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42.第442章 他这是灵魂出窍了吗
    热带雨林之内,四处都是昆虫们不耐烦的叫声。

    整个雨林一片的嘈杂,然而最杂乱的还要数掩映在大片大片的树荫之下,那低矮的平房之内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谁放的火!!”

    “房子要被烧起来了,你们有没有搞错!!”

    那本就破败的低矮平房之内,忽然之间窜起一条冲天火舌。

    烈焰熊熊燃烧,屋子里冒出滚滚浓烟。

    “我靠,房子烧起来了!!”原本就乱的平房里顿时更乱了,已经有学员直接从两楼的窗口跳了出来。一楼屋子里的学员也连忙跑到院子里抬头望去,原来是整间屋子的房顶都被烧着了。

    这平房的屋顶由几根主梁搭建而成,主梁之上铺的都是干稻草,所以一点即燃。小小的火星很快就变成了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整间低矮平房之上,浓烟滚滚。

    “快去取水,快去取水!!”雨林之内的学员们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“用水咒!水龙吟!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,我们的灵力都被压制了!”忽然有人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的也是,根本没法用水咒!难道就让这房子这样烧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!我的实践课程成绩!!究竟是谁放的火!!我要找他决斗!!”

    “哗哗哗——”一些学员们像是想到了什么,手忙脚乱地折断了几棵树叶。雨林之内的树叶巨大无比,将它们折下来,就像是一把把的扇子。

    “快点用树叶把大火扑灭!!”有的学员临阵当起了军师指挥,然而想象是美好的,但总与现实有着一些差距。

    刚开始,大火确实由于树叶的覆盖而变小了一些。但是,随着学员越来越多地将树叶覆盖在火苗之上,原先的树叶中因为含有水分,不易燃烧,但是长时间地盖在火苗上,水分被蒸发,那本来用来灭火的树叶,霎时就成为了新的助燃剂。

    原先的干稻草已经被烧得精光,本来大火也应该已经烧停了的,但是由于新树叶的加入,又有了重新可燃烧的物质。这大火非但没有停,相反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朔与顾问站在院子里,满脸的黑线。他们两个刚刚才站起身,准备帮着耿直的西陵江坤去他的床铺上赶虫子。没有想到这才刚想进屋子,就闹出了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一直有传言,学院之中的学员,也许修为与境界会很高,但是由于一直身在学院之中,学院派的作风,便是充满了理论而缺少实践,也就是所说的高分低能。虽然这种事情并不能一概而论,毕竟对于一些优秀的学员而言,他们同样有着实战的经验。

    但是从目前实践课程,许多学员的表现来看,“高分低能”这样的评价算是说对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大,一些学员们更加努力地扇动着树叶。这下可好,大火自然是越烧越旺。

    有人手忙脚乱的急着灭火,但也有人有着闲情雅致在旁边看着,也有人对此根本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眼看着火是灭不掉了,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刚刚站起来的叶朔与顾问干脆又坐了下去。西陵江坤也一改刚才的模样,他两手叉着腰,“哈哈哈哈!!啊哈哈哈哈!!这大火烧得好啊!烧得这么大,那些虫子肯定烧成灰烬了!哈哈哈哈!!”

    听到西陵江坤这么说,叶朔就像是唯恐天下不乱那样,凑到他的耳边,对他说道:“西陵江坤同学,如果房子被烧没了的话,我们就要露宿野外了。四面没墙,头上没有屋顶,虫子当然能随时随地爬到你身上去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的话还没有说完,听到这些的西陵江坤整个人就炸开了一样,一蹦三尺高,“我靠,我靠!!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!!怎么办?老子不要在这种地方待下去了!!”说完这话之后,西陵江坤猛然一抬头。

    这低矮的平房由于破旧,它的四周墙面都是由石块与土砌成的。除去了房梁以外,也就再没有什么其他的可燃物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房子虽然已经被烧了大半,但归根结底也只是房顶被损坏了。

    如今,可以燃烧的东西差不多也都烧完了。已经没有可见的火苗,只有黑色的浓烟萎靡不振地盘旋在屋顶的上空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看着这样的景象,咽了一下口水,“你们还傻愣着做什么!!快点修房子啊!!”说完这一句,西陵江坤居然不是像以前那样,只知道差遣别人干活,相反他竟是第一个冲到了前面去。然而,当他一路冲到二楼时,看着这一地的狼藉,一时间也是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人还愣着干什么!!快点啊,把屋子重新盖了!哦,不对,不用盖屋子,把屋顶给重新盖了!!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我们是不是应该把这屋子给修好……否则的话实践课程怎么看都不可能会及格……”

    “修屋子而已,应该不会太难。”周围的学员们互相商量着,似乎同意西陵江坤的提议。

    于是这一下,实践课程的第一项任务,就这样从打扫卫生变成了修房子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,这个曾经终日无所事事,喜欢把家世挂在嘴边,喜欢差遣别人做事情,自己终日当大哥,懒懒散散的纨绔子弟,如今居然跑在了修屋子的第一线!?

    不但如此,他居然还开始指挥起了别人??而且,居然还不是在瞎指挥!?居然是有条不紊的在进行着屋顶的补修计划?

