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15.第415章 扫荡(下)
    此时的山洞外,草丛间、岩石后,都埋伏着一名名弟子。紧盯着幽深的洞窟,各自神情严肃。

    他们是一支专司护卫灵器的队伍。每天都要在固定时间进洞巡逻,检查沿途机关完好,以及给法阵注入灵力,维持运转等。即使到了门派的末日,他们依然在履行自己的职责。

    此外,还有不少百草堂的女弟子,她们虽然在罗帝星的追杀中幸存了下来,但紧接着面临的就是门派覆灭的现实。虽说结界已经打开,她们完全可以设法逃走,但大部分人都还是选择了留下来,共同守卫灵器。

    即使无法消灭这一群侵略者,但是,也绝对不可以让他们称心如意!这也是她们最后能为门派做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成功了么?”看到山洞开始摇晃起来,一名女弟子忍不住战战兢兢的发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已经触摸到灵器了。”另一名护卫队弟子此时双手结印,全身的灵力都在最大限度的释放着,“其实这里还有一道机关,如果有人想要拿走灵器,我们就可以在外界引动机关,封锁洞窟,把敌人活埋在里面!”

    在他的灵力操控下,此时那山洞已经塌落了半边,还能隐约听到内部一连串的落石轰响声。

    “只不过,焚天派这次进去的都是些精英,恐怕没那么容易死。待会还有一场硬仗要打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提高了声音:“所有人记住,敌强我弱,我们只能利用这里的地形和他打游击,绝对不能正面迎战!”

    所有人默默点头后,又一名护卫队弟子开了腔:“后山的路径这么复杂,洞窟内部又有大量机关,敌人竟然没费什么力气就拿到了灵器,很明显,这是在我们玄天派出了内鬼!虽然不知道那个内鬼是谁,但是看样子,他似乎也不知道这最后一道机关,这倒是无形中给我们提供了便利啊。”

    一说到内鬼,原本全神备战的弟子们立时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。显然,所有人有这个怀疑都已经好久了。

    “内鬼,肯定是在现在还活着的人当中。我们护卫队的弟子每天吃住在一起,可以信任,而且这里的人都是知道机关的。”

    “百草堂的师妹也不可能,她们在此之前根本连灵器的存在都不知道。还不如说,内鬼就在那逃出去的五个人当中!”

    这里也有不少人看到过大长老舍身破除结界,为众人争取逃生希望的一幕。然而由于内鬼混身其中,这一幕却渐渐变质起来。

    “楚师兄和玎莎师妹入门多年,大家知根知底的,不会是他们。而且大师伯也在这一次的战争中陨落,他们两人分别是大师伯的女儿女婿,就更不可能做出这种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就是说,内鬼就在叶朔,顾问,赫连凤这三个人当中。”

    嫌疑的范围已经越来越小。所有人真的不愿意去怀疑他们的同门师弟,但如今真相似乎已经摆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“咱们要不要设法提醒楚师兄一句?唉,要是大长老知道,他拼死送出去的是一个内鬼,恐怕会死不瞑目啊!”

    众人越说越激动,已经有人开始掏出玉简注入讯息,此时最前排的弟子忽然脸色一变,感应着洞窟中一道越来越近的灵力波动,低声喝道:

    “留神,有人要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洞窟忽然塌陷时,落石滚滚,硝烟弥漫,虚无极第一时间撑起了防御结界,将洞内众人全数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是玄天派还有些未死尽的小崽子,躲在外头想给我们使绊子啊。”虚无极的语气不慌不忙,似乎是在惋惜敌人的自不量力。

    “我去收拾他们。”罗帝星翻转起长戟,身形化为一道虹芒,如箭离弦,径直冲出了防护罩,又朝着被落石封堵的洞口一路杀去。途经之处,拦路的巨石在他横戟挥扫下,相继爆裂成了大量的碎小石块,灵力波纹一路蔓延,更远处的石体表面也开始现出了裂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罗帝星冲出山洞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一片空空荡荡的荒草地。

    敌人都躲起来了。不过,灵力波动毕竟是藏不住的!

    神识四面一扫,就锁定了不远处的一块圆石。

    蜷缩在圆石后的女弟子正在瑟瑟发抖。曾经,她也是喜欢过罗帝星的,最大的愿望就是他可以在人群中多看自己一眼。但现在,她恨不得把以前所有的春梦都收回来!在经历了这一天之后,罗帝星对所有人来说就是死神的化身,她希望他一辈子都不要注意到自己!

