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75.第475章 天变,乾坤万象
    几处各异的战场,不断爆发开一阵阵激烈的灵力波动,震荡得周边的空气有如雷鸣,轰轰作响。

    邢树珉在最初的失措过后,便是迅速抬手结印,然而还不等他一套完整的印诀扣下,虚无极就匆匆按了按他的肩。

    “去帮凉城。我这里不要紧,快去!”

    邢树珉满心不甘,急道: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去!”然而虚无极根本就没有给他反对的机会。

    凉城不能动用灵力,这始终都是一个最致命的弱点。就算他暂时可以拖住对手,但照这样的趋势下去,也绝对撑不了太久。在虚无极心中,就算焚天派的弟子全死光,也绝对不能让墨凉城在这里出事。他是墨家的儿子,身份究竟不同。

    此外,虚无极也另有一份自傲。一个当初被他们追杀得像丧家之犬一般狼狈逃亡的小崽子,就算是现在回来,下场也一定还是一样的。他绝对不能接受,要收拾这么一个手下败将,竟然还要和徒弟联手!

    邢树珉见师父隐有怒意,不敢再多言,身形终是不甘的在原地缓缓消隐。下一刻,他已经通过联通的空间,瞬间转移到了神行烈身前,两手各自积聚起一道漆黑裂缝,酝酿着磅礴的灵压,朝着面前的神兽狠狠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凉城师弟,明知道自己不行,为什么还要来凑热闹……为什么,那个叶朔身边总是会有那么多人帮他……师父,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我的存在……邢树珉怀了一肚子的怨恨,招招凶狠,总算将这一处战场的局势短暂的平衡了过来。

    另一边,主战场一方又拆过数个回合,虚无极袍袖一挥,切断了双方碰撞的后坐力,身形也是借此飘然后退。

    与其他弟子相比,虚无极的战斗经验更为丰富,眼力自然也是相当毒辣,他很快就看了出来,想要通过持久战耗尽叶朔的灵力,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既然一条路走不通,那就无谓在此虚耗,看来,是必须要拿出一些杀伤力更大的灵技了。

    手印极速变动,在紧跟着俯冲而来的叶朔面前,虚无极猛地双臂高抬,目视苍穹:“虚空罚!”

    天空中应声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,沉沉的黑雾将这一方地界都染得昏暗如夜。在那无尽翻滚的浓黑中,一圈圈亮白色的波纹遥遥锁定了叶朔,这层光束并没有杀伤力,其中却带着一种难以言明的诡异,整个过程持续了数息,就像是在进行着某种认证的仪式。

    当白光渐次敛去时,天际一端又浮现出了一道金色的闪电。仅是稍一吞吐,便朝着地面上那个渺小的人影当头劈下。

    那道闪电的体积不大,速度倒是极快,叶朔一时无暇多虑,立刻凭借着本能朝后方跃起,直跃出了数丈。而那道闪电也就劈进了他先前所站的土地中,炸得碎石层层翻飞,一个显眼的深坑在硝烟四溢间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悬浮在半空,叶朔的眉头却是紧紧的皱了起来。就这样躲过了,似乎是太容易了一些,并且从它实际造成的杀伤力来看,也明显构不上先前那天地皆暝的异象。似乎,有什么地方不对头……

    还不容他细想,那残损的土坑内便是一阵乱石蠕动,一道刺目的金黄瞬间扩大!

    那已经结束一击的闪电,竟然是自行从土坑中钻了出来,再次朝着叶朔紧追而至。

    叶朔脚尖在虚空一点,灵活的朝外侧避开,而那道闪电竟似比他更灵活,一击落空,在半道上硬生生转了个弯,带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,一路尖啸着划破沿途的空间。

    此后不论叶朔避到何处,这道闪电都会像生了眼睛一般,始终紧跟在他的身后不放。这种堪称“跟屁虫”的灵技,倒是让叶朔想到了当初碎星派的秘法“混元梭”。不过那一招尚需施术者随时操纵,眼前的闪电却像自己懂得思考,一路炸裂了岩石假山,却唯独不曾跟丢它认定的目标。

