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20.第420章 雷纳和雷塔
    林中,场面一度十分的尴尬……

    黑白两兄弟差点不知道该接上什么话。

    “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呀,我看你们两位,还没见到真人的时候,光看个画像就觉得两位面善。”黑白两兄弟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,“就在这附近不远处,有一个我们临时搭建的小屋,两位进去休息一下吧……等那些赏金猎人来了,也能够做好充足的准备对付他们。收拾了他们就是救了我们啊!”

    顾问沉思了一下,这一路上,他们急着赶路,也确实好久没有休息了。如果能够找到一个舒服的落脚点,倒也不错。至于那些赏金猎人……像苍蝇一样嗡嗡嗡的跟在后面也确实烦人,不如就此杀鸡儆猴,让那些前仆后继的赏金猎人们知道下场,也让太虚教断了这个念想。

    “就在不远处,就在不远处~”黑白两兄弟笑得谄媚之极。走了没多少路,就能够看见一间小茅屋。小茅屋确实有些破败,不过荒山野岭之中能有这样的地方也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喝茶,喝茶。”白衣男子连忙给叶朔与顾问倒了两杯茶,“请坐,请坐。”说着就把茶水塞进了他们的手里。黑衣男子站在一边,而他的眼神却始终没有离开叶朔与顾问手里的那两壶茶。

    在黑衣男子的注视下,两人将茶喝下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白衣男子脸色变了又变,黑白两人开始用眼神交流。

    “看来赏金猎人是要迟到了。”顾问看了看天色。

    “迟到?怎么会呢?赏金猎人就像荒原中的饿狼,一旦闻到了猎物的气息,他们必然会一路追随,直到将猎物占为己有。”白衣男说话间笑了笑,找了个座位,随意的坐了下来。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先前的谄媚之色,丝毫看不出方才那惊恐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不过有的饿狼会主动追寻猎物,有的饿狼却喜欢设埋伏,让猎物自投罗网。”黑衣男站在一边冷冷地笑着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你们就是赏金猎人了?”叶朔语气平淡,似乎对他们俩这一身份的转变并没有太多意外。

    “果真,难怪太虚教如此上心。你们俩还真是两个聪明人。”白衣男站到了黑衣男附近,“那么就让我们好好的自我介绍一下吧!如你们先前所言,我们正是道上的黑白双煞。雷纳,雷塔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雷纳塔?”顾问歪了歪头,问叶朔:“你有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叶朔摇摇头,“管他什么雷纳塔,既然挡路,那就处理了吧!”

    “等等,不是雷纳塔是雷纳和雷塔!”白衣男子跳了起来,“我是雷塔,我哥是雷纳!”

    叶顾两人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死到临头了,记下我们的名字很困难吗?”雷纳恨恨的看着他们,“到了黄泉路上,总该知道一下,送你们上路的是谁吧!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这样。”叶朔点了点头,“我叫叶朔,旁边的这位叫顾问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你们两个真tmd让人生气。难怪太虚教要花那么大力气寻找你们。还在悬赏留言上着重写道,‘抓之前先把他打一顿!!’我都想把你们活活给打死!”

    雷纳忽然双掌一翻,小茅屋四周顿时出现一把把机械弓弩,弓弩之上寒意森然。这弓弩起码有上百把,真不知道这间小小的茅屋是如何布下如此之多的弓弩的。

    “流星弓弩,上!”伴随着雷纳一声大喝,弓弩之上的箭矢如流星一般哗哗落下,奇怪的是,它们并不直接冲向目标,而是先在头顶盘旋一阵,箭矢相交间,叶朔与顾问的头顶,已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金黄色阵法。

    “那两杯茶好喝吗?”雷塔也冷笑道,“加入了一气化灵散,又有这弓弩阵法相结合,纵使你们还有通天的能耐,也不可能逃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雷塔还正要接着说上几句,却见头顶的阵法竟然开始出现了裂缝,顿时,他笑意一收,“这怎么可能!你们明明喝下了茶!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一气化灵散而已,对付阿猫阿狗或许还能有用。”顾问无奈摇头,身为一个中过天魔化气散的人,他现在觉得世上任何毒药,对他而言就像是开胃菜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居然……”慌乱过后,雷塔立马冷静了下来,“看来我也得使出些真本事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双手变换着手势,双手中的灵能空前大盛,竟然是出现了一股可怕的灵力浪潮。紧接着他猛然双手一推,将那股灵力浪潮朝着前方狠狠的推了过去。

