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37.第437章 实践课分组和评估报告
    学院大殿的显示屏前面已经聚满了人,甚至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。

    实践课程对于致远学院的学员们来说,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除去天级班之外的学员,尤其是黄级班的,学习气氛严苛,终日学得天昏地暗,日子也枯燥无趣。而实践课程的出现,恰恰是将他们从这样枯燥乏味的学习生活里拯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尽管有的时候实践课程也很劳累,但这样的生活权当是调味。何况最重要的一点,致远学院之内的实践课程,会将学员里面的所有同学,不论是天级班还是黄级班,或者是中间的几个班级,全部打乱,不再按班级所划分。

    也许对于普通班的学员而言,也就只有在实践课程里才能见识到天级班学员的真正实力。让普通班的学员们知道,自己与天级班的学员们,最大的差距究竟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我们站上去吧!”实在拨不开拥挤的人群,公孙芷琪向三人提议道。

    于是乎,只见大屏幕前的四人纵身跃起,飞到了高处的屋檐上。屋檐上同样站了很多人,续垣在屋檐上站稳之后,忽然不知结了个什么术法的手印,前方的场景顿时一变,原本还有些距离的大屏幕竟是霎时出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公孙芷琪刚刚踩在屋檐上还没站稳,就被这突然出现的大屏幕吓了一跳,差点从屋檐上摔下去。“喂,拜托续垣你开复刻术的时候,能不能先跟我讲一声!!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我要撞上去了呢!!”公孙芷琪惊魂未定。

    原来,续垣刚才的行为并非是将真实的大屏幕搬到了跟前,仅仅只是用了一下复刻术。

    所谓复刻术,又称为海市蜃楼之术,它并不会对法术所实施的对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,就可以把被实施的对象进行复制。

    在幻术中,这并不属于高级的幻术。然而若是能将其运用的出神入化,则往往可以在战斗中起到关键作用。

    只不过续垣之所以将复刻术运用的如此得心应手,只是为了在考试的时候,方便复刻前面那人的答案罢了……

    既然大屏幕已经近在眼前,众人的注意力自然也都集中在屏幕上所显示的内容了。

    按照以往致远学院实践课程的惯例,实践课程的内容安排一定不走寻常路。不过,至于这一次究竟会跳脱到什么程度呢?那还是十分让人期待的。

    屏幕上有每一个大组的分类。大组通常是由五十个人左右为一组。这五十个人会被传送入同一位面。不同的位面有不同的任务,而同一个位面的大组又会被再次拆分成一个个小队。小队则是在大组分完之后再由抽签进行。

    小队分组完成之后将确定各个小队的任务。任务的项目安排则是由整个位面的大环境所决定的,不过每个小队成员都有选择权。

    “呀!!太好了,伽罗!!我们都分在了一组~”公孙芷琪看着分组名单喜笑颜开。叶朔也仔细看了一下分组名单,终于他在名单里找到了顾问的名字。

    说到这个,本来他还想去找叶飘零,希望她能将自己和顾问分在同一组里面。自从来到致远学院之后,他就再也没有见过顾问了。

    其实,本来他以为即使不在一起,也是可以通过传音玉简相互联系的。所以当他与顾问并没有分在一个班上时,两人都没有太过在意。没有想到,等真正进了班级想要联系之后,却发现再也联系不上了。

    原因是致远学院之内,竟然有可以屏蔽玉简传音的屏蔽系统!这真是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。能够在致远学院之内进行传音的玉简,一定要经过学院的认证方可联通,而自己手中的玉简,到了致远学院之后,等于就变成彻底普普通通的玉石了。

    而在这份名单之上还有着许多熟悉的名字。例如楚天遥。叶朔真不知道看到这个名字,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。还有其他人,例如一直向自己挑衅的西陵江坤,以及那个不知道究竟想做什么的南宫菲。

    叶朔忽然有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,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这一次的实践课程必然不会太平,只怕又会有不少麻烦出现。

    “好麻烦呢!”叶朔无奈摇摇头。

    身边的公孙芷琪却显得尤为开心。对着大屏幕上显示的内容研究个不停,“哈哈哈你看那群大组的人呢,五十个人他们的位面居然在一片沙漠里面,那不是得被热死,大太阳的又没有一个遮阴的地方~

    还有那边的那一组他们传送的位面……哇!!冰天雪地,居然是在一片雪山上面,而且雪山上还有许多攻击性极强的白熊!会着火的蓝色蛾子!!还会发生大雪崩!!”

    公孙芷琪就这样评头论足着,最后语音忽然停顿了一下,“热带雨林!?热带雨林是什么鬼!?我们传送的位面居然是在一片热带雨林里面!?”公孙芷琪这句话说到最后,连声音都变了。

    果真,叶朔他们这一大组传送的外面正是一片热带雨林,旁边还特别做了详细的注解:

    “常年气候炎热,雨量充沛,季节差异极不明显,生物群落演替速度极快,动物种类极其丰富。

    为了加强此次实践课程的教育目的,特将热带雨林位面内的生物进行了多样优化,许多在外界并不常见的生物也会将它们的数量调大。尤其是吸血氓与雨林旋翼蝙蝠。

    祝各位在此次的实践课程中,掌握新的知识,拿出好的表现,得到好的成绩,祝各位好运。”

    “天哪,那不是会有很多虫子吗?那些虫子咬起人来不但又疼又痒,还会吸血,呀,好恶心!!而且又湿又粘的……”

    公孙芷琪忽然觉得,先前自己嘲笑那些被传送到大沙漠位面,或者大雪山位面的人的行为究竟是有多么的可笑。真正倒霉,真正该被嘲笑的人明明就是自己,自己哪里有资格去嘲笑别人……

