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1章 人情冷暖
    “该死的!”尽管这样的反击并不会对那两名九幽殿使者造成伤势,但煮熟的鸭子也会飞,还是让两人暴跳如雷,“为了逃跑,竟然自燃元神?!”

    “连元神都自燃了,他所受的损耗也绝不会小!快追,这一次一定要抓住他!”还是右首黑衣人见多识广,很快的冷静了下来。超快稳定更新,本文由 。。 首发说话间两人已是化作两道流光,顺着窗栏上破开的窟窿直追了出去。受到这股浩荡而过的庞大能量侵蚀,墙壁上的裂缝又接连拓宽了几分。

    这两人出入致远学院,直是想来便来,想走便走,全程连一道结界都未曾布下。足见底气十足,从未将任何一个势力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当三人的身影相继消失在天空之际,位面中忽然降下了一道强横的灵力波动,同时一声断喝在后方响起:“什么人敢在我致远学院撒野?”随着喝声落下,数道破风声由远及近,致远学院的数名导师,以及一群闻讯赶来的护卫队成员已经出现在了宿舍之外。

    热带雨林位面内的能量波动出现紊乱时,学院中就有不少负责此项课程的导师从睡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为了锻炼学员们的实际动手能力,整个位面是被施加过一层屏蔽灵力的结界的,屏蔽强度则是根据学员的普遍实力为准。就算是天级班的一群尖子生,进入这样的环境时都是束手无策,至少在已知的所有学员中,绝对没有人可以在灵力被充分压制的情况下,爆发出这样的能量波动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学员,那就只能是出现了外敌!在灵能屏蔽下丝毫影响没有,对方的实力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。

    而更糟糕的是,敌人可以正常发挥,在场的学员却只能被动挨打,如此一来强弱更是差距悬殊。又不知那闯入者所为何来,万一这群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少爷小姐真的出了事,可就等于同时得罪了他们背后的五十来号家族!这样的后果,即使是致远学院也是承受不起的。

    因此值班的导师再也没心思睡觉了。纷纷披衣起身,纠集起了护卫队,匆匆开启传送阵,以最快的速度朝雨林位面赶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还是慢了一步。刚刚赶到这里,只来得及看到天际微光一闪,随即迅速呈菱形缩小,隐没在了漫天星芒中。敌人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了!

    进入位面后,自己就一直不断向对方传音示警,但他们且不说依言罢手,竟还在将这里搅得一团糟之后,当着自己的面大摇大摆的溜了,这简直是对整个致远学院的挑衅!带队导师怒不可遏,把手一挥,冲着护卫队成员喝道:“去追!这件事必须有个说法!”

    能够在多年来一直维持着学院的纪律,护卫队的整体素质自然是第一流。大范围铺开的队列,整齐划一的动作,以及每个人周身涌动的强大灵力,静夜中如同一支出征的军队。

    在其余学员战战兢兢的叙述中,带队导师已经得知,敌人是带有目的的突然闯入。他们对空间的掌握出神入化,侵入这片位面时没有掀起任何的气流动荡。现在他们正在追杀一名逃跑的学员,而宿舍内还有另一名学员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在致远学院建院千年的历史上,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!带队导师余怒未消,又向随行教员吩咐道:“立刻下令彻查此事,一定要查出敌人的来历!我致远学院,不是那么好惹的!”

    此时,叶朔正被续垣和伽罗搀扶着,缓缓的从宿舍内走了出来。额前的血洞已经只剩下了一个淡淡的圆形血痕。对于不明真相的导师也罢了,但在那些刚刚亲眼目睹他中招倒地的学员眼中,这伤口愈合的速度简直就是像怪物一样不可思议!先前可是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啊!

    虽然叶朔的气息依然虚弱,但在他疲倦的双眼中,却是泛起了一丝淡淡的欣慰。

    这件事只要致远学院愿意插手,至少顾问……应该就不会再有性命之忧了。只是,希望那些出动的护卫队员可以快点找到他。自燃元神啊,如果不尽快施救会很危险的,甚至可能永久动摇今后的修炼根基!

    就在一院子人为今晚这突来的变故乱哄哄吵成一片时,楚天遥忽然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。他悠闲的迈着步子,一路经过叶朔身边,走到了带队导师面前,故意用不轻不重,却是令全场都可以听到的音量,淡淡开口道:“导师,刚才从那两个人的言谈之中,他们似乎是‘九幽殿’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“九幽殿”时,刻意加重了语气。不过倒不用他特意突出,仅仅是这三个字组合在一起,就已经拥有着最大的杀伤力了!

    “九幽殿?!就是那个……?!”一众导师面面相觑,脸色都是齐刷刷的变了,那是一种刹那间如死灰般的惨白。

    在场的导师都是成年人,再加上在致远学院内任职多年,见多识广,他们非常清楚那个名字意味着什么!

    凡是和它扯上关系,背后一定都沉埋着大量的死亡和罪孽,无尽的尸丛血海堆积成山,整个灵界大陆人人谈之色变。连天霄阁都要对其避让一头,致远学院的底蕴就算是再浓厚上几倍,也不敢去跟那个恐怖的势力为敌啊!

    一众学员们都还是第一次看到,这群平时或高高在上,或云淡风轻的导师,不约而同的露出了这样恐惧的表情!恐惧得好像他们下一刻就会死去。面容夸张的扭曲着,甚至更超过了自己先前在宿舍中听到敌人自报名号时的反应。不过只要想到对方是九幽殿,这一切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    虽是难得看到导师们吃瘪的样子,但在这样的气氛下,却也没有任何人笑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回……回来!”终于还是带队导师先回过了神,连忙冲着护卫队招呼起来,声嘶力竭的呼喊中不难听出明显的颤抖。

    开玩笑,真要是惹上了九幽殿,管他们是不是什么千年古院,照样是有几条命都不够死的啊!

