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10.第410章 天雷地动,九州寂灭
    罗帝星根本就是个疯子,服地煞丹、生吞煞气、烧不死、炸不死、恨意可通天地,一招灭世业火毁掉了大半个玄天派,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?

    以上的所有行为,哪怕是只见识过其中之一的弟子,也绝对不会对这个评价有任何异议。

    但在这样“找死”的做法背后,罗帝星也是相当无奈。

    那“灭世业火”是在他的仇恨燃烧到顶点时,无意中沟通到了一丝火之本源,相当于是暂借来的一招,现在再想施展,也已经没有那个能力了。而他所能做的,就只是再次拿命去赌,毕竟,对于他这种既没有后台,又没有奇遇的人来说,这就是唯一的资本。

    从天而降的焦雷劈得他周身一度四分五裂,整个世界化为一片空茫,从思想到意识彻底的消散,但距离那至高无上的雷之本源,却依然还有着不小的差距。

    “还差一点……还差一点了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边,混乱的战场正中,在叶朔的身旁,灵力波动忽然一阵紊乱,大长老就像是瞬移一般从空间中跨出,紧随其后的,还有神色各异的顾问、赫连凤、楚天遥三人。

    “朔儿,我承认我们玄天派这一次是彻底的栽了,但我绝不能容许满门尽灭!你们几个,就是最后的希望了。”大长老的脸上死气盘旋,连番的激战,让他早已油尽灯枯,“现在出发去接上玎莎,然后我和剩下的长老会用尽全力,在结界上打破一道缺口,你们就趁机会逃出去!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!”浑浑噩噩了许久的叶朔一下子激动起来,“我要留在这里,和大家共存亡!”

    亲眼看着恩师在自己面前人头落地,那一刻叶朔就仿佛失去了全世界,他已经没有多少活下去的动力了,什么成为盖世强者,屹立在灵界大陆的顶点,曾经那些幼稚的梦想统统都化作了一场笑话。

    现在他只想留在这里尽情杀敌,那些伤害了师父的仇人杀一个是一个,为门派流尽最后一滴血,然后,就这么随着师父一起长眠地下。

    大长老的语气陡然严厉起来:“傻气,你留在这里,和我们一起死了又有什么意义?面对问题,只懂得逃避而不去解决,那是懦夫的行径!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先保住了你自己的命,来日修炼有成,再为我们整个玄天派报这一场灭门大仇!话我只说一遍,如果你可以将你师父的血海深仇置于不顾,执意求死,那我们玄天派就算没养过你这个没出息的弟子!”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到了最后的关头,大长老在说出这段话的时候,一股强横威压再次从他垂死的身体中散发开来,依稀间又恢复了几分指点山河的门派最强者气势。

    并不是所有的人,在突来的当头棒喝下都会大彻大悟,但叶朔冲脑的热血却是渐渐的冷却了下来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被剔除在了山门之外,那他岂不就成了孤魂野鬼?被家庭排斥,被家人否定,这是比死更令现在的他恐惧的事。

    况且,死有重于泰山,有轻于鸿毛,即使是死,也要看自己死的值不值得!凭着一时的冲动,当然杀不了虚无极,而虚无极只要不死,师父的大仇就不能算真正得报!

    当叶朔脑中的思绪正在激烈交战时,青鸾殿一侧,再次降下了一道震天惊雷,劈得地面上掀起层层沙浪,直冲房檐,毁灭的气息滚滚而来。并且其中的凶煞,正在隐隐超越“黄泉雷罚”本身的威力,朝着一个更高的层次迈进。

    “这股气息……”叶朔猛然转头,这股气息就是烧成了灰他都认识,“罗帝星?那个混蛋竟然还没死?他又想干什么?我……要走的话,我也要先杀了他再走!”

    刚迈出的脚步一个踉跄,目光又落到了地面倒伏的了尘道长身上,忍不住再次泪如泉涌:“不……我……我应该先收敛了师父的尸骨再走……我现在就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正要栽倒的身子被猛然拽起,顾问双手紧紧的按在他的肩头,眼中闪动着一种前所未有的火焰,每一个字几乎都是用灵魂在呐喊:

    “叶朔,你给我清醒一点!如果师父在天有灵,他想看到的难道就是你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吗?!我的兄弟,难道就是这么容易被人击垮的孬种吗?!”

