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49.第449章 敌袭突至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雨林位面之内,不断的传来自爆树爆炸的声音,以及其中还夹杂着叶雪松不断的怒吼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坑爹货!老子要向学院投诉你们!”

    “轰轰!”一声猛烈的爆炸之后,叶雪松整个人都被炸得翻了起来,在空中旋转了好几圈,才以俯冲的姿势狠狠地砸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只能够说,幸好这是在一个人为塑造的位面之中,否则这么剧烈的爆炸,叶雪松估计不死也残。而现在他只不过受了一点皮外伤,但是虽然不会要命,却也十分的疼。

    叶雪松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。他已经被炸得头脑晕晕乎乎,睁开眼睛看前方时,四周的景物天旋地转,他整个人的身体也跟着旋转。反转了两圈之后,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就在他摔倒在地的同一时间,自爆树的又一颗叶子长成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一声,猛烈的爆炸将趴倒在地上的叶雪松从地面掀起,他的身体就像一片落叶一样,在天空中飞了几下,随后身体猛然向下,像一支离弦的箭那样,硬生生的插进了泥土里。

    “真的太坑了!!”叶雪松艰难地将自己的头从土里拔出来。

    而他的两名队友,顾问与楚天遥依旧在那里互相扯皮,谁都没有真正想要救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要投诉!我一定要投诉!楚天遥!你不要想在天级班里好过了!”天空中响彻了叶雪松的控诉声。

    叶雪松一定要感谢一个人。是因为他的出现,才拯救了自己,免于永无休止的爆炸循环之中。

    叶朔是顺着那一阵又一阵的爆炸声找到顾问的。

    他先前还在担心,自爆树的爆炸相隔时间那么短,每一次的爆炸又那么的猛烈,不知道顾问会不会出什么意外?

    但是当他看到顾问的时候,他就知道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 在一片宽敞的树荫下,顾问盘腿坐着,正随手翻弄着叶雪松的笔记。“没有想到叶雪松的笔记记得这么认真。我觉得,这一次的任务就算不用我们亲身实践,光靠这些笔记也能够完成得了。何况叶雪松同学还这么的努力,这么近距离的观察着自爆树的生长过程。”

    而一旁的楚天遥抱臂站着,对于顾问的话他没有任何的表示。难道是这两人达成了某种共识?

    叶朔怀着疑惑朝前走去,楚天遥一眼就看见了他,再开口时,话里充满了讥讽。“叶雪松是你的同学吧,叶朔?他在不远处这样惨叫,你不如去帮帮他吧?不要像顾问一样,总是找各种借口推脱。”

    顾问闻言,在一旁冷笑道:“当然不要像我这样,但也不要像楚师兄这样,将自己的同班同学陷入这般境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果真,这两个人相安无事都是错觉。叶朔无奈,但是他俩至少没有当面打起来,也算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于是叶雪松终于迎来了他的救命恩人。在叶朔将他拖离自爆树的爆炸范围之时,叶雪松整个人都灰头土脸,就像是挖煤炭的矿工那样。

    见到这般场景,叶朔也只能安慰他,“叶雪松同学,没事的,今天澡堂就该开门了,你可以好好去洗个澡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转眼,实践课程已经进行到了第四天。

    用过晚饭后,整个雨林位面就进入到了一种休息状态。四面的节奏都放慢了下来,结束了任务的学员们三三两两的行走在庭院间,谈论着一天的见闻趣事。暮色四合,夕阳的余晖慵懒的抚慰着大地,折射出一群群欢乐的倒影。

    叶朔和顾问抱着洗浴用品,离开了人满为患的澡堂,也混杂在返回宿舍的人潮中。道路两旁还开设着不少通宵营业的小铺,卖的多是一些时下年轻人最喜欢的食物饮料,因此虽是小本生意,每天的收入倒是相当可观。

    这些店铺都是在第三天的傍晚忽然出现的,让这里看起来更有了几分学院的氛围。据说是为了犒劳学员们几天来的努力,辅导导师破例对位面进行了改造。此时沿途的两家柜台前就正排着一条条长龙。顾问见这架势,默默的打消了去买水的念头。