    叶朔也曾尝试过释放灵技与它对轰,但那道闪电就像是一道虚无的幻影,一路穿透灵技,畅通无阻,唯有在真正攻击时才会化虚为实,这也让叶朔真正的束手无策了。

    虚无极冷视着叶朔被追得东躲西逃的狼狈相,脸上重新露出了大局在握的笑容。时不时的再抬手放几个灵力光球,也让叶朔在逃窜中更为手忙脚乱,几次都险些被闪电追上。这副样子,才总算有些合他丧家犬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逃到哪里都没有用,这道攻击锁定的是你的灵魂,就算你收敛灵力,但只要你还活着,只要你的灵魂还在这个世上存在,它就永远都不会停止!你逃,你又能逃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锁定的是灵魂?那也就是说……再一次后仰退避的叶朔忽然一怔。这个时候,他好像抓住了什么关键。虚无极这番狂傲下的炫耀之词,倒是意外的给他提了一个醒。

    身形几个旋转,与背后的闪电就似追迷藏般连兜了几个圈子,叶朔的双脚重新落向了地面。这一次他竟是定定的站在原地,不避不闪,连双眼也闭了起来,如同完全放弃了一般。

    敌人如果真的束手待毙,自然很好,但虚无极很清楚,那并不符合叶朔的作风。这突然的转机并未令他欣喜,反而是过于得意的面容渐渐凝重了几分。他倒要看看,这小子到底能玩得出什么花样!

    叶朔依然站在原地,他的灵力好端端的散发着,但不知为何,那道凶猛的闪电在笔直俯冲到他背部时,却是短暂的停顿了下来。电光忽明忽暗,就像是遇到了什么难解之事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这一招从来都没有出过这样的差错!虚无极正是大惑不解,忽而感到胸前传来一阵空空荡荡的凉意,这种感觉……这就仿佛是在坟地里,被某只路过的孤魂野鬼透胸而过……

    虚无极可以肯定,在刚才那一瞬间确实是有某种魂魄穿透了自己的身体,但这里是自己的地盘,何来的灵魂体?

    闪电依然在叶朔的背后跳动着,这一次却不再是方才的漫无目的,它轻轻巧巧的移开了数寸,接着就猛地向虚无极激贯而来!

    怎么……!虚无极脑中一片空白。同时在他耳边,也响起了一声戏谑的低笑。

    “锁定的是灵魂是么?那就尝尝被你自己的灵技攻击的滋味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我……可是魂师啊。”

    虚无极的目光瞬间发直。刚才那个声音是叶朔的,而他……还没有等他做出反应,那道终于找准了目标的闪电已经在他的瞳孔中扩大……

    在他的对面,叶朔那僵立许久的身体歪了歪脖子,看来灵魂是顺利回来了。

    混身术,这就是当初他在魂师系学到的新技能。作为魂师,他可以轻易的灵魂离体,并依附于另一人之身,不过这一招还有一个限制,即是不能附身于修为高过自己之人。

    叶朔并不能长久的将灵魂附身在虚无极体内,但他却可以如同真正的游魂一般,快速穿过对方的身体,借助着那道闪电的高速打一个时间差,就可以成功的让另一人来代自己受过!

    这些只是叶朔在片刻之内做出的猜想,直到最后一刻,他都不敢肯定这计划是否能够成功。万一失败,灵魂离体的自己势必更为脆弱。不过在他的计算中,就算真的挨上一下,应该也不至于让自己灵魂湮灭。总而言之,就是这么一个冒险的计划,竟是意外的大获全胜!

    鲜血一滴滴的染红了土地。

    虚无极一手紧紧按住胸口,面上是一种深刻的痛苦和恨意。他失算了……他真的失算了!他没有想到那个小子再回来竟然会变成魂师。那个一向自诩为光明正大的小子,竟然学了一身的邪门术法,还可以在实战中运用得那么得心应手……!

    攻击既是锁定灵魂本身,它所产生的杀伤力也是直接作用于灵魂。虚无极此时就感到自己的灵魂几乎是被撕裂般阵阵绞痛,尽管这样的伤势还不至于让他们彻底强弱易势,但也无疑是令自己的实力下降了一大截!

    “师父!”邢树珉苦战神行烈之际,目光仍是时刻追随着虚无极。眼前这一幕让他恨如疯狂。他恨不得可以直接空间转移,去把那个胆敢伤害师父的混蛋碎尸万段!

