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5章 杀你而已
    此时的玄天派,已经完全是一副地狱惨景。小说

    “我不想死,我也不想看着大家死……”第一次如此真切的直面死亡,赫连凤已经吓得连哭都哭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那些都是她最熟悉的师兄弟啊!就在不久之前,他们还在一起练剑;就在今天早上,他们还坐在同一张饭桌上,一起说笑,一起打闹,以为这样平静的美好会永远继续下去。只是一转眼,他们就已经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,他们再也不会陪自己练剑,再也不会对自己笑了……

    自己这一辈子,都再也看不到他们了!

    “顾问,你不是智多星吗?想想办法啊!”赫连凤绝望的拉扯着顾问的衣袖。

    她向来都是喜欢依靠别人的,在家里的时候依靠父亲,到了玄天派又依靠叶朔。如今到了生死边缘,陪在她身边的就只有顾问。就算知道自己是在强人所难,但有一个人可以让她指望,让她推卸责任,至少也能让她感到少许安慰。

    虽然很快,也许他们就都要死了。

    顾问听着耳边的厮杀声,面色一片阴沉。双拳一次次紧握,终于下定决心般的抬起了头,一股强横的灵力波动正在他的体内复苏,那是在战斗中向来喜欢置身事外的顾问,从来都不曾展现过的力量……

    但是,就在这股力量即将冲破堤坝,正式爆发之时,顾问的脸色忽然猛地一变,所有的灵力都如海水退潮一般,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,快得甚至连赫连凤都不曾发觉。

    是他们?!顾问的目光越过重重山峦,死死的盯住了遥远处的一个未知所在。面上是一种在虚无极逼上山门时,都没有出现过的凝重和恐惧,直到现在,他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脏还在咚咚直跳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不,更可恶的是,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……

    定天山脉外部,此时有两个黑衣人正在低空飞行。一身宽袍从头笼罩到脚,使他们看上去就像两个漂浮在世间的幽灵。

    同时在他们身上,还缠绕着一股极其隐晦的不祥气息。若是以灵魂内视,便会发现就连他们体内的灵力波动,都是一种诡异的鲜红色,如同蜿蜒流淌的鲜血。

    那一部分是因为他们修炼的特殊功法,另一部分,则是他们的双手沾染过太多的血债,无边的怨恨和戾气都被保留了下来,随着年深日久,早已沉淀到了他们的血脉中。甚至就连黑市最顶尖的杀手,都不曾具有这般深沉的煞气。

    随着两人一路飞行,途经的空间都会陷入短暂的凝固,就连时间流速都会在这里产生紊乱。那还仅仅是两人自然流泻出的威压,竟是已经强烈到了足以冻结时空!

    眼看连绵的山脉就将在身旁一掠而过,右首一名黑衣人忽然停了下来,惊疑不定的凝视着山峰一角。

    “这股气息……好像是那个小子!”

    “那个小子?”左首的黑衣人也刹住了脚步,散开神识稍一感应,表情很快就变得不屑起来:“什么都没有啊。只是一群无聊的低阶修灵者在那边斗殴而已,你是感应错了吧?”

    见右首黑衣人仍是不死心的探头张望着,左首黑衣人不耐烦的拖了他一把:“赶紧走吧,想争功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,要不是邻近的空间虫洞刚好出了故障,这种弹丸小国我都不稀罕来!你以为那个小子会出现在这种地方?”

    四面环顾了一下,又道:“而且我要是没记错的话,这片地界应该是血云堂的下辖范围。那个小子可是殿主亲自悬赏的要犯,如果他真的在这里露出了行迹,他们怎么敢不上报?你再这么拖拖拉拉下去,万一耽搁了任务,尊者大人怪罪下来,算你的还是我的?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果然成功压住了右首黑衣人。但就在他随着同伴加速飞行时,仍是时不时的转头朝那连天的青山瞟上一眼,嘴里嘀咕着:“我刚才明明感应到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“十方杀傀,去!”虚无极抬手一招,在他身侧已经多出了一具通体血红的傀儡。随手将千颗灵石打入后,那傀儡空洞的双眼顿时划过了一道血光,接着它的双腿自行移动起来,朝着弟子群中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本已伤痕累累的战场,如今又添上了这一宗大杀器!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十方杀傀!”大长老瞳孔紧缩。十方杀傀的累累凶名,就算不曾亲见,往日他总还是听说过的。

