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52.第452章 久伐导师
    顺着林间小道追出不远,来到了一片开阔地。 地上残留着大片大片的血渍,刺眼的鲜红混杂在一块块湿润的泥土中,明亮的月光倾洒而下,大地一片澄澈光洁,映得这些未干的鲜血就如仍在潺潺流动般,一眼望去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这些……都是顾问的血么?叶朔的心脏都紧紧的揪了起来。流了这么多血,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?摆脱敌人了么?找到一块地方静下心疗伤了么?

    血液流得一地都是,尽头处遥遥通向东方,形成了一道清晰的路标。叶朔咬着牙继续追赶。跨过草丛,拨开灌木,一路追到了一条小河边。血迹在这里就完全断了,空间中有着强烈被扭曲的痕迹,看样子那三个人应该是在这里进行了空间转移。

    叶朔也曾尝试着将灵魂力量融入空间,希望能找出他们最终转移的位置。但这里的能量波动太过紊乱,整片空间就像被人用无数把快刀切得七零八落,早已经分辨不出本来的样子了。叶朔的灵魂力量甚至是刚刚散开,就被强烈的空间斥力堵了回来。

    若是假以时日,空间具有着自我修补性,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如初。但到了那个时候,它就成了一块全新的空间,在旧有空间中留下的一切痕迹,自然也都早已被抹得一干二净了。仅有的线索,现在真的已经完全断了。

    顾问……顾问……叶朔双膝一软,痛苦的跪了下去,太阳穴在这一刻痛得几乎要炸裂开来,就像贴附了两块烧红的烙铁。但此时的叶朔,早就不会把这些外在的病痛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自己和顾问从小到大都在一起,他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……除了在他身中天魔化气散,自己外出替他寻找解药的那一段时日,他们就从来都没有分开过啊!现在顾问却不得不一个人孤零零的流落在外,他的身份已经暴露了,还受了那么重的伤,今后的路他要怎么走……

    并且,在亲眼见识过九幽殿的影响力之后,万一九幽殿也像太虚教那样,对顾问发出悬赏令的话,那不仅是赏金猎人,所有的修灵者一定都会在第一时间针对他的……如果是那样的话,就等于是全天下都联合起来和顾问为敌,可是,他又做错了什么?!

    到头来,自己还是那么弱,还是谁都保护不了。玄天派灭门后,自己明明已经发过誓,不会再让身边的任何一个人离开自己,然而他到底还是没能做到,他所有的承诺都变成了一句句可悲的笑话。

    甚至他只能再一次眼睁睁的看着顾问在自己面前被打成重伤,看着顾问自燃元神,又为了不连累他,挣扎着独自逃跑,拖着伤病之身把敌人引开……而自己又做了什么呢?仅仅是躺在地上,像个废人一样躺在地上而已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朔也就更加后悔。当日在埋谷,如果由着顾问立刻离开就好了,那样他今天也就不会出事了!都是自己非要把他拉下水,说什么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结果呢?你的有难同当救不了他啊!

    叶朔痛苦的闭了闭眼。楚天遥有句话说的没错,自己的确是一个很自私的人。自己的看似为别人着想,其实只不过是希望事事如自己所愿而已,但自己却从来没有真正设身处地的站在别人的立场上,去为他们想过!

    至于内奸,叶朔也相信一定是存在的。如果不是有人泄露了情报,敌人绝对不可能来得这么快!关键只是,到底是谁……

    首当其冲的怀疑对象自然还是叶飘零。毕竟她是除了自己之外,唯一一个可以肯定是知道顾问实力的。当日她口口声声说要报自己相救充书瑶之恩,说得确是情真意切,但人心隔肚皮,谁知道那一番话究竟有几分真实,几分虚假?

    只是如果是她,在测试刚刚结束的时候就可以立即告密,何必要拖到实践课程期间?作为唯一的知情者,就算她想撇清,也不是打一个时间差就可以撇清得了的……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……叶朔按住胀痛的太阳穴,楚天遥的名字忽然毫无预兆的在脑海中浮现。他和顾问一向不睦,顾问也不止一次的提醒过自己要提防他。到最后甚至不用旁人说,叶朔自己也可以感受到,每一次楚天遥看着自己的时候,那种深切嫉恨的目光……

    还有玄天派的灭门惨祸,同样是因为灵器的秘密被人泄露所致。为什么会那么巧,两次的情报走漏都发生在自己身边,还都是和楚天遥有着一定的关系,这一切……一定不仅仅是巧合!