    雷纳见状,也跟着手印变动,交织的能量在半空中自动结成一道金光闪耀的微型阵法,覆盖于那股灵力浪潮之上。灵力浪潮有了阵法加持,更是涌现出一股骇人的能量波动。

    而叶朔依旧没有太大的动作,却见一股灵力气浪从他脚底席卷而上,片刻就如同浪潮一般汹涌,两股力量初次碰撞,从接触点就扩散开了大片的能量涟漪。可怜的小茅屋被摧毁的彻彻底底,能量涟漪所带来的热量使得周围化成一片烈焰火海。

    雷纳雷塔两兄弟本是觉得必然会一击必胜,但结果如此他们也没有慌乱,在此设伏自然是做了万全的准备。

    两人见单纯的灵力攻击没有效果,雷纳面色一沉,转换了攻击方式,双手间出现了一柄能量兵器。能量光芒闪过后,雷纳手上已然出现了两柄剑。

    “给我一把。”雷塔顺势想拿走一把,没想到雷纳却是不合作,“不给。这一次,我要一个人将那一招用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只不过伤着了性命,可别怪我。”雷塔说完后便退至一边。

    此刻,雷纳手上的两柄剑同时嗡嗡作响,剑身上已是燃烧起了一层火红色的气浪,妖异如红莲业火。他并未一手持一剑,而是一手将两柄剑都握在右手上。伴随着他口中喃喃的咒语,两柄剑竟是挥动如火轮一般,形成巨大的红色气旋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似乎挺厉害,但有些略花哨。”顾问居然在旁边点评了一句。

    叶朔摇摇头,几乎是连直视都没有直视那两柄剑影,只见他的脚底炸开了一层一层的冰霜,冰霜瞬间蔓延,眨眼间就冻住了雷纳与雷塔的双脚。

    “我去!”雷纳顿时大惊,立马将长剑向下砍去,阻断了冰霜的蔓延。“这冰霜是你造成的?”雷纳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叶朔,又像是在向自己的兄弟确认。“可他刚才连动都没有动!?”

    “你管他呢,快点发动!”雷塔现在极度不耐烦。也许这一次,他们是真的遇上对手了。

    这两兄弟身为赏金猎人,之所以会选择设伏这种方式,很大程度上还是源于不够强大的武力值。

    遇到这种情况,现在怕是也只能底牌尽出。

    “红莲领域,开启!”伴随着雷纳的一声大喝,四周开始逐渐变为一个血色领域。领域之内满是滔天火海,伴随着巨大的能量,从各个方向袭击叶朔与顾问。火焰愈演愈烈,最后则是化为了一柄柄红色的剑,眼看那些红色的剑锋即将刺入叶朔与顾问的身体。

    雷纳也是紧张的握紧了拳头,却忽然感到地面一阵震动,红莲领域竟是在被一种不知名的力量所侵蚀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会?!”一旁的雷塔大惊失色,这样的情况他根本就从来没有遇到过,更加没有预想过。

    他想的,顶多就是那两人从中间将红莲领域破开,所以他也做好了准备,那两人一旦有动手的迹象,他就趁势攻击。但是现在……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?难道说在这附近还有他们不知道的高人,正在相助那两个人吗?!

    那那位高人……他们两兄弟竟然迟迟没有发现这附近有人,这帮手怕是极难对付。他向雷纳低声喝道:“附近有帮手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帮手!”雷纳的神情看起来比雷塔更加诧异,诧异之中还带着无法掩饰的惊恐,“是他们,就是他们做的……”

    雷塔闻言,细细的感应了一下这四周的能量波动,结果同样让他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这股清除红莲领域的外部力量,居然就是从叶朔身上发出的,那他究竟是怎么样才能够做到绕过红莲领域,转向由外部攻击?