    “拦住它……拦住它!要是让那种东西冲到人群里,下面的弟子没有一个可以幸存!咳咳……”他一时太过情急,又牵动了破碎的肺叶,几口鲜血再次染红了衣襟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,你不要激动,那十方杀傀……我来负责阻拦!”无尘道长扶住了几乎栽倒的大长老,冲着在场的同道匆匆点了一个头,随即不再废话,灵力波动提升到了极限,朝着十方杀傀紧追而去。

    “要小心啊……”了尘道长顾不得两人往日针锋相对,担忧的注视着无尘道长的背影,在心底默默为他祈祷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我们几个,用……祖师爷传下来的那一套阵法,一定要拦住虚无极!”大长老推开了身侧几人的搀扶,挣扎着双手结印,灵力波动的缓慢提升,换来的是他的脸色急剧惨白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我还可以……再战!”

    而此时的地面上,正在大步奔跑的十方杀傀忽然停了下来,半边身体还持续进行着摆臂迈腿的姿势,好一阵子,它才缓缓转过头,此时它的一条手臂和一条腿,正分别被一道灵力光束牢牢锁住,光束的另一端,则是一边紧握在无尘道长手中,另一边连接着他高高举起的拂尘。

    “哈,这回你可跑不了了吧?留在这里陪你道爷玩玩吧!”十方杀傀的反抗很剧烈,尽管无尘道长的脚底都被它扯得不断在地面拖行,但这两道灵力光束,却毕竟是短暂的锁住了这个棘手的敌人,让它无法去攻击其他弟子。

    十方杀傀不会开口,那双血色的双眼更是没有任何情感。在将无尘道长步步扯近后,它的身子忽然旋转成了一团血色龙卷风。那坚硬如铁的周身,再配合上超高速的旋转,使得每一道劲风都如同一把凌厉的快刀,无尘道长当场就被扫飞了出去,全身也裂开了斑斑驳驳的大量血口。但尽管如此,他却仍是在跌倒的瞬间就立刻站起,奋不顾身的再次扑向了十方杀傀。

    由于无尘道长的阻拦,为其他弟子的生命争取了时间,这块区域很快就已经变得空空荡荡。作为唯一留下来的对手,十方杀傀自然轻易的认准了无尘道长,它也将体内所有的凶性,毫无保留的倾泻到了眼前这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无尘道长时而是被它沉重的攻击砸得吐血,时而是被它那刀锋般的手臂划得遍体鳞伤。他的灵力波动正在不断减弱,拂尘也一寸寸的在身前垂了下去。

    但即使是精疲力尽,无尘道长也始终没有后退半步,因为他知道,在他身后,还有着大量无辜的弟子,而自己,就是那道最后的防线!

    在无尘道长的视线都已经渐渐模糊时,在他眼角忽然掠过了一袭红衣,那竟然是自己的女儿齐玎莎!

    “玎莎,你来这里干什么!”无尘道长的眼睛都瞪圆了。也不知从哪里涌出一股力气,拂尘猛地在身前一挥,将十方杀傀落下的一臂挡了回去,趁着这个空当一把扯过齐玎莎:“快走,这里危险,赶紧躲得远远的!”

    齐玎莎急叫:“我不走!爹我是来帮你的!”挽起手中长剑,朝着十方杀傀狠狠刺出:“紫雾幻影·第五重!”

    炸开的缤纷紫影,冲击在十方杀傀身上,竟然就像一串破碎的气泡,连一道最微小的创痕都没能造成。十方杀傀的动作也是毫无停顿,手臂高抬,朝着两人凶猛的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会这样?”齐玎莎看傻了眼。还没等她回过神来,十方杀傀的攻击已经到了眼前,父女二人一时都只能将兵器架过头顶,苦苦的减缓着那条手臂的下降趋势,但那一片绝望的血色镰刀,却终于还是对他们压迫的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撑下去,一定要……撑下去!这是无尘道长此时的脑中唯一剩下的信念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十方杀傀的驱动时间是有限的,哪怕是拼上了自己这条命,只要能撑到它能量耗尽的一刻,那自己也算是拯救了大量的弟子,就算是死,也能闭得上眼了……只是玎莎,绝对不能让她陪着自己死……

    就在两人都已经达到极限之时,一旁忽然伸过了另一件兵器,随着他们一起托住了十方杀傀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感谢援手……”无尘道长的压力一轻,连忙对着身侧匆匆道谢。但紧接着,他却是很快感到了一丝异样感。

