一点头,话说到这个份上,在他看来也就够了。“嗯,你收拾一下,咱们立刻赶路。”

    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,墨凉城终于鼓足勇气拉住了他:“哥哥,搬回家住好不好?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,父亲一定很需要你啊!”

    墨孤城扫了一眼搭在自己袍袖上的断腕,那绷带此刻是一种刺眼的惨白。皱了皱眉,冷漠的将袖管抽出:“这件事不要再提。”

    望着大步而去的哥哥,墨凉城脆弱的软倒在床上,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又全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潜夜派,又是一片大战来临前的惨象。

    说起来最倒霉的也就是潜夜派。当初焚天派即将发动全面战争时,是他们人心惶惶。现在玄天派的幸存者杀回来报仇,却还是轮到他们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同样的绝望经历了两次,潜夜派大部分的弟子都已经麻木了。不管怎样,是他们自己站错了边。而战争中站错边的后果,往往就只有死……

    掌门大殿中,常夜白也和此前各大门派的掌门一般,在看到叶朔出现的时候,就已经明白了等待着自己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唉,当初我倒戈焚天派,千防万防,就是担心会发生这样的事。没有想到我最害怕的一天,到底还是来了……”望着面前的笔墨,常夜白苍凉苦笑。

    叶朔对她毫不同情,冷冷的道: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呢。”

    在他这淡然宣判生死的口气下,常夜白忽然激动起来:“那又如何?我们这些小门小派还有选择的权利吗?当初幻光派倒是全心为你们出力,最后呢,还不是落得了一个满门尽灭的下场?就算你现在可以回来为他们伸冤复仇,但逝者已逝,阳间的一切荣耀他们还享得到吗?想活下去又有什么错?”

    连喘了几大口气,重新平静下来的常夜白露出了一个更悲凉的笑容,“我虽然是叛徒,到底还是比他们多活了这一段时间,也算是赚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冷冷的俯视着她:“如果你只是像流影派一样两不相帮,或许我还不会这么恨你。但你临阵倒戈,让我玄天派在措手不及之下急剧失利,在我眼里,你的罪过,比虚无极更重。”

    焚天同盟和潜夜派,叶朔最恨的的确是潜夜派。如果虚无极还勉强可以算作枭雄,破月派和碎星派是他一如既往的走狗,那么潜夜派,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卑鄙小人。

    何况如果不是潜夜派临时反水,在玄天派毫不设防之下击伤了他们的最强者,就算虚无极集三派之力,最后的胜负也还很难说。

    至于流影派,那场战斗,流影派活下来的人的确是最多的。

    以掌门为首,大部分的弟子都没有参与正面战斗,他们一直都在做逃兵。战后,这些幸存者就回答了各自的村落,重新拿起锄头种地,过上了与他们的祖辈相同的生活。

    虽然说来同样可耻,但谁都没资格强迫他人为自己送命。叶朔并不会因为他们的贪生怕死就怪罪对方,相反的,曾经玄天派的友军还可以有那么多人活下来,没有被卷入那一股覆灭的浪潮,在叶朔事后得知的时候还是欣慰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