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77.第477章 修罗道
    剑光闪烁中,一具高大的身影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十方杀傀的能量,至此终于是完全耗尽。而宫天影也是身形一闪,移动到了叶朔二人身边。

    神行烈一边的战场不用自己操心,决定这场战争的关键,终究还是能否成功击杀虚无极。

    面前的冰火领域依旧灵压交织,由两柄长剑分化出了道道能量柱,一面吸收着自然界中的对应元素,一面朝着虚无极不断紧逼。

    而虚无极手中持一柄灵力化形的长刀,正在奋力劈砍着四面八方压迫的光柱。层层激荡的能量不断溢散,将这片领域孤立成了一个真空的环境,里头的人虽然攻不出来,外头的人想插手,却也是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这一对临时结成的复仇三人组,此时都是很有默契的紧盯着身前的领域,灵魂之力高度散开,时刻感应着内部细微的变化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小瞧虚无极,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即使他已经身受重伤,也绝对不是可以那么轻易解决的对手。稍一大意,不仅到手的胜利失之交臂,恐怕还会重蹈当日灭门之战的覆辙。

    良久,宫天影才略微侧过一边视线,对着司徒煜城点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“司徒师兄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”

    司徒煜城冷漠颔首:“同喜。”

    当初两人同样是门中的精英弟子,见识过对方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的精彩表现,虽然并不熟识,但彼此都是有过惺惺相惜之意的。其后宫天影修为倒退,沦为了所有人的笑柄,司徒煜城也曾为他惋惜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一个重新振作,一个大难不死,按说是一件值得庆贺之事。但眼下这个场合,却并不是一个互道恭喜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灵力长刀愈强,能量光柱则更强,双方短短片刻已是交撞了数百个回合,横扫开的极光电纹越来越浓烈,刺得人连眼睛都难以睁开。再过不了多久,三人的视线已经被完全淹没在了这团暴涌的闪光中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当喧闹与寂静在某个结合点上暂时达到了平衡时,一道幽蓝色能量忽然冲天而起,惊人的波动瞬间将领域完全冲垮。那如火焰般涌动的蓝色纱衣,放射出一股厚重无比的魔气,犹如化作了连通天庭与地府的通道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呵……都来吧,你们这群小崽子就算来得再多,难道本尊还会害怕你们不成?”

    虚无极的面容在这阵诡异的暗光笼罩下,已经被映成了青蓝交加,体内本已枯竭的灵力波动就如涨潮一般,一浪接一浪的在他周身涌起。感受着这份久违的力量提升,虚无极仰天长笑,猛然双臂高举。

    “修罗道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广场上四面奔逃的焚天派弟子忽然都僵在了原地。不是被这一幕震住,他们的身体正在发生变化,而这种变化显然是他们无法控制的。

    一团,紧接着一团,一团团幽绿色的魂魄开始在他们体内显现,一路上浮,直到钻出头顶。而这些弟子的表情,也就在感受到灵魂开始不听使唤,相继露出惊恐之色时,紧跟着永远定格。

    那些离体的魂魄在半空漂浮了一会儿,很快就像找到了主人一般,一齐对着虚无极的方向俯冲而去。

    更多的魂魄在聚拢,它们前仆后继的钻进了虚无极体表的蓝色纱衣内,并在同一时间化作了其中的一部分。这些不断填充的能量,使得虚无极的灵力一路疯涨,而他的身形,也正在变得越来越高大起来。

    仔细说来,并不是虚无极本身在变大,而是那层环绕着他的幽蓝色能量正在不断扩张。

    这些能量组成了他最坚硬的铠甲,它们将他托上了高空,而那些原本只是高低起伏的蓝色火苗,在魂魄的持续注入下,渐渐衍生出了相应的四肢、骨干、头颅。最终稳定下的外形,就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。

    至于虚无极本人,则是闭目伫立在那巨人的心脏部位。当他的双眼缓缓睁开的时候,那巨人的头颅中,巨大的双眼隐约也有血光一掠而过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方才那禁咒的第二重么?”宫天影双眉深深蹙起,从眼前那邪恶的巨人身上,他可以感受到一种和方才的禁咒系出同源的气息。唯一的差别只是,这一次的能量要更加强大得多。

    司徒煜城紧盯着那一层层脉络分明的蓝色火焰,就在不久之前,它们还曾是一条条鲜活的魂魄。终是忍不住厉声喝道:“虚无极,你真的是丧心病狂。为达目的,竟然拿你自己的弟子来祭禁咒!”