    视线缓缓移动,接触到的就是一双比十方杀傀更冰冷的眼睛。并且在那双眼睛中,充斥着的是一种极致的仇恨和杀戮**。

    罗帝星冷漠的转过头,嗜血的双眼中倒映出了这对父女两张惊恐的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事了,到其他的地方去吧。”半晌,罗帝星收起了兵器,一手触摸着十方杀傀的手臂,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那分明是杀戮机器的十方杀傀,在此竟似是听懂了他的话,很快就转过了身子,迈开双腿跑向了另一块区域。而那里,此时正是灵力波动最密集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无尘道长第一反应就是将女儿护在身后,同时握紧了拂尘。虽然摆脱了十方杀傀的威胁,但面前这个小子的出现,却让他感到了一股更加浓重的危险气息。他可绝对不会认为,对方这样做,是对他们父女怀着什么好意的。

    罗帝星冷冷的注视着无尘道长。而他的脚步也终于是缓缓的动了。同时在他脸上,扯起了一个极致残忍的狞笑。

    “不干什么,就是杀你而已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地面的战场中,玄天派的弟子正在一边倒的被敌人屠杀着。

    除了少数人尚有反抗之力,大部分人在刚刚目睹过同伴的死亡之后,下一个就轮到他们自己扑倒在了血泊中。

    生与死,正以前所未有的高速在这片山头上交替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向被视为严格的表率,每天扯着脖子催促弟子们练功,也因此遭到不少人畏惧和敌视的大师伯无尘道长,此时衣衫敞开,披头散发的倒在地上,满头满脸都是鲜血。

    罗帝星整个人骑在他身上,膝盖压住了他的胸口,手中握着一块锋利的碎石,尺寸足有手掌大小,正在一下一下的朝着他的额头狠砸。

    两人的兵器都已经抛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,这场肉搏战几乎是突如其来。但无尘道长先在围攻虚无极一战中耗去了不少的体力,随后又被十方杀傀打成重伤,在罗帝星拼命般的疯狂攻击下,他竟是全程尽落下风。

    额头的鲜血已经流到了眼睛里,无尘道长在剧烈的刺痛下大吼一声,集中起全身的灵力,猛地将敌人推了出去。而他也是迅速的一跃而起,在齐玎莎的搀扶下踉跄后退。

    罗帝星狼狈的摔倒在地,在疯狂的驱使下他甚至没有多想,顺手从身旁抓起一把沙子,朝着两人狠狠的扬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他们各自目不能视时,罗帝星一跃而起,数米的距离被他缩短到了仅得一步,一拳挥出,落在无尘道长的胸腹之间,痛得他弯下了腰,而罗帝星也就顺势掐住了他的脖子,用尽全身的力气一阵狠掐,无尘道长转眼已是呼吸艰难,面部通红,额角蹿出了条条青筋。

    两人相互纠缠着,在这片空地间连番跌跌撞撞,齐玎莎在一旁看得心急如焚,一次次尝试冲上前拆解,却也一次次在瞬间被甩开,无助的跌倒在沙地里,指甲磨出了血。

    “爹!你不要伤害我爹!你放了我爹你这个混蛋!”齐玎莎绝望的哭喊着。手中长剑几次提起,终于下定了决心狠狠刺出,这一剑直接从罗帝星后心直通到前胸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罗帝星全身剧烈一颤,凝视着面前的剑锋,那剑锋上还在流淌着鲜红的血珠。这一剑在最短时间内抽干了他所有的力气,紧扼在无尘道长脖颈间的双手也不自觉的放松了。

    但,在这阵炸裂开的痛楚渐渐退却时,他也感应到了那把剑具体穿透的部位,这也让他心中很快的掠过了一丝庆幸和嘲讽。

    呵,那个丫头看来是没有杀过人,认穴不准,这一剑根本就没有刺中心脏。虽然也仅仅偏差了几寸而已,但是对自己……毕竟还是造不成致命伤害!

    凝视着身前晃动的剑尖,罗帝星眼中蓦然烧起了一团更疯狂的火焰。趁着无尘道长片刻的松懈,抬手猛地揪紧了他的衣领,将他朝着身前一拽,那半截横亘的剑身登时刺入了无尘道长胸膛!

    “不!……”背后,是齐玎莎撕心裂肺的哭喊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