    就在这苦苦的祈祷中,她忽然听到自己颈后的岩石传来了碎裂声,冷风灌入了自己的后领。但此时她所感受到的,却是比那阵北风更冰冷的杀意。下一刻,她已经直接被人掐住脖子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罗帝星一爪抓碎岩石,手掌顺势前探,直接就扣住了那名女弟子的喉咙。朝着外侧一扭,听到清晰的颈骨断折声后,才将她随手甩到地上。

    蒙了尘的,是一双死不瞑目的泪眼。

    两旁的草丛中又是沙沙作响,似乎是有人想要趁乱逃跑。罗帝星迅速回身,交错的双臂朝两侧一展,释放出两道半月形的灵力光刃,轻易的将草丛割开了一大片。草屑纷飞中,四散奔逃的弟子有的被拦腰切成了两截,还有的直接人头落地,喷涌的鲜血就像失控的水龙头,场面一度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这些玄天派余孽,还真是如野草一般除之不尽!”再次拽着一名弟子的头发,将他的脑袋狠狠撞到山壁上后,罗帝星斜瞟着那道渐渐拖开的血痕,不屑的做了一句结语。

    焚天联盟的众人此时也从山洞中走了出来,每个人都是完好无损。灵器,也正被虚无极端端正正的托在手中。显然,玄天派的拼死顽抗,再一次失败了。

    “还剩下的,大多是一些百草堂的弟子,之前她们没有正面参战,原来都躲在这里。”虚无极四面一扫,就满不在乎的跨过了脚底的尸丛。

    “随她们去。一群医师成不了什么事,我也不想浪费时间再一个个抓出来了。但如果还不懂得知趣,再要主动出现在我们面前,那就是她们自己在找死了。”这段话,似乎更多的是在说给那群百草堂的弟子听。

    在众人大面积的撤离时,阮石忽然注意到了残肢下一块发光的玉简。拾起后随意一扫,目光变得有些玩味起来。

    那玉简中是一条还没有送出的讯息。内容大概是提醒对方,多多提防叶朔,还列举出了几条足以证明“叶朔就是内鬼”的猜测。而收信人,则是楚天遥。

    这块玉简被四面传阅,每个人的表情都是相当精彩。

    “发出去么?这条讯息,对我们似乎没有坏处。”最后,阮石抬起头望向虚无极,眼神中包含着这样的信息。

    虚无极沉思片刻,缓缓摇头。下一刻,玉简就在阮石的手中碎裂。而紧接着,一行人鱼贯离开了后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快点走吧!快点走吧!”草丛下方,一条幽暗的地道里,元基和范成紧张的听着头顶杂沓的脚步声,有生以来,他们的心脏还从来没有跳得这么快过。

    这条地道,原本是他们两个为了逃避修炼,才专程挖出来的。偷懒的时候往这里一躲,长老们就都找不到他们了,几乎是百试百灵。没想到,有一天竟然会派上这样的用场。

    大战开始后,他们都给吓蒙了,根本不敢正面参战,很快就钻到了后山的这条地道里。听着炮火和惨叫声在自己的头顶响起,连绵不断,这样的煎熬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天。每次听到头顶的脚步声加重,他们就吓得一动都不敢动,生怕会有敌人发现这处草垛的异常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没出息,就是贪生怕死,他们承认。在同门的师兄弟都在血战的时候,他们躲在这里,回避战火以求苟且偷生。但他们并不觉得自己有错,这个世上有谁不爱惜自己的生命?玄天派已经灭亡了,就算同样化作战场上那一具具荒芜的尸骨,又有谁会来称赞他们?更何况,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,他们不想死。

    “走……走了吗?”躲在侧壁的范成连牙齿都在打战。

    正面通道的元基根本不敢探头查看,更不敢散开神识。他只能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耳朵上,听着那正在离他们越来越远的脚步声,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。

    撤离的队伍中,罗帝星落在了最后。虚无极等人是不屑去追杀玄天派的残兵败将,但他却是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叶朔的同门。灵力波动依然在荒草丛中来回扫荡着,身后留下的是一具具尸体。

