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24.第424章 黑暗中的影子
    “那就让那两个人也一起去陪葬吧!是的,让他们两个也去死,他们四个统统死在这里好了,谁都别想再逃出去。 ”黑暗中的人影暗中做着这样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好在那两个坏事的家伙并未发现我的身份……”藏在暗处之人眼睛微微的眯了一下,似在寻思着什么计划,“幸好,幸好他们只把我当成了普通的赏金猎人……那么我要不要将计就计呢?不成不成,这样太冒险了,太冒险了!倘若计划不成功,我也会失去退路……那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幽暗中的人影似乎是想到了一个疯狂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埋谷啊……噬骨鬼圣曾经的根据地。而且,据说它还有一部分剩余的能量与意识残存于此地。那么,不如借刀杀人,借噬骨鬼圣的力量除去他们!?”

    幽暗的埋谷之内,静颜就像话唠一般,即使没有人搭理她,她也在一边絮絮叨叨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还听说过一个传言。哦,对了,这好像是阿绿有一次喝醉酒时,无意中说出来的,却恰恰被我发现。”

    静颜在一旁喋喋不休,“就是关于埋谷里的噬骨鬼圣的。噬骨鬼圣的力量越来越微弱,但是它为什么会存在于埋谷之中呢?

    这自然是因为在这埋谷之中,由于它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与环境,能够让天地煞气聚拢而不开不散。因此只要略微一丁点的煞气,在这埋谷之中,就会显得十分浓郁。我想这也是噬骨鬼圣选择埋谷,作为它最后一程的根据地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续垣终于搭理了一下静颜,但回答她的却是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好心,把来龙去脉都给你们讲一遍吗?”静颜翻了一个白眼,不再去理会续垣,随后她又开始自言自语,“在埋谷之中有一个地方,里面有着极其浓郁的煞气。而且这个地方就是这里哦。”静颜踩了踩地面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想做什么?”续垣皱了一下眉头,居然是走到了叶朔与顾问的身边。他似乎想与这个危险的人离得远一些。

    “我没想做什么,只是想提醒你们一下,不要乱碰什么奇怪的机关。

    续垣,这件事我还没跟你说过吧?阿绿有一天在醉酒过程中,忽然开始发牢骚,她说她好不容易才把埋谷中的煞气统统封印进一个虚构空间中,但是忘记加结界了……但是她也懒得再回去。她也只能跟自己说,希望那些无意中闯入埋谷的人,智商上没什么缺陷,不会去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,把封印给打开。

    唉,要是封印被打开了,空间里存在的煞气,不知道会让如今羸弱的噬骨鬼圣变成什么样子呢?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人告诉过你,你的话特别特别的多……”续垣幽幽的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有哦,我这人说话一般不说太多,只拣有用的讲。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了,至于听的人怎么做,那就不关我的事了。”静颜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,眼里闪过一丝狡黠。

    续垣本来还想接上一句:“你的话明明这么多。”却顿时收了回去。他差不多明白某个喜欢惹事的家伙想要干什么了,但他心里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……因为他已经被身边的这人给坑了不止一回了,这一次,希望不要……坑的太惨……但愿吧……

    黑暗中的人影身形顿了顿,“那两人……原来如此……呵呵……看来想你们死的人,很多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向前方缓慢走去,心头思绪一片混乱,那是一种压抑不住的狂喜,但又混杂着一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胆怯。

    “打开封印……打开封印……”最后,他的脑中,唯有这样一个念头压倒性的占据了一切的思绪,“打开封印!让噬骨鬼圣力量加大!这样,你们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脑海中的疯狂,让他再也不能理性的思考。倘若再尚存一丝理性,他或许还会有诸多的顾虑。

    他可能会疑惑,为什么那两个素不相识的人会向自己透露这一切,而那人向他透露的一切又究竟是真是假呢?会不会只是为了将他引出来,让他现身的计谋呢?

    再或者,那两人明明是“赏金猎人”,为何会想要将自己的猎物与他人分享?少一人,少一事;多一人,不知会有多少意外的发生,这两个“赏金猎人”又为何会这么好心?难道就不会是另有所图吗?

