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45.第445章 出窍的是我,留下的是叶静颜?
    这是实践课程的第一天。

    夜已经深了。弯弯的弦月挂在天空之上,是那黑色的天空中唯一的一抹亮色。

    除去那高高的弦月之外,整片天幕中没有星星,没有云,只有浓重的黑色。

    雨林之中,处处都是嘶哑的虫鸣声。那些虫子拼命的叫着喊着,仿佛用尽了这一生的力量。整个雨林,嘈杂而又烦躁。

    同时,还有一个人也很烦躁。那就是躲在雨林里的西陵江坤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身上强力杀虫剂的味道,与他的汗味混在一起,又融合了雨林中一些植物与动物散发出来的气息。这些味道交织在一起,形成了一种极其诡异的怪味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觉得自己都快要不能呼吸了。但是他决定忍下去。因为他曾经向自己许下过诺言,绝对不能轻易放弃。他一定要让所有人看一看,他西陵江坤,即使不靠西陵家族的势力,仅仅靠他自己的坚持,他也能够成事。

    所以他要继续等下去,等到找到血箭毒蛙的那一刻。他要向南宫菲与叶朔证明,他西陵江坤的方法是没有错的,他一定能找到血箭毒蛙,而且不止一只!虽然他现在连半只都还没有抓到呢,但是西陵世家的人就是这么有自信!

    西陵江坤等着等着,脑袋越来越沉,眼皮子也越来越重。他觉得自己就快要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我不能睡,我不能睡,我一定要坚持到底!”这样的念头突然冲入了西陵江坤脑海里,他也在半梦半醒的边缘猛然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但是还是好困。”西陵江坤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。然而当他的嘴巴张到一半的时候,却忽然神色一变,脸色一僵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!?”西陵江坤连忙闭上嘴巴,但他很快又张开了嘴。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,就在他打哈欠的那一瞬间,有什么东西趁机钻进了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!呸呸!”西陵江坤拼命往外吐着。他已经差不多能肯定了,确实有什么东西飞进了他的嘴里,而且还和他的舌头来了一个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“好恶心啊!”西陵江坤吐得口干舌燥,才总算感觉把那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给吐了出去。但是四周黑灯瞎火,乌漆墨黑的一片,他也看不清吐出来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是随便飞舞的虫子?还是正好从树上掉下来的果子?

    “可能是树上掉下来的一粒小果子吧!”胡思乱想了一阵后,西陵江坤这样安慰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坐在草丛里。“血箭毒蛙,血箭毒蛙……”西陵江坤嘴里念念有词,“血箭毒蛙,你快给我出来呀!”

    随后,他又开始自言自语。“这一次的实践课程,整个位面里,不,整个致远学院里,都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我这么认真的人了!这么晚了,估计所有人都睡了,也就是我西陵江坤这样的有为青年,才会放弃这来之不易的休息时间,跑来抓项目实验需要用到的材料。”西陵江坤说着说着,竟是差点被自己给感动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太高估了自己,也太低估了别人。因为,虽然现在已经接近第二天的凌晨,确实有些学员已经开始休息了,但是更多的学员同样都在忙活着。

    原因有两点。第一点是因为实践课程的时间很紧迫,容不得丝毫浪费。如果没有充分利用好每一天的时间,那么很大程度上,是无法完成全部的实践内容的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参加过多次实践课的学员们而言,早就已经得出了经验。在课程前期一定要抓紧,纵使是后期多出了时间,也好过前期放松,后期来不及。毕竟你无法确保,你的研究对象是否会突然发生异变。

    曾经就出现过有学员自以为写好了观察日记,在最后一天却不得不全部推翻重来。结果因为记录下的数据不够精确,导致实践报告未能通过的惨案。而且这一次的课题又特别的怪异,有相当一部分的学员难免会心里不安,想要快点把项目完成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原因,则是更为重要的一个原因,也是最关键的,因为住宿条件实在是太简陋了!

