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67.第467章 来作弊啊!
    “原来这里就是致远学院……”祈岚抬头望了望前方的大门。 那雕梁画栋的大门巍峨耸立,带着一种威严庄重感。

    他站在那里,被这巨大的庄重感所震慑,竟是生不出一点想要逃离的念头。

    祈岚是被他的父亲祈方强行送到致远学院来的。说起来,祈岚本身并不愿意,他一直都试图去找叶朔。但是,府中上下整日对他严加看管,尤其是在玄天派灭门的祸事传出后,父亲就更是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,同时由于后怕,防守也紧跟着加强了数倍。

    那时的他被锁在房里,连家里的大门几乎都不能出去,想要找叶朔,谈何容易?

    于是在多日抗争无果后,祈岚先假意答应了父亲的提议,同意去致远学院就读。他原本的打算是,先顺着父亲,让父亲掉以轻心,随后,在前往致远学院的路上趁机溜掉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父亲似乎看穿了自己的想法。本以为父亲只会派人护送他去致远学院,然而这一路上,竟是祈方全程亲自陪同,以致祈岚始终都没有找到可以溜走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路无惊无险,终于到达了致远学院。祈岚随便找了个借口,说他要去上厕所。

    此刻已经进入了致远学院之内,祈方的看管也没有那么严格了,于是就坐在办公室里等着,让祈岚自己去。祈岚本想趁这段时间偷偷跑掉,但是如今他站在院门前面,竟是被这两扇大门压迫得打消了逃跑的念头。

    不过,这并非是因为大门真的有如此强大的压迫感,仅仅只是致远学院的院门上被施加了阵法。这阵法的外表被巧妙的隐藏着,但终究还是存在的。在看不见的地方,大门之上有着强大的灵力,正在缓缓流动着。

    这流动的灵力给穿过大门的人,无形之中造成了强大的灵压。对于修为强大的人,固然不会有任何的不适感,但是对于祈岚,一个专注于炼药的炼药师而言,这大门上的灵压还是能让他感受到异样的。

    “那边的那位是祈岚同学吧?”祈岚还在犹豫之中,忽然就被人叫住了名字。他身体一抖,尴尬的向后望去,在他的身后正缓缓走来一名导师。那名导师年纪也不大,手上正拿着一本名册,“祈岚同学,不是让你在办公室里等吗?你怎么跑到大门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问题吗?嗯,致远学院实在太大了,我好像迷路了。我本来只是想去找厕所的,上完厕所想原路返回,不知怎么的就绕到了大门。导师真是不好意思啊……”祈岚打了个哈哈,想要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致远学院确实很大,所以千万不要乱走,一不小心就会迷路。走吧,我带你回办公室商量一下入学事宜好了。”那导师亲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……好吧。”被抓了个正着,祈岚也只能垂头丧气的跟着那导师回去了。临走时也不忘回头望望那巍峨的大门,“可惜晚了一步,要是刚才没有犹豫,说不定我早就出了这鬼地方了……”

    办公室里,祈岚和那导师一前一后的进入办公室。祈方正在办公室里面,和一名白发老者相互交流着。那白发老者先前见过,正是致远学院的副院长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副院长,你看这就是我的儿子。”祈方一把把祈岚拉到了身边,“这位是致远学院的副院长,快点说副院长好!”

    “副院长好……”祈岚看起来并不情愿,但他脸上还是摆出了笑容。毕竟如果无法抽身,他可能真的要在致远学院里待很长一段时间了,要是得罪了副院长,那接下来的日子岂不是很惨?

    “副院长啊,犬子就请你多多关照了!”祈方在一旁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致远学院对任何学员都一视同仁。”副院长走过来拍了拍祈岚的脑袋,“祈岚同学,在学院里,你可要好好努力啊!上一次的测试做得很不错,不比那些一开始就在学院里学习的学员差。这一次也成功的被分入了空间系。”看来副院长对祈岚很是欣赏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说到分班的这个问题,我还特地把你分班后的班长给叫来了。”副院长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,对身边的助手说道,“去把叶朔叫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什么?”祈岚以为自己听错了,刚才副院长是说的叶朔吗?祈岚都觉得是不是自己的幻觉了,又或者说叶朔真的正在致远学院之内吗?