    而此时,他的脚步距离地洞上方的草丛越来越近了。望着那一块和两旁的杂草连成一片的荒地,似乎在沉思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该不会发现我们吧?”范成也感觉到了上方不断逼近的杀气,手足在过度的僵硬中已是痉挛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……求求你快走吧……”元基听着那脚步声分明是距离自己的头顶越来越近,心脏的跳动声在此时吵得震耳欲聋。他只能不断的祈祷着,敌人只是途经此地,很快就会离开……很快就会离开……

    罗帝星的脚步终于是在草丛间停下。缓慢的蹲下身,抬起一只手按在了地面上,扩散出的灵力正在缓缓将草丛融化。

    元基屏住呼吸,在恐惧中都快要把自己憋死了,这时在他头顶忽然射入了一线光束,用以遮蔽的草丛被完全掀开,他可以看到外界的一方天空,看到天际的晚霞,以及那个紧贴在洞口前,和自己几乎是脸对脸的嗜血修罗。

    “哇呀——”元基吓得一声怪叫,倒退时双腿一软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而他刚刚反应过来,就连忙活动着自己两条软如棉絮的腿,艰难的调整到跪姿,接着就双手合十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连连磕头。

    “血罗刹大人,求您千万开恩啊,伤了墨凉城的是叶朔,我们真的没有害过他半点啊!”

    范成四肢紧贴在侧壁,他所在的外置,刚好是外界光线的死角,因此罗帝星并没有看到他。但如果自己有一丝一毫的灵力波动被他感应到,自己也绝对会死得不能再死!这一刻范成有多么希望,自己可以暂时消失在这个世界上。

    元基连连磕头,额头很快就磕出了血。罗帝星只是沉默的注视着他,一直沉默了很久,但元基摸不透他的心意,哪敢放松,口中不断的吐出讨饶之语,一边也是磕得更为卖力。

    罗帝星仍是沉默着。时间在静寂中仿佛流逝了数百年,他才用一种很怪异的语调,一字一顿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玄天派的人,都该死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在他手中猛地释放出一团烈火,朝着地道中灌入。

    元基首当其冲,被烈火一口吞噬,颤抖的身形没多久就被烧成了焦尸。继而,火势席卷了整个通道。

    罗帝星依然沉默。双目无神的又注视了被火焰填满的地道很久,确认了就算里面还有其他人,也绝对不可能在这样的火势中存活,才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范成紧贴着侧壁,感受着熊熊火浪在身旁呼啸而过,熏人的热度让他呼吸维艰。鬓边的头发已经被全数烧焦,大量的浓烟不断朝他的鼻孔里钻。此时在他心中,已经是千万次的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自己一直就只是一个小混混啊!加入玄天派也只是为了在同村的小弟面前长脸而已,为什么要让我遇到这样的事……

    在范成的意识渐渐消失的时候,他脑中最后剩下的,就是村中那间破落的茅草屋,那是自己的家。还有在屋外的田埂上,那些挥舞着竹剑和自己打闹的小弟们。

    爹,娘,我还有机会再回去看你们吗……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焚天派的侵略队伍,很快又来到了百草堂。

    一筐筐药篮中,晾晒着新鲜的药草。虽然多数已经被打翻,但从几株完整根茎的品相,以及通体散发出的阵阵清香,仍能看出这些药草的珍稀。

    火炉还在燃烧着,上方的一个黑漆瓦罐却已翻倒在地,汤药流得到处都是。这是百草堂的弟子在逃亡时,不慎失手打翻的。虚无极在药罐前蹲下,捻弄着地面上残留的药渣,仍能隐约分辨出其中的药性。

    在百草堂里里外外的逛过一遍,打量着柜格上分门别类的一瓶瓶丹药,以及四师伯亲笔书写的一册册医书,就连虚无极也不禁感叹了一句:“这玄天派的收藏,倒还真是不错啊!”

    这里所有的库藏,都是百草堂的弟子们花了无数心血,一点一点的积累起来的。每天研磨着草药,熬煮着汤药时,想到自己的努力可以为病人带来生机,她们就觉得自己在做的是世上最幸福的工作。

    而现在这些心血就轻易的被收入了侵略者的储物戒指中。它们将会被拿去填充焚天派的丹玉阁。

    在将百草堂上下席卷一空后,罗帝星一把火烧了这座美丽的花园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对玄天派还真是苦大仇深哪?”这么不留余地的作风,甚至就连一座房子都容不下,倒也是令虚无极自叹不如。

    罗帝星沉默了很久,闷闷的挤出一句:“他们活该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