    虽然住宿的屋子,已经被西陵江坤带领着学员们好好的修葺了一番,屋顶什么的都是新的,就连那满是缝隙和窟窿的墙也被重新糊了一遍。但热带雨林的蚊虫实在是太多,如果把窗关上睡觉,纵然可以稍微阻挡一下蚊虫,但是,那实在是太闷热了!睡在里面的人就像是蒸桑拿一样,不一会儿就满头大汗,浑身的衣服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另外说一句,由于是实践课程的第一天,所以澡堂暂不开放。这个理由十分的没有道理,澡堂开不开放,和实践课程是第几天又有什么关系?完全没有逻辑在里面。学员们听到了自然觉得不可思议。但是,辅导导师只留下了一句话,就让所有的学员都闭嘴了。

    辅导导师传音说道:“因为,这也是实践课程的其中一项环节!考察学员们的随机应变能力。同学们,当你们一进入这个位面的时候,测试就已经开始了。测试为期七天,中间是没有任何停滞与休息时间的。这意味着你们在位面中所做的一切,都将会成为测试的一部分。所以想要去洗澡的话,你们大可自行解决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“大可自行解决”堵住了许多人的嘴。于是,最终自行解决的方案就是……今天不洗澡了。

    刚开始还有人会埋怨上几句。毕竟致远学院内的学员,怎么说也都是一帆风顺过来的,没吃过什么苦头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的话,在这么闷热的屋子里关窗睡觉,就算洗了澡也等于是白洗。

    所以最终,寝室里的学员们投票表决,少数服从多数,他们选择了把窗子打开。

    但是,仅仅只是开了一瞬间,几乎所有人都后悔了。黑暗中,那些蚊虫仿佛看到了鲜美的食物,黑压压的蚊虫如同黑色的云朵,扑面而来,那场景简直可怕至极!

    请神容易送神难,这些蚊虫有一大半都飞进了寝室里面。虽然众人急忙把窗门关上,但听着满耳的嗡嗡声,要想把这些已经存在的蚊虫赶尽杀绝,那他们也用不着睡觉了,只怕光是拍蚊子就得拍到第二天的早上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一点是……!强力杀虫剂……那些所剩下的强力杀虫剂,已经全都被西陵江坤倒在了自己的身上!

    而且,倘若西陵江坤还在寝室里的话,让他在房间里到处溜达一圈,或者把他的衣服脱下来,在寝室里挥舞个几下,把那些蚊虫熏个半晕也是可以的。偏偏西陵江坤不见了踪影,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儿!

    没有强力杀虫剂意味着,之后的一整天,寝室里都不得不与那些蚊虫为伍了。

    这样恶劣的条件,谁还能安心睡得着觉?

    于是大家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统统都从床上爬了起来,从林子里面弄来一些小树枝,把它们堆在院子里面,再用打火石燃起了一堆篝火。这一次,没有人敢把篝火放在离寝室近的地方,就算是院子里也专程用一些石头,筑起了一面小墙。

    学员们就坐在篝火的旁边,借着火焰的光亮,开始讨论他们接下来的任务。

    不过,叶朔倒是睡得很好。与这些娇生惯养的富家公子们不同,叶朔也算是从小生存环境恶劣了,以至于他练出一门独门绝技,只要是在能闭得上眼睛的地方,他就都可以一下子睡着。

    再加上灵晶盾的原因,蚊虫也无法叮咬他,自然是更能安心睡个觉了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刚要去见周公的时候,忽然有人狠狠地拍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那一下有些重,那人看起来似乎是很焦急。

    “嗯?”叶朔睁开了睡眼惺忪的眼睛。眼前那个模糊的影子,映着篝火,慢慢的清晰了起来。

    居然是公孙芷琪。

    公孙芷琪看起来特别的慌张焦急,见到叶朔终于醒了,立刻用两手抓住他的肩膀,狠狠的摇了起来。摇得叶朔莫名其妙,还觉得有些头晕脑胀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叶朔看起来一脸茫然,他也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公孙芷琪的样子让他有些担忧。她那么焦急,莫非是出了什么意外?