    熄灯前的宿舍,往往是最热闹的座谈会时间。这里四个班级的学员都有,叶朔很庆幸,在他们寝室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歧视事件,不同等级的学员都可以融洽相处。这也让最初反感睡大通铺的他,渐渐的接受了下来。

    本来倒也不错,能进入致远学院的都是贵族子弟,在这里谁又比谁差?就算是黄级班的学员,照样有好多人的家世不输给天级班。毕竟,在这个世界上,能够带来荣耀和地位的,除了力量,还有权势和财富。

    这会儿,又有那么几个大嘴巴在讨论着,今天谁成功的整蛊了其他同学,谁在新生里又发现了一个漂亮的妞儿等等。叶朔偶尔也会陪着他们笑骂几句。这段时间下来,他已经习惯了学院的生活,同时他也终于不再是那个“整天板着僵尸脸的新生(来自室友评价)”了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那么安详而美好,这才是他们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啊。

    手脚麻利的将被褥铺平,叶朔一边解下外衣纽扣,刚想招呼另一名室友帮他把柜子上的水壶递过来,忽然,上方“哗啦啦”一声响,屋顶被击穿了一个大洞,土屑四散间,两道黑影疾扑而至,黑漆漆的锁链洞穿虚空,沿途带起一连串刺耳的音爆声,猛地向最内侧的一张床铺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顾问重重的摔在了墙角,狼狈的喷出一大口鲜血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所有的学员都傻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虽然以前也有人经历过,新生入学时会被导师暗中考验,主要是为了测试他们的警惕性,以及反应和战斗能力等等,但出手也从来都不会这么狠哪!

    而且这两个人身上的死气浓烈得几乎令人窒息,透着一种阴森森的诡异,也绝不像是导师该有的。但如果不是导师,又有谁吃了熊心豹子胆,敢公然闯进致远学院行凶?

    就连叶朔都一时忘记了行动。也许是这种压倒性的邪恶和强大,让他也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。曾经那可以秒杀噬骨鬼圣的顾问,在这两个人面前竟然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……他们到底有多强?难道已经超越了通天境吗?!

    在他这一个恍惚间,那两道黑影已经再一次冲向了顾问,双方闪电般的爆发开了一连串的攻防战,短短数息间已经拆过了数百回合,能量波纹在宿舍内处处回荡。

    盘卷的黑雾,伴随着嗖嗖的破空声,如同隐匿在暗影中的毒蛇。直到又一道黑烟蹿出,落定成一条流转着寒光的森然锁链,沿途撕开条条裂缝,朝着角落里的猎物狠狠抽下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硝烟弥漫。

    两侧的空间直接粉碎,原本堆放了一地的杂物,连带着被波及到的橱柜,在同一刻悄无声息的化作了虚无。

    连空间都可以粉碎的攻击,这要是抽在人脑袋上,岂不是一下就得成了开瓢的西瓜?纵然众人与顾问并不相熟,此时却仍是不免为他可能的下场而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然而,在翻滚的烟尘渐渐散去时,黑衣人兜帽下的嘴角却是紧紧的抿了起来。

    被尘埃缓缓勾勒出的是一道模糊的人形轮廓,那人的一只手横在身前,紧紧的攥住了距离额头已经仅有一寸之遥的铁链。

    而他的周身正升腾起一朵朵浪花般的能量涟漪,体内灵力空前暴涨,沉埋的封印再一次被打开,一股并不亚于敌方的浓重压迫感轰然扩散,瞬间就弥漫了整间宿舍。随后猛地一抬手,几乎是蛮横的将锁链甩了回去。

    同时在他脚底,迅速的出现了一个五芒星法阵,灵力流转一周后,交织出的金色光束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内,一股纯正的玄门正气愈发强盛。或许是出于对邪秽的天然克制,就连那两个黑衣人手握的幽黑锁链,都在无意识的略微颤抖,碰撞出几点急促的呛啷声回响不绝。

    “五星镇彩,光照玄冥。千神万圣,护我真灵!”

