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23.第423章 噬骨鬼圣
    叶朔走近那三人,想绕到前方去看个究竟。然而他的脚步刚一靠近,那三人的动作却顿时停了下来。那小弟本来还是要将自己的头往石墙上砸的,却是连惯性都没有一下,直接将往前冲的身体定了住,然而,鲜血依旧从他的脖子上不断流出。

    顾问也走近了过来,“他们莫非是被施了什么术法?其实他们早就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点头,“我也有这样的想法。难道是这地方被施了什么特殊的法术?一旦走进这山谷的人……都像是中了邪一样。这也能够解释我们之前一路走来看到的尸骸,为何都形状诡异,样貌可怖。”

    “说倒也说得通,但是……”顾问看了看叶朔,“那我们为什么没事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叶朔自然也曾想过,但他找不出答案,目前他也不想费尽心思去思考。既然他们在这山谷中并未受到什么阻拦,那就不要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我们一靠近他们,他们的动作就停止了?”顾问歪着头,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。

    叶朔沉默……

    “这种问题,你去问他们吧?”叶朔指着前面的三个无头人。

    原本这只是一句玩笑话,但就在叶朔说完之后,那三人却忽然动了一下,像傀儡那样抱着自己的头,端端正正的站成了一列。

    叶朔与顾问同时向后退了一步。气氛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三人的身上,顿时产生了肉眼可见的变化!他们的身体在一瞬间开始腐化,就像他们周身的时间变得极快,他们脸上、身上的肉很快转为黑色,最后干瘪。不到一会儿的工夫,三人已经化为了三具干尸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直挺挺站着的干尸,手中,还抱着他们的头。

    就和先前一路上见到的干尸遗骸一样,诡异而可怕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是不能多想的,这样的场景,越是思考,越是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于是,叶朔与顾问两人,就当做是什么都没有看见,继续向谷内的深处进发。

    行走到一个开阔地段时,叶朔忽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顾问感到一阵奇怪,朝着前方看去。

    前方一切正常,因为地势开阔,所以视野更清晰,能看到这里的一切与先前的道路并无不同之处。相反,还显得干净了不少,至少那些奇奇怪怪的遗骸是少了不少的。

    空气中,似乎有什么在流动,它在黑暗中潜伏着,一点一点,靠近着它的目标。

    “在左边!”叶朔先发制人,灵力光刃裹挟着飙风,急速向前飞去,“轰!”一声巨响,灵力光刃不偏不倚,直接砍在左侧的石壁上。

    “躲过了!?”叶朔正要查看。

    “不!它还在!”顾问却是觉察出了端倪,“灵力光刃……直接从它身上穿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左侧,什么东西都看不出。但是“它”却是存在的,就像是一种透明的生物一般。

    若是用灵魂力量洞察,便就能够感应到,有一团生命体,正在左侧盘旋着。

    那究竟是什么?它又是否有着恶意?

    “不见了……”叶朔与顾问两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那究竟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顾问看上去像是想起了什么不愿提到的事情,他眉头微皱,“我曾经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地方,进入那里的人明明死了,却还会动。我本以为那只是传说,有过度夸张的成分。没有想到,现在却是眼见为实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叶朔追问。

    顾问沉默了一下,仿佛陷入回忆之中……

    噬骨鬼圣,一个曾经让人恐惧到无以复加的名字。

    作为邪世帝尊的护法之一,它的实力,要远远高于海鬼王与九幽鬼巫。虽然同样是护法,但是它们根本就不是在同一级别上的。

    噬骨鬼圣,如同它的名字,它的生命由骨而生。它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形象,或者说是实体,它只是一段飘散的生命体。但这也正是它的可怕之处,无形无相,任何物理上的攻击都对它无效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它还有着一种可怕的能力,它会依附于骨头之上。简单的说,就是凡是有骨头的生物都会被它控制。这种控制是纯粹身体上的控制,被控制的人会感到自己的身体不再属于自己。噬骨鬼圣也正是这样由控制人的骨头,从而控制一个人。

