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27.第427章 天霄阁,九幽殿
    血雾。这些早已经死去了不知多少年的尸骸,它们体内的血液该是早已经风干了,如今这血雾究竟从何而来?但在两人眼前漫天飘散的这一片血红色粒子,却又实实在在的见证着这荒唐的一幕。

    又或许那根本就不是血,而是其他某种不知名的物质。毕竟绝对强者的手段,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理解得了的。

    空间粉碎……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咒语,也不是什么魔法,那是实实在在的空间粉碎啊!荒芜的杂草丛后,楚天遥的眼睛都瞪圆了。

    在这一击之下,扫荡开的能量风暴直接将满地的碎石震成了虚无,原本凹凸不平的坟坑也被冲刷得平整如新。厉风掠过耳鬓,如同一片片扑面而来的快刀,割得面颊阵阵生疼。

    传说中,有大能者可以直接粉碎一方空间。届时,其中一切的生物、植物都将不复存在,连时间也会一并被抹除,等于是彻彻底底的将一片时空从世上灭绝了。楚天遥一直以为这样的大能者离自己很远,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可以让自己亲眼所见,偏偏还是在这样的情景下。

    噬骨鬼圣已经消失了。但它的气息还盘踞在埋谷中,若隐若现。看样子,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将灵魂融入了相邻的空间,这才逃过了一劫。要完全杀死一只无形无相的生命体,毕竟不是那么简单的。

    但就从它占据着自己的主场,还被逼到不得不暂时远遁来看,这一次它必然是受到了重创。恐怕在邪世帝尊正式复活之前,它都不会再出来兴风作浪了。

    可恶……可恶啊!明明就只差一点了……我不惜做到了这一步,只差一点点就可以解决掉那个小子了!为什么……竟然又让他躲过了……从一开始那两个赏金猎人半道插足,再到现在,全是不顺心的事!这群混蛋!……

    尽管楚天遥已经气炸了肺,但他却也并不敢将这份愤怒过于外露,甚至他一直都在小心翼翼的压抑着自己的呼吸。不为别的,只为对面那个令他也是忌惮不已的人。

    顾问……从一开始他中了天魔化气散之毒,我就意识到这小子不对劲了!楚天遥咬牙切齿的想着。

    天魔化气散,分明是只对强者起效,如果他真的只是一个蓄气一段的弟子,根本就不可能中毒那么深!但是……失算啊……我千防万防,就是再怎么也没有想到,他竟然隐藏得这么深!

    不过,既然有这样的实力,当初只凭他一人,就尽可化解灭门之局,为什么不出手?就算是现在,如果不是叶朔陷入绝境,他也绝对不会暴露自己真实的实力。莫非……他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

    楚天遥的脑子转得飞快。同时,灵遁术和敛气术也被他催动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不管顾问究竟是为了什么才隐藏实力,但从他一直以来的表现,还有刚才的雷霆手段来看,他并不希望任何人知道自己的秘密。如果这个时候被他发现,他一定也会选择杀人灭口的!

    毕竟,现在玄天派都已经不存在了,再也没有什么门规可以束缚他们了。而且他也相当清楚,顾问对他这个早已名存实亡的师兄,可一向都是不存好感的。

    另一边,顾问一手解决了鬼兵,随后就再没向叶朔多看一眼,也并未以神识探查周边,只是抬手在身侧一划,切割开了一道一人来高的空间裂缝,便要举步跨入。

    在这埋谷之中,由于噬骨鬼圣的邪恶能量覆盖,整片空间的气流一直都是相当紊乱,且寻常人进入此地,连灵力都会无法正常运转。但此时的顾问却是随手便切开了一道空间裂缝,轻松得就像是行走在自家的后院。而裂缝通道中也并无往来罡风,显然是对空间秘法也达到了相当的造诣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这时,一直瘫坐在地上的叶朔忽然似是醒过神来,踉跄起身,艰难的走到了顾问背后。面对这位一直以来无话不谈的好兄弟,他第一次感到口唇干涩。

