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34.第434章 西陵家族是不会放过你的
    清晨,天刚蒙蒙亮。

    今天的天气不太好,略微有些雾霾,灰蒙蒙的一片,能见度很低,一眼望不了太远。

    整个致远学院就像是被笼罩在了一层灰尘中,让人看了无端的心情压抑。

    阿绿给自己泡了一壶茶。清雅的茉莉花香从茶杯中缓缓飘散出来,让她的心情稍好了些。

    现在离早上第一节课的时间还很早,很多学员都还没有起床。阿绿一大早居然失眠了,天未亮就来到了办公室里坐着发呆,以至于现在她有点困。

    双手捧着茶杯,阿绿坐在椅子上看着眼前的这位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“这么早啊,叶同学。”阿绿说话间,上眼皮与下眼皮不停地打着架,她内心真正想说的话是:“这么早啊,叶同学,你让我去睡会儿觉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导师,其实我想问一个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问题?我猜一定是关于期中测试的吧,不是说了吗?详细的资料今天会给你们的,虽然……现在……啊,现在是今天,可是都还没上课呢!”

    叶朔沉默了,“不是这个问题。”他说话的话语平静,却流露着一种别样的情绪,略微有些生硬的把话题转移到了其他地方,“导师,明明我与我的朋友是同一时间来到致远学院的,可是为什么他们都被分在了普通班,而我却偏偏在天级班,这样的分班有什么意图吗?毕竟致远学院的作风并不随意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个问题呀……”阿绿突然笑了,“我本来还以为,你会一进入班级就问我这个问题的,没有想到居然拖了这么久才问。我还在猜想,是因为你耐得住性子,还是因为你完全不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并非是因为完全不在意,只是当时没有考虑这么多……当时最让我吃惊的一点就是,没有想到当初在埋谷遇到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初在埋谷遇到的那个人就是我?那两个想要拿你去和太虚教换悬赏令的人,会成为你的同学?”阿绿轻轻地喝了一口茉莉花茶,结果被茶水给烫到了……

    “但是这样的原因,并不足以作为把我分进天级班的理由吧?”叶朔并没有被阿绿的表现所影响,他还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是因为这种原因啦!”阿绿擦了擦嘴,“不过,其实这么说的话倒也没错。你们能够出现在致远学院,就说明你们打败了噬骨鬼圣,即使噬骨鬼圣并非是它全盛时期的力量,但是当时的它也吞噬了大量的煞气,绝非一般人所能对抗。所以分在天级班也无可厚非。至少那两个和你们一起进入埋谷的家伙,面对那样的噬骨鬼圣,是没有胜算的。”

    阿绿话说到这里,终于是说到了叶朔想要知道的关键,“那么,当时是我与顾问两个人,如何知道最终的噬骨鬼圣是由谁击杀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确实,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,但是现在我知道了,是你的那个朋友,顾问,所击杀的吧。”

    阿绿的语气就像是在谈论一些非常稀松平常的事情,但这话听在叶朔的耳中,却是让他陡然升起了一阵寒意,他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某些真相。

    “叶同学,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,怪可怕的。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吧,说不定我会全部都告诉你哦。”

    叶朔没有说话,他只是看着阿绿。

    “诚如你所想象的那样。确实通过那机器,我知道了你那朋友真实的修为与境界,但是你放心好了,测试的结果真正知道的只有我一个人。其他班级的测试虽然是由班里的导师所进行的,但事实上,那仪器上所显示的结果统统都是由我发布的。只要我不向人透露这一切,不会有人知道关于你朋友的真实情况。”

    于是话题又回到了那一点,关于阿绿为什么要这样做。

    阿绿似乎早就知道叶朔会接着往下问,她也就不等叶朔开口询问了,直接向他回答道:

    “理由并不需要太多,一个就足够了。你曾经帮过我,那么这一次我也帮你。”

    叶朔的神情诡异,心中暗中想着,“为什么这个人所说的话,所做的事情永远都这么莫名其妙?”当然,他并没有把这话说出来,而是静静的等待着阿绿接下来的解释。虽然叶朔搜索了整个大脑,都找不出来自己帮过阿绿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当初在炼药师公会,你替我解决掉了赤云世。虽然我本来也没有把赤云世放在心上,不过,你替我救下了书瑶,这一点我需要感谢你。书瑶她太心急了,如果等我回去,说不定事情就会不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连串熟悉的名字听在叶朔耳里,他顿时吃了一惊。炼药师公会的那些往事,在他的脑海中,仿佛已经是很久远很久远之前发生的了,如今再被人突然提起,竟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炼药师公会……”叶朔看起来更像是在喃喃自语,“书瑶,充书瑶,莫非……”一个名字在叶朔脑海中忽然的浮现!

    “你是叶飘零!?”

