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22.第422章 埋谷
    “山谷啊?”顾问把头凑了过去,“哦,还全部都是那种石头洞的,很适合藏人的样子。那今夜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往前走?还有……楚天遥他们…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追上来,要不要等等?不过我觉得是无所谓,他们不在身边,也清静一点。到时给他们发一下坐标就可以了。至于他们要不要跟上来,随他们的便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顾问的表情略微有些变化。

    当初他们被赏金猎人追了两次,众人还觉得奇怪,莫非是焚天派再次派来的人?但楚天遥却立刻提出,他认为这些人必然是叶朔在别的地方招来的仇家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看来他的推测是正确的,然而,在当时的情况下,确实让人感到有些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何况,一路上,当赏金猎人不断出现的时候,楚天遥更是找了个借口走在后面。这一点上,本来就对楚天遥有抵触的顾问更是从心底里看不起他,对他的怀疑更是加深到了顶点,甚至都在怀疑,那些赏金猎人不会就是楚天遥派来的吧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自然是不可能的了,楚天遥和太虚教并无什么瓜葛。不过,顾问对他的疑虑依旧没有消失,他心里也不希望“马上赶上你们”的楚天遥真的马上赶上来,把他远远地甩在后面才好!别再看到他了才好。

    “继续吧,我并不想耽搁太多的时间。就算里面有埋伏,那就把它们统统除掉就可以了。”叶朔收起了意见。

    “统统除掉……挺好的,挺好的……”顾问在一旁默默的念叨,“挺好的,挺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入夜,一弯弦月挂在天空上,夜色如墨,只有这细长的弦月照亮着大地。谷内的一切都被裹上了一层朦胧的月光,显得朦朦胧胧,略有些不真实。

    此谷名为埋谷,谐音为埋骨。

    因为此地埋藏着太多****妖魔的骨骸了。几乎仅在路口便能够看见几具尸骸倒在谷口,它们七零八落,看起来缺胳膊少腿。

    有些行为特别的奇怪。比如有三具骷髅抱在一起,形成一个圈,他们的手臂互相缠绕,每一个人的左手都掏向左侧之人的心窝。难道他们三人是抱成一团,互相掏心而死的?这种死法真诡异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则是拼命挣扎状,似乎想要逃离什么,手指深深的插进了地面的土里,看来死前应该是想要拼命爬出去。

    而他们的腿,则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扭曲着。从脚趾到脚踝一路向上,小腿中腿到大腿肱骨,统统都卷了起来。对,就是卷了起来。好像他们的腿骨没有了硬度,就像一张软软的羊皮卷,被卷在了腰部。乍一看,反倒是像一个人腰下被装了一个轮子。

    “真的要往里面走?”顾问问道。

    叶朔并没有直接回答。他在原地愣了许久,似乎有些出神,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一地的遗骸……一地的尸体。死状各异,但都异常的凄惨。仿佛能够让人感受到他们生前的痛苦。

    这一切是多么的相似……

    当初踏入玄天派的那一刻,放眼望去,不也是如同人间炼狱般的惨状吗?为什么,如此相似的一幕,在不久之后又再一次的看到了。那份深藏在心底的仇恨与绝望再一次燃烧起来。这是天意吗?是上天要让我牢牢的记住那一刻吗……

    眼前的画面竟在叶朔的眼前,与玄天派被灭门之日的画面重合在了一起。沉默之中,叶朔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,指节发白,指甲几乎嵌到肉里。

    “还是绕路吧……”叶朔往后退了一步,“鬼知道里面是什么。如果困在了里面,估计一时半会儿都出不来。还不如绕路来的合算一些。”他说着摇摇头,不愿再去看那些遗骸。

    “你对于时间的抓紧……还真是……”顾问挠挠头,想了想,“还真是抓紧时间啊……”不知怎的,突然词穷,他本想说见缝插针,但总感觉怪怪的。以前的叶朔大大咧咧,没想到现在连浪费多少时间也要算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啊,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给他们浪费了。或者说,人生在世,本来就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浪费。人的一生充满了变故,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而时间又如流水,一去不复返,光阴又怎能虚度。

