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0章打扫卫生?
    前方低矮的平房,看起来是一副年久失修的模样,很久都没有人进入那里了。=但是现在,忽然之间,黑压压地挤进去了一群人。

    屋子里面传来了一股发霉,潮湿的味道。那低矮的平房,并未因有人进入而变得稍许有些人气,相反的,小小的平房因为挤入了太多的人,一副岌岌可危,即将倒塌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种房子真的可以住人吗!?”

    “我好想问一下,是不是实践课程的经费被那些导师给私吞了,为什么要让我们住在这么破败的地方!?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腐烂?我闻到一股好酸的味道?”抱怨声此起彼伏,也有人捂住了鼻子,好让那腐臭的味道不进入自己的鼻腔。

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“阿嚏!”好些个学员打起了喷嚏,这低矮平房之内的怪味确实是多了些。

    整栋房子看起来总共只有五十多平方米,虽然它有两层,但是要挤下五十多个人……

    一些学员们简直就像是探险一样,在平房之内窜来窜去,不过这房子就这么大,也没有什么好看的。在把房间环视了一圈之后,所有人都一副绝望的样子。

    狭窄的房屋里,有着四五把破败的椅子。除去这里之外,还有一条细小的走廊,走廊的边上呈一字排开一排床铺,床铺之间没有任何缝隙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排床铺与其说是床铺,倒不如说只是在地上搭了几个木板子,然后木板子上面铺上了一条毯子。毯子上面放了一条薄薄的棉被,和一个看起来很久没有洗过的枕头。

    由于这些木板子中间没有空隙,接连的排序着,而且每个木板子的大小有限,通常也就一个人这么宽,所以这意味着,有人睡觉,翻一个身就该翻到别人的床上去了……

    “这床铺究竟应该横过来睡还是竖过来睡?”由于实在不敢相信,每个人所分到的床铺只有那么小一点,已经有人开始怀疑这床铺应该横过来睡了。

    “这墙壁居然还是透风的!!”站在墙边上的几个学员忽然有了重大的发现,这些发现让他们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没错,这低矮平房十分破败不堪,墙面有着许多缝隙与裂缝,有些宽度大的,完全可以通过那裂缝看见外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床底下居然还有死老鼠!!”不知道谁说了一句,忽然间,五十人里面传来了一些女孩子的尖叫声,随后一只死老鼠被抛了出来。在它即将落下的地方,人群迅速逃离,形成了一圈真空的圆环,死老鼠掉在了地上。没有人再靠近那块区域。

    由于刚才的一阵混乱,本来就狭小的房间里更加拥挤了,有人因为站不稳,被挤倒摔在了床铺上。

    “这床铺的味道好难闻啊,我要吐了!!”不小心摔倒在床铺上的学员顿时捂着嘴巴,一副要呕吐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周围的人听了,心中顿时也是一阵反胃。

    “实践课程是用来实践的,这根本就是没事找事,平白让我们吃苦!!”有人不耐烦的说了一句,“我要和家里说明情况,去院长那里投诉!!”

    “算了,要是投诉能成功的话,我现在就离开,才不会参加什么劳什子的实践课程!!”

    说要投诉的学员也不过只是嘴上逞个强罢了。虽然致远学院之内有着许多世家子弟,那些世家子弟背后的背景也势力滔天,但致远学院的教师阶层还是对整所学院有着绝对的掌控权,否则的话,致远学院就变成学员管导师了。

    作为一所千年名院,不为权贵所控制,这点根基致远学院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虽然周围此起彼伏都是抱怨之声,但是叶朔却觉得一切都可以接受。毕竟他曾经是一个打杂的,最开始在玄天派之内,他负责砍柴烧水,住的地方也不过只是一个小茅屋。同样也是一个年久失修,破败不堪的小茅屋,那个地方他住了好多年。

    不知怎的,明明周围的学员都在抱怨这破破烂烂,根本没法住人的环境,而叶朔非但没有觉得难以接受,相反的,竟然产生了一丝亲近之情。

    所有一切的开始,他成为玄天派弟子,就是在一个小小的,破败的小屋之内。

    这一切好久远好久远,久远到恍如隔世。之后经历了那么多,甚至玄天派都已被灭门……如今,再一次的住在一个破败的屋子内,不知怎的,所有的往事忽然之间在叶朔的脑海中浮现起来,竟然使得他一时百感交集,连带着眼眶都微微开始泛红了。

    “叶同学!?不是吧!?”续垣很惊讶的看着叶朔,“虽然环境确实破败了一点,住在这里也确实是一件十分……不对,非常,异常,特别痛苦的事情!但是也没有必要一副委屈的好像要哭出来的表情啊!?”

    “不,我没有,我不是因为这个环境……”眼看续垣误会了,叶朔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不用解释了!我看你就是因为矫情,不就是住的破败一点吗!?这有什么关系!?男子汉大丈夫,要能屈能伸,正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……劳其筋骨,苦其心志,苦其心志……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人正是西陵江坤。他似乎忘了先前究竟是谁在不停的抱怨。

    由于西陵江坤彻底把叶朔视为眼中钉,所以他幼稚地觉得,不论叶朔说什么或是做什么,作为叶朔最大的敌人,他一定要和叶朔所说的所做的反过来。于是便有了上面的那一番话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本来是想借孟子之言,好好讽刺一番叶朔,又能凸显出他这人博采广识,有很好的文学底蕴。同时也能够让周围的人,尤其是男生,对自己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但是他好像又失败了。“劳其筋骨,苦其心志,空乏其身……呃呃呃呃……总之,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!叶同学,做人应当高瞻远瞩,不拘小节,不就是一间破败的屋子吗!?连我西陵世家的大少爷都能住,你有什么不能住的!!”

