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01.第401章 大军压境
    幸福未必会如期而至,灾祸却往往会在你始料未及之时,忽然降临。

    这一天,玄天派的人依然照常的生活着,修炼,嬉闹,为一些琐碎小事斤斤计较,为一些意外收获开怀大笑,一如他们平凡的每一天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强绝的灵力波动从天而降,瞬间就将整座山头完全封锁。

    天空之上,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大群人马,连成了一片遮天蔽日的乌云,黑压压的一眼望不到边境。

    领头的正是虚无极,敛气级的威压,带着一种令人绝望的压迫感,沉甸甸的向四面辐散开来。

    也正是由于他的绝强实力,直接在脚底构建出了一方灵力平台,使得随行的人马不论境界如何,此时都可以稳稳的脚踏虚空。自先营造出了一派居高临下的气势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这群入侵者抵达的同时,下方已是破风声阵阵,玄天派的一众长老、弟子,都已经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了山口,面色凝重的仰望着头顶的大军,每个人的心头都悄然的掠过了一丝惶恐。

    焚天派,终于是要动真格的了。虽然两大势力的矛盾早已深刻到了不可调和,但谁都没有想到,他们会这么快就吹响宣战的号角。

    在虚无极的背后,焚天同盟的三大门派已经到齐了。破月派掌门师清一,碎星派掌门阮威,各自亲率门人徒众,稳踞一方。参战人员囊括了满门上下,无论是宗门长老,还是入门不久的普通弟子,所有人都在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在这里,没有等级,没有身份,他们都只是屠宰者。没有人敢说,自己就一定可以在这场混战中活下来,但如果他们成功了,虚无极曾经承诺过,将会赐给他们难以想象的好处,也许抵得上他们数十年修炼的苦功。人为利诱,甘愿舍命一拼的还是有很多的。

    三三两两的混杂在弟子群中的,还有着一群黑衣劲装的蒙面人。周身散发出一种地底阎罗般的森寒煞气,只有手上沾染过大量鲜血的亡命徒,身上才可能带有这样浓郁得有如实质般的死气。这般阵仗,很多弟子都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两方人马,就这样一边在天,一边在地的对峙着。阵阵阴风怒号,被扫落的枯叶打着跟头翻卷盘旋,铺展开一派大战来临前的萧索。

    虚无极冷漠的俯视着下方的人群,缓缓踏前一步,双臂大张,犹如要将整片天地收入怀中。声音中充满了一种唯我独尊的高傲。

    “了尘,玄天派的各位,多日不见,别来无恙啊?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咬了咬牙,朝天一拱手:“虚无极掌门,还没有恭喜你,终于成功突破到了敛气级。”

    虚无极哈哈一笑:“无须恭喜!因为我突破之时,同样就是你们的死期!我早就说过,凉城失去的是两只手,而你们,失去的将是整个门派。今日,便是为复仇而来。”说到最后,眼中再次掠过了一道刀锋般的寒光。

    他虽已将话挑明,听在玄天派众人耳中,反倒是松了一口气。既然墨凉城的仇总有人要替他报,对付虚无极,总比对付墨家要好得多了。就算对方已经突破到了敛气级,集合盟军全体,未必就没有一拼之力!

    虚无极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,对这份无谓的自信只报以一笑。半晌,他再度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交出那个凶手,叶朔。也许我会暂时开恩,让你们多活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目光也正在下方的弟子群中迅速扫视。没有看到那个最关键的人影,这原本也在他的预料之中。自知大难临头,当然是早早的躲起来了。不过,他真以为能躲得过去?

    “叶朔,我知道你就躲在这里,你现在也一定听得见。你真的要一直做缩头乌龟,看着你们玄天派,为你一个人而招致灭门惨祸?如果你还有半点担当,就像个修灵者一样,堂堂正正的站出来,我会给你一个痛快死法的!”

    被灵力刻意放大的声音,嚣张的回荡在每一座峰峦之间。在这样的全方位覆盖下,就算是地底的一只小蚂蚁,也绝不可能一无所闻。但直过了良久,角角落落却仍是一片寂寥,那风波中心的人物,依然没有丝毫的现身迹象。

    虚无极停顿片刻,面上扯开了一个残忍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也许我错了,你原本就是一个贪生怕死之徒。不过,我想你的同门一定也像你一样爱惜生命,不如,我就一个一个的杀过去,且看会是谁第一个出卖你?那么,要先从哪里开始好呢?”