    哎,我怎么变得这么多愁善感起来了?顾问苦笑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还是不绕路了吧。”叶朔仔细的端详着立体地图,他把地图举到了顾问跟前,“你看如果要绕路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地图,顾问总算是有些明白了,为什么明知这个埋谷这么危险,还总是会有人要闯进去。

    因为倘若要绕路的话……看着地图上那些弯弯曲曲的路线,倘若要选择绕路,先是两座巨峰不说,走到一半的道路尽头还是悬崖峭壁。如果从悬崖上下去,先不说活不活得成的问题,就算通过空间折叠,到了悬崖下,或者是直接跳崖没有死,随后下面是一条大江。江面又极其宽广,再假如能够从江上游过去(好像可能性不大),或者再通过空间折叠……大江之后又是一座巨峰……

    “倘若空间折叠,可以连续用该多好啊……”顾问望天感慨,“这样的话,就可以一路通过空间折叠连通的隧道,直接离开定天山脉了……比如说前面有道门,把门一打开,门那边就是致远学院了……那路上围追堵截的那些赏金猎人根本就不是事儿!”

    顾问的这些话本意只是在感慨罢了。没有想到叶朔听见了,竟是很认真的在思索。“若是通天境的人,那么这一切在他看来统统都不值一提吧……”思考到最后,叶朔得出来的就是这样一个结论,“我什么时候也能够到达通天境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不说这个了。”顾问赶紧把话题引回来,“其实可以试一下能不能通过空间折叠,直接穿越这片山谷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方法我有想过……但是……”叶朔望向了埋谷的路口处,“若是细细感应,便能觉察到,这谷内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磁场,就像是结界一般,但却要比结界复杂的多。我感觉我的灵力有些运转不开,不知道深入谷内之后会遇到些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顾问神色变了一变,因为某些目前不可说的原因,他的灵力能够始终保持着顺畅,所以对于这一点,他并没有发现。但旋即他又注意到了另外一个问题,“那灵魂力量呢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叶朔摇摇头,“灵魂力量一经释放,就感觉似乎被吞噬了一般。”

    顾问望向埋谷的入口,入口的深处一片漆黑。他旋凝起几个光球来,将光球打入入口处。

    然而,光球原本还算亮眼的白光,一经过入口,忽然就黯淡了几圈。小小的微弱的光,仅仅只能够照亮一米不到的距离,若是让光球再往前照去,则光球的光又暗淡了许多,直至被吞噬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顾问微微皱了一下眉头。埋谷确实是一个是非之地。不过若是叶朔执意要进去,他倒是没有什么顾虑。

    叶朔寻思了一下,最后决定进入埋谷。毕竟倘若埋谷可怕,那么身后跟着的那些赏金猎人必然也会忌惮此地,说不定由此就能够甩下他们。

    两人商议了一下后,就踏入了埋谷的入口。

    绕过那些奇形怪状的骨头与尸骸,叶朔与顾问这一路上走得还算安稳。

    埋谷之内,并没有像他们先前想象的那样,黑暗的伸手不见五指,甚至还可以说有一些明亮。至少在前进的过程中,他们可以不用光球来照亮前方的路。

    但是要说真正的亮堂倒也算不上。埋谷里的光线十分的奇怪,明明现在已是夜晚,但在埋谷里面,却感觉到像是处在阴天里的白天那样的环境中。

    四周都灰蒙蒙的一片。

    但氛围却越来越诡异了。沿途依旧有许多的尸骸,但那些尸骸排列的方式十分整齐,看起来不像是在他们死后才刻意移动的,而是在他们生前就已经被这样排列了。

    有些尸骸手牵着手,一个牵着一个排成一列,随后端端正正地站着。难道他们就这样站着不吃不喝,直到最后饿死吗?

