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02.第402章 玄天派的末日
    灵源,还没有被炼化!

    在虚无极说出这句话时,叶朔的脸上闪过了瞬间的挣扎,但他却并没有开口反驳,在所有人的观念中,他显然是已经默认了。

    虚无极,到底还是老奸巨猾。看来想要骗过他,毕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啊。

    从叶朔刚刚出现,墨凉城的呼吸就粗重了许多。牙齿咬得格格作响,钩爪根根弯曲,锋利的刀片彼此摩擦,传出一声声令人骨头发寒的颤音。

    好一阵子,他眼底的波澜才渐渐的平息下去。侧转过身面朝着叶朔,抬起两只钩爪,展示般的在身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叶朔,我已经用这双手还了你的恩情!今日之战,至死方休,我势必灭尽你玄天全派!”

    惨白的钩爪垂悬天际,回荡开一片无边的凶煞之意。比那更冷的是他的言词,至此,他终于是代替虚无极,正式为玄天派的命运下达了宣判!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怎么变得这么不可理喻啊!”赫连凤忍无可忍的尖叫起来。而就在她这句话出口的同时,在她脚边忽然炸开了一道闪电,砖石乱飞,森白的电花中还伴随着碎小的火苗,吓得她当场连跌数步,依偎在叶朔身旁,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衫。

    “赫连凤,你这个脑子里只有情郎的蠢货!张眼看看到底是谁不可理喻?”罗帝星双指间此时还缭绕着阵阵黑烟,隐忍至今,他的愤怒甚至更超过了墨凉城。狠狠一摆手,看向了那个他曾在心中杀过千百次的人。

    “叶朔,你扪心自问,你跟他认识到现在,他亏待过你一次没有?我早就说过了,报恩也是有限度的!至于在擂台大赛上神智失常,那也仅仅是因为受到黑暗之羽的碎片侵蚀!你犯得着对他下那种杀手么?”

    “当初在擂台上大家都有眼看着,先下杀手的明明就是墨凉城啊!”赫连凤虽然整个人都怕得发抖,仍是忍不住出言维护叶朔。

    罗帝星闻言更是大怒欲狂:“但现在的结果就是你的情郎没死!而他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赫连凤也愤怒起来:“那叶朔活下来了难道是他的错吗?如果今天死的是叶朔,他墨凉城毫发无伤,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杀上焚天派,让你们交出凶手啊?”

    她就是看不惯,罪魁祸首竟然在这里说得理直气壮,好像天底下就是他们最委屈!墨凉城对叶朔下狠手的这笔账,玄天派还没有跟他算过。难道就因为他现在受了伤,原本的行凶者就可以变成完全的受害者么?

    罗帝星手掌在半空中狠狠收紧,一阵阵的骨骼爆响声清脆刺耳,如果赫连凤现在就站在他面前,他肯定早就一巴掌扇上去了。瞪着那双毫不畏缩的清澈双目,一忍再忍,脸上终是露出了一个险恶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真是好一副伶牙俐齿。随便你怎么狡辩吧,总之今天,你们这里所有的人都要死。”

    一圈金色光环缠绕上了他的掌心,电闪雷鸣中,一团能量球体旋转着缓缓成形,越来越是通明耀眼。

    一直冷眼旁观的阮石终于忍不住劝阻道:“罗师兄,她是我的……我的人,别伤害她。”担忧的朝着赫连凤的方向扫了一眼,但一接触到她和叶朔牵在一起的手,关心的眼神顿时转变成了深深嫉恨,没好气的将视线转开。

    罗帝星没有回答,手中的能量球倒是短暂的停止了增长,看得出来,他正在极力隐忍。当阮石不放心的再次催问时,罗帝星眼中陡然凶光大盛,狠狠的将能量球朝着一块空地砸了下去,掀起三尺沙浪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!要不是看在你面上,刚才我第一招就已经杀了她!”

    尘埃弥漫中,忽然跌跌撞撞的冲出了一个人影。虽然他的动作看上去极不灵便,但在空空旷旷的平原上,依然很快就进入了众人的视野。并且在他的身上,似乎有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,令人无法轻易的忽视了他。

    那人越奔越近,一直冲到了队列之前。此时玄天派的众人才看清,他竟然是那已经久不露面,长期避居在玄泽峰养伤的安云!

    对大部分新人弟子而言,安云留给他们的印象也就只有当初在门派大赛上的那一次震撼出手,随后他就沦为了废人,彻底的被众人遗忘。眼前的师门大劫,更是谁也没有想到过他。那么,他一个修为尽失之人,在这个节骨眼上冲出来,到底想干什么?