    凡是经他视线扫过之地,成片的弟子都仓促的垂下了头。这番露怯的表现也令天空中的焚天军团大为得意,尖锐的喝倒彩声此起彼伏的响起。

    无尘道长再也看不下去,跨前一步,毫不客气的吼了回去:“你休想!就算你来再多人,我们也不会怕你!让我们交出朔儿,绝不可能!索性大家就真刀实枪的干上一场,且看我玄天派可有一个是孬种!”

    虚无极略一挑眉:“哼,眼看我这大军压境,竟然还敢如此硬气,这份勇敢,倒真是不得不让我佩服一下。只可惜,”故意拖长了声调,“到底也是莽夫之勇。”

    “呼”的一声,八长老的周身蹿起了一层灵力气浪,凝气级的实力全无保留的释放开来。

    “别再惺惺作态了!就让我们领教一下,敛气级到底有多强!我活到这么大年纪了,还从来没跟敛气级的强者交过手呢,现在还真是有些期待!”

    虚无极烦躁的摇了摇头:“说来说去,还不都是一个意思。你们的顽强倒是令我有些伤脑筋了啊”

    作势轻抚额头,当真是一副烦恼万分之状。在所有人都为他的表现不明所以时,忽然又像想到什么好主意一般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“不肯交出叶朔?那我问你们要另外一样东西。拿灵器来换他的命如何?”

    这“灵器”二字一出口,玄天派上下登时陷入了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灵器,他怎么会知道玄天派藏有灵器?到底是谁泄露了机密?!

    不,现在最重要的是,既然他们是为灵器而来,那今日之事已是绝难善了。如此顶级的至宝,足以让任何一名修灵者陷入疯狂。别说本身就是敌对势力,就算是同盟,在灵器的诱惑下都会反戈相向!

    也是直到现在他们才明白,为何那破月碎星两派也会不惜劳师动众的来为墨凉城报仇,原来真正的目的根本就是灵器!

    虚无极欣赏着众人错愕的表情,语带戏谑:“怎么不说话了?别告诉我,你们玄天派连灵器也拿不出来啊?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深吸一口气:“不错,灵器,我们玄天派的确是有,但是,绝对不会交给你去为非作歹!”

    对方是有备而来,就算再掩饰也是毫无意义,既然如此,还不如一开始就表明态度!

    一听到他这句话,师清一和阮威的脸上顿时都闪过了一丝可见的喜色。如果先前虚无极的承诺,还令他们有些半信半疑,那现在了尘道长的肯定,就是真正的给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!

    无尘道长咧嘴一笑:“虚无极掌门,你自称是为复仇而来,原来真实的目的却是灵器啊?你们几个,”向着师清一和阮威的方向各自一抬下巴,“也都是被贪欲驱使吧?那又何必假托大义?这里可是没有观众,会为你们叫好的啊?”

    被人说中心事,两位掌门眼中各自浮现出几分微小的不自然,但很快也就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只要能够得到灵器,自己的实力就可以突飞猛进了,一切的等待都是为了那一刻。现在给人讥嘲几句,反正也不会少块肉。

    虚无极的脸色,在此时却是一分分的阴沉了下去。显然无尘道长的挑衅,渐渐让他动了真怒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们是两条活路都不肯走了。那样也好,焚天派今日一统六门,扬刀立威,正需要你们这一群祭品呢。”

    几乎是在他话音刚落,在他面前的天空中,忽然绽开了一束闪亮的焰火。

    “哦,要向同盟求援么?”虚无极双目微眯,“正好,都来吧,今日正好将你们一举全歼,也省了我另行费事!”

