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79.第479章 走火入魔
    “邢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墨凉城不知何时已经怔怔站在了邢树珉的尸首旁,那对时刻都宣泄着凶残战意的钩爪,此时无助的垂在身前。他的双眼之中,有种彷徨和悲悯的色彩正在不断加深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忽然对这场战斗,以及这场战斗的意义都产生了迷茫。

    不知道该相信谁,不知道还能相信谁。

    七大门派这一场旷日持久的内战,两方说穿了不过是在为自己的利益打打杀杀。最后如愿以偿的永远是统治者,死的却永远都是那些无辜的人。

    谁是绝对的正义,谁又是绝对该死?玄天派那些死去的弟子,他们有什么错呢?焚天派所有已经死去的,以及将要死去的弟子们,他们又有什么错呢?

    一时的胜者,也不过是化作了再一次的屠戮者。争争夺夺,胜胜负负,生生死死……这样的罪恶什么时候才可以停止?

    墨凉城闭了闭眼,大量的思绪正在他的脑中翻腾。同时,黑暗之羽也在他的灵魂中疯狂滋长。

    于是仇恨再一次压过了理智。墨凉城再睁开眼时,眼底闪现的依然是那极致恨意。

    都是他们的错……杀了他们……杀了他们……!

    钩爪带起道道寒锋,疯狂的割裂着这一片带有血腥味的空气。然而不过片刻,这讨债者就被时刻保持警觉的司徒煜城一剑掀飞,重重的跌倒在了残缺的土地上。神行烈冷漠的俯视着他,这个对手已经没有战斗力了,它可是连补上一刀的兴致都没有的。

    风中带起几声悲鸣,盘旋消散。终于克制下情绪的虚无极,缓缓将邢树珉的头放到地上,挣扎着踉跄起身。从不同方位立刻竖起的三柄长剑,此际在他无非是一笑而过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的好运气已经到头了。今天……我就用你们三个,来祭我徒儿的亡灵!”

    染满血迹的双手狠狠扣在了一起,在他结出第一个印诀之时,空间自动震荡,叶朔等三人都被这一股强大斥力掀飞数丈。随后在他们的眼前,虚无极仍在迅速结印,只是他的动作已经被完全屏蔽,外泄而出的,仅仅是一阵阵令人心生不祥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还有力气用禁咒?”宫天影震惊非小。但使用禁咒的中心点,等于已经被大道法则划出了独立的一方时空,即使他们分明看着虚无极近在眼前,却始终都无法靠近一步,自然也就无法施加任何阻碍。

    虚无极已是全心都沉浸在了禁咒之中,他周身的灵力,从此前滑落到连聚气级都不如,又逐渐攀升到了敛气级的顶点。无尽的血色气流将他的长发根根掀起,四面汇聚的天地煞气填充着这具破败的身子,那对充血的双眼似乎随时都会流出真正的血水。

    “死……!天变,破灭诸天!”

    整片时空,似乎都突兀的震动了一下,叶朔等人还是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感觉。而紧接着他们就看到,天空霎时已是纯黑如墨。层层雷云翻滚着,如同要将这片地狱般的雷海汪洋整个倾倒下来。

    魔气中隐含着一股荒芜之息,将这一片地界完全笼罩在内。在那苍穹之上,仿佛随时有一个来自远古的魔神会大步走来。这是一种令人绝望的压迫,好像他们自己,和这片天地,都会被那即将降下的灵技完全毁灭。

    定天山脉这一边的大动静,也引起了邑西国中各方势力的注意。已经有不少宗主坐不住了,一面散开神识极力感应,一面调拨着门下弟子前去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就连远隔了数千里,正在国都皇城中批阅着公文的邑西国国主,都当场从文件上移开了双眼,惊怒交加的注视着那强大波动传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谁敢在我邑西国这样明目张胆的使用禁咒?”

    焚天山门前,那直面威压的叶朔等人更是瞳孔紧缩。这一招绝对不是他们应付得了的,难道……他们的复仇行动到最后还是要功亏一篑吗?那虚无极坏事做尽,最后却仍然可以给他摘下胜利的果实,坐稳这定天山脉的霸主之位,然后将来再去迫害更多的人吗?

    虽然三人眼中都涌动着不甘,但有时凌驾于正邪之上的,是至强的力量。虚无极脸上的得意也越来越明显,不会再有其他变故了……这一招之下,眼前那三人必死!