    祈岚顿时把脖子往门口大幅度的扭曲。那一瞬间,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。祈岚惊讶的说不出话,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他一直想要见到的叶朔。这天下真的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吗!?

    “师兄,我居然在这里见到你了!天哪,好不可思议,我不会是在做梦吧?”祈岚超级兴奋,几乎就要跳上去给叶朔一个熊抱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情绪激动的并不止他一人,在祈岚身边的祈方也变了脸色,只不过他的样子,明显是惊多于喜,“叶……叶朔?这是祈岚的新班长?就是那个打伤了墨家小儿子的……他也在致远学院里,而且还当上了班长!?”

    当祈方从强烈的不可置信中回过神来,张口结舌的和副院长商谈,希望能给儿子转系时,祈岚早已欢天喜地的跟在叶朔的身后,两人一起去教室报到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真的不敢相信,我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你!”祈岚闷了好几个月,这会儿特别开心,一路上讲话都是眉飞色舞的。

    如此久别重逢,叶朔心中当然也是高兴。虽然不久前……叶朔叹了一口气,俞若珩提到的顾问,让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,再一次陷入了抑郁。

    不过,心中无论多抑郁,都没有任何的意义。现在的叶朔很明白,他只有变得更强大,才能保护好身边的人,也才能寻找到失踪的顾问。这一点没有任何的疑问。至于其他的事情,他暂且不想再理会了。

    南宫菲也好,赫连凤和齐玎莎也罢……也许这样会略显无情,但是昨日,俞若珩提醒了他,他还有一个兄弟顾问,现在生死未卜。现在不是可以享乐的时候。

    叶朔又变得沉默了。

    潜心学习的日子过得飞快,一转眼已是两个月之后。尖子班里的两大学霸,西陵江坤与叶朔,此刻正在教室里被其他学员围着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因为眨眼间。已经到了期末测试的时候。

    而围着两人的学员们也没有别的原因,他们只是希望,这两位大家心目中的学霸能坐在自己附近。

    叶朔无所谓,但是西陵江坤很有所谓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并非是不想把答案给别人抄,而是他有很严重的选择障碍症。

    有太多的人希望他坐在自己的附近。但是西陵江坤分身乏术,他只有一个人啊,怎么可能坐在每一个想让他坐在附近的人的边上呢?于是西陵江坤陷入了无尽的惆怅之中。

    叶朔在他身边提醒他:“不要因为烦恼这种事情而忘了复习。”

    西陵江坤拼命的摇头:“现在的我早已热爱学习,我对学习的热爱已经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!就是忘了吃饭,我也不可能忘了复习的!”西陵江坤说的信誓旦旦,叶朔也就不再理会他。

    一回过头就迎上祈岚一双无辜的大眼睛,叶朔只能默默叹了一口气,“好吧好吧……祈岚,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,我坐你身边还不行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耶!太好了!”祈岚开心的一蹦三尺高,“我就知道师兄你对我最好了!”

    “祈岚祈岚!那你坐后面,我坐前面,他们两个分别坐左右,让叶朔坐我们中间怎么样!”公孙芷琪突然出现,拦住了祈岚的去路,“祈岚!你可不能把我们的叶朔给拐走!”

