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70.第470章 归乡
    过去的在过去,到来的在到来。 时间就像是一条永无止境的单行线,它收割了荣耀,洗尽了铅华,将日夜轮回的众生万象展现在历史的画卷上。

    乾元宗大殿前,此时正是人流熙攘。在经过几个月的辛苦准备后,他们终于迎来了宗门大比之日。而这一次比试的意义,与以往任何一次都不同,因为它同样也代表着天宫门推荐名额的争夺战。

    有人期待,有人惆怅。这场比试之后,虽然一切称不上尘埃落定,但至少首先也会淘汰掉一大批弟子。同样是一场比赛,他们可能在这里收获到荣光万丈,也可能从此黯然退场,多少年的努力都化为了一场空。

    除了最底层的记名弟子,其他凡是觉得自己有些希望的,都绝对不会甘愿做了别人成功的垫脚石。

    “众位师兄,你们说这一次谁会赢啊?”比试还有半个时辰才会开始,但此时全宗弟子几乎都到齐了。在一处不起眼的小角落里,正在低声传出几句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?当然是孤城师兄了!”一名弟子几乎是想都不想就接了下去。听他语气中的自豪,就仿佛那个理应受到万众膜拜的人正是他自己一般。

    另一名弟子不愿被人抢了风头,也快速的插话道:“你是新来的不知道,孤城师兄每一次宗门大比都是第一名,而且往往是三招两式就收拾了对手,简直强出天际!有他在,我们这些人就全都是陪衬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他的优秀太过于理所当然,又或是他的成绩将普通人甩得太远。一众弟子只有在说起这个名字时,才可以不带丝毫的嫉妒之心,仅仅用仰望的目光,注视着他创造出的一介又一介神话。

    “孤城师兄就是有这样的气场,明明同样是亲传弟子,但是他就能把别人压下一头自甘做小弟。”

    又一名弟子说话了。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只见大殿最前方,规规整整的摆放着几个蒲团,那是宗门内亲传弟子的专座。独立于万众之前,接受着来自后方的无限敬仰。能坐上这个位置的,在宗门内无不是倍受追捧的天之骄子。

    但现在就是在那几名跪坐得端端正正的亲传弟子前方,还遗留着一处更为显眼的空位。不知从何时起,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把席位后挪一步,自觉的把那个唯一的高位,留给那位还没有露面的人。

    并且,即使是最高傲的亲传弟子,对此也从无分毫怨言,好似这原就是他们的本分。

    那个座位,在整座大殿的众星捧月之下,也就显得更加的至高无上了。即使此刻在那张蒲团上空无一人,旁观者却也能感到一层隐隐的威压。那是被这种无形的气势所拱托出的威压!

    不仅仅是先前的几人,此时整座大殿内都是一片嘈杂。而所有议论的中心,几乎都是围绕着那位“孤城师兄”。但是,当这些低语逐渐沉寂,当象征着开赛的锣鼓声敲响,当宗主开始发表讲话时,所有弟子心中的期待,不知不觉中已经开始被一种深重的疑惑所取代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孤城师兄竟然还没有来?”

    “孤城师兄从来都不会迟到的啊!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,他到底是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且不说这些弟子都是一头雾水,就连宗主凝视着那张空位的目光,也隐含着深深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孤城……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邑西国。

    苍莽的丛林间,正有一道灰影正在飞速疾驰,沿途带起片片打旋的枯叶。

    全力奔跑的,是一只灰色的类狼生物。而在它背上的,则是两名风尘仆仆的青年。

    叶朔会合了宫天影后,两人连片刻都没耽搁,就骑上了神行烈朝定天山脉赶路。不得不说,这“神行千里”之名诚然非虚,有了这样的坐骑,看样子最多再需要两天,他们就可以回到定天山脉了。

    越是接近那个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,叶朔心中就越是涌起了一股慌乱,也许这就是俗称的“近乡情怯”。

    其实,最可怕的不是独自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,而是当你回到一个熟悉的地方,却再也没有了熟悉的人来迎接你……

    在叶朔的灵力波动产生稍许紊乱时,两旁的树冠后忽然垂下了几道暗影,快如闪电,森森的杀机直扑而至。

    叶朔皱了皱眉,两手一挥,快得甚至连宫天影都未能看清他的动作,但那几个暗中的杀手却已是重新跌入了草丛中,连哼也没能哼出一声,就好像他们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
    返程的这一路上,这些刺客他已经顺手清理了不知多少批。如果这就是焚天派特殊的欢迎方式……那还真是让他心中复仇的血,燃烧得更加炽热了啊——

    “虚无极的这些走狗,还真是永远都这么上不得台面!”叶朔冷哼了一声。摇曳的树影投洒在他的脸上,折射出一片意味不明的晦暗。但他眼底的阴翳,却是远比这些驳杂的暗影更深。

    “叶师弟,这些……?”宫天影难得的开口了。从前他和叶朔并不相熟,但仅仅是这几天的相处,亲眼见到叶朔对待那些杀手的冷酷,也可以让他分辨出,眼前之人,与他当初离开玄天派时所认得的那位小师弟,已经有了显著的不同。

    灭门之恨,足以影响一个人的一生。宫天影并不诧异于叶朔的改变,只是如果为了那群恶人,就把自己也变成一个心狠手辣的刽子手,这对宫天影来说,绝不是他希望看到的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他曾是师父最倚重的精英弟子,即使今时不同往日,他对这些同门师弟,还是自觉有一份教育之责。楚天遥已经走上了歧途,虽然祸根是他内心的偏狭,但却也不免与自己当初的一味逃避,疏忽了对他的开导有关。可惜,楚天遥已经无药可救了,那么对于叶朔……

    “这些人,”叶朔的声音有些低沉,“我可以感应到,他们每个人身上都缠绕着浓重的死气。自从成为魂师之后,我对这方面就敏感了很多。他们的手上早就不干净了,死不足惜。”

    虽然叶朔的回答依然冷酷,但宫天影紧锁的双眉,却是悄悄的舒展了几分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……就算是迫不得已将自己化为修罗,但叶师弟心中,始终都还是有着一份固存的底线。这样的话,我也就不用担心他在黑暗中越陷越深了。也许,这就是他和楚天遥的不同吧。

    神行烈依旧四蹄生风,眼看着目的地不断临近,它也再度发出了一阵邪恶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那焚天派不知有多少小美人,光是想想她们的样子,老夫就快要流口水了……”

    对这只无良宠兽,叶朔是不想多说什么了。反正除了最初的灵魂相融,它让自己短暂的失去了控制之外,从此以后它都是自己的契约灵兽,是不可能再干出什么出格事的。

    不过一想到当初的“意外”,还是让叶朔一阵抓狂,由此加倍怀念起天苍兽来。虽然天苍兽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,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睡觉,偶尔醒了也是恶语相加,不过至少它不会给自己引出那么多的麻烦……

    想到和南宫菲的一场荒唐,叶朔也同时想到了还留在致远学院的几名少女。这一次虽是誓要捣毁焚天同盟,但敌人在垂死下的反扑也不容小视,为了不让她们面临危险,叶朔不顾众女的反对,坚决把她们留了下来,独自和宫天影踏上归途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就罢了,叶朔最放心不下的却还是齐玎莎。她的仇恨那么深,不让她参与这次的复仇行动,她必不心甘,希望不要再惹出什么乱子……不过有赫连凤和俞若珩看着她,或许还不会那么糟糕吧……

    神行烈的足印一路疾驰而去,纷扬的泥土四面翻飞,也在同时为安逸了许久的定天山脉,正式带来了复仇者的脚步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