    “不觉得应该对我说点什么吗?你……这是要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顾问并没有回头,他正在刻意的保持着声音中的冷漠:“我的实力已经暴露了,我的身份也藏不了多久了。那群人……我的仇人很快就会追过来了,如果我再继续留在你身边,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像我这种身份的人,本来就不应该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。只是遇到你这个笨蛋之后,总觉得如果不留在你身边保护你,就会放心不下……

    你总是那么活力十足,用最大的热情去面对这个世界,单纯得就像一张白纸。很多时候我真的会怀疑,把你带进修灵界到底是对是错。也许,就让你一直待在定天山脉的山脚下,做一个快乐的凡人,反而对你会比较好。

    现在,我很高兴,你终于开始有了保护自己的能力,那么就算是我不在你身边,你应该也可以好好的活下去了。不能为你遮挡风浪,至少,也绝对不能让你的灾难是因我而起!

    狠了狠心,正要再次朝裂缝中跨入,背后叶朔愤怒的吼声却忽然令他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“麻烦?难道你觉得我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吗?明知道这个世上有一群人,正在虎视眈眈,随时等着要取你的性命,我却不闻不问,放你一个人去独面危难,在你眼里,我就是这样的人?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是你的兄弟!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……”顾问体内的灵力依然在高速运转,但此时在叶朔的面前,他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强者气势。

    “你不明白的,我的仇人……他们真的是太强大了。我这样说好了,如果你觉得焚天派和虚无极很强大,我可以告诉你,如果我真的能够毫无顾虑,他们所有人都不会是我的一合之将!但就算是这样,我却依然被那群人追得束手无策,只能满天下的东躲西藏……就算你跟着我,也帮不上任何的忙,不过是去送死而已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你去送死?”叶朔再一次吼了回去。缓过一口气,又道:“而且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我,你的身份就不会被暴露。既然这样,那我也是有责任的,我就更不能置身事外了!”

    顾问久久无言。空间裂缝依然在他们面前摇晃着,深不见底的黑暗,如同前方那无尽彷徨的未来。一阵阵带有荒芜气息的阴风往来盘旋,掀起了两人的长发,却吹不散他们眼中的坚定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想问问,我为什么会被那么多的人追杀么?”半晌,顾问侧过了头,目无焦距的注视着远方,声音中微带叹息。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身份,我明明拥有这样的实力,为什么一直在所有人面前遮遮掩掩?你把我当成朋友,我却隐瞒了你那么多事,我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,这些你都不想知道么?”

    叶朔摇了摇头,抬起一只手,郑重的搭在了顾问肩上:“无论如何,只要你是顾问,是我的兄弟,这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顾问的瞳孔无意识的扩大了。也许他真的错了。曾经那个总是需要自己为他善后,需要自己为他扫平障碍的叶朔,现在已经成长到了足够站在自己身边,甚至有一天……也许他真的可以反过来保护自己。那么自己,一直独来独往的自己,要不要尝试着,相信他一次呢?

    “从我突破到劲气级的那一天起,我就在师门的废墟前发过誓,不会再让身边的任何一个人离开我了。”叶朔依然在轻声的说着,“如果你不想告诉我关于你的秘密,我就不问,我会等到你愿意说的那一天。只是,不要再说跟我分道扬镳的话了。

    还记得么?曾经是你说的,‘从小到大我们都在一起,这一次,你也别想甩开我。’现在,我把这句话还给你。如果你敢丢下我一个人跑,就算是追到天边,我也一定会追上你……然后揍你一顿的!”