    还有的则是在像跳舞一般,做着旋转的动作。难道他们是在一瞬间死亡的?所以才会保持着这样的姿势?

    “沙沙沙……”似乎是有人走动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看来又有人跟在叶朔与顾问的身后了,只需释放一些灵力洞察,就能够知道后方的一块石墙后面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里可是埋谷,我们真的还要继续往前追?”一个小弟模样的人发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废话吗!?都追到现在了,难不成你他妈还想跑?”另一人在旁边气急败坏的接口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,再怎么的我们都已经走进来了,这一路上不是依旧什么都没发生?老弟你胆子小的就别干这一行了。”又一人接口。

    “就是咱们身上的赏金,哪一次不是用命换来的?这一次是50万灵晶石,难度当然是不一样的。小弟你要是害怕,早点回家种田去吧!”先前气急败坏的那个人又一次说。

    似乎是那句“早点回家种田去吧!”让那小弟不高兴了,嘟哝着说道:“谁……谁要回去种田!?哼,不过就是埋谷,我才不怕呢!”他的这句刻意强调,反而更加暴露了他心里的胆怯。

    顾问听后只能感慨,又有一群送命来的。

    “啊呀!”忽然间背后的石墙,猛然有人大声叫唤了起来。是刚才那小弟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靠,叫唤个屁呀!”他身边的二哥急忙捂住他的嘴,但也无法改变他们三人已经暴露了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不是啊!”小弟两眼发直,身体僵硬的一动不动,嘴巴一张一合,可除了一句不是,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是!?怎么?”二哥朝着小弟看着的地方望去,“大哥?你……你这是在干什么啊!啊?”二哥说话间也开始有些结巴。

    前方的叶朔与顾问也不免皱了一下眉。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等他们跑向石墙后时,那里已经没有了对话的声音,只有重物不断敲击着石墙的“咚咚咚咚”声。

    大哥正在用两只手拼命的揪着自己的脑袋。仿佛那不是他自己的头,而是仇人的头一样,拼命的用力的往下揪着。可是怎么都揪不下来。于是他用两只手拼命的扭动他的头。很快他的脖子,转动方向就超过了人类所能忍受的极限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大哥亲手把自己的脖子给扭断了。

    鲜血从大哥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里流了一地,真可谓是七窍流血。按照常理来说,脖子都被扭断成这样了,那人是必死无疑。可大哥却丝毫没有停手,他的两只手继续扭着他的头,直到他的脑袋转到180度,再转了360度。脖子的骨头已经完全断裂,只有脖子上的一层皮还连接着他的头,这才使他的脑袋不至于从脖子上滚下来。

    而他的两个小弟,情况与他相差无几。都是伸手拼命的揪着自己的脑袋,小弟已经揪下了他的脑袋,他双手抱着自己染满鲜血的头,正在不断地用力将自己的头砸向石墙。一下,两下,三下……

    他的脑袋被砸得血肉模糊,五官也已扭曲,就像整张脸被融化了一般,完全看不清原来的面貌。但他还在用力地把自己的头砸向石墙……

    于是,在叶朔与顾问的眼前,他们看见两个脖子骨折的人,正在想方设法,拼命的把自己的头揪下来。而另一边,一个无头夜叉,正拿着自己已经掉下来的头,砸向一旁的石墙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场面……如果是一个胆小点的人,可能现在早就已经被吓晕了。

    叶朔与顾问自然是没有晕。但两人也被这诡异的场景弄得一愣,一时间都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就说吧,这里的磁场不太好……”叶朔半天挤出来了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顾问想了想,不知道该如何接话。这样的场景实在不好评价……

    “可是,你不觉得奇怪吗,他们这个样子究竟是死了还是没有死?”叶朔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其实在做噩梦?”顾问甩了甩脑袋,“好像也不太可能啊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