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07.第407章 唯一的遗憾
    昏暗的天空中,忽然突兀的划过了道道极光,如同四面散落的流星。

    “嗵——”“嗵——”

    在将地面砸出数个凹坑后,从废墟中艰难爬出的,却是方才在天空激战的一众玄天长老。

    被虚无极强行攻破阵法,对他们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,但即使每一根经脉都在隐隐作痛,每位长老仍是挣扎着重新站起,有的就近投入了身旁的战场,另有不少人运起残余的灵力,尝试着再次冲向高空。

    即使他们下一刻就将死去,但战士奔腾的斗志还在燃烧,如果骨头还没有被折断,如果鲜血还没有流干,如果还有任何一个部位还可以活动,他们就会屹立不倒,并给予敌人最致命的打击。

    英雄的头颅,只会和敌人的尸骨掩埋在一起。就算到了生命的尽头,他们也会用自己的身体铸就最后的防线,去为门下更多的弟子争取生机。

    五长老、七长老和八长老刚好摔在了一起。几人互相搀扶着起身,遥望天际,刚要一跃而起,一股突降的力量忽然笼罩了他们周身。整片空间的重量在此翻涨数倍,每位长老都感到背部仿佛压上了一座大山,双脚也像陷入泥潭一般无法移动。

    “不用再想办法上去了,因为这里就将是你们的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脚步声沙沙作响,一个冷面少年自阴影中走出,缓缓的停在了几人身前。

    “罗帝星?!”方才无尘道长惨死的一幕,几位长老在天上都曾看得清楚,如今这个杀人凶手近在咫尺,几人的呼吸都急促起来,仇恨烧红了他们的眼。

    “罗帝星,难道你就没有亲人吗?你这么灭绝人性,你不怕报应降临在他们的身上吗?!”八长老愤怒的喝斥出声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子根本就不配有亲人!他造下过那么多的孽障,活该他全家断子绝孙!”七长老怒气冲冲的接口。

    骂归骂,三人仍是谨慎的注视着罗帝星。毕竟他连无尘道长都杀了,而他们三人现在的情况也是半斤八两,稍一大意,恐怕真会同样栽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但就是在他们这样的全神戒备下,仍是感到面前光影一花,下一刻,罗帝星竟然已经出现在了他们面前,双拳毫无花巧的分别轰击在了此前说话的两人腹部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么快……”当两人各自口喷鲜血时,仍在为罗帝星的诡异速度而震惊不已。就算他有时间秘法,就算借着地煞丹提升实力,但现在的他应该也同样受了伤,为什么还可以这样的极限爆发?

    战斗,很快就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开始了。

    罗帝星再次展现出了他的凶悍,每一招都完全是两败俱伤的打法。有时放着背后的一击不顾,仍然死盯着面前的对手猛打;有时是故意挨上一招,趁着对手变招不及,直取要害。

    在他这般全无章法的攻击之下,也使得众位长老首尾相援的策略完全失效,围攻的优势荡然无存。甚至就连一个大境界的差距,也在几人各自身负重伤之时,都已经隐约有些被他扳平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几位长老才终于知道,无尘道长为什么会败得那么快。这种对手如果给自己单独遇上,必然也是凶多吉少!

    终于,在又一次被击退后,几位长老各自跃开数步,周身灵力暴涨,海量的天地煞气犹如受到吸引一般自动聚拢,朝着他们体内疯狂灌入。一时间,三团红色漩涡盘卷递增,组成了连通天地的三道煞气螺旋,激涨的灵压在这片战场中一时无两。

    罗帝星面色阴沉。煞气的成形是天地规律,他无法阻止。而这些长老拼着豁出性命,经过煞气灌体后,将会在短时间内变得比他更强……

    呵,非常好,既然大家都想舍命一搏,那比的就是谁比谁更狠!