    安云没有理睬众人的疑问,此时他的额头青筋毕露,由于极度的恨意,面庞上的肌肉都扭曲了起来,眼中一片血红。扬手指天,嘶声大骂道:“虚无极!虚无极你不要说得那么好听!你亡我玄天之心由来已久,当初你利用禁咒来控制我,还不就是想把我变成你的工具,替你除掉宫天影,至我师门后继无人,好成全你一统六门的野心!

    可惜,可惜你失算了!你没有料到我玄天派又出了一个人才,于是你就又想故技重施!为了挑起战火,你甚至不惜连自己的徒弟都拿来当牺牲品!现在一切已经如你所愿,你这个可耻的大骗子就不要在这里假惺惺了!”

    安云愤怒的质问,也揭开了一个尘封已久的真相。原来他当初使用的禁咒,竟然就是虚无极交给他的!这桩阴谋,分明是早就已经布下了,只可惜众人那时太过后知后觉,眼睁睁的忽略了这样一只潜伏在身边的罪恶黑手。

    虚无极冷冷的俯视着他,目光中毫无波动:“那又如何?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。”听他的话意,竟是全然不加否认。

    安云的身子晃动了一下,忽然长声惨笑,笑声凄厉。当他笑得声嘶力竭时,游离的眼珠定定的对准了墨凉城,再一次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“墨凉城!墨凉城你这个糊涂虫,你以为你师父真的是为你好吗?你知不知道,你今天会变成这个样子,根本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后话出口,虚无极双眼陡然一瞪,眸中射出两道血线,同时贯穿了安云的胸口。

    安云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,一团烈焰就将他从头席卷到脚,火光散尽后,地面上只留下了一具焦尸。

    “安云师兄!”楚天遥的瞳孔绝望的放大了。安云师兄他竟然死了,还死得这么惨,没能保护好他的我,愧对天影师兄的重托!……

    当所有人都在为安云的惨死震惊时,天际一端又是数道破风声响起,大量的人马出现在了焚天派立足的对面,正是幻光、流影、潜夜三派的援军都赶到了。

    自从流影派掌门传讯示警,玄天派就早早的做起了战争的准备。他们也和同盟军约定了信号,一旦战火燃起,三大门派也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赶赴应援。

    当四派的人马站到了一起,在数量上甚至超过了焚天阵营。玄天派一度衰微的气势,在此也终于是重新的强盛了起来。

    虚无极眉峰仅是略微一挑,丝毫未因这一股力量的加入而有所动容。目光在人群中稍加搜寻,就落定在了潜夜派最前方的一道身影上。

    “常夜白,你到底还是选择了玄天派,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。”虚无极声音低沉,“我自认为,许给你的条件应该已经足够优厚了才是。”

    常夜白目光凛然:“不是所有的人,都会像你一样利欲熏心。在这个世界上,还有很多比权势更重要的东西,可惜那是你这种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此时在她身上,再也看不到数日前的谨小慎微,反而第一次流露出了一种玄门正气,这也让她整个人看上去,似乎都显得高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常夜白掌门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玄天派大长老皱了皱眉。他们可是都没有忘记,就在不久之前,常夜白还曾被目击和碎星派长老关系密切,事后面对他们的询问,更是以虚言诡辩,俨然一副要向焚天靠拢之势。怎么才短短几天的时间,他们的合作就崩塌了?现在常夜白的表现虽似“迷途知返”,但大家真的可以就这样将她当做盟友看待么?

    常夜白叹了口气,显然早就料到了众人对她的猜疑,坦然回身,面上异样不显。

    “不错,事到如今我也不再否认了,焚天派确实招揽过我。不怕给各位笑话,他们许诺的荣华富贵也一度令我动心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天当我冷静下来,我想起了当我入门的第一天,师父就曾经教过,凡吾辈修灵者,最重要的就是那一颗道心。如果我今日为财帛所诱,背叛同盟,是谓贪利而失义,正是犯了修道大忌。到时我所失去的,也会远比得到的更多。这一次,我想得很清楚,绝对不会再走错路了。”

    常夜白这忽然的一番“自表忠心”,让玄天派众人一阵面面相觑,一时竟不知是福是祸。

    “常夜白掌门,大恩不言谢。”最后还是了尘道长勉强的拱了拱手,“今日若能成功击退这群入侵者,我愿将灵器与道友共享,助你修炼淬体。”

