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39.第439章 选题
    雨林之内,一片的嘈杂。

    抽签分组尚未结束,已经有学员开始讨论起接下来的选题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前几年的选题特别的变态,不知道今年会不会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点,这应该不可能吧?按照难度逐年递增的惯例看来,今年的题目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我都已经不敢想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去年好像有一个……鉴别,各种蚯蚓的味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说了,我又想起来了……简直就是噩梦!!”

    周围人的讨论声,无一例外地传入了叶朔与顾问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真有这么可怕吗?”叶朔环顾了一圈周围的人,周围的学员有人表情轻松,但也确实有人表情凝重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……”叶朔说着想要转身安慰顾问,却忽然发现顾问的表情变得尤为的凝重。

    看着顾问的眼神,叶朔也朝前看去。前方是大屏幕,大屏幕上显示出了新一组的分组,顾问的名字赫然在列,同时在列的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名字,楚天遥!

    没有想到这两个人,竟是被分在了同一组,这究竟是造化弄人?还是有人在刻意为之呢?

    “叶朔,我的分组结束了,我去我所在的小组,进行集合。”顾问的语气并没有太多的波澜,说完之后,他又像是在安慰叶朔一般,“好好准备这一次的实践课程吧,你的成绩可是要比我好的,千万别被我挤下去了。”说完之后,顾问便挤进了人群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朔沉默了一下,忽然意识到,他马上就要与他的队友集合了,而他的队友呢,队友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叶朔按照大屏幕上的指示,跑到了他们三人小队所应该在的集合地点。但是集合地点附近,只有其他小队的人零零散散的站着,他并没有找到自己的队友。

    “南宫菲……西陵江坤……”叶朔光是念叨这两个名字就觉得一阵头疼。“他们不会是又去解决什么私人恩怨了吧……?”叶朔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南宫菲与西陵江坤,两人忽然看对方不顺眼,于是在榆林中找了一个地方,开始比试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我会和他们两个分到一组……?”叶朔越想越无奈。原本还以为会在致远学院之内有一个新的开始,却碰到了这样两个人,还要在实践课程中和自己组队。叶朔越来越觉得,所谓的随机抽签分组,根本就只是一个幌子,抽签根本就是那些教员早就决定好的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引起学员们的不满,那些教员们干脆就将抽签交给“天意”来决定,美其名曰“随机分配”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怎么会这么巧合?

    叶朔感觉自己的实践课程成绩危险了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叶同学你早就已经到这儿了。”动听悦耳的声音从耳畔响起,听到这声音的叶朔顿时脸色一沉,麻烦的人来了。

    “她也说原来你早就在这儿了,我西陵江坤可告诉你,你这次实践课程,绝对,一定,必然不能拖我的后腿!!否则的话!!否则的话我们新仇旧恨一起算,你还欠了我两把剑没有还,怎么,难道你想耍赖了吗!?”?西陵江坤的声音也忽然传了过来,他听起来气鼓鼓的,还在不停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叶朔一回头,就看见了西陵江坤。西陵江坤正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他一边喘气,一边说道:“这片雨林实在是太诡异了,居然不能用凌波微步!连最简单的游龙步都使用不了!难不成这里还有压制灵气的环境存在??”

    “有这样环境存在是肯定的,不压制住你们这些暴脾气的人的灵气,整个热带雨林还不都快炸了,还怎么去做任务?可笑!”南宫菲真是不放过一切可以讥讽西陵江坤的时机。

    叶朔觉得自己根本不用讲话,即使自己不讲话,他们俩也能站着吵半天。

    忽然间,大屏幕上光幕一闪,抽签分组已经结束,接下来就是题目的分配了。

    大屏幕闪烁着,有许多字飞快地从屏幕上划过。这是正在生成题目中。

    “这些题目都是什么东西呀!?”

    “我去这真的是题目吗?确定吗??”

    “谁取的题目,都是什么鬼!!”

    在大屏幕上跳动的文字停下之后,这一次实践课程的题目正式出现了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一瞬间,此起彼伏的吐槽声充满了整个热带雨林。

    叶朔抬起头,看了看屏幕上的题目……刹那间,他的心情与其他学员变得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屏幕上所显示的那些题目,究竟是些什么东西?这真的是测试题目吗?确定不是有导师在恶搞吗??

    “被僵尸咬伤后的急救策略。”

    这居然是一个题目,究竟是谁这么无聊?去出这样的题目!?

    先不说急救策略是怎么回事,首先僵尸哪里会有,在这片热带雨林之中吗?僵尸出现的最多的地方,通常在一些古老干燥的山洞里面,由于那里特殊的气候环境,使得尸体极其不容易腐烂。因此那里的僵尸出现的最多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这里是一片热带雨林,热带雨林的气候干燥湿润,还有许多的蚊虫。尸体在这其中极其的容易腐烂,也极其容易被蚊虫叮咬,变成蚊虫们的食物,所以在这里会出现僵尸!?