    金光已经烧灼到了刺目,那两个黑衣人也不得不抬臂架在额前,血红的双眸略微眯起,隐藏在眼底的是一种刻骨的恶毒。

    迅速的念出几句护体真诀后,顾问连片刻都不敢耽搁,双臂交错,提起的左手捏出个剑诀,在猛烈的灵力灌输下,一道更为璀璨的光束正在他的指尖迅速成形,转眼便是凝聚成了一把三尺来长的光剑,悍然如有实质。

    “天疾,地阔,诛魔,扫荡四方!”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字落下,顾问身形急转,横过手臂,牵引着割裂长空的光剑,狠狠的朝着面前的敌人当头斩下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已经没有隐藏实力的必要了。如果不能尽快解决这两个来自九幽殿的幽灵,他们一定还会招来更多的跗骨之蛆,甚至敌方的增援很可能就正在赶来的路上……真到了那个时候,自己就插翅难逃了!

    因此顾问几乎是一开始就拿出了他的最强实力,顾氏一族专克邪魔的祖传秘法,在沉寂多年后终于再度大放光彩!

    “想不到啊……想不到叶同学的那个朋友竟然这么厉害,看来当初在埋谷中果然就是他打败了噬骨鬼圣……”续垣虽然也被强光刺得目不能视,却依然是努力的撑开双眼,关注着场中的战局。

    “他的确很强。但是……”在他身旁的伽罗双眉紧锁,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吊儿郎当,“敌人更强。”

    面对着直劈而来的光剑,右首黑衣人一把推开了身边的同伴,从容的抬手结印。在他的手指相扣间,空间再一次发生了短暂的错位,没有人能看清他结印的动作,而且这一回法则之力所降下的屏蔽,比当初墨凉城施展无间之门时还要强烈!

    不被天地认可,又是禁咒……此人竟然随手就可以使出禁咒!

    一切快得仿佛只是一眨眼,在那黑衣人手中已是托起了一团黑色光球,每一道溢散开的能量波都如同一道纵横的闪电,散发着世间最极致的邪恶,划破时空,与顾问刺来的光剑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!

    轰!——

    在黑衣人结印之时,顾问原本还是占据着先机的,但不知怎的,他的动作就像是忽然慢了一拍,在半途中短暂的停滞了下来。

    更为诡异的是,在场这众多学员,竟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一幕的异常,生像他的攻击就正该在这一刻落下。似乎顾问的时间,又或者该说是所有人的时间,都被短暂的剥夺了一部分。

    时间秘法!当其他人还在困惑不解时,曾经见识过时间秘法的叶朔已是如醍醐灌顶,能做到这种程度……这很明显就是操纵了时间!并且,应该是更高一个等级的“时间静止”,同时静止了他们所有人的时间……

    一场重量级的战斗,成败向来止在瞬息之间。在被扭曲的时间轨道上,黑色光球后发先至,从顾问的光剑上端一路碾压而过,犹如炮弹碾过城墙,冲散开的是一截截暗淡的剑锋碎片,又在半空中化为细碎的光点四面飘散。

    而再无阻碍的黑色光球呼啸着长驱直入,正面轰击在了顾问已呈中空的胸口前……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一口凄厉的血雨,飘洒长空。有几名邻近学员的脸上都沾染了斑斑血点。

    为首的黑衣人却是不依不饶,手掌高抬,指缝间暴射出一条条漆黑锁链,如同一片张开的蛛网,相继洞穿了顾问周身要害。切入方位极其刁钻,恰好卡在每一根灵脉的节点处,完全封锁了受制者的灵力运转。

    同时,锁链牵拉着顾问不断升高,很快已是定格在了半空中。丝丝缕缕的黑气顺着锁链攀爬缠绕,交织成了一团有如黑色太阳般的巨大球体。浓重的魔压沉沉四溢,每一道流窜而过的波纹都裹挟着令人心惊的电光。

    且这锁链似乎更有吸收灵力之能,一道道清晰可见的透明能量顺着锁链,从顾问被穿透的关节处汩汩流出。经过灵力滋养的锁链,散发开的无形波动更为浓郁,而相形之下,顾问的表情则是正在变得越来越痛苦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,东西……东西不在我身上!你们再缠着我也没有用!……”黑雾弥漫中,顾问正在用最后的力气嘶吼着,嗓音已经沙哑得近乎绝望。

    “哈,你们顾家就剩下你一个人了,不在你身上还能在谁身上?”左首黑衣人第一次开了口,声音阴冷,就似毒蛇正在咝咝的吐着信子,“就连顾氏一族的祖坟,我们可也一早刨开看过了啊——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