    但这一刻,黑暗中的人影已经放弃了思考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顾待到封印解开,煞气涌现之时,噬骨鬼圣的力量加强,他会不会同样成为这场灾难下牺牲品。他的脑海中,只是想让那个人死罢了。他只是不想让他活着!

    “我记得阿绿说,那个封印,由于是使用空间裂缝所产生的虚拟空间,所以在靠近之时,灵魂力量往往能感应到前方的质感是混乱的,就像是一片空间中少了一块那般……”静颜依旧说着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续垣在一旁干咳,“太明显了!这太明显了!”他朝静颜悄悄传音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?什么太明显了?刚才有人和我讲话吗?”静颜大声嚷嚷。

    续垣努力忍着想要揍人的冲动,“以后你寻死不要带上我……我真是……要不是阿绿……总有一天,你会被打的,你知道吗!!!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人是不是‘那里’有点问题啊?”顾问朝叶朔小声说道,一边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脑子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一句陈述句,而不是一句疑问句。”叶朔这样回答。

    好毒舌……顾问摇摇头,没想到当初的叶朔也会变成这样的人设。不过,他居然还挺习惯的,可能身后的两个人,真的很想让人把他们打一顿吧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叶朔忽然开始传音,“顾问,他们为什么要向那人暗示这么多?借刀杀人?大可不必这么麻烦。我猜不透。”

    顾问寻思一下,其实他也猜不透,这一切显得有些不合逻辑。

    首先假设那两个人灵力境界不高,所以需要借助噬骨鬼圣的力量。但若是如此,他们又如何能够对付得了变强大后的噬骨鬼圣?那时他们即使完成了任务,也没有命去取悬赏。如果他们的实力足以对付噬骨鬼圣……他们为何又要多此一举?

    其实……情况并没有这么复杂。

    静颜喜欢作死,而她相信,她一定死不了。于是,她就往死里作。就是这么简单的原因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……她究竟会坑到多少人呢?

    ***

    使用灵魂力量……探测周围区域……黑暗中的人影缓缓地摸索着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就是这里了!!

    他的心里掠过一道无法压抑的狂喜。仿佛,他已经看见了自己的仇人化为碎骨的景象了!

    灵魂探测中,前方的区域少了一块,四周连接的空间被强行割开,随后又被粗暴的以边缘为连接线,向四周靠拢后,直接缝合了起来。

    细细感应之下,能够觉察到被缝合的空间内部,有着不同寻常的能量波动。这种能量波动异常的狂躁,似乎是不甘心被羁押于如此狭小的一个空间之中,它们想要自由,他们想要冲破这一块狭小的空间。

    没有错了,就是这里,这空间之内便是被封印起来的煞气。这煞气封印的手法极其简单粗暴,想要破解这封印,唯一的手段便是以蛮力将其打开。

    黑暗中的人影缓缓走上前去,他已经全然不计后果。

    将神识与意念集中于一点,在空间的最上方,有一个被人为缝合起来的口子。因为那里并不是自然形成的连接点,所以那里会是整个空间防御最为薄弱的地方。

    通常而言,空间的缝合连接点都会被再一次的加固,以防止被破坏后空间的崩坏。但是这一次,封印者并没有将它加固。究竟是封印者忽略了这一点,还是有意为之呢?

    黑影自然不会去管这一点,他的指尖已经开始缭绕出有如实质般的灵力波动。同时,他又在小心的压制着自己的气息,不让别人发现,一面极其谨慎的靠近着那片区域。

    但是越是靠近,他便越是按耐不住心中的狂喜。

    周身灵力小心的运转着,黑影身边的气流逐渐变得紊乱,一道气旋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形成。最初它还在黑影的身边起起伏伏,但随着它的体形变得越来越大,它开始朝着那片被封印起来的区域前进。

    气旋每向前移动一点,黑影的内心就更加紧张、兴奋一点。紧张是因为他知道,一旦他控制不好气旋的强度,藏在暗处的他就会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不过被人发现还不算是最坏的。如果气旋的强度过强,与封印的空间发生猛烈的碰撞,那么周围的能量必然会遭到破坏,失去平衡。而浓郁的煞气又会同一时间被释放而出。那时的他,只怕也会被煞气所侵蚀。

    但是他更多的是兴奋。再靠近一点……再靠近一点……黑影嘴角邪恶的笑容越扩越大。就是这里了!