    虚无极身处能量源中心,长发在汹涌的灵压下放肆飞扬。缓慢屈伸着五指,感受到那巨人的指节也在随着自己的动作反复蜷曲,这样的力量,终于是完全属于自己了……听得司徒煜城的质问,更是发出了一阵长声大笑。

    “那些弟子,都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,今日就算是为我而死,那也是他们应尽的职分!哈……哈哈,只要宰了你们这群小崽子,像那样的弟子,任何时候都可以重新招齐!你们……你们都给我乖乖受死吧!”

    司徒煜城摇了摇头,眼里是一种毫不掩饰的憎恶,“你,果然已经毫无人性了。看来那墨凉城,也不过是你野心之下的一个牺牲品。”

    正在与神行烈激战的墨凉城忽然全身一震,猛地转头望向司徒煜城,手中的动作也停了下来。他想听他说……想听他说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!

    在那些同门师兄刚刚魂魄离体的时候,墨凉城还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,期盼着师父只是通过邪术,暂时借用他们的魂魄来增强力量,事后他们还是可以活得好好的……

    但是在师父亲口说出那句话的时候,那样漠然无谓的语气……难道那些跟了师父那么多年的弟子,在他眼里真的就是那样分文不值,可以随便被拿出来牺牲掉么?

    为什么要提到自己?相似的话,灭门战那天也有人对自己说过。师父……真的对自己不怀好意吗?他真的仅仅是想利用自己替他铲除宿敌而已吗?

    那么叶朔,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?我……到底是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,还是在助纣为虐?

    墨凉城忽然失神,令得邢树珉一侧登时压力大增,他不得不连加了数倍的空间之力,才堪堪挡住了神行烈的爪击,同时也将墨凉城从攻击范围内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凉城师弟,难道你仅仅为了那些小人的胡言乱语就要质疑师父吗?”

    司徒煜城的话,邢树珉也听到了。在他看来,墨凉城会为这句话发怔,就代表他把敌人的荒唐之言听进去了,这就是不可饶恕的……师父做什么都是正确的,师父做什么一定都有他的理由,我们作为他的弟子,只要坚定的相信他就好了啊,怎么可以去猜疑师父……怎么可以!

    “凉城师弟!”

    墨凉城刚刚在脑中想起叶朔,在他灵魂中沉寂许久的黑暗之羽登时又冒出了头。它们悄然的散发出仇恨的气息,顺着相连的每一条脉络,把对叶朔的恨意灌输到墨凉城的心底……

    仅是顷刻间,墨凉城隐现疑惑的双眼就重新恢复了阴鹜。

    没错,我在想什么?叶朔当然是坏人啊,他是该死的魔物,我一定要杀了他……!就从驱除他的党羽开始!

    环绕着电光的钩爪,和随处闪现的空间裂缝,一转眼和神行烈又纠缠到了一起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在那巨人抬起的手掌间,缓缓凝聚起了一杆死能长枪。随意一扫,大地便是飞沙走石,叶朔等三人即使已经颇有先见之明的竖起了灵晶盾,仍是毫无意外的被当场掀飞。

    虚无极得意的大笑着,时而挥动长枪,时而挥拳直砸。每一击落下,都会在地表切开一道数丈来深的宽大沟壑。

    而那空中接连闪跃的三人,现在在他眼里就像是几只小飞虫,只要他愿意,随时都可以把他们拍死。虽然他们的动作都很灵活,但是当大象有心要踩死一只蚂蚁,所需要的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……

    如今,这巨人之身便是他之身,这巨人之力便是他之力,他可以自如的操控这份强大的力量。真的是……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畅快过了啊!

