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65.第465章 我才不想当什么班长啊喂
    上午才刚刚递交了报名表,下午叶朔就已经坐在空间系的教室里了。致远学院的办事效率,让他只能暗暗苦笑。

    说起来,齐玎莎也是插班生,现在应该也报名过选修课了。不知道她会选什么院系呢?

    如今大家在不同的班级,选修课就是唯一的见面机会。因此在刚进教室时,叶朔下意识的把座位上的所有同学都打量了一遍。虽然嘴上说着要放下,但在没有看到那个令他期待的身影时,心里仍是小小的失落了一下。

    负责空间系的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教授。在看到他走上讲台的时候,叶朔就觉得脑袋“嗡”的大了一圈。因为在其他学员的传闻中,这位导师……而之后的一堂课中,也深深证明了叶朔的不祥预感。

    这位导师几乎每讲两句话,就要转身在黑板上写几行板书,写完后还要敲敲黑板:“好好记下来,考试必考!”在这样紧迫的气氛下,叶朔甚至根本来不及听他都讲了什么,只能机械性的在下面不断抄着板书。

    正当叶朔抄得天昏地暗,恨不得能多生出八只手时,在他身旁的空位上,忽然坐下了一个俏丽的身影。熟悉的香气,让叶朔有些诧异的抬起头,南宫菲也正转头瞧着他,双目对视,叶朔一阵脸红心跳,南宫菲则是妩媚一笑。

    在南宫菲出现的时候,整间教室都有了几分不同寻常的骚动。虽然大家分属不同班级,但南宫菲的名气实在太响了,全院几乎没有人不认识这位院花。同样……也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最近缠绕在她身上的绯闻。

    托南宫菲的福,现在就连叶朔也一并成了名人。在这个风口浪尖上,南宫菲竟然一来就和叶朔坐在一起,仿佛是毫不避讳的落实了绯闻。这更是让一众男学员悔恨得几欲抓狂,早知道这样就能夺得美人心,当初自己为什么不更大胆一些呢!

    南宫菲并没有理会周围的窃窃私语,随意向叶朔打了个招呼:“嗨,你也选空间系啊?”

    叶朔这才回过神来,不敢直视南宫菲的他只能将视线移开,这一转就无意中发现,老教授的板书已经写到了另一块黑板的底部,并且他似乎正要开始将前一块黑板上的内容擦去……叶朔这一来再也没心思理会其他了,含糊答应了两句,就再一次投入了抄笔记的奋战中。

    南宫菲皱着眉看了看黑板,又看看叶朔,“你不是吧,要不要听得这么认真啊?”顺手抄起叶朔记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抖了抖,“我天哪,竟然还记笔记,你西陵江坤上身了?”说着漫不经心的一手托腮,有些戏谑的瞟向他,“空间系的课很无聊的,一直都在讲一些理论知识,讲来讲去都是那点内容,听不听都无所谓啊。”

    叶朔抄笔记的手略微顿了一下。当他平心静气,重新把自己抄下来的内容仔细看了一遍的时候,就无奈的发现,这竟然只是把一些自己早就理解的东西,用更高深的术语,以及更繁复的语言重新罗列了一下而已……

    这样一想,叶朔也就没有了刻苦的劲头。转向南宫菲:“那既然空间系这么无聊,你当初为什么要选?”

    南宫菲翻了个白眼:“我当初那不是不知道吗!唉,才听了一节课我就想转系了,不过其他院系好像也没什么好玩的。要是有哪门课可以好好的讲讲‘双修’之道,咱们倒是可以一起去听啊——”一面调皮的冲叶朔眨了一下眼睛。

    叶朔可以感到,自己的脸再一次红了起来。借着这次机会,他终于认真的转过了头:“其实,上次的事情发生以后,我就一直想跟你好好谈谈……”深吸了一口气,“请你等我,我一定会好好修炼,然后娶你的!”