    叶朔紧紧握住双拳,在滔天魔威下克制着身体的颤抖。他正在想,究竟有什么方法可以摆脱眼前的死境。所有他所掌握的技能,奇门异宝,在此时竟然都是那么脆弱,难道……就真的只剩下坐以待毙了吗?!

    天空依旧如同被煮沸了一般蒸腾着,魔气四面辐散,那毁天灭世的一招,眼看就要降下……

    只是,这个时间似乎太久了一些。

    同样是涌动的魔气,它们看起来却不再是一场死祭的开幕,而是……一场最终的落幕。

    叶朔起初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。但三人面面相觑间,几乎都从对方的眼中验证了这个荒唐的猜想。那炸裂的天际确实是正在收尾,魔气威压正在越来越稀薄,不仅如此,就连那堆积的雷云也渐次消散了。

    薄暮冥冥,苍白的天幕露出一角,一方斜阳透过层云,倾洒在了这片伤痕累累的战场上。

    叶朔等人惊愕过后,都是连忙转眼去瞧虚无极。与那禁咒的无端消散相仿,此时的他,样子似乎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在他的脸上,窜起了一条条的青筋,目光散乱无神,眼珠疯狂跳动,似乎随时都会钻出眼眶。长发披拂了满身,却是再无霸主气势,反而像一个流浪街头的疯老人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谁?”当虚无极缓缓的抬起头时,怔怔吐出的就是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?我到底是谁啊……?”暴突的眼珠紧盯着面前的手掌,好像那是一面足以照清是非的镜子。

    凝视许久不得其法,虚无极看上去也更加的焦急了,十指顺着额头,在脸上反复抓下,拖出了道道深长血痕。而他还不满足,简直是将自己当成了最刻骨的仇人,疯狂的一抓再抓,没一会儿就是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宫天影的眉头依然皱得很紧,“他走火入魔了么?”

    使用禁咒,稍有不慎本就极易遭到反噬。而虚无极对这套“天劫三重变”更是掌握不纯,等于是刚刚练出个雏形就匆忙赶鸭子上架。单说前两重也就罢了,这最后一重以他现在的实力,更是根本就驾驭不了。

    何况在此之前,他在连番的拼斗中本就已经身受重伤,早就承受不住大面积的煞气灌体了。再加上他心伤邢树珉之死,悲愤交加,心魔内侵,更是走到了崩溃的边缘。这种种元素交加,导致了他最终彻底走火入魔,神智失常。

    可以说,强用那禁咒的最后一重,就算是在他全盛之时,事后也必然走火入魔。只是这接连累积下的苦果,加快了他覆灭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哈哈哈……我是谁?谁能告诉我我是谁?”虚无极披头散发,在空旷的广场间四面奔跑,此时在他周身仍在不断炸开一团团血光,那是他体内的灵脉正在断裂的迹象。钻心的剧痛,对虚无极而言却似浑然无觉,他全心所想的,仅仅是找出那个简单问题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?”一转眼虚无极已经冲到了墨凉城身前,用漫无焦距的双眼瞪了他许久。即使意识全失,但仅有的本能仿佛也在告诉他,这个人是动不得的。虚无极沉默片刻,露出了一个疯癫的笑容,一转身又冲向了山门深处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!你们告诉我我是谁!告诉我!”其他的弟子就没有那样的好运了,虚无极一见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抬手连挥,一具具尸首在他眼前倒下,血雨纷洒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灵脉正在相继断裂,但这却是一个缓慢的过程,在此之前,只要他有一根经脉还可以输送灵力,他就仍然可以出手,仍然可以杀戮……这些弟子逃过了最初的魂魄祭献之劫,却没能逃过掌门的这场无差别屠杀。

    “掌门……我……我是郭阳云啊!您看看我,我是您的大弟子啊!”郭阳云一只手指着鼻子,吓得全身发软。刚才他眼睁睁的看着身旁的师弟们一个个倒下,那不同于往日的几十大板,他们是真正的身首异处了啊……!

    逃,他显然是逃不掉的。现在他只希望自己的这张脸能给掌门留下些印象,能唤醒掌门的几分神志……!