    正值双方剑拔弩张,玄天门下人人自危之时,赫连凤的目光却始终是定定的落在虚无极身旁。那里正静静的伫立着一个一身黑袍,头罩兜帽之人。从开始到现在,他始终是一句话都没有说,但是从他的身上,赫连凤却能够感受到一种很熟悉的气息

    “墨凉城?你是墨凉城吧?”赫连凤忽然开口了,“你为什么一直都不说话?你师父已经丧心病狂了,现在能阻止他的就只有你啊!难道你忘了叶朔还是你的恩人吗?你忘了当初我们在天澜秘境曾经是多么要好吗?你真的要看着我们玄天灭门?”

    随着赫连凤的质问,其余的弟子也渐渐把目光转移到了那个神秘的黑袍人身上,眼中情绪各异。

    全场注目中,那黑袍人默然半晌,缓缓的摘下了头顶的兜帽,露出一张清秀的少年面孔,果然便是墨凉城。只是此时那张熟悉的脸上,布满的尽是阴冷和仇恨。

    “呵,我为什么要阻止这是我的仇,血淋淋的仇啊!”两只黑布手套从半空抛落,露出的是一对狰狞可怖的钩爪,森森的闪着寒光。胆小的弟子甚至已经吓得倒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要我放过他,那么谁来放过我?我失去的东西,谁来还给我?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要我怎样还你?!”

    在一众弟子震惊失语时,天地间忽然爆发出一声厉啸。顺着眼前的平地一路延伸,大约是在后山的尽头处,一座石山崩裂成了漫天碎块,砖石缝隙间旋转开道道金光,犹如一只沉睡的凶兽张开了双目。

    那灵力波动前一刻还在数百米开外,几次腾跃,速度快得竟像瞬间移动一般,令人完全捕捉不到他的方位。一转眼,面前光影一晃,叶朔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众人之前,高昂起头,凛然不惧的与虚无极对视。

    “虚无极,现在我就在这里!你们要打,要杀,冲着我来,不要为难我的同门!我和墨凉城的事,让我跟他两个人解决!”

    虚无极凝视着叶朔,就像是看到一只自己跳进网中的猎物,不无嘲弄的微笑道:“哦,怎么自己跳出来了?继续躲在后面,让别人替你挡枪,替你送命,不是也很好么?”

    不待叶朔回答,话锋紧接着又是一转:“不过,你似乎把自己的命看得太值钱了。今天,你的命我要,灵器,我也要!”

    “还忘记告诉你,”叶朔面色平静,缓缓的摊开一只手,语调不紧不慢,“我之前已将灵源炼化,如今就算给你得到了灵器,在你的寿元内,灵源也不会再重新诞生了。如果你就是为此而来,只会是徒劳无功!”

    说罢,猛然双拳紧握,体内爆发开一股雄浑的灵力波动,那隐隐已是踏入了聚气五段的境界!

    七大门派比试会之时,叶朔还不过是一个初入聚气级的弟子,这才只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,他竟然就已经连升五段?再逆天的天才也无法如此,难道他当真是将灵源炼化了?!

    楚天遥的瞳孔狠狠的跳动了一下,目中再次闪过一种深切的妒意。不过这一次,他却是很快就重新平静了下来,所有的情绪都被隐藏在了幽暗的眸底。

    就连了尘道长等人也是大吃一惊。灵器可是他们玄天派发展的“根”哪!叶朔真会那般不知轻重,直接将灵源炼化么?但眼下当着外人的面,他们却也不便询问,只能强作镇定,同时在脑中急切的传音交流。

    天空之上,师清一和阮威惊疑不定的瞪着叶朔。这灵力波动绝对无法造假,如果灵源真的已经没有了,就算得到灵器也仅仅只是当摆设。就像叶朔所说,在他们的寿元范围内,灵源都不会再重新诞生了,那他们岂不就是白跑了一趟?难道真的要为了成全虚无极的野心,以及墨凉城的一家仇恨,就留在这里陪着他们拼杀,赔上大部分弟子的性命?

    这两人都是老谋深算,互相对视一眼,都可以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一股萌生的退意。

    叶朔面上毫无波澜,既没有回应师父的疑问,也没有在虚无极的面前退缩,他只是冷冷的打量着天空中的三派大军,等待着他们做出最后的选择。

    虚无极起初也是狠狠一震,但在他用灵魂力量详细检视过叶朔周身后,忽然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,不要蒙我。如果你真的已经炼化了灵源,你的实力,绝对不会只增长这么一点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