    南宫菲为叶朔这番“大胆表白”,也是难得的怔了怔,但在叶朔认真的等待着她的答复时,她就忽然笑得把头深深的埋到了桌上的课本里。

    “你想娶,我还不想嫁呢——”等她终于笑得够了,才重新直起身,双眼中流转着如常的狡黠,“上次的事,你不会是一直记到了现在吧?拜托,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这种事就不要这么扭扭捏捏啦,洒脱一点好不好?”眉梢略微一挑,“不过拜你所赐,倒是让我发现了一件好玩的事。那以后如果我‘想’的时候就来找你,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看着这样的南宫菲,叶朔忽然觉得,自己一心要对她负责的想法,可能真的是一个错误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课十分的无趣。

    由于南宫菲的提醒,此时的叶朔几乎是彻底失去了认真上课的动力。

    那白发苍苍的导师依旧在黑板上奋笔疾书着。但是由于不抄笔记,叶朔在下面坐着坐着就开始走神,随即脑袋也变得昏昏沉沉。

    起初他尝试将两手交叠,支撑着自己的下巴,好让自己的脑袋不至于彻底趴倒在桌子上。但是这样撑着脖子实在难受,而那导师依旧在讲台上写着满满的板书,叶朔越来越大胆,最后直接趴在桌子上,眼睛一闭,开始睡起大觉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可能是由于在课上睡觉,那姿势实在不太舒服,叶朔并没有睡得太熟。相反的,他断断续续的进入了浅层睡眠。当身体休息的时候,有时却恰恰是大脑更加活跃的时候。

    叶朔在半梦半醒间似乎做了很多梦。他梦见了以前在玄天派的日子,梦见了顾问,梦见了颜雪梦,梦见自己离开玄天派,遇到了祈岚,两人一起去了炼药师公会。

    祈岚说要找云星大师喝酒。叶朔想不明白,云星大师不是应该不喝酒的吗?接着整个画面一转,云星大师已经坐到了自己的对面,拿着一壶酒,正在拼命的给自己灌着。

    这样的画面叶朔总觉得不太对劲。他劝云星大师少喝一点酒,但是云星大师却一点反应都没有,最后似乎是不胜酒力,整个人都趴倒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祈岚则坐在旁边,不声不响,看到云星大师倒下,居然转过头对叶朔说道:“咦?师兄,师父怎么死了?”

    “师父没有死,他只是喝醉了。”叶朔向祈岚解释道。祈岚却摇摇头,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叶朔,既不高兴,也不生气,也没有难过,“师父就是死了。”祈岚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”叶朔皱了皱眉,上前拍了拍云星大师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的手一经触碰到云星大师,云星大师的身体便缩小了一圈,最后竟是直接缩小成了一个小婴儿般的大小。那小婴儿躺在宽阔的袍子里面,产生了一种极大的不协调感。

    这本应该是一副极其诡异的场景,但在这样的梦中,叶朔的思维方式也无法以常理来判断,或许他已经跟着这个精神世界一样扭曲了起来。他笑着对祈岚说道:“你看吧,师父不过是变成一个婴儿了。所以他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画面逐渐开始变得模糊。突然,叶朔感到自己背上被拍了一下,顿时,他惊醒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讲台上,那白发导师早已不见了踪影,只留下黑板上密密麻麻的板书。

    而周边的学员也走的差不多了。南宫菲坐在他旁边。看来那一下就是她拍的了。

    “叶朔同学,没有想到你也是那种喜欢上课睡觉的人。我先前看你那样子,还以为你是要立志当一个学霸,和西陵江坤去竞争竞争呢!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做了一个梦?”叶朔喃喃自语。但是他却想不起来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上课不但睡觉,还睡得舒服的做起了梦。你这个样子怎么能当好班上的班长。”南宫菲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班长?”叶朔满头问号。“班长是谁?这个班不就是一个选修课的临时班级,需要什么班长?难道……”叶朔揉了揉眼睛,他似乎较之先前清醒了一些,“难道说我是班长??”