    罗帝星目中陡然划过一丝极致的厉色,既没有运转灵力,也没有去刻意的吸收,他只是站在原地,仰天一声长啸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在他的疯狂疾呼下,原本是正在朝着众位长老灌注的煞气忽然转了方向,同时冲入了他的口中,如同一道笔直的擎天火柱。

    三位长老的煞气外衣,竟然都已经渐渐的有些维持不住,化为细碎的火红光粒相继脱落,又片刻不停的被那道通天火柱吞吸。视野重归清晰的三人,此时都是又惊又惧的瞪视着包围圈中,那正在被天地煞气疯狂冲刷的罗帝星。

    “吞……吞下去了?!”

    天地煞气对人体的危害众所周知,单是从外部吸收,都要随时承受爆体而亡的危险,谁见过这么直接吞进体内的?五脏六腑多半会被肆虐的煞气直接冲击成一团粉末。这已经不是拼命,这是在找死啊!

    正面承受灌体的罗帝星,身体确实是在止不住的颤抖,皮肤寸寸龟裂,到最后周身已经布满了纵横的裂纹,就像是一具用无数碎瓷片拼接起的人形模具,只要有人稍稍一推,就会彻底的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但就算是这样,处于煞气中心点的他也没有人敢去触碰,而他竟然始终也没有走入最后的末路。直到那些裂纹渐渐加深,仿佛烙印在了他的皮肤中,化成了一簇簇火红的魔纹。此时此刻,煞气火柱也终于渐渐消退了。

    这片区域的天地煞气,竟然已经在短短片刻被他吸了个精光!

    当这片空间的灵力波动恢复如常时,罗帝星略微朝前跌了一步。

    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痛,痛到了极点,就像被几十个人昼夜不停的围殴过数日。但是毕竟,他还是撑下来了,还是……活下来了!

    那过于狂猛的天地煞气,他的体内当然容纳不了,现在就连每一次呼吸,都会有碎小的煞气粒子随之吐出。缭绕的煞气余波同样堵住了他的双耳,不论是战场上连天的喊杀声,还是眼前敌人的呼喝声,他暂时都已经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饕餮的吞吸之力,还是那么来者不拒。虽然这一次,好像还是消化不了……

    但是……要对付他们,足够了!

    抹一把嘴角漏出的鲜血,罗帝星脸上露出一个狞笑,侧转过身猛地向邻近的七长老冲去。

    七长老匆忙挥出的长枪,在他的一拳之下竟是枪尖粉碎,枪杆断折,而那势如破竹的一拳,紧接着又重重的落在了自己的胸口!

    “咔擦——”

    在七长老的胸膛渐渐凹陷的瞬间,他听到的,是自己胸骨传来的碎裂声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,该看的早就看遍了,今日为护山门而舍生,死有何惧?要说唯一的遗憾,大概就是再也见不到天影了……”

    五长老仰天长笑,而他的灵力也正在迅速燃烧,让他整个人在此刻光芒万丈,成为了整片战场上最醒目的光源。

    煞气灌体后的罗帝星更加疯狂,三位长老使尽了全力也难以当他一击,穷途末路之下,五长老竟是要选择自爆!

    和无尘道长一样,不惜自燃元神,连灵魂也彻底的消散在天地间,只求将面前这个带给玄天派伤痕累累的敌人,也同样的拖到地狱里!

    “老五,你就想一个人逞英雄,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啊?”八长老体内的灵力也紧跟着燃烧了起来,同时在他身周自动张开了一层结界,将战圈中的三人牢牢罩住,却唯独将七长老排除在外。

    “老七,将来如果见到天影,就劳烦你来替我和老五向他说声抱歉了……”

    被独自排除在外的七长老,此时满脸都是悲愤欲绝。他知道那两位老友这是在将生的希望留给自己,但是,大难当头,他又怎么可以独自存活?