    其实这种方式并不难,因为红莲领域并不是瞬间出现的,从领域的开启,到断开与外部空间的联系,有一个短暂的时间,也许对雷纳雷塔两兄弟而言,这速度已经极快,快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。但这短暂的瞬间却是确实存在的。这一瞬间,足以让叶朔动用起他的灵力,毁掉所谓的红莲领域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该怎么办啊,大哥?”雷塔一着急,居然是回头问他的大哥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打不过就逃!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!命要比灵晶石重要的多!”雷纳说完就开始往后撤退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人,这两个人有些古怪!”雷塔一边跑一边发射着最普通的灵力攻击。最后灵力攻击也不发了,直接迈开步子拼命的往后跑。

    “什么有些古怪,分明就是妖怪。”雷纳也跟着头也不回地往前跑。他根本不敢回头看一眼,至少现在不知道后方的情况,他能祈祷那两人没有追上来。

    其实他若是回头,反而会更加安心。因为叶朔与顾问根本就没什么闲心思去处理雷纳与雷塔,他们见那两人一溜烟的跑了,也不想去追。这样的场景,这一路上见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没追来吧!哎哟喂……!”一路狂奔中的雷纳,一头撞上了像一棵树一样杵在路当中的雷塔,“你干嘛停下来啊!”

    雷纳气不打一处来,“还不跑,鬼知道他们会不会追上来!”说完又狠狠地拍了一下雷塔。但雷塔还是愣愣的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你这是?”雷纳心里也确实觉得有些古怪,他定了定神,向前看去。

    前方的一棵小树顶上,站着两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年与少女。这两人仅仅是以小树上的一片树叶作为支撑,若不细看,几乎觉得他们两个是悬浮在半空中的。

    那少年的打扮与寻常人无异。就像是附近乡下哪个村头里无所事事,四处游荡的小孩。他穿着一身简单的粗布麻衣。衣服上没有任何的装饰,朴素至极,甚至有一些破败。头发也是胡乱的拿了一根布条扎起,在风中随意的飘着。脚上的草鞋也很破败,还沾了一地的泥。

    而他身边的少女,却和他仿佛是从两个世界走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镶金带玉的绫罗首饰,真不知该如何形容。

    少女的头发是披散下来的,挂着一些小珠串,那些小珠串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七彩的光芒,成色与品相极好,自然是价值不菲。额前有着一条碧玉的额饰,正中间镶着碧蓝色玉石,那小小的玉石被雕刻成了一只孔雀,模样神态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少女两侧的耳坠极长,琉璃翠珠子一路挂到了腰上。而她身上的着装,虽然也是华贵,但总让人感觉未免太过暴露了些,甚至可以用衣不蔽体来形容。

    领口开叉开得极低,不过少女那扁平的身板倒也看不出些什么来。脖子上挂着一条纯金项链,被做成了枝干模样,每个枝干的分叉口上都有一朵金色的牡丹花,牡丹花的中间则是镶以红色玉石。

    下身是条仅到大腿根部的短裙,淡粉色的如同花一般芬芳。穿着一双白色的过膝袜,袜子上还有着模样可爱的暗纹。脚上一双高跟黑鞋,同样也是材质极好。

    怎么看那少女都是经过精心打扮的,手上的金环玉环带得满满当当,身上能挂上配饰的地方几乎都挂上了。但是整体看起来,总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,总觉得那少女身上没有女孩儿特有的感觉,甚至还有一丝微微的诡异。至少,雷纳看起来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这少年与少女站在一块儿,确实是不小的视觉冲击。但是这也不至于让自己的兄弟就这样傻愣愣站着不动了。雷纳又敲了一下雷塔,但是这一次,雷塔居然是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,就像没有痛觉一样。倒在地上的他也保持着之前的姿势,没有一点点的缓冲。换做是平常人怎么也应该被砸痛了才是?

    雷塔神色木然,两眼翻白,雷纳再迟钝也看出了不对劲,“你做了什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