    顾问的眼神仿佛看进了他的心里,在叶朔涣散的意识深处,只剩下了那一双幽黑瞳眸。那其中有着同样的痛苦、仇恨,但相对的,也有着自己所没有的坚强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阵无言的对视中,叶朔眼中渐渐也涌起了相似的坚定,填充了他眸底的空虚。心中那个巨大的窟窿,若要完全修复,虽然还需假以时日,但至少,那已经不再是一个足以吞噬所有希望的黑洞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我跟你们一起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青鸾殿一侧,连绵的雷霆一道接着一道,依然在不知疲倦的冲刷着大地。

    “就让他这样被劈死吧……”前院守卫的弟子各自双手合十,苦苦的祈祷着他们所知的一切神明,“拜托,让他被劈死吧……”

    正因为有“灭世业火”的先例在前,一个人怎么可能接连创造两次奇迹?但也同样因为他曾经成功的创造过奇迹,谁能保证,相似的奇迹不会再次在他身上发生?一众弟子的心思时而抬起,时而放下,此时此刻,仿佛他们也在同样承受着那落雷的煎熬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你有没有觉得,天好像越来越暗了啊?”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一名小弟子战战兢兢的开了口。

    天空,在这噩梦般的一日始终就没有放晴过。但它的确是愈发的阴沉如墨了,灰暗的云层中翻滚着道道惨白的电光,轰隆隆的雷鸣声由远而近。

    在又一道雷柱贯通天地时,罗帝星忽然猛地抬起头,双眼在这一刹那完全被白光填满,而他的双手也正在电流的引导下,自动的结起了一套漫长的印诀。

    “雷咒,九、州、寂、灭!”

    天空碎裂了,无以计数的落雷疯狂的倾泻而下,将天与地连接成了一座雷霆牢狱。

    比雷神天怒翻了几倍的数量,比黄泉雷罚翻了几倍的威力,这就是将一切的绝望尽集一身的终极大雷咒,“九州寂灭”!

    前院的弟子只来得及看到一片白光沉沉压下,接着,他们的身子也消融在了这片无边的白光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天雷劈向大地之前,天地间便有异动产生了。青鸾殿内,列成阵列的弟子们本在集中精神,注意前方即将出现的敌人的攻击,然而此刻,他们却不得不分心。

    握着兵器的手,与兵器之间产生了一种轻微的酥麻感。触感很轻微,但却绝不容忽视。因为这种如同太久不活动,血液流通不畅的酥麻感,已经开始由指尖蔓延上胳膊,再一路向上至肩膀。此刻,指尖上的异样感越来越强烈,原本稳稳握着兵器的手,已经开始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前排的弟子意识到了些什么,急忙转身向后说道,“只怕是对方布了什么奇怪的阵法,大家快架起灵光盾!”他话一说完,忽然整个身体便僵硬地站在原地,仿佛身上被施了定身咒。

    那名弟子脸上的神情也十分僵硬,肌肉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扭曲,眼珠疯狂的转动着,似乎浑身上下只有那一处是可以活动的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师兄……”后排弟子脸色微变,不由自主的伸出手,轻轻触碰了一下他那近在咫尺的师兄。

    仅是指间短暂的一下接触,他那师兄的脸上,忽然就炸出了一道火光,火光的颜色竟是紫黑色。

    火光之后,瞬间窜出一串电流,同样是紫黑色,如同一条小小的紫龙,仿佛有生命般游走在阵列之中。“噼噼啪啪!”火光炸开的声音不断响起,凡是被电流缠身的弟子,皆是如同他们的师兄一般,身体僵立在当下,肌肉抽搐,浑身动弹不得,疯狂转动的眼珠示意着他们还活着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活着,这意味着他们正在清晰地承受着电流击穿身体的巨大苦楚。也许这个时候,死亡恰恰会是一种解脱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却无法死亡,只能永无休止的承受着这刺痛身体的煎熬。

    “东南方向似乎有异象!?”另一侧的领队弟子异常的焦灼,“可恶!焚天派都快要攻进来了!他们还在搞不清楚些什么状况!”

    “刘师兄,注意集中精神。你担任的是阵法的阵眼,不要因为别的事情扰乱了心思。”身后的一名弟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可是……”刘师兄的神色依旧烦躁异常,“此处是攻进玄天派内部的必经之路,焚天派那群贼人却迟迟不曾现身,难道我应该庆幸说,前线的弟子们已经拖住了焚天派虚无极他们的脚步?”

    刘师兄这番话一说完,气氛霎时变得凝重了起来。因为他们都知道,虽然前线弟子大多精锐尽出,但那终究只是门派的一名名弟子,并不是什么法力深厚的大长老,又如何能够拖得住虚无极的大军压境?