    “先去热带雨林里面,找到那些有一人合抱粗的树木……然后把主体的支架先支起来……”西陵江坤俨然成为了屋顶补修计划的领导者。

    其他班里的学员并不熟悉西陵江坤,还当他是一个比较有权威的那一类学员。在天级班之中,应该也属于比较有地位的。

    于是那些学员们,本来就对天级班的学员有一种天然的崇敬感,现在看到西陵江坤如此,更是对他暗生一丝佩服。心里感叹道,真不愧是天级班的学员,就连修起屋顶来,也这么有气魄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上,真正的天级班的学员们……却是一脸黑线的看着那一道激情满满,热血冲天的身影。他们太了解过去的西陵江坤是什么样子了……以至于看到这样的他,他们有些不太能够适应的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……真的是西陵江坤吗?”公孙芷琪摇了摇续垣和伽罗。

    “天哪,好不可思议……西陵江坤不会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吧!?”续垣与伽罗同一时间的摇头。

    叶朔与顾问不可置信地互相望了一眼。“看来,他是真的很害怕虫子了?”顾问看着这样的西陵江坤,略有些吃惊地说道,“所以他的另外一面被激发了出来?其实,他这个人非常有做领导者的潜质?”

    “这么看,他也不是那么讨厌哪……”叶朔在一旁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……到底对西陵江坤做了什么?”南宫菲抱着双臂,微微的眯了一下眼睛。

    叶朔与顾问同一时间的摇头,“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南宫菲还是保持着之前的表情,“算了,你们不说我也就不问了。不过你们可真够厉害的,居然让西陵江坤整个人性格大变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之后,南宫菲便缓缓朝前走去。她抬起头,看着站在二楼,正在努力修补屋顶的西陵江坤,“真是不可思议啊……”她轻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对于虫子的害怕,是可以这样改变一个人的……”最终,叶朔与顾问得出了这样的结论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着,很快日薄西山,夕阳的余晖洒向大地,将整个热带雨林染成了一片橙红。

    “西陵大哥,屋顶马上就要修好了呢!”

    “是阿,西陵大哥,多亏有你!”

    第二平方的二楼,一个新的屋顶已经初步成型。西陵江坤正半跪在屋顶的房梁上,在给屋顶铺上新的树叶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再压几块石头在叶子上,这样的话,就算风大也不会吹走了。”西陵江坤站起身来,很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西陵江坤伸了一个懒腰,“老子的腰真是又酸又痛!忙活了一个下午,总算是把屋顶给修完了!!这一下,虫子什么的,总不能像先前那样肆无忌惮了。对了,对了!等一下还要把墙上的窟窿给补上!!”

    西陵江坤想到这里,立刻跳下了屋顶,拿了一些泥土,二话不说就开始修补墙上的窟窿。

    有人起到了带头作用,其他学员们也跟着开始补起墙上的窟窿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,也大多都在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通过火灾一事,这破破烂烂的低矮平房非但没有被毁掉,居然还像是焕然新生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时间到了!各位同学们的第一项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!”一个中气十足的传音从学员们的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间,所有人都停下了手头的动作。西陵江坤很满意的看了一眼重获新生的破房子,内心竟是油然升起了一丝过去从来没有过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这样的情绪究竟是什么?但是拥有这样的情绪使他感到很快乐。因为这房子的屋顶是他亲手修建的,而不同于他的过去,总是借着西陵世家的名望去施压别人,是他完全不借助外力,自己完成的。这种感觉从来都没有过,西陵江坤喃喃自语,“难道,这就是成就感吗?”

    以及……被周围的人称呼为西陵大哥……过去他也曾渴望过这样的场景,他被一群小弟前呼后拥,但是这个愿望始终不能达成。尽管他总是以西陵世家的威望所压迫,但是在天级班里,没有人吃他的这一套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却有那么多的学员,并不因为他是西陵家的少爷,而叫他西陵大哥,而是完全出于对他本人的敬意。只是因为西陵江坤他自己,并非背后的西陵世家。

    “这房子的屋顶……看起来怎么好像有点奇怪……”耳旁的那个声音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位面里的学员们开始有些紧张起来。万一被辅导导师发现,这房子刚才着火烧了一回,不知道得扣多少分呢!

    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这屋顶突然变了样子……不过,屋子确实变整洁了不少,连墙上的窟窿好多都被补起来了。看来,众位同学干劲满满,对实践课程充满了期待呀!那么这第一个任务,恭喜各位完成。接下来是晚餐与休息时间,在此期间,各位的任何行为并不记入考核之中,但是注意请不要违纪。一旦发生违纪情况,必然着重处理,进行记过处分。”

    “晚餐时间到了呀!我还真觉得有点饿了呢!不对,不是有点饿,是特别非常的饿!”西陵江坤说话间,他的肚子也非常应景的咕咕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按照提示所说,吃饭的地方是一个专门的餐厅,在离低矮平房不远的地方。在餐厅的附近,还有着用于洗澡的澡堂。然而这三个地方却并不在同一方位。也就是说吃饭洗澡和睡觉,要在三个屋子之间跑来跑去。

    “这么麻烦啊……”已经有学员开始小声地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那个本来最应该抱怨的人,西陵江坤却是立刻说道:“这有什么好抱怨的!不就是吃饭的地方远了点吗?既然是实践课程,自然要和平日里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西陵江坤到底是怎么了?到底中什么邪了?从一开始跑去修房顶,我就觉得不对劲?”公孙芷琪拖着续垣在一旁絮絮叨叨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确实是有点不正常……不过这样的西陵江坤不是挺好的吗?”伽罗在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原因啊,我只是刚才突然往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去想了!那个什么,我们的题目不是叫‘灵魂出窍了该怎么回去’吗?你们说会不会是西陵江坤他灵魂出窍了,然后另外一个人的灵魂注入了他的身体?”公孙芷琪瞪大着眼睛问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