    其实用不着他吩咐,在才追出不远的护卫队成员耳中,刚刚听到“九幽殿”三字,所有人就已经像被点了穴一般死死的定在了原地。接着,他们就用比先前还快了几倍的速度,大面积的撤退了回来。当真是去时是一条龙,回时是一条虫。

    九幽殿这个名字就像有种魔力,又或者该说,它就像一个最恶毒的诅咒。它可以让英雄变成狗熊,可以让所有权贵对它俯首称臣,它凌驾于世间一切的律条和规则之上。

    同样的,没有人会怀疑楚天遥话中的真实性。和九幽殿相关的一切,都容不得任何质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楚天遥,你这是什么意思!”叶朔见到所有的护卫队员都撤了回来,先前还义愤填膺的导师们,也是在楚天遥一句话之后,明确露出了袖手不理的态度,顿时心里就炸开了一团火。

    现在每多耽搁一分,顾问的生命就更危险一分啊!这些人还在这里磨蹭什么!急怒之下,他也是第一次抛开了师兄弟之礼,对楚天遥直呼其名。

    楚天遥却是不慌不忙,淡淡道:“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。在这个世上,有些东西是我们碰不得的。难道你要让致远学院的所有师生,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,不明不白的惹上九幽殿,然后就为他一个人的私仇招来灭顶之灾?叶师弟,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自私,才能学着多为别人考虑一点?玄天派灭门惨案在前,难道你就已经都忘记了么?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,同样也是说给在场的导师听的。一方面是代他们说出了为人师表,所不便开口的难处,更多的还是在提醒他们,认清局势,千万不要糊涂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叶朔气急败坏,刚要出言反驳,一旁的带队导师忽然开口了:“那名被追杀的学员,他叫什么名字?”这句话是看着叶朔发问。

    叶朔心中一暖,只道是致远学院不畏强权,愿意出手庇护门下的学员,连忙一口答道:“他叫顾问!”停顿了一下又匆忙补充道:“黄级班的顾问!”

    楚天遥的眉头略微一皱。致远学院……应该不会这么不知好歹吧?

    带队导师点了点头,随后,他立刻转向一旁的教员吩咐道:“立刻取消那名学员的学籍!九幽殿的仇家,我们绝对不能沾!”声线是一种公事公办的平稳。

    自然,没有任何人对此表示异议。

    叶朔如遭晴天霹雳,整个人都僵住了,缩小的瞳孔在眼眶中失神的跳动着。而另一边,楚天遥脸上的笑意已经压都压不住了。自己在叶朔的光环下,被迫忍受了这么久的屈辱,唯有这一刻最为舒心快意!

    续垣和伽罗有些担心的看了看叶朔,目光彼此接触后,又相继无奈的垂下了视线。

    如果这是别的事,就算致远学院不理,他们也不是不能陪着他去闯上一闯。但现在对方是九幽殿……它足以碾灭所有的光明和希望。大家都不是孤家寡人,同时以这群贵族子弟所受到的教育,也早都过了义气用事的年纪。全场没有一个人开口,就连公孙芷琪也只能默默的低下头,眼眶早已红了一圈。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要这样落井下石呢?叶朔的瞳孔中倒映着面前导师们的身影,那些身影现在都扭曲着,被化散开的泪意映得朦朦胧胧。为什么在顾问最需要帮助的时候,你们不仅不愿意伸出援手,还要在第一时间选择开除他,以示撇清关系?

    九幽殿,真的就有那么强大么?强大到足以让所有人都变得那么懦弱,那么现实,那么丑陋……

    原本,在顾问向他说起之前,自己还一直对这个势力一无所知。所以,果然是他这十几年都过得太安逸了么?而顾问,却一直是独自一个人,背负着全族的血海深仇,面对着那样一个让所有人都不敢插手的势力……

    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他,没有任何人可以支持他,这么多年,他到底是在怎样的担惊受怕中过来的?自己枉称他的朋友,不但从来都不了解他的创伤,现在更是让他在自己的眼前被人追杀,生死不明……

    叶朔越是回想着这么多年和顾问相处的一幕幕,对顾问的强颜欢笑就更是痛心,对自己的后知后觉就更是自责,这份懊悔也加深了他的怨恨。尽管他也一再的提醒自己,致远学院跟自己非亲非故,人家没有义务去替你们送死,但他就是克制不住心中那份躁动的黑暗!

    “好,你们不去……”良久,叶朔瞪着一双血红的眸子抬起头,“你们不去的话,那我就自己去救他!”甩开两侧的搀扶,跌跌撞撞的朝着几人逃走的方向赶。无论如何,他都绝对不可能放弃顾问!

    “站住!”带队导师在背后不依不饶的喝道,声色俱厉,“我不管你是谁,今天你要是敢踏出这个院子,从此我致远学院就算没有你这名学员!”

    叶朔的脚步停了一下。在带队导师以为他已经被自己震住时,叶朔却是缓缓的偏过头,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叶朔从鼻孔里哼出一声,语速极其缓慢的道:“不是所有的人,都像你们一样贪生怕死。”说完,也不顾带队导师被他气得跳脚,毅然决然的朝着漆黑的林子里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背后起初还能听到其他学员的呼喊声,西陵江坤的嗓门是最大的,但渐渐的,在导师们“谁敢去追就一并开除”的威胁下,那些纷乱的声音才慢慢的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呵,开除,开除……有本事就像开除顾问一样,把我也开除了吧,反正这么没人情味的地方,我也不想待了!叶朔心里恨恨的想着,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泥塘中跨过。额头的伤口本来已经愈合了大半,如今在他这情绪大幅度起伏下,两侧的太阳穴再次爆开了微微的胀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