    “拐走?怎么会呢?你看我们正好四个人,到时候就让师兄坐我们中间好了~”说着,祈岚又用他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向叶朔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好吧,真是拿你们没办法……”叶朔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自从祈岚来到了致远学院,和自己成为同学之后,不知怎么的也和公孙芷琪、伽罗还有续垣他们的小团体混得熟了。

    他们四人能够成为朋友,叶朔倒是没意见,相反的还挺替祈岚感到高兴的。毕竟自己沉迷在学习中,也没怎么理会祈岚,他能交到新的朋友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然而,自从祈岚与公孙芷琪粘在一起之后,不知怎么的,居然也开始学起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收买自己了……

    “真是拿你们没办法……”叶朔收起了课本,无奈的摇摇头。不过,看到朋友们在自己身边嬉笑打闹,这种感觉真好……

    不久之后,致远学院便迎来了它的期末测试。

    期末测试与先前的期中测试,或是实践课程都不同。

    比起先前那两种较为先进的测试方法,期末测试却要显得朴素得多。那就是——做试卷!

    这也算是致远学院一贯的传统之一了。也许从外人看来还有一些搞笑。因为那张考试用的试卷上总是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题目,但是课上从来没有见过那些题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那些题目所占的比例是40%!也就是说,如果那些题目都不做,其他内容必须保证全对才能够及格。而那些上课并没有讲过的题十分的难,所以光凭上课听讲,也是无法解答出来的。它所考验的内容则是……学员们的作弊水平!

    试卷上的很多题目,它们的答案会以一些隐藏的手法,在考场中被展现出来。有的时候甚至需要多人默契合作,才能够找到真正的答案。所以作弊是必须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然,倘若被监考导师发现作弊的话,是必然会被赶出考场的。

    所以这是一场奇怪的暗中较量。虽然很多人会不理解,作弊,明明不应该是学员做的事,为何致远学院却会出这样的题目,让学员们刻意作弊。

    但是换一种思路便很好理解了。所谓兵不厌诈,在战斗,或是与他人敌对的情况下,有时或许无法在明面上做出什么决策,但是暗中的逆袭,却能让整个局势反转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这场期末测试需要考察的最大一项内容。

    开考的铃声已经响起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昏昏欲睡。他昨天做了一个非常蠢的决定。他复习到了凌晨,而且前一天他也复习到了凌晨,再前天同样还是凌晨,所以说,他差不多已经有三天两夜没有睡觉了。

    虽然确实是很认真,西陵江坤也为自己如此认真而深深感动。但是不得不承认,现在的他就快困死了,两个眼皮上下直打架,他几乎已经快撑不住了。就连考场这紧张压抑的氛围,都没能让他的困意减少几分。他现在正在凭借最后的意志力支撑着自己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的旁边是祈岚,祈岚的前面是叶朔。叶朔非常无奈的看着他周围的四个人。那四人形成了一个包围圈,正在互相向他使着不同的眼色。叶朔假装没有看见。而旁边的续垣眨眼眨的眼睛都快抽筋了……

    “刷刷刷——”那是试卷分发下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颤抖的拿起笔,又颤抖的在试卷上写上四个大字,“四林江申”,然后他又颤抖的看了看试卷。嗯。果真我都不会做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点了点头,随后又像是恍然大悟一般,突然打了一个激灵。“天哪我居然不会做!哇哇头好晕,头好晕!困到简直不能思考……感觉思想都被凝固住了……好像看见了我柔软的床,柔软的被子和柔软的枕头……”西陵江坤的意识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朔正在用灵魂力量,默默地向周围的人传着答案。他已经发现了,有几套扩充题的答案,正在监考导师所站的讲台前面,有几张不起眼的纸上就写着答案。他正在使用灵魂力量,慢慢的,缓缓的,侵蚀着那监考导师的视觉神经。

    通过侵蚀视觉神经,叶朔可以做到视觉共享。那样他便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到讲台上的答案内容了。

    然而刚一放开灵魂力量……叶朔顿时满头黑线。放开了灵魂力量之后,他对周围的感知加深了许多。而这是被动的技能,他自己无法减弱,因此,他的四周瞬间嘈杂起来,整个教室里的人几乎都在相互传音。

    “这个题目到底怎么写!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到底有谁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这什么鬼题目!”

    “你们相互传音的声音轻点行不!”这居然是监考导师的声音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