    气旋完美地贴合在了封印空间之上。空间产生了一阵细微的颤动,就像微风轻拂下的粼粼波光,从一个点逐渐扩张。先变成一个小区域,最后整个封印空间的外围都产生了一层细密的波动。

    在这细密的波动之中,有一条浅金色的金线蜿蜒而上,如同一条灵活细小的金蛇。须臾片刻,它便爬到了结界封印的中心点。

    此刻,黑影的额头也产生了一层冷汗。他正在控制着这条金线,金线虽然看起来又细又小,但其上却充斥着自己的灵力,它的整体坚硬无比。只要当金线的一头进入结界之内,它便会如同一根细针一般,准确的刺入封印中枢。

    整个结界就像是一个充满了气的气球,强行破开,它必然会发生爆炸。而以金线作为牵引,稍稍破开一个口子,便能够将煞气缓缓放出。

    虽说这样速度是慢了一点,但绝对是一个万全之策。

    封印空间之内,各个元素之间的平衡忽然产生了巨大的波动。很强烈,但仅仅只是短暂的一瞬间。很快,各大元素之间又恢复了平衡,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。

    当然只是看起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罢了。封印结界的顶端,已经被打开了一条极其细小的口子。细小到肉眼根本无法看见,即使是用灵魂力量探测,想要发现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金线已经穿破了封印结界,在黑影的操控下,它将自身转换为了与空间壁垒相似的物质。

    此刻的封印空间就像一个漏气的皮球,煞气正在朝外慢慢地流淌着。

    血红色的煞气缓缓流出,如同淡淡的薄暮。

    那黑暗中的身影注视着这一切。原本沉默阴翳的脸上,开始露出无法控制的笑容。嘴角逐渐上扬,最后形成一个极大的弧度。而他的眼里,却是没有半点的笑意。如同丛林里的一只恶狼,带着嗜血残忍的气息,又在眼中闪烁着狡啮,与一种发疯般的嫉妒之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觉得,好像特别的吵?”静颜噘起了小嘴。

    “最吵的人不就是你吗?”续垣几乎是不放过任何可以怼她的机会,一旦抓住机会,便要嘲讽她一番。

    “这个声音不对啊!续垣你先别顾着损我。莫非是埋谷里又闯进来了其他人,听这声音,这人数好像有点多啊!”静颜皱了一下眉头,但看她的表情,她似乎是很期待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埋谷里的声音越来越响,又加之山谷的地势,一时间四面都充满了回声,不是聋子都能够听得出。众人的周围都开始产生了奇怪的响声。

    为何说是奇怪的响声,因为那声音听起来,“嘎——嘎——嘎——”,“咔——咔——咔——”就像是用尖锐物体摩擦铁皮,又像是两块石头互相敲击的声音。再大胆的想象一下,又像是人的骨头,相互摩擦所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且这声音并非是由远及近,而是突然之间从四面八方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些什么声音啊!?听着好瘆人……”续垣没好气地看了一眼静颜,“这个不会是你搞出来的吧!?”

    “喂!这关我什么事啊?不要一有什么突发情况都觉得是我弄出来的好吧!”

    顾问在一旁皱眉。先不说这奇怪的声音到底是不是眼前的那两人弄出来的,总之,只要是有他们出现的地方准没好事情发生,这是一条真理!

    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顾问得出的这条真理也确确实实是真理。

    而不久之后某一天的叶朔,也同样会得出这样一条真理。只不过现在的他,根本就没空理会眼前的那两个家伙。他才不管那那些奇怪诡异的响声是不是他们弄出来的,他只觉得好烦,他想快点离开这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