    顶着剧烈的头痛,揣着一肚子的纷乱思绪,叶朔艰难的站起身,在潮湿的泥坑中摇摇晃晃的游荡。明知道顾问和敌人已经转移了战场,自己再留在这里也不可能找到他了,甚至叶朔自己也不明白他到底还在执着什么。

    玄天派灭门之后,顾问就是最后一个和他的过去有所牵连之人,只要他还留在自己身边,自己就可以自欺欺人的以为,一切都还没有改变,还有一个人可以让自己依靠。未来的路再艰难,总有一个人会陪着自己走。那么,自己就算还保留着一点懦弱,一点温情也无所谓,不用将自己从内到外武装得坚硬如铁,可以继续做一个正常的人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但是所有来自过去的回忆,忽然都随着顾问的出逃而被彻底斩断。身边的人,不是置身事外的看客,就是心怀叵测的敌人,留下的,就只剩下他自己了。

    灭门之后所有压抑的痛苦在这一刻再次翻卷着呼啸而出,遥望茫茫夜空,那些闪烁的星辰,彼此间的距离那么近,又那么远,它们终究都是分布在各自的轨道上,这像不像自己和其他人的关系?就算暂时聚集在了一起,可是到头来,他们还是各自孤零零的……

    裤腿拖曳在水塘中,已经沾满了泥污,裸露出的手臂在尖锐横突的枝杈间被割出了道道血痕。空气,带着雨林中特有的潮湿味道,像一层层薄雾般,轻盈而富有侵略性的钻进自己的鼻腔中,又在肺腑间化散开一片冰凉。此情此景,无不让叶朔感到一种“天大地大,无处容身”的凄凉感。

    这一晚,叶朔带着最深的失意,在萧瑟的秋风中徘徊了一整夜。

    当初升的朝阳再次普照大地时,叶朔通过传送阵回到了致远学院。

    他想得很清楚,他是无处可去的。先别说他不知道顾问在哪里,那两个九幽殿使者一招就可以秒杀自己,就算能找到他们,也帮不上顾问任何的忙。况且不是每一次,都会有这样死里逃生的好运。

    更何况,自己身上还担着玄天派的满门血债。他必须要变得更强,才有机会为师门讨回这一场公道。作为修灵界的新人,如果离开致远学院,失去了系统的学习方法,他的修炼效率一定会大幅度降低,再想报仇,也就遥遥无期了。

    也因此,就算对那个地方再心灰意冷,他还是不得不回去。他不可以被开除。

    虽然昨天晚上把脾气耍了个十足,今天再回去低头认错确实很没面子,但反正他也想得很清楚了。这个世界上,哪有民间故事里那么多的快意恩仇,哪有那么多的自己弱敌人蠢,瞌睡了刚好有人给你送上枕头?世界又不是围着你一个人转?

    很多时候就算再不喜欢,也还是不得不学着去向生活妥协。如果不服气,那就埋头修炼,等到有一天可以站到让他们仰视的高度吧。无论如何,现在的他,还没有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重新踏入致远学院,这里的氛围平静依旧。庭院间可以见到三三两两的学员抱着课本,正在匆匆赶往不同的教学楼。

    同样在这个年纪,他们还可以无忧无虑的去上课,考虑着午饭要吃什么,考虑着一天的课程结束之后要去哪里玩,但是另一个人,现在却被追杀在生死边缘,危在旦夕……这个世界,果然处处都充斥着不公平。

    由于雨林位面中突来的变故,实践课程被临时停止,连带着进入其他位面的学员也先后被传送了回来。曾经参与救援的导师们事后只字不提,而学院也立刻按照常规的作息时间重新展开了授课。

    鉴于这一次的实践时间确实过短,考虑到一些普通班的学员或许来不及完成研究,学院特批准半个月内图书室通宵开放,以供各位学员查阅相关资料,利用课余时间尽快完成他们的实践报告。当然,如果直接大篇幅引用资料,查出来的话还是会被判不合格的。