    “郭……郭、阳、云?”虚无极一字字的念着,目中充满迷惑,而郭阳云也配合的拼命点头。

    “郭阳云……该打……该打……”虚无极在反复的自语中,不知怎地忽然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,而他紧跟着就抡起巴掌朝着郭阳云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哇呀呀——!”郭阳云掉头就跑,虚无极依旧在他的身后紧追不舍。最后眼看着距离渐渐拉远,双眼蓦地射出两道血光,郭阳云的半边身子立刻都被淹没在了火海之中。

    “呜嗷……烫死我了!我的屁股啊!”郭阳云被烫得鬼哭狼嚎,沿途一蹦三尺高。

    刚好一旁有个用作观赏的池子,郭阳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一头就栽了进去。水面上还能见到一道飘飘悠悠的轻烟。而郭阳云已经一个猛子扎进了池底,再也不敢浮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哈哈,淹死了,淹死了!”虚无极在池边歪着头看了半天,拍手大笑,一转身又追向了其他的弟子。

    时而是见人就杀,时而是漫无目的的放出几个灵技,炸毁了房屋,也带走了成片弟子的生命。站在这片一手造就的焚天派废墟上,虚无极毫无知觉,不住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“一代枭雄,最后竟然落到了这个地步,倒也可悲。”宫天影的视线一路追随着虚无极,“不过,我也只能送他一句‘自作孽不可活’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剩下的,就是那个人了。”司徒煜城抬起下巴,目光尽头,是那紧跟在虚无极身后,试图从他手中多救出几个师兄弟,却一次次遭到挫败,只能被排除在战局之外,满脸凄惶无助的墨凉城。

    对于墨凉城如何处置,叶朔和宫天影在路上是曾经商议过的。最后他们得出的结论是,当杀则杀!

    不管墨凉城有再多苦衷,这些都不足以抵偿他所犯下的罪孽。就像叶朔之前所说,灭门之战后,自己就已经再也不欠他什么了。再次相见,不过是生死相搏的敌人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背景……既然连九幽殿都列入了仇人名单,还有什么势力足以再让叶朔畏惧呢?墨家就算要报复,他也不怕!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叶朔正要出手,面前忽然横过了一条手臂,宫天影也在同时跨前一步,“我们都知道,谁杀了他,谁就后患无穷。这个责任我做师兄的不担,难道还让师弟来担吗?”

    “不,还是让我来吧。”司徒煜城也开了口,“我在这个世上早已无牵无挂,能为幻光派报此满门血仇,对我捡回来的这条命,就已经算是有了交待。你们两位还有大好的前途,没必要过早的在前路上树立那样一个强大的仇家。”说话间他已经提起了黑色重剑,遥遥锁定着墨凉城的背影。

    叶朔正色道:“二位师兄,你们在说什么?今日之事,我们三人一个都脱不了关系。在墨家眼里,自然就是一视同仁,谁都别想独善其身!既然如此,还不如我们三个,一起杀了他!将来有任何祸患,大家一起承担!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宫天影和司徒煜城最初还有犹豫,但在叶朔坚定的注视下,两人终于也都微笑点头了。

    “叶师弟说的不错。那好,我们就一起动手!”

    空间封锁,束缚了墨凉城的周身,叶朔,宫天影,司徒煜城各自提起长剑,三柄各异的剑锋在半空中紧紧相贴,闪耀出一层层夺目的光彩。但在这光彩之下却是致命的灵力气流,此时,它已经与墨凉城的心脏形成了一条直线。

    复仇之焰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闪耀的剑身被日光镀上了一层金辉,铺天盖地的强横能量也在此际汹涌而出,墨凉城当先就被扑面而来的威压狠狠掀倒,呼啸的巨浪顷刻将他的身形完全吞没……

    白光四溢。

    叶朔等三人微微眯起了眼睛,等待着他们所期许的结果。

    白光过,灵气汩汩涌动。尚未散尽的气流,在墨凉城身前缓缓勾勒出了一个朦胧的人形。

    坐倒在地的墨凉城怔怔的望着那道身影。叶朔等人也紧盯着那道身影。

    深黑色的高筒靴,稳稳的伫立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一身玄青色长袍,衣摆正在劲风中缓缓拂动。

    笔挺的袖管,平整的看不出一丝皱褶。

    挺直的双肩,散发出一股无形气势。

    刀削般冷峻的面容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冰冷高傲的双眼,仿佛天地万物都只是他眼底的尘埃。

    肆意张扬的长发,凛冽生寒。

    在他身周,落叶自动旋舞。

    风声为他而低鸣,回旋出阵阵肃杀之音。

    此人仿佛自带着一种气场,在他出现的时候,他就是整片天地间的主宰,所有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匍匐下去。那浑然天成的威仪,如同一位俯视众生的神祗。

    此刻那双冷漠的眼睛,正与叶朔等人遥遥对视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