    如果是灵力等级比较低的修灵者,一旦被噬骨鬼圣依附于骨头之上,那么就不单单是被控制这么简单了。他们根本就无法承受噬骨鬼圣身体与灵魂上巨大的压迫,通常会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人的身体结构上最坚硬的部分——它的骨架,会碎得像粉末一样。那种情况看起来,就像一个人突然被融化了一般,整个人都软绵绵地倒下,好像一个能够拉伸的橡皮人。因为他只剩下了一摊肉。

    那人自然是活不成了,伴随着他的死亡,他余下的血肉内脏很快就会腐化。最后什么都没有剩下,只有一点点白色的粉末——那是他的骨灰。

    至于身体强大,能够承受得了如此之大压力的人,却依旧改变不了死亡的命运。一旦被噬骨鬼圣依附于骨架之上,个性恶劣的噬骨鬼圣自然会赐予他们种种可怖的死亡方式。

    而噬骨鬼圣每一次依附于骨架之上,往往都是大片的人受到控制,成片成片的人与生物以惨烈的方式死去,少则上千,多则千万。一旦噬骨鬼圣途经某地,必然是成片的尸山白骨。

    然而百年以前,噬骨鬼圣却忽然绝迹于整个灵界大陆。

    有人说是一位涅槃境的强者击败了噬骨鬼圣;也有人说,噬骨鬼圣遭到天谴,灰飞烟灭了。没有人知道这一切的真相,大多都是自诩为“知情者”的胡乱猜测罢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个普通的山谷,却变成了一个如同幽灵地狱一般的可怕存在。据说,一旦走进去的人便再也走不出来了。有许多好事者想要尝试,但等待他们的,统统都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途。

    于是,渐渐的,那个山谷便极少再有人去。由于那里四处都是残骸,因此它被附近的人们称为“埋谷”。

    儿时的顾问曾经听说过关于噬骨鬼圣的传说。

    他所听到的那个传说,要比目前灵界大陆上流传的更加详细。噬骨鬼圣并非没有天敌,无人能够抵抗。它先前如此强大,完全是因为依附于邪世帝尊的邪气。而邪世帝尊“死去”的时间越是久远,噬骨鬼圣的能力便越是弱小。

    所以随着邪世帝尊离开灵界大陆的时间越长,噬骨鬼圣逐渐的从可以席卷方圆百里的区域,变为了只能控制一个小小的山谷。并且它只能借助山谷里尚且算得上浓郁的魔气,来维持自身的不覆灭。它根本无法再离开那个山谷,所以只能长久地盘踞在那里,默默地等待着邪帝的下一次复活。

    在噬骨鬼圣的力量衰弱到最低微的时候,就正是邪世帝尊莅临复活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而那一刻,恐怕不再久远了。

    因此,顾问十分的放心,这也算是一种逆向乐观吧。因为邪世帝尊即将复活,所以此刻的噬骨鬼圣的力量,正处于极其低落的状态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无法除去噬骨鬼圣,按照叶朔与顾问此时的实力,它也依旧不能造成什么伤害与威胁。

    “所以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怕的?”叶朔得出了一个结论。

    “目前看来就是这样。”顾问又看了看那死去的三兄弟,“这三兄弟看起来是草包一个。倘若噬骨鬼圣能恢复它原来实力的万分之一,这三兄弟的骨头恐怕都得直接变成骨灰,哪还能承受得了?”