    听着那一声声稍显青涩,却是掷地有声的誓言,顾问无言的苦笑了。

    “有你这么死心眼的兄弟,真不知到底该说是我的幸,还是不幸。”

    空间裂缝浓缩成了一线,直至完全消泯。而顾问也苦笑着回过了身。

    他妥协了,既然甩不掉,那就让他们一起面对吧!此外,虽然嘴上不愿承认,但叶朔这份毫不犹豫,便要与他同生共死的决心,还是让顾问感动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“其实很多事,我隐瞒你并不是不信任你,只是,我不想连累你。”短暂的兄弟温情后,顾问的表情再次严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在你真正有资格接触到那个圈子之前,有些情况我还是不能向你透露太多。现在我只能告诉你,我的仇人来自‘九幽殿’。那是一个非常邪恶而可怕的势力,千百年来,有无数的修灵者被他们残忍杀害。但是,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去对付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顾问的双眸中飞快的划过了一丝痛楚。显然,对这个打不过、动不得的势力,他是真的有一种无力感。而灵界大陆上各方势力的助纣为虐,就更是让他感到深切的悲哀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那天霄阁也不管么?”这个第一次听到的势力,虽然顾问对它讳莫如深,但或许真是无知者无畏,叶朔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觉。一直以来在他心目中,灵界大陆的魁首都是天霄阁,并且它们象征的是光明和正义,为什么会允许这样一颗毒瘤存在?

    “天霄阁……”顾问嘴角的笑容显得更苦涩了,“既然你提到了天霄阁,那我这么跟你说吧,天霄阁和九幽殿是被并称的,如果说天霄阁象征着灵界大陆上的光明一面,九幽殿就是这片世界上至极的黑暗。并且因为另外一个势力,准确说来,是‘另外一个人’的存在,九幽殿真实的影响力,其实更要远胜于天霄阁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是谁?”叶朔的呼吸也不自觉的急促了。

    顾问今天的这一番话,再一次让他有了一种世界观被颠覆的感觉。原来,这个世界真的不是那么单纯美好,有太多无法想象的黑暗,隐藏在他们看不到的角角落落。就连那至高无上的天霄阁,竟然也一直处在另一个黑暗势力的制衡之下。而且在它们的背后,似乎还有着更高一级的操纵者……

    顾问迟疑了一下,“那个人,现在不在这个世界上,但是他的余威始终存在。”说到这里,顾问自嘲的苦笑了一下。这是何等无与伦比的强大,但是这样的人,为什么却要选择去当那个凶手的保护伞呢?

    “听说他再过几年就会回来了,‘那位大人’在的时候,九幽殿或许还会稍稍收敛一些。只是不知道,我还能不能等到那个时候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朔还没有开口,顾问忽然又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,低垂下视线,说出了另一段令叶朔大吃一惊的话。

    “玄天派灭门之时,本来我是打算出手的,但是我却忽然感应到,他们的人就在附近。所以……我对不起师父和各位师兄弟。叶朔,你会怪我么?”

    如果说这句话的是另外一个人,也许叶朔心里的确会有几分芥蒂,但面前的是顾问,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,彼此约定过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的好兄弟,叶朔很快就摇了摇头:“你没有错。如果拯救玄天派,需要拿你的命去换……总之,顾问你不需要自责,这笔账,我会一并算在九幽殿头上。等灭了焚天派,下一个,也就该轮到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九幽殿……就是那个据说是灵界大陆上最黑暗,同时也是最强大的势力么?而他们背后的倚仗,应该就是天宫门!传说都是真的……

    草丛后,楚天遥激动得浑身发抖。这一部分是对于那个邪恶势力的恐惧,但更多的,却是为自己找到了一把快刀的兴奋。被荒草映得扑朔迷离的双目中,渐渐泛起了一丝诡秘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想借噬骨鬼圣之手除去叶朔,没想到竟然阴差阳错,听到了这么一桩大秘密……顾问啊顾问,看样子你的身份的确不简单,竟然结下了一个来头这么大的仇家,只能说是你自己流年不利啊……

    不过,我对你是谁并不感兴趣,我感兴趣的,只是让你尽快去死……既然你这颗脑袋这么值钱,那不如我就做个顺水人情,送给你的仇家好了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