    “算了,既来之则安之。”叶朔在一旁安慰公孙芷琪。

    他倒是从来没有参加过实践课程,对于他而言,无论传送到哪一个位面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区别。因为比起位面环境对他所造成的困扰,南宫菲与西陵江坤,才是此行真正最大的问题,这是无论传送到任何位面都无法改变的事实……

    “而且,而且要去雨林也就算了,居然实践课程要改到明天开始,为什么会这么快!?我都还没有做好准备呢,我的心根本无法接受这一切,我从身体到心灵都无法接受啊!!怎么办!!我感觉连今天这一天我都过不好了!”公孙芷琪在一旁哀嚎着。

    “算啦算啦……既来之则安之……”续垣学了一遍叶朔所说的话,将手一挥,那眼前由复刻而出的大屏幕顿时消散了。

    随后的四人,怀着各自不同的心情,再一次回到了教室。

    教室里,每个人的桌子前方,此时都放了一块小小的,方方正正的玉石。

    有些人坐在位子前面盯着那块玉石,不知道在看些什么。明明他们的眼前只有玉石,这玉石又有什么好看的?偏偏他们的神情还特别的严肃认真。

    还有的对那玉石毫不在意,随手抛接把玩着。也有的学员,正在小心翼翼地交换着对方手中的玉石。

    叶朔疑惑的看着他们,“这玉石是用来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还没等他把全部的话问出来,他身边的三人顿时脸色一变,异口同声地说道:“期中测试的报告书!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期中测试的报告书?”叶朔心里差不多能明白这东西是什么了。估计那玉石就是期中测试的报告书,它的功能就和玉简差不多,但所不同的是,它能做到只有测试者本人看得见测评内容,而其他人看不见。难怪有些学员盯着那块玉石,看起来表情苦大仇深的。

    虽然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,同样是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公孙芷琪看起来显然是特别高兴。毕竟她的期中测试是a级,那么最后的评估报告,必然也是充满了对她的夸奖。

    这会儿她已经乐得合不拢嘴的坐在了座位前面,将灵魂力量悄悄注入玉石之中。很快,玉石产生了变化,当然这变化在旁人眼中是无法看见的,只见得玉石悄悄的泛起了一层涟漪。

    涟漪之上缓缓的浮现起了几行字,这是中期评测的综合报告。先前的只是给学员一个等级划分,这份综合报告,才是详详细细的向学员解释为何会得出那样划分的原因。会从术法、灵力、灵技等等多个方面进行考量。

    叶朔也像其他人一样,将灵魂力量注入了玉石之中。

    在他的前方,玉石开始产生变化,叶朔的心情跟着也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的学员的评估报告密密麻麻,有许多内容,但是叶朔的这一份,可以说是整个天级班里最简短的。

    总共只有三段话。

    第一段是概述,目前的境界已经达到了劲气级,各类灵技掌握熟练,但依旧有大量可提升的空间。

    在炼丹制药方面颇有天赋,但只是理论的堆积,并不够系统。只怕在学习炼药知识时,是在囫囵吞枣。

    “厉害了,这都能够知道……”叶朔微微皱了一下眉,正如这份报告中所说的内容一般,他的炼药知识,不正是那日在定天城中被云星大师灌下了一杯“立刻让你成为合格的炼药师”,随后在片刻功夫之内所学得的吗?

    叶朔忽然觉得心里一阵不舒服,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在被人窥视一般。

    下面第二段话,则有些长。

    叶朔看到最后,表情微微变冷了些,但是他不得不承认那段话讲得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在经历了灭门之战后,他看似冷静,内心却无比的急躁。他迫切的想要变强,但是这份急躁与不安却会成为他修炼道路上的拦路虎。一旦无法沉下心去修炼,无论花费多少时间,多少的精力,都不会有太大的进步,所有的这一切统统都会付之东流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已经和以前变得不一样了……但是叶朔却没有办法去改变,他没有办法去改变这样的自己……也许这段评价上面说的对,他的行为不能够由心情所支配。

    这段评价究竟是谁写的呢,叶朔想了一想,不会是叶飘零吧。但似乎最有可能的就是她了。

    也许这一次的实践课程,将是一个好机会,可以让他调整一下心态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第三段话。更加的简短,却并不似常规报告内容的书面化,相反极为口语化,就像是给朋友的书信。

    “是否有时,会感到体内有着另一个自己的存在?是否有时,会感到体内有着无穷的力量,正在冲破自己的身体?这一切请不要理会,请做回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段话放在评估报告中显得有些奇怪。确实,这两种感觉叶朔曾经都有过,但比起这样的提醒与忠告,他更想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正在他想把那第三段话再看一次,看是否能发觉什么端倪之时,那段话竟是凭空消失了,玉石之上只留下了前面的那两段话。

    那第三段话,就连一点存在过的痕迹都没有,叶朔都快要怀疑他所看到的第三段话是自己的幻觉了……

    “叶朔,你的评价是什么呀?”公孙芷琪歪着她的脑袋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也就是那些普通的评价,并没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。”叶朔摊了摊手,随后顺手把玉石藏进了自己的口袋中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边,顾问静静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玉石。他的心情比叶朔更加的忐忑。

    他无法想象出这份报告之中,对自己的综合评估究竟是怎样的,致远学院,这座高手如云的学院之中,那些教员们是否会发现自己的秘密?

    倘若发现了,那么他该如何是好?还是说,即使他们发现了,也会默默替自己保守这个秘密呢?

    一切一切都是未知。

    顾问打开了他的玉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