    现在距离第一堂课还有一点时间。叶朔拐了个弯先回宿舍放行李。伽罗已经先去上课了,续垣正在阳台上晾着换下的衣服,两人互相打了个招呼后,叶朔刚要继续往里面走,续垣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,转过身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叶同学!那个……你等一下先不用去上课了,久伐导师刚才专门来了咱们宿舍,她让你一回来,就直接去她的办公室找她。她说这话的时候,脸拉得挺长的,估计是你昨天晚上违规离开的事,已经有其他导师到她那边告过状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的脚步停顿了一下。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啊,算了,昨天是在他们把话说到那个份上之后,自己还要坚持追出去,现在回来,当然不可能指望他们让自己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上课了。

    去就去吧,有骂挨骂,有罚挨罚,不管怎么样都得留在这里。毕竟我现在的命,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了,我的尊严,也不仅是我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当下叶朔只是冲着续垣缓缓一点头,就拖着行李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,在费了一番力气,将换洗衣物和随身用品重新归置整齐后,再一拉开房门,就看到续垣正站在门口,一脸担忧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叶同学你不会真的要被开除了吧?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很短暂,但是叶同学我一定会想你的!……叶同学?叶同学?”续垣还在不停口的说着,叶朔却已经直接大步从他身边跨过,很快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久伐导师……因为上过她的课,从其他学员的抱怨中,叶朔对这个人也有几分了解。

    她是院长助理,同时也是招生部主任。性格相当古板,课讲得一般,脾气倒是不小,一天到晚都在板着脸训斥学员。公孙芷琪曾经私下说,她长了一张看着就像随时在生气的脸。

    不仅是这样,她的手同样伸得很长。每次在庭院里撞到其他学员,她都要念叨上几句女孩子的化妆打扮,训斥几句男同学的违纪情况。因此大多数的学员见了她都要绕着走。

    如果她能一视同仁也就罢了,偏偏她最喜欢针对的就是黄级班那些家境相对普通的学员。而对于天级班里的一些贵族少爷,她脸上的笑容夸张得都可以拧出水来了。这也就是俗称的“捧高踩低”,这一点更是为她招来了不少鄙夷。

    同样是在其他学员的议论中,叶朔还得知,当初曾经有一位顶级的贵族大少,从另一个富饶得多的国家千里而来,原本是要被他父亲送进致远学院就读的。当时负责迎接的就是久伐导师。

    如果能留住这位小少爷,学院就有机会得到一笔巨额的赞助金,久伐导师为了这笔钱,殷勤得都恨不得跪下来给他提鞋根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那位小少爷就是专程为了在恶劣的环境中磨砺自己,是为了吃苦,久伐导师这一来适得其反,眼睁睁的看着财神爷插上翅膀飞走了。就为这件事,她曾经被其他导师暗地里取笑过好几天,这件事当时也在一众学员间广为流传。

    顶级的贵族大少……来这里是为了吃苦……叶朔的拳头不知何时,已经悄悄的握紧了起来。不会有错,他们说的应该就是墨凉城!

    墨凉城,原本是要进入致远学院的。如果那个久伐导师当初可以表现得“正常”一点,现在他就已经进入了致远学院,不会来到定天山脉,不会和自己产生交集,也不会因为他,间接导致了玄天派满门尽灭……

    来到致远学院也有一段时间了,但让叶朔真正可以体会到归属感的,依旧还是玄天派。

    那里有慈爱的师父,有互相扶持的师兄弟,虽然整体环境要破败得多,但如果可以选择,他还想待在那里,那里的一切都比这里的锦衣玉食美好……可惜,它们终究是已经消逝在了那一场覆灭的火光中。

    从定天山脉到墨凉城,明知道除了虚无极的野心,其他都是间接因素,跟久伐导师根本就扯不上什么关系。但冲着先入为主的怨恨,再加上他们对待顾问的冷漠,叶朔对那位势利的久伐导师直接就充满了恶感。

    一路踏上梯阶,此时叶朔已经站在了久伐导师的办公室门前。注视着眼前那一扇高大冰冷的红漆木门,他深吸了一口气,抬手敲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