    看来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。

    于是叶朔与顾问便不再理会那个无形无相的生命体。

    二人继续走着,却没有发现他们的身后,正悄悄跟着一道黑影。黑影小心翼翼,仿佛在担心自己的行踪被暴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是进了埋谷,可真叫我们好找。”暗处传来一个声音,听着让人有些不太舒服。对于叶朔与顾问,这个声音倒是很熟悉。但是听到这个声音,他们脸上都露出了一种十分无语的表情,好像有什么很烦的人要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这个地方是一个不祥之地。这里曾经是噬骨鬼圣的据点,也许现在那噬骨鬼圣还没有死绝呢,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撞见它呢?”说话人语气戏谑。

    “静颜……你的乌鸦嘴……我好不想和你走在一起啊!啊!啊!”续垣看起来满面愁容,“如果真遇到了噬骨鬼圣,我一定会扔下你自己跑路的!”

    “那到时候我们两个就是一条线上的蚂蚱,你想一个人跑也跑不掉,我一定会拖着你的!我们一起共赴黄泉吧!”静颜的声音从旁边不紧不慢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大兄弟呀,你很烦啊!谁要和你共赴黄泉啊!!我还没有活够呢!等阿绿回来了,我一定要让阿绿打死你。我要告诉她,你又在偷穿她的衣服,戴她的首饰……”续垣看起来义愤填膺,“你还把她养的花给踩死了!我现在真的是好后悔啊,当初为什么会带着你一起去接悬赏单?!”

    “那你一个人默默待在角落里后悔吧!”静颜说完快步朝前走去,“两位好久不见啦!”

    叶朔与顾问两人同一时间的满脸黑线,“真的好不想看到他们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位还真是无聊啊。”叶朔转过头,不再去理睬他们。

    “先别急着走啊!这埋谷里可不止我们几个人。就在我们刚才进来时,还看到有一个人鬼鬼祟祟地跟着你们呢!鬼知道他又打的是什么主意。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我们现在在明处,难道不应该团结一点吗?”

    静颜说着,跑到了叶朔的跟前。叶朔连忙往后退了五步,他第一次遇见这么烦人的人,就像狗皮膏药一样,甩都甩不掉,叶朔突然特别想把他们都干掉。

    “这位……姑娘?我们什么时候站在同一阵线上了?”顾问无奈,“不就是赏金猎人,像你们这样的人,这世上总是这么多。说不定这埋谷里面早就藏满了赏金猎人,难道你是在担心你的悬赏被人抢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……”静颜想了想,“刚才我们进来时,还看见三个无头人,看起来是刚死不久,果真这世上总有这么多自不量力之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你自己啊……”续垣在一旁默默吐槽。

    静颜回头瞪了一眼续垣,忽然又想到了什么,“这么说,噬骨鬼圣还真的存活在世上啊!我还以为是阿绿故意说来吓我的,她还不让我靠近埋谷。原来还真是这么一回事情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又说道:“那你们可得小心了,那个人并没有被噬骨鬼圣所控制,看来实力不差。先前我能发现得了他,也是因为他正在使用灵魂力量探测周围环境。他的灵魂力量不弱,和前面那几个没了脑袋的菜鸡不是一个级别的。你们……为什么这种表情看着我……?”

    叶朔与顾问的表情看起来就像在看一个智障。

    “续垣……你为什么也这种表情看着我啊!?”静颜咂咂嘴,“那人的实力可能比我还要厉害些,如果他待会突然冲出来抓他们两个领赏,不小心波及到无辜,你得救我啊续垣!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救你!!”续垣看起来无比嫌弃。

    于是在一片诡异的昏暗之中,两人又开始吵嘴。叶朔与顾问这下是确定自己遇到智障了。

    然而,暗中的某个人影,却是紧张的藏在一边。他的手紧紧地握成拳,大气都不敢喘一声,额角有冷汗滴落下来。他正在努力地隐藏起自己的灵魂力量与灵力波动,好叫周围的人不发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被发现了,被发现了……”这句话在他脑海中盘旋不断,让他的心警惕而又暴怒的狂跳着,“那两个人真该死!”

    还在斗嘴中的续垣与静颜自然没有注意到,在黑暗中正有一双仇恨的眼睛紧紧注视着他们。而那双仇恨眼睛的主人,此刻的思绪疯狂而又混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