    “叶朔!怎么办啊!我……我……他……他……”公孙芷琪紧张得居然说话都开始结巴了,哪里还有往日伶牙俐齿的模样?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你慢点说,我在听着呢。”叶朔拍拍公孙芷琪的背,好让她的情绪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……哎呀,这个问题我应该怎么说呢?就是特别的复杂!”

    “那你慢慢说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怎么办呀,都是我不好,都是我害了伽罗……好好的我去选这么奇怪的题目做什么!什么灵魂出窍……呜呜呜,我的伽罗不见了!他的灵魂……他的灵魂出窍了!怎么办呀!他会不会回不来了!”公孙芷琪说着说着,豆大的眼泪从她的眼眶中流淌而出。

    叶朔从公孙芷琪那断断续续的叙述中,差不多是明白了整件事情的始末。

    公孙芷琪他们三人组选择的题目是,“灵魂出窍了,该怎样以最快的速度回来”。所以现在遇到的状况八成是,伽罗灵魂出窍了,只剩下一具空的躯壳,所以公孙芷琪才会这么急。但是这样的反应未免有些太过于紧张了。

    叶朔安慰道:“没有关系的,芷琪。其实灵魂出窍的本质与灵魂探测是一样的,所以你不必担心伽罗的灵魂会回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,不一样,这一次不一样!呜呜呜……”公孙芷琪哭得更加大声了,“我本来也以为是一样的!我真是太傻太蠢了!伽罗的身体被另外一个人的灵魂给占据了!就算伽罗的灵魂想回来,现在也回不来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被另外一个人所占据?”叶朔皱了皱眉头,“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?你能和我说清楚一点吗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公孙芷琪抽泣着点了点头,“就是先前,伽罗他说他想再次尝试一下灵魂出窍,然后他就尝试了,我和续垣在旁边看着。过了一会儿,伽罗忽然就像没有了反应一样,身体瘫软下来了。我在旁边叫了一声,他没有出声,后来我摇了摇他,他也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我和续垣想,会不会这一次,他终于成功了,于是我们就在旁边等着他再次苏醒过来。后来,后来伽罗……伽罗他……终于……终于醒了……但是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公孙芷琪像是想到了什么特别难以置信,又特别难过的事情,情绪猛然间又激动了起来,“伽罗他一醒过来之后,整个人的眼神都变了……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居然是,‘太好了!我掌控了这具身体!太好了!我又可以自由活动了!’

    我当时还想问伽罗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,‘伽罗’他忽然抬头看向我,一脸疑惑的问我道,‘你是谁?我并不认识你呀?还有,伽罗又是谁?我的名字并不叫伽罗,我叫叶静颜’……叶朔你说,伽罗的身体被另外一个人的灵魂占据了,他会不会从此,从此就再也回不来了!?”

    “叶静颜……”公孙芷琪的情绪正处于崩溃的边缘,所以她并没有注意到,在叶朔听见“叶静颜”这个名字的时候。整个脸部表情都抽动了一下。“好熟悉的一个名字啊……”叶朔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堪的回忆。

    在第一次见到伽罗的时候,叶朔和顾问都以为叶静颜才是那个身体的主人格。至于后面的事……叶朔实在不想再回忆了。拍了拍公孙芷琪的背,“没有关系的,伽罗还是会回来的,你不要太着急了。至于叶静颜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本来想说,叶静颜本来就在伽罗的体内,只是平时不出现而已。但是看到公孙芷琪现在的样子,看来她是并不知道这一点了。那还是不说了吧,免得她的情绪再度崩溃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看看伽罗吧,也许等我们回去了,伽罗就好了呢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