    阿绿没有回答,而是轻轻的点了一个头。她再次喝了一口茉莉花茶,很不错,这一次温度刚刚好,“你很吃惊吗?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。”

    与其说是吃惊,不如说是震惊。

    这般意想不到的相遇,实在是出乎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后来书瑶找到了我,并且她向我提起过你。那时我就在想,不知何时我能和你见上一面,但碍于身边的事务繁忙,一直都没有时间。直到后来,我看到了太虚教的悬赏,你果真是一个容易招来腥风血雨的人呢。”

    不知叶飘零这话是有意还是无意,但一句“招来腥风血雨”,无异于戳到了叶朔心口最痛的那一处。

    “不过,在埋谷里会遇到你,这也是我没有想到的。那时也不过是随便想想,测试一下你是否有书瑶说的这么厉害,所以才把你和你朋友留在了埋谷之内。只不过结局与我料想的并不一样啊……是我失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飘零说到这里,竟是叹了一口气,“好在你们都没事。”末了,她又加了一句,说道:“不管你信不信我,书瑶后来拜托我,倘若你遇到了什么麻烦,让我来帮你。既然我答应了书瑶,我就一定会做到。”

    这是叶朔与叶飘零最后的谈话内容。

    在前往教室的路上,叶朔僵硬的拖动着脚步,一阵精神恍惚。有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昨夜失眠了,也有一部分原因,是那他并没有猜测到的,充满戏剧化的真相。

    然而关于相不相信叶飘零,他选择相信,仅仅只是因为他没有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在太阳升起之后,清晨的微风吹散了雾霾,露出了稍微明亮一点的天空。

    路上有许多早起的学员,他们成群结队的往教学楼赶去。

    形单影只的叶朔显得有些瞩目了。

    “喂,叶同学!”叶朔感觉到背后被人拍了一下,随后续垣的脑袋就冒了出来,“我问你一件事情啊,嗯……不过你也不要太在意,我只是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……你是不是有两柄剑,一柄叫做冥寒琉光,另一把叫做沧澜焰浪?”

    “确实。这有什么问题吗?”叶朔的警惕心不由得提高了。

    这两把剑,是他当初从那三名老者那里得到的。使用它们的次数并没有很多,也几乎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提起过这两柄长剑。但是为什么他们会知道呢?而且看着续垣的样子,那副小心的询问,让他尤为感到不安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西陵江坤说的,他说他丢了两把剑,而那两把剑就在你身上。可是啊,当我问起他那两把剑是他什么时候丢的,他居然回答我说,四百年以前!!我勒个去,这都什么跟什么啊……他这是想碰瓷呢还是想讹诈呀!!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不是不可能,因为那两把剑确实也不是我的,只是机缘巧合之下,我得到了它们罢了。如果他真的能够证明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,确实是他们家族四百年以前丢失的宝物,那么我完全可以还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呃呃,这样啊。”续垣没有想到叶朔会这么大方,竟是一时语塞,不过他又很快的补充了一句:“但是不论怎样,西陵江坤也不能就说你是个小偷吧,四百年以前丢失的东西诶?!要怪就怪他们西陵家族当初的防守不严,这么重要的宝物都看管不好弄丢了,难道不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吗!?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已经步入了教室。由于还没有上早课,教室里吵吵嚷嚷的。那些学员怎么看都不像是天级班里的精英学员,因为他们一点学习的气氛都没有。可偏偏就是这样一群人,组成了致远学院中的天级班。

    然而这嘈杂的气氛在叶朔进入之后,差不多安静了1/3。之所以是1/3,是因为有一半人安静下来了,另一半人却变得更吵了。

    “叶朔你给我过来!!”说话人气势汹汹。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的南宫菲翻了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西陵江坤冲到了叶朔的跟前:“快把我们西陵家族的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给我交出来,交出来算你识相,否则的话,我西陵家族,可是你惹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叶朔看了看他,并没有直接回答。

    叶朔的这个反应,让暴脾气的西陵江坤觉得有失面子:“怎么了,小贼你不敢说话了吗?还真是做贼心虚!”

    “小贼……你是说我现在已经四百多岁了吗,四百年前我去你们西陵家族偷的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叶朔的反问让西陵江坤一时语塞,“好吧,就算不是你拿的,那么,那么不论怎么说,你也应该物归原主!!否则的话就不要怪我西陵世家不客气!!”

    仿佛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底气,西陵江坤在每一句话之后都加上了“西陵世家”,然而这样一来,反倒是显得他自己仗势欺人,底气不足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西陵江坤,你是怎么知道,冥寒琉光和沧澜焰浪那两把剑在我的身上?”叶朔这么问,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他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一点。不知从何时开始,他才发现过去的自己在定天山脉,或者说玄天派之内默默无名,但是忽然从某段时间开始,总有太多的人,或无意或恶意的关注着自己。

    说关注已经是一种中性的说法,有的时候与其说关注,倒不如说是恶意揣摩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西陵江坤再一次的一时语塞,而且这一次语塞的时间有些长。

    “可笑。”说这话的人是南宫菲,对于西陵江坤,她似乎有一种抓住时机就要对他落井下石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初西陵江坤在致远学院的大殿前面,当着全院大半师生的面向南宫菲表白,南宫菲轻而易举的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作为致远学院的院花,能让南宫菲答应,那一天的西陵江坤可谓是长足了面子。甚至他觉得全院的男生在看向自己的时候,目光都带着一种嫉妒之情。但是谁又会想到就在第二天,南宫菲就和他分手了呢。

    也许南宫菲只是在和他开玩笑,又或者南宫菲是故意的,故意让他在全院这么多人面前出丑。西陵江坤当初有多得意,那时就有多难看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那两把剑在你身上,这根本不重要!!重要的是它们现在就在你身上,你就应该快点将它们交出来,否则的话,西陵家族是不会放过你的!!”

    周围的其他同学,此时都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,还有人在旁边喊道:“西陵家族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只不过他们的语气中充斥着一丝戏谑。

    “但是西陵江坤,你有什么理由能够证明,那两把剑确确实实就是你们西陵家族在四百年前丢失的宝物呢?”叶朔并没有太多理会西陵江坤,而是绕过他走向了自己的座位。

    “要什么证明不证明的!?我让你交出来你就得交出来!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