    “对呀。我也是才得到的消息,估计明天就该宣布了吧?叶班长,你可要好好起一个带头作用~”

    南宫菲说完飘然离开,留下了还无法接受的叶朔,“我什么时候成班长了!?我才不想当什么班长啊喂!!”

    尽管叶朔无比的抗拒,但是似乎空间系的负责导师对叶朔很是喜欢,几乎是不由分说的让叶朔当上了班长。既不需要考虑班上其他同学的意见,连叶朔自己的意见都无需考虑。

    叶朔跑去跟导师说了好几回,但那导师就是一只笑面虎,他微笑的说道:“好的好的,叶同学,你的意见我会考虑的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随后到了第二天,叶朔坐在下面想着,我都说了这么多次了,这下总不该让我再当班长了吧!

    结果那笑面虎导师站在讲台上,露出了他的招牌式微笑,亲切和蔼的说道:“选修课已经进行了半个学期,大家在这里也应该都融入集体了。为了让同学们可以更好的互帮互助,我特地选出了几名班干部。”说完那笑面虎导师拿出一块玉简,手指随意拨动着,玉简上便投影出几行字来。

    为首的第一行字上赫然写着:班长:叶朔。

    “等等,这不对呀导师!我什么时候成班长了?”叶朔脱口惊呼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当然是现在呀!叶朔同学,身为班长,要好好为同学服务。对了,叶同学,你在天级班的班主任,还向我大夸特夸过你呢!她说,如果是叶同学当班长,一定可以很好的管理好班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朔这下是明白了,为什么他会被不由分说的强加在班长这个职位上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才不想管什么班级。其他人的事情关我什么事……”叶朔小声嘟哝着。

    “别人的事不关你的事,那我的事总归关你的事吧~”南宫菲非常合时宜的凑上一句,“我听说又来了几个插班生,今天放学之后陪我去看看呗?”

    “又来插班生?”叶朔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兴趣,“致远学院一直都来插班生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也没有,在你们之前,致远学院已经很久没有来插班生了。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你们来了之后,似乎来了挺多插班生的。哈哈,看来我的校园生活也变得有趣多了。”南宫菲双手合十,最后还击起了掌。

    叶朔无奈摇头,“我觉得你的校园生活早就已经很有趣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南宫菲睁着她的大眼睛眨了眨,“我也觉得那一天发生的事情确实有趣~”她似乎正在将话题往某个地方刻意的引导。

    叶朔忽然回头注视着南宫菲,原本南宫菲料想中的沉默或是羞涩并没有出现,叶朔居然是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我也觉得有趣。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南宫菲一愣,她还从来没有想过叶朔会有这样的反应,但很快也就恢复自如了,“嗯,那等一下,放学之后陪我去看看新来的插班生吧~”她很快就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放学后,南宫菲带着叶朔一路穿过回廊,来到了一间新的教室。叶朔还没有去过那里。不得不说致远学院确实太大了。

    这里的教室是很典型的中式风格,教室旁边有许多水池,种植了许多荷花。此时并非夏天,然而荷花却开得异常鲜艳繁茂。

    “据说这一次来的插班生是两个美女耶!还因为她们的特长,直接就被分在了医师系。”南宫菲在教室门口探头探脑,“不过现在教室里的其他学员应该都走了,那两个插班生应该是班主任要留下她们讲话,所以还没走。让我看看是不是如同传闻中说的那样,是两个大美女!”

    南宫菲说完,就拉着叶朔走进了教室。

    果真,教室显得很空旷,只有最前排坐着两个女生。

    那两个女生确实如南宫菲所说,十分的好看。一个看起来清秀而温柔,如同一朵美丽的百合花。另一个眉眼中带着一丝英气,如同艳红的玫瑰,带着侵略性的美。

    南宫菲朝着叶朔调皮一笑:“跟我来没错吧,是不是大饱眼福~”

    叶朔还没有回话,那其中一个女生却是忽然跑了过来,一把就抱住了叶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