    “分开逃!”当三人一次次的被击中后,宫天影果断的下了命令。这巨人的随意一击便是重若千钧,每挨一下都会令他们肺腑翻腾。虽然再强大的提升手段都有时限,但他们根本不知这巨人的能量几时才会耗尽,在此之前,绝对不能再这么硬碰硬下去了!

    三人在半空中对视一眼,各自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飞跃而开。叶朔和司徒煜城一东一西,宫天影则是纵身上跃。不管虚无极会选择攻击谁,剩下的两人或许可以得到余暇还手,但愿……可以……

    虚无极冷冷一笑,这几只小蚂蚁还不知道,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存在选择的问题。手中长枪高举,自西向东的猛一横扫,叶朔和司徒煜城尽被撞飞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巨人的双眼中射出了两道红光,半空中径直贯穿了宫天影,于是这最后一人也从半空中狼狈的跌落了下来,再次重演了全军覆没的一幕。

    巨人的身形实在太过高大,对他来说,只要敌人还停留在这片地界,就不存在什么攻击死角的问题。

    至于防御……叶朔等人发出的灵力光球就像是在给它挠痒。而这层幽冥能量自带侵蚀效果,一旦沾上他们的兵器,便会像有生命一般不断向上攀爬,如果是普通的长剑,眨眼间就会被腐蚀成一滩铁水。

    至于叶朔等人,虽是动用了加倍的灵力驱除能量藤蔓,却也不敢再轻易的将剑锋与巨人的身体相触了。

    虚无极用最短的时间,就向所有人示范了什么叫做一边倒。这会儿他又操控着巨人抬起一根手指,大量煞气自动在指尖聚拢,结成了一团血红色的能量球,很快又被幽冥之力染成了纯黑。而巨人的指尖轻轻一弹,就将那道能量球朝着疲于奔命的叶朔等三人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能量球横扫之处,强大的威压自动结成了一层空间封锁,三人虽然还不至于寸步难行,动作却也难免变得迟缓了许多。再想闪避是来不及了,宫天影当机立断的挡在两人身前:“空间秘法?万法归无!”

    这一招曾是他的致胜王牌。但此时面对着那道黑色能量球,半圆形的空间之门却在不断颤抖,而近在眼前的球体也丝毫没有被淡化吸收之意。

    能量的此消彼长几乎是在持续进行,终于,伴随着大盛的幽光,黑色球体一举冲破封锁,长驱直入,而那层纯净的光环却在一阵电光波动间被完全撕裂,黑色的光芒遮蔽了一方空间。

    任何的秘法都有极限,而这样的极限,往往又与他的操纵者息息相关。在宫天影的手中,这“万法归无”之道,虽然已经可以抵挡十方杀傀的“死噬之间”,却依旧无法抵挡虚无极的随手一击。

    巨人不断的怪笑着,迈着沉重的脚步一路前行,双手时刻高抬,一连串的灵力光球被他不间断的发射着,地面也被炸出了一个接一个的深坑。甚至他根本就不关心是否确实打击到了敌人,仅仅是无差别的尽兴攻击着,望着被自己炸得坑坑洼洼的土地,就足以让他得意大笑。

    腾起的硝烟遮蔽了视野,能见度也相应的降到了最低,但这些似乎都不能妨碍虚无极的胜利喜悦。

    他不惜冒着走火入魔的危险,将这本就掌握不足的禁咒施展到了第二重,如果再不能让他看到一点成果,岂不是太辜负眼前的天时地利了?

    弯转的能量藤蔓再次一扫而过,将三人拦腰捆住,吊上半空,随之而来的,就是一团汹涌而来的死灵之息。

    无尽的怨灵翻滚着,呼啸着,舒张着它们的爪牙。叶朔等三人身处在这阵死灵风暴中,简直就像被丢进了阴曹地府一般。除了胸口一阵阵空空荡荡的凉意,足令人烦恶欲呕外,那仿佛不会停止的嚎哭声也刺得三人耳膜发炸。

    当这阵冤魂冲刷终于告一段落,宫天影和司徒煜城周身的灵力都明显萎靡了一大截。然而那同样身受其苦的叶朔,此时双眼中却渐渐出现了一丝恍悟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种感觉……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似乎找到办法对付它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