    “观察自爆树的生长过程。”

    自爆树的生长过程!?天哪,自爆树,可以说是这片雨林中最为可怕的存在。

    因为在自爆树的生长过程中,整棵树会不断的自爆,然后爆出新的叶子,所以在它的附近通常是寸草不生的。所幸雨林之内自爆树的存在并不是很多,凡是看到周边草木呈圆环形被烧焦,那不用怀疑了,圆环的中间一定有一颗自爆树。

    所以倘若要观察自爆树的生长过程,必须要近距离的加以观察,而近距离的观察必然会被爆炸所波及,所以需要计算出,自爆树每一次自爆的频率。在爆炸开始前跑去观察,而在即将爆炸之时,连忙撤离爆炸所会波及的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当然倘若使用灵晶盾,也是可以免于被爆炸所波及的。但是,就如西陵江坤先前所烦恼的那样,这整片雨林位面之中,都被施加了一种压制灵力的环境状态。

    在这片位面内使用灵力,很容易感受到灵气运转不足的情况。

    之所以施加这种环境状态,压制灵力,也是为了整个实践课程的内容所考量的。

    因为实践课程的重点在于实践,而非战斗。很多难点在于考察学员的随机应变能力,思维开拓能力。若是以天级班学员的武力强度,很多时候他们根本就不用动脑子,直接靠着他们强大的能力,就能决绝大部分的问题。那么这样的实践课程也完全没有了实践的意义。

    “灵魂出窍后怎样才能最快的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是最让人无语的。因为灵魂出窍怎样回来,最重要的关键是,你得先灵魂出窍。灵魂出窍不同于源于灵魂窥探而出现的元神离体。元神离体是主动离开的,但是灵魂出窍却是被动的。

    所以究竟应该怎么才能灵魂出窍呢?

    “研究血箭毒蛙的生活习性。”

    众所周知,血箭毒蛙是一种剧毒生物,而且非常难以找寻。它的活动也十分的隐蔽,想要研究血箭毒蛙的生活习性,只怕要花上好大一番功夫。

    “孵化一枚寒月素白凤的蛋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是疯了吗!?寒月素白凤,是一种攻击性极其强烈,性格极其暴躁的鸟类。而且它极其护子。

    通常寒月素白凤在孵蛋之时,警惕性极高,一旦周围有什么响动,它们就会立刻进入戒备、攻击状态。而且从这题目的字面意义上看来,这个孵化蛋并不是让寒月素白凤自己孵化,而是进行人为的孵化。这不就意味着,要偷一颗寒月素白凤的蛋出来吗!?

    “靠丹药提升修为的副作用。”

    这个,这种题目,让致远学院里大半的学员怎么办!?

    ……位面中的所有人,都看着那些奇葩怪诞的题目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“研究血箭毒蛙的生活习性,就是这个了,我选这个,你们统统都不许反对!”南宫菲的柳眉微微的蹙了一下,但很快便舒展开来了,“我看下来就这个最正常。”

    叶朔没有反对。确实如南宫菲所言,目前看下来的所有题目中,就只有研究血箭毒蛙生活习性是最正常的了。虽然,他也根本不知道那个血箭毒蛙究竟长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同样西陵江坤也没有表示异议,相反的,这一次他十分的合作,刹那间便已通过灵魂力量的传导,选定了这个题目。

    先到先得,这个题目并没有别人与他们竞争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公孙芷琪看起来特别的兴奋。“灵魂出窍!灵魂出窍!我要选灵魂出窍啦!”

    续垣与伽罗则面面相觑,“真的要选灵魂出窍吗!?万一灵魂出窍了回不来了怎么办!?”然而纵然有这样的疑虑,他们还是选择了这个题目。

    公孙芷琪心满意足地笑了,“到时候,伽罗,你来灵魂出窍好不好,我和续垣就负责观察你灵魂出窍后的样子~哈哈哈哈!!”

    公孙芷琪肆无忌惮的大笑声,让她身边的叶雪松狠狠地皱了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叶雪松现在碰到一个让他觉得很无语的问题。

    正当位面中的其他学员都在纠结该选什么课题好的时候,他的两个队友默默的看着对方,谁都没有说话,气氛异常的诡异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人他认识,就是刚刚来天级班不久的插班生,楚天遥。另一个他并不认识,但看他身上穿着的衣服所带的标记,那人应该是一个黄级班的学员。

    介于楚天遥先前也是黄级班的学员,叶雪松猜想,也许他们两个早已结下了梁子。于是他有一种不妙的预感,他的这一次实践课程,很有可能被这两个针锋相对的人给搞砸了!

    “你们俩能开口说一句话吗?现在是选题的时间啊?你们俩要是再不说话,那我题目就随便选了!选的不好也不要怪我!!”叶雪松在楚天遥与顾问身边大吼道。

    楚天遥与顾问竟是在同一时间回头,同一时间,涌动着寒芒的眼神盯向叶雪松。

    同时被两双冰冷的眼睛瞪住,叶雪松几乎是条件反射地闭嘴。

    以至于最后,在叶雪松所在的小组,由于没有人选题,他们被分配到了最后剩下的那个题目,“观察自爆树的生长过程。”

    经过了这一次的分组与题目选择,时间过得飞快,一个上午已经过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已近中午,位面中的学员,所有人都会被统一安排进入热带雨林中的一间宿舍。

    实践课程要进行七天。同时它并不是野外探险,需要学员风餐露宿,住在野外。不论怎么说,它也是一门课,所以会提供学员们住宿的地方。那里除去住宿的功能,也是学员们讨论课题,研究方案的地方。

    课题不是随便去做的,必须要有一个明确的研究方案,并且将它列举出来。虽然很多学员们觉得所谓的研究方案并没有什么用,到时候真正进行实践,必然又是另外一番情况了。但纵然如此,方案还是要写的。

    因为在实践课程结束后,还要写一篇不少于5万字的实践报告。如果没有方案的撰写,实践报告恐怕也凑不出5万多字!

    每年实践课程最后的实践报告,是许多学员最后的噩梦!!

    “这破茅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!今年的实践课程,就住在这种破房子里!?”说话的人是西陵江坤,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前方一间仅仅只有两层楼的低矮平房。

    那低矮平房看起来也确实破败,孤零零地被一群树木所掩盖着。按照它的大小看来,估计也没有太多的房间,估计是需要许多人挤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上一次的实践课程,虽说宿舍差了些,但好歹也一人一间吧!?这间屋子的意思是我要跟这群家伙们住在一起!”人群中传来了西陵江坤的哀嚎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