    何况,焚天派这一次也是联合了其他门派,做足了准备,同样是精英尽出。前线的弟子们,纵然抛头颅洒热血,舍身卫道,又如何能够抵挡得了?

    因而,焚天派的人越是迟迟不见,情况便越是危急,只怕他们正在鼓捣着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这边弟子们焦躁不安间,一切七嘴八舌的讨论,忽然都在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。而脚下的大地,开始产生了清晰的波动……

    “不好,快用灵晶盾!”刘师兄立刻下达了指令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弟子们纷纷架起了灵晶盾,巨大的灵晶盾如同一个透明的防护罩,那是所有阵法中的弟子一同构建的,防御力也要比一人架起的强得多。看着这巨大的防御罩笼罩自身,阵内弟子都安心了不少。但却没有人注意到,在灵晶盾的内部,已经有了电流流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,悄无声息的渗透到了大殿内部。

    担任阵眼的刘师兄,忽然直挺挺的倒下去死了。而在他先前站立的地方,爆发开了一团恒星炸裂般的刺眼光芒,翻涌着电纹的能量波横扫全场,维持阵法的弟子同时被震得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圣天神罩,被破了!

    “不好!”阵内的弟子大惊失色,抬头向上望去,天地风云变色。

    天空之上,一片混沌。但与乌云压境不同,这种感觉并非是什么东西遮挡住了阳光,而是整个天上,已经没有了太阳。这种感觉就好像多年以前曾经见到过的日全食,但又不全然相似。四周一片昏暗,却是一种不正常的灰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有什么声音正在由远及近,而且速度极快。每响一次,整个大地都在震颤。轰隆之声越来越响,大地震颤得越来越厉害,已经有些弟子无法站立了。

    “地震?是地震吗?!”为什么这种时候会突然有地震?

    显然这不是地震。

    头顶的天空已被撕裂。

    苍穹之下,落下无数惊雷。

    头顶的灵晶盾裂开了,是从内部裂开的。内部的电流仿佛与头顶的天雷遥相呼应,电流自下而上,沿着空气一路攀到天空之中,仿佛是汲取了天空之中雷电的能量,细小的电流瞬间膨胀到有如碗口一般粗。

    而那些原以为有灵晶盾庇护的弟子们,他们依旧和先前一样的站立着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纵然头顶已落下惊天巨雷,他们也依旧好好的站着,似乎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已经死了,死人是无法移动的。就在细小的电流出现的那一瞬间,他们的全身就已被电流所环绕,巨大的电压,让他们的生命在一瞬间便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这一场天雷浩劫之后,凡是雷电所波及的范围之内,满目疮痍,用人间地狱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空气之中,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焦味,十分的呛鼻。地面上,皆是倒下的玄天派弟子,他们的尸体完好无损,地面也很干净,没有一点血迹。

    然而,那倒下的每一名弟子皆是面目可怖,他们的表情夸张地扭曲着,大多双目圆睁,眼球几乎都要瞪得掉出来,眼球之上布满了血丝。

    他们的嘴也是张得极大,大到几乎超越了人类肌肉可以伸张出的曲线。脸上的肌肉同样急剧扭曲,就像是整张脸都要融化了一般,每一块肌肉都不在它应该待的位置。光是看一眼,几乎就能够感受到那些弟子死前,曾忍受过多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地面上还有一些弟子,身体就像痉挛一样不断的抽动着。四肢扭曲,头与身体的转动范围几乎达到了180度,这同样也是人类无法达到的身体极限。

    是的,他们也已经死了。但是在刚才的那一下攻击后,强大的电流依旧在他们的体内流窜着,所以他们如今身体的抽动,并非是因为活着,而是因为电流的游走,使他们的肌肉不由自主的抽动。他们的身体,如今只是一块导电的死肉罢了。

    在被这一场终极大雷咒攻击过后的整块地面,都将会导电。而地面上的电流,甚至百年都不会消失,这里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电场。倘若有在天空中飞翔的秃鹰,看到了这满地的“食物”,当它想要食用这些“食物”时,也会被其上所带的电流击倒,成为这块电场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而在这电场之上的尸体,统统都不会腐烂,这场景会就这样完好无损的保持几百年。几百年后,依旧可以看到他们死亡时的样子,仿佛时间并不存在,又仿佛有人想要将这一刻,永远的钉在玄天派的历史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