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83.第483章 初次交锋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传讯刚一接通,玉简对面响起的就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。 那不属于自己所认得的任何一个人。且那声音极端的冰冷,没有任何人类应该拥有的正常感情。

    罗帝星脑中直发怔,当场反问道:“你又是谁啊?!”

    也难怪他会吃惊。玉简对修灵者而言,通常都是随身携带。如果不是主人出了意外,又怎么会轮到旁人代为接听?

    对面回答得很快:“你不用管我是谁。不回答就挂了吧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急了,也顾不得计较此人的态度,所有的问题一股脑的丢了过去:“等等!你是叶朔那边的人?还是?墨凉城他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玉简的另一端,墨孤城的神情同样不悦。

    从前在乾元宗,上至宗主,下至同门,哪个不是对他客客气气,现在有人竟敢一上来就是一副质问的口气?这些小地方出来的人,素质果然都不怎么样,难怪墨凉城和他们待在一起,越待越蠢。

    “叶朔?我不认得。至于你问的人,他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和墨凉城有关,再加上这种傲到没边的口气,罗帝星脑中忽然闪现出一个人来,脱口道:“喂,难道说你是!你是墨孤城么?你是他那个不肯回家的哥哥么?”

    客栈中,墨孤城面无表情的切断了传讯。厌恶的目光朝着床头一扫。

    这些家事,他在外面到底跟多少人说过?真是不嫌丢人现眼!

    罗帝星瞪着手中熄灭的玉简,显然是没想到对方这么难伺候,当真是说挂就挂。但很快他就锲而不舍的再次拨了回去。

    同样瞪着再次响起的传讯,墨孤城一忍再忍,终于还是接了起来:“你有完没完?”

    罗帝星确定了他的身份,这次一口气道:“墨孤城,你知道你弟弟一直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仰望你么?他为了得到你的认可……”

    墨孤城冷冷打断:“这些我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因为你!!他根本就不会来到定天山脉!!那也就不用遭到这场无妄之灾了!!你怎么能这么冷漠?!他伤成这样,你也是有责任的你知道吗?!”

    罗帝星每一句话都是在吼,除了叶朔,他已经很久没对一个人动这么大的火气了。当初在墨凉城的叙述中他就觉得这个人很麻烦,没想到那段叙述其实还是严重美化了他,对方的真人远比传说中麻烦一百倍!

    而他这段义愤填膺的控诉,换来的答复就是一句:“随便你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停了一停,墨孤城再次扫了熟睡的弟弟一眼,难得的又多加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看在你这么关心他的份上,我就一次跟你说清楚。他没事,我现在准备带着他回家,把他送到他父亲身边去,到时候他们自然会请最好的医师来救他,这样你满意了么?”

    整段话,他的语气全程平静得像是在谈论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“还有,我不管你是谁,以后不要再打扰我弟弟了。他会变成今天这样,多半也是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朋友教唆他报仇才造成的吧。如果你还希望他好好活下去,就不要再管他的事了。管好你自己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墨孤城再不等对方的答复,再次注入一道灵力后,就将失去光芒的玉简重新扔回了桌上。

    另一边,罗帝星只看到玉简中爆开了一团白光,接着对面的声音就再也听不到了。屏幕上跳出的是“通讯失败”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“……算了,只要他没事就好了。”对方竟然第二次把传讯挂了,如果还要再给那个冰山回拨第三次,罗帝星自己都觉得是自找不痛快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知道墨凉城现在是和他的哥哥在一起,而且他们正在回家,那至少,路上应该是不会再遇到什么危险了。以他们家的财力,他回到那边治疗,怎么说也比待在定天山脉好得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退出传讯的时候,罗帝星忽然发现,通讯名单中墨凉城原本占据的那一行,现在已经完全消失了。而之前与他上下相邻的两个名字,如今则紧贴到了一起,并且任他翻遍通讯录,都再也找不到墨凉城了。

    灵魂烙印消失了!罗帝星出了很久的神。竟然可以逆向抹除灵魂烙印,那个墨孤城的实力,果然很强大!