    但神行烈平日里无良归无良,真正战斗起来也不含糊,逼得他几乎没有任何抽身之机,利爪时刻不离他周身要害。邢树珉也只能铺开层层空间封锁,死死抵御着那一爪强过一爪的灵压。但他瞪到极致的双眼,却是鲜红得如同要滴出血来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虚无极连喘过几口粗气,当灵魂中的剧痛终于消散了几分,他终是缓缓的直起身,颤抖的双手再度结起印诀。

    看样子,不得不用那一招了……可恨,就是这个曾经翻手就可以碾死的小子,竟然把我逼到这一步……

    又是那熟悉的时空易位。叶朔瞳孔微微一缩,看样子,虚无极是终于舍得拿出禁咒来对付他了么?

    缭乱的气流缠绕在这片坑坑洼洼的土地上,随着虚无极最后一个手印落下,叶朔眼前的景物忽然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“天变,乾坤万象!”

    这里前一刻还是他们激斗的战场,此时忽然变成了一片春暖花开的草地。叶朔独自一人站在这片陌生的空间中,整个世界似乎都在飞速旋转,到最后,他甚至分不清是周围的景物在转动,还是他自身正在不断的旋转……

    当这片草地被他迅速俯瞰而过,环境在无尽的旋转中再次发生了变化。这里是一片赤日炎炎的沙漠,土地寸寸开裂,一道道深长的裂口在他眼前交替晃动。更为离奇的是,叶朔竟然真的开始感到口干舌燥,如同一个在沙漠里前行了数日,始终找不到水源的旅人。

    面前景物再变。这里是万物萧索的树林,一片片枯黄的树叶躺在他的脚下,天空重云堆积,呈现出一片死灰般的暗沉。阴风席卷,天愁地惨,令叶朔的内心无端升起凄凉。

    只一转眼,树林和落叶也不见了,四面是寒风凛冽的冰原。不管望到哪里,眼前都是积雪,是空无一物的纯白。这过度的空旷映照出一片荒凉。四季轮回,终点便是这样的荒芜。这世界终有一日,也会归于荒芜……

    叶朔的双眼渐渐的失去了焦距。在他的胸腔中,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碎裂。也许那就是传说中的,也是令很多修灵者困扰不已的,道心不稳……

    那片遐想的世界是四季轮转,而现实中的叶朔,却是四肢僵直,怔怔的站在原地。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外伤,但他的灵力以及灵魂波动,却是都在急剧的衰弱着。

    虚无极印诀紧扣,时不时也会漏出几声轻微的咳嗽,在他的嘴角已经渗出了一缕血丝。

    就像玄天秘法在玄天派是重中之重一样,焚天派也同样有自己的镇宗秘卷。这套禁咒极其强大,虚无极曾经也是心仪已久,然而以他过去的实力,却是始终都达不到修炼的资格。

    直到近日得到了洛家提供的大量资源,更重要的是经过长期的灵源淬体,这套禁咒终于是给他练成了。可以说,这才是他在这数月来的最大收获!

    不过虽说已经能够施展,终究还只是初步掌握,贸然动用,谁都不知道后果如何。越是高等的禁咒,一旦出现反噬,也就更容易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开战至今,虚无极一直都觉得,一介蝼蚁根本不配自己动用禁咒。即使是最初遭到了明显的失利,他宁可采取消耗战,也不愿轻易冒这个险。但是现在……他错误的估计了敌人的实力,再不用禁咒,恐怕真的会在这里马失前蹄……!

    内心中愤怒的咬牙切齿着,虚无极不断调动着体内的灵力,双袖再度扬起:“众生相!”

    叶朔的眼前再次发生了变化。原本荒芜的天地间,忽然挤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。这些人在他周围旋转着,他们都是他所熟悉的……他看到了顾问,看到了师父,看到了玄天派的师兄弟们。他们在对他欢笑,对他哭泣,在他对他们伸出手的时候,他们却在步步退却,直至完全消失……

    这个世界,终于是又剩下他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没有了繁荣,没有了生机,留下的只是一片彻底的荒芜。

    叶朔没有注意到,他的双腿正在悄然化为细碎的沙粒,飘散在了虚空之中。而这阵悄无声息的湮灭,也在迅速朝着他的上半身扩展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