    说罢,西陵江坤一屁股坐了下去。然而,他的屁股刚刚粘到床铺上,顿时就像安上了弹簧一样,瞬间蹦起老高。

    “该死,我是不是压到了什么东西!!”西陵江坤气愤异常,一把将垫在床铺上的毯子掀开。

    “我去,我去!我去!!好恶心啊!!”周围的学员顿时发出一阵阵呕吐的声音。

    原来刚才西陵江坤坐上床铺时,一屁股压死了一只肥大肥大的,足足有一个人手臂那么长,两个指节宽的毛虫。通常的毛虫最多只有一个人手指那么长,手指那么粗,这毛虫居然会那么巨大!

    而且由于它巨大的体型被西陵江坤压扁之后,它的一部分身体还没有被彻底压扁,正在不住地扭动。

    “恶心死啦,这是什么鬼东西!!”西陵江坤脸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,他整个人都贴在了墙面上,以求与那扭动的毛虫保持最长的距离。“老子不住在这里了,太恶心了!老子要回家!!就算实践课程零分老子也要回家!!”

    “各位同学,各位同学,你们听得见声音吗!?”就在西陵江坤不住哀嚎之时,这低矮的平房周围忽然立体声的传出了一个声音。那声音仿佛就在每个人的耳边。

    这是实践课程辅导导师的传音。辅导导师并不在这位面之中。但是通过特殊的手段,他能将声音传导入内。

    “听见啦……”学员们的声音大多有气无力。有几个的声音仔细听还能够分辨出,语气中带着一丝愤怒之情。

    “既然各位听见了,那么我们抓紧时间,赶快开始实践课程的第一环节——”

    听到辅导导师这么说,众人屏住呼吸,等待着他的下面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打扫卫生!”辅导导师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!?打扫卫生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参加实践课程的内容居然是打扫卫生!?这也太过于儿戏了吧,导师?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难道就不能有一些有挑战性的事情让我们做吗??”

    “打扫卫生这种事情交给保姆,专门的卫生管理员就可以了,为何还要我们这些致远学院的学员亲自来做?”

    一时间,小房屋里就如同炸开了锅一般,许多学员都在那里大声的嚷嚷着。

    “安静,安静,安静!!”辅导导师的声音又一次响起,这一次他的声音虽然严厉,但又有一种在憋笑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各位同学,如果你们觉得不打扫卫生,就能够住在这个地方的话……那么请便吧。另外我听见有的同学说,打扫卫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,一点难度都没有,那么那位同学可以试试将这屋子打扫干净。如果他一人能将这屋子打扫干净,那么他的实践课程可以在总分之上加上五十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房屋之内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“导师……打扫卫生,总该会有些工具吧?”终于有人低头了。

    “工具?是的,专门为你们准备了工具。就在院子里面,快点去拿吧。第一项任务打扫卫生,从现在开始计算时间,到傍晚酉时结束。按照房屋的整洁程度,为你们所有人打分。好了,从现在开始我们切断交流,祝各位好运。”辅导导师说完这句话之后,顿时断了传音。

    院子里面果真放了许多打扫的工具。有扫把,有抹布,有拖把,有簸箕……还有一些瓶瓶罐罐。有学员好奇地拿起来查看,才发现那些瓶瓶罐罐是强效杀虫剂。

    除去这些看起来较正常的东西之外,还有一些非常不正常的东西……比如说一个火铳,里面并没有火种或是打火石。众人寻思着,这玩意儿应该是需要使用出火系的法术,将火石点燃才可以运用。但是这大火铳究竟用来干什么呢!?总不该是用来放火烧屋吧?

    还有的是几个笼子。那些笼子的构造与形状十分的奇怪。

    笼子有几十根铁丝组成,每一根铁丝都有一个向内的钩子。钩子的顶端十分尖锐,简直是一种完美的凶器。

    但是要这么危险的笼子做什么呢?难道是用来关一些什么东西吗?比如说老鼠?毕竟先前还在屋子里发现过一只死老鼠呢!

    但是老鼠的话普通的笼子就可以了,或者说,根本不用笼子,只要发现老鼠把它打死就可以了,为什么还要使用这种看起来很危险的笼子呢?众人想不明白,也就把笼子放在一边了。

    烈日当空,灿烂的太阳高高的挂着。现在已经下午了,虽说结束时间是傍晚酉时,还有一个下午的时间,但是这屋子怎么看都不像是轻易就能打扫干净的。五十名学员中的许多人已经抢了扫把与拖把,跑进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于是,另一个问题就又来了。屋子很小,能挤五十个人,已经是每个人就像沙丁鱼罐头一样密集地排列了。现在要打扫卫生,需要一定的活动空间,这么多人挤在屋子里肯定排不开。其次,五十个人打扫,一定会有人在里面浑水摸鱼。

    这小房子里,顿时场面非常混乱。

    叶朔他压根就没有挤进屋子里。只能听见屋子里不断传来一阵阵物品碰撞,或是有人争执的声音。

    于是他也不跟着挤进去了,干脆拿着扫把,在院子里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!哪里来的这么多虫子!快把它们赶出去!”

    “别赶了,快点用杀虫剂呀!”

    “杀虫剂!杀虫剂在哪里!?”

    “我去!杀虫剂居然不见了,到底是谁拿了杀虫剂!?”

    “杀虫剂来了,杀虫剂来了!”

    “喂!你干什么!干嘛把杀虫剂喷我脸上!?”

    屋子里不断的传来争吵声,而且争吵好像已经升级,似乎马上就要变为武斗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呀,那群笨蛋以为第一个测试项目真的只是在打扫卫生而已。”南宫菲也并没有加入打扫大军,而是在院子里坐了下来。她幽幽的说道,“第一个测试项目只是为了测试我们的团结程度罢了。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失败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