    但是,对方做得也真是够绝的……这样一来,除非他将来修炼到足以让墨家正视的地步,否则他就再也联络不到墨凉城了。

    算了,这样也好……短暂的失落后,罗帝星就看开了。那么从今以后,自己就更加可以心无旁骛的去修炼……等到走上巅峰的时候,再重新去找他庆贺吧。

    只是一想到刚才对方话里话外,简直把自己鄙视成蝼蚁的口气,罗帝星就暗暗下定了决心。不仅为了墨凉城,现在更是为了自己,这个人,都一定要超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焚天派又是默默触目伤怀半晌,罗帝星就起身回到了破月派。

    一踏进山门,入眼的又是那遍地的鲜血和尸体。这熟悉的一幕,让罗帝星立刻就明白这里刚刚发生过什么。而造成这一切的那个凶手……现在应该还在这里!

    抬眼望去,掌门大殿前,一个身影也在同时缓步踏出,身上缠绕着不弱于他的死气。

    “罗帝星,我等你很久了!”

    这两人互相都是恨不得把对方碎尸万段,恨意积压日久,如今更是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,无须更多言语,只一个照面,两人已经各挺兵器,斗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数月以来,罗帝星一直刻苦修炼,对于击杀叶朔,原本他很有信心。直到亲眼见了焚天派的灭门惨状,让他不得不稍稍加上几分慎重。不过终究是一个曾经和自己相差无几的对手,即便现在变得难缠了一些,但就算是再次拼到两败俱伤,就算是险胜,他也一定要耗死敌人!

    这是罗帝星最开始的打算。但随着战局展开,他很快就意识到,自己竟然始终都在被叶朔压着打。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,就连防御都是手忙脚乱。虽然他最擅长的是不要命式攻击,但当两方的实力差距过大时,他就算再怎么拼命,也挡不住对方的随手一击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……罗帝星越战越绝望。一次落后,难道就永远落后了吗?他……他到底是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的……当初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,他还可以和对方拼得两败俱伤,但现在,对方却是随时随地就能要了他的性命!

    当初在天澜秘境,如果我稍稍认真一点,应该是可以杀了他的……为什么,我竟然放任了一个这么危险的人物成长起来……

    又是一刀狠狠从胸前划过,罗帝星急怒下抬手捏诀:“时间!”

    时间凝固了,然而罗帝星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,就看到对面的叶朔露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容。接着,凝固的时间骤然破裂,叶朔的一刀已经砍到了眼前……

    “时间和空间,向来都是强者为尊。以你那个水准的时间秘法,是冻结不了我的空间的。”

    叶朔的神情越冷静,燃烧在他心头复仇的火焰也就越旺盛。每次只要一想到罗帝星,他就会同样想起师父的头颅在眼前落地的那一幕……这也令他长期被噩梦折磨。如今,再次见到这个弑师仇家,终于是让他有机会一雪前耻了!

    对罗帝星,叶朔可说是恨之入骨。也因此他一早就和宫天影等人说好,这一战让他单打独斗。对于当时的场面,两人虽未亲见,却也完全可以想见叶朔的仇恨之深,此时自然没有人会和他争。

    又战几个回合,叶朔越打越狠,罗帝星的防御则是越来越无力。现在笼罩着他的,已经不是战败的耻辱,而是一层死亡的恐惧了……

    会死吗?不……我怎么能死……我怎么能死在这里,怎么能死在这个小子手里……!

    整场战斗中,罗帝星不断被逼得步步后退,一路退过了长长的广场。而现在在他身后是一堵墙,他已经没有退路了。

    叶朔眼中火光大盛,这一刻他完全化作了一只嗜血的凶兽,即将手刃仇敌的畅快感令他热血沸腾,狠狠提起长刀,对着面前已经走到绝路的敌人狠狠劈下。

    就是这一刀……结束吧!