    “老五,老八,以后你们都不在了,让我一个人怎么办啊?”七长老不顾胸骨碎裂的剧痛,疯狂的拍打着结界障壁,“要是见到天影,我该怎么向他解释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,”五长老和八长老相视一笑,在死亡面前却是毫无惧色,“就留给你自己去伤脑筋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体内的光芒已经闪耀到了极致,终是“砰”的一声,两具躯体彻底的爆炸了开来。强横的能量波动轰然席卷,结界内的空间剧烈动荡,在七长老痛苦的呼喊下,以及罗帝星终于显出几分惊惶的双目下,刺目的金光覆盖了一切……

    惨烈的战场,每时每刻都正在有强者陨落。

    天际之上炸开了一道金光,接着,是两道人影如同炮弹般极速坠落。

    天绝道长手持圆环,死死架在头顶,虚无极的长矛则是与他的兵器紧紧相贴,仅是位置的分别,相差出的却是一副完全的压制状态。虚无极周身灵力大盛,从天空中将天绝道长一路压到了地面,腾起的烟尘很快遮蔽了两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缠斗的再次失利,让天空中仅剩的几名长老也失去了再战之力。但在四面跌落的敌人中,虚无极却唯独挑上了天绝道长一人。连番穷追猛打,显然是要彻底的结果掉对方的生命了。

    了尘道长跌落在了距二人不远处,虽然有心想助天绝道长一臂之力,但连番的激战使他全身瘫软,就连想要活动一下四肢都是难上加难。一时只能费力的在地面上蠕动着,集中起最后一分力气来和自己的身体较劲。

    硝烟的包裹中,虚无极缓缓抬手,双指间射出一团呈蛛网状散发的灵力光束,分别贯穿了天绝道长周身各处大穴,彻底封锁了他的灵力运转。接着指尖略一上挑,就将全身受制的天绝道长提了起来,让他上升到了与自己面对着面的高度。

    “天绝,如果不是因为你,凉城不会受这么重的伤,如果不是因为你们,凉城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!”虚无极每说一句话都在咬牙切齿,“指使上古神兽,对那种状态的凉城再补上一刀,你真是做得出来啊!从那天开始,我就已经把你的人头记上了账。现在,也该轮到你来体会一下,那种叫天不应,叫地不灵的感受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天绝道长,就像是一只被穿透在蛛网上的猎物。尤其是在虚无极加注灵力之时,每一道穿骨的光束都在隐隐发烫,能量不断外溢,大规模的侵蚀着他的经脉,几度令天绝道长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但即使是在这样非人的折磨下,天绝道长的语气依然强硬:“哈,我不后悔,就算是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还是会选择对你们斩草除根!我现在怨只怨,当初的朔儿实在是心肠太软,对你们仁慈,换来的却是今日这一场灭门惨祸!”

    喘了几口粗气,忽然猛地抬起头,厉声喝道:“但是……但是你也不要得意,你以为自己就可以永远猖狂下去么?老天会收拾你的!下一个覆灭的,一定就是你们焚天派了!到那一天,我会在地下笑着看你怎么死!”

    虚无极嘲讽的一笑:“哦,怎么到得此时,你还想跟我扯那‘多行不义必自毙’的老一套么?那我们不如就来比比看,究竟是我现在杀你的速度快,”抬手朝天空一指,“还是那老天降下道雷来劈死我的速度快?”说着猛然抬手一招,将天绝道长扯近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那张能说会道的嘴,现在也该永远闭上了!”

    反手一掌,重重击在天绝道长的天灵盖上。

    天绝道长嘴角渗出了血丝。

    他的头骨在这一掌之下已经完全碎裂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双眼,依然还固执的没有合拢。

    “天绝道兄!!”了尘道长好不容易才站了起来,第一眼看到的,竟然就是天绝道长在虚无极掌下缓缓栽倒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老伙计啊!——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的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,捶胸顿足,哀号不已。

    曾经,每到逢年过节,他和天绝道长都会在定天城中的小酒馆聚聚,温上一壶酒,点上几碟小菜,在鞭炮声中等待着老友的到来。

    如今,纵然再将酒温上,对面却是再也没有人会来喝了……

    几十年的感情,几十年的老友啊!如今他就这么丢下自己走了……他这一走,自己以后要到哪里去找他?

    在他的头顶,乌云悄然翻滚。

    “黄泉雷罚!”

    当了尘道长独自失魂落魄时,一道灌顶天雷忽然将他劈了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竟然还有时间担心别人啊。”

    无声从他背后转出的少年,犹如一道漆黑的梦魇。

    “——了尘师伯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