    虽然摸不准常夜白的企图,但世人的贪利之心不会改变。此时抛出灵器诱饵,也正是为了将这个似是而非的盟友彻底拉拢。灵器的诱惑力,了尘道长还是很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常夜白的眼中果然闪过了一丝贪婪,又被她很好的掩饰了起来:“那我就,多谢了尘道兄的慷慨了。”

    潜夜派和玄天派的关系出现裂痕一事,叶朔并不知情。此前他一直都在后山的洞穴中闭关修炼,这还是刚刚功成出关,自然也没有任何人会告诉他。常夜白的“招揽论”,虽然让他短暂的吃了一惊,不过因为秋若蕊的关系,他对潜夜派一向不无好感,此时倒也并未太过介怀。

    唯一让他有些在意的,是他刚刚在潜夜派的队伍中观察了好几遍,却并没有看到秋若蕊的身影。依自己对她的了解,她不应该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啊?为何在这样的战争中却会缺席呢?

    不过,谁又不爱惜自己的生命。说句老实话,以秋若蕊的实力,如果当真参与进来,确实很难全身而退。也许她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,才选择了置身事外吧。

    盟友,并不是为了陪你送死而存在的。叶朔绝对不会因为这一点就去责怪秋若蕊。虽然在他心中确实有过片刻的失望,但更多的还是欣慰,至少,她会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另一边,了尘道长和玄天派一众长老已经缓缓升空,同样停留在了虚无极正对面的高度。

    “虚无极掌门,如果今日这一战已经无法避免,那么,能否只在我们这些高层人员之间进行?我们所有的长老都会参战,如果能够侥幸得胜,我们也不再计较贵派擅闯山门之过,只请各位从速退去。而若我们不幸身死,便算是以我们这些老家伙的一条命,全了凉城师侄的恨意,到时还愿虚无极掌门能高抬贵手,放过我门下这些无辜的弟子,我了尘在此,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这段一上场就确立生死状的发言,登时将气氛渲染出了一片末日来临前的悲壮。

    虚无极傲然一笑:“哦,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说,让我先杀了你们,再去杀他们?这也没什么不可以的,刚刚突破到敛气级,我还正想活动一下手脚呢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他是当真自信有余,还是刻意的曲解。但玄天盟众的脸色,随着他这句话,却都是变得更加的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们也要参加战斗!”叶朔再也隐忍不下,身形紧跟着腾空而起,稳稳的停在了尘道长身边。和他同时站出来的还有楚天遥。

    “胡闹,你们来凑什么热闹!”了尘道长急了。同时压低声音道:“我们先在这里挡住他,倘若战败,那是天要亡我玄天派,你们就尽快护送着灵器逃走。无论如何,灵器,绝对不可以落到虚无极手中!”

    “了尘师伯,你就让我们来帮你吧。”司徒煜城也从幻光派的队伍中走了出来,“常夜白掌门说的对,修灵者最重要的就是道心,如果让我们眼看着恩师置身危难,却独自逃走,如此不忠不孝,还谈何道心!反正横竖也成不了至强者了,那还不如大家都留在这里,痛痛快快的拼杀一场!是生,是死,我们总之都一起面对!”

    周建点了点头,默默的站到了司徒煜城身旁,用行动表明了他的决心。

    了尘道长看着这几个意气风发的孩子,一时真是又感动又担忧。半晌,他把目光转向了楚天遥。

    “天遥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对楚天遥,他的感情是复杂的。他曾是让自己最骄傲的弟子,随着这份骄傲渐渐变成了焦虑,在经历了失望,愤怒,痛心之后,他仍然是那个自己最重视的弟子。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,他们的交流也渐渐少了,但到了如今的生死关头,他最想了解的,恰恰也是这个弟子的想法!

    楚天遥的回答很简洁:“师门危难当前,我和叶师弟自当摈弃前嫌,同心抗敌。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欣慰的猛一点头:“好!你真能这么想,那师父也算是没白疼你一场了!”

    如果,这场灾难可以让他们真正的抛开一切恩怨,所有人的心都能够连成一线,那也算是坏事变成了好事吧。只希望,他们都可以一起活下去,迎接新一天的曙光。

    “那,我们也参战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冷着脸,缓缓的站了出来。墨凉城和阮石紧随其后。邢树珉在犹豫良久后,也跟着迈出了一步。

    八名弟子,恰好组成了四组对手,此时就在这天空之上,遥遥的对峙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