    师父,我终于要为你报仇了!

    罗帝星眼中几度闪烁,望着漫天弥漫的刀光,他终是扬手一展,掌心中已经多出了一片古旧的符纸。

    这还是阮石当初专程来破月派向他示警的时候留下的,那时他还认为自己绝对不会做落荒而逃的蠢事,认为他给自己这个东西是侮辱……却不成想,到头来,他竟然还要靠这个东西保命……

    在刀光即将临体的瞬间,罗帝星咬牙切齿的将符纸狠狠捏碎……

    环绕着他周身,立时旋开了一层空间乱流。而他的身形也在这阵错乱的光华中扭曲着,旋转着,彻底的消失在了空间之中。

    叶朔全力的一刀劈了个空,刀锋掠过空间乱流,重重的砸上了地面。着力处登时炸开一道数丈长的深沟,两侧遍布着一层层蛛网状的狭长裂纹,足见这一击力道之甚。

    宫天影和司徒煜城远远看着,虽然他们份属同盟,此时却也不禁为叶朔爆发的恨意而暗暗心惊。

    最终,叶朔一拳砸在了罗帝星消失处的墙壁上。低沉如受伤野兽般的闷吼,也在这一刻回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不久后的碎星派。

    “还要我们说什么?掌门已经撩挑子跑了,烂摊子就全丢给了我们这些底下人来背!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里所有人都是阮石长老的灵魂奴仆,受契约所限,不可能说出他们父子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如果真让你们杀了阮石长老,我们也一样会死!”

    “你们就行行好饶了我们吧,我们受他灵魂操控,所行哪有自主,就算是曾经到玄天派杀人造孽,那也是他们逼着我们干的啊!”

    望着面前这群七嘴八舌抱怨着的碎星派长老,司徒煜城淡淡开口道:“他们虽然不肯说,但那阮威父子还能跑到哪里去?一定是投奔他们的后台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洛家……”一个名字被叶朔咬牙切齿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进入致远学院后,他对邑西国的各方家族,以及许多隐藏势力也有了充分的了解,其中就包括洛家。现在他已经可以肯定,阮石当初一手挑唆定天山脉分裂,这背后一定就是来自洛家的指使。也就是说,玄天派的灭门仇人,同样也要算上洛家一个。

    作为黑市的上级,洛家的确是家大业大,而且他们在这邑西国称霸多年,背后一定还埋藏着不少鲜为人知的暗手。即使叶朔现在的实力已经足以一统定天山脉,但对于洛家,他却是很清楚的知道,现在还不到正式对他们动手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忍一忍吧。正所谓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叶朔现在已经不会为了一时冲动,就去打无准备之仗。不过这个仇,他绝对不会忘!

    并且根据他最新的了解,洛家跟九幽殿似乎也有着一定的关系,应该算是他们的多重下辖之后的一个下辖小势力。虽然对九幽殿可说完全是微不足道,但能多铲除敌人的一点势力网,总也还是好的。

    此前在破月派,叶朔在最后的关头功亏一篑,眼睁睁看着罗帝星在面前逃走,当时宫天影和司徒煜城都很担心他的状况,甚至主动提出替他在附近搜寻。

    冲动之下,叶朔确实很想暂时抛开其他门派,先一心一意的去把这个大仇人找出来再说。但他很快也就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毕竟不知道那符纸的传送距离,邑西国的范围这么大,真要找一个人,那得找到什么时候去?为免夜长梦多,还是先把近在眼前的几个仇家解决了吧。至于罗帝星,叶朔就不相信以后都找不到他!

    当几人来到碎星派的时候,叶朔就已经把精力都集中在了这里。看着他镇定的穿堂过室,询问着在场的长老,在他身上,已经完全看不出刚刚放跑一个大仇家的不甘了。这份心理素质,即使是宫天影和司徒煜城都自叹弗如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