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94.第394章 灵源淬体
    孙二花和罗帝星的“独处”生活依然在继续。

    虽然罗帝星仍是处处设防,仍是没一点好脸色,但只要能和他处在同一屋檐下,这些对孙二花来说就都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,阳光透过窗格,斜斜的扫过墨凉城熟睡的面颊,逗留在室内的一张狭小方桌前,为坚硬的桌面增添了几分暖意。

    孙二花双手枕着下巴,安静的趴在桌上,一旁放着一个保温桶。这还是她专门准备的“爱心午餐”,但是罗帝星不肯吃,眼神就像自己要把他毒死一样。现在他和阮石出去吃饭了,临走之前自然是又在墨凉城身前施加了一层防御结界。

    “嘿嘿,师姐,这几天过得怎么样?跟罗帝星相处得还好么?嘿嘿嘿——”面前的玉简不断闪烁着,传出一阵阵邪恶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还是老样子啊。”孙二花揉了揉发胀的肚子。一个人解决了一整桶,这滋味也真是够受的。

    “但是,这几天相处下来,我想……我应该也算是有一点了解他。他这个人呢,虽然看起来好像总是很凶,也很霸道,但是如果他真的认可你,把你当成朋友的话,就会对你很好了。所以我觉得……我们还是挺有戏的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等你们的好消息!”杨浩几乎是从头奸笑到尾。

    “不过师姐,”玉简被李明抢了过去,“别忘了你的时间是有限的,等墨凉城完全康复了,你还有什么理由继续留在那边?你们两个都这么慢热,这么短的时间能擦出火花么?要我说,还是得下点猛料啊?”

    “猛料……什么猛料?”孙二花一听这语气就觉得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“嘿,笨死了!你怎么连猛料都不懂!就是‘霸王硬上弓’啊!”这一回是陈顾毅,“只要你跟他‘那个’过了,那不出一天,你就是他的正牌女友了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太好吧……”孙二花一听出这群师弟的言外之意,顿时连耳朵根都羞红了,“而且,怎么才能跟他‘那个’啊?他根本就没这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没这个意思你有啊!你不会想办法吗?机会摆在眼前都不知道利用,活该你单身……”

    在杨浩说得神气活现,孙二花也正屏住呼吸仔细聆听时,她手中的传音玉简忽然被人一把抢了过去。

    罗帝星就站在她身旁,周身散发出一种史无前例的低气压,仿佛就是一座人形的冰山。凝视着玉简的目光几乎要穿透空间,直接杀死对面的挑衅者。孙二花几次尝试抢夺玉简,都被他狠狠甩开。

    而杨浩的大嗓门依然在叽里呱啦的说着:“我跟你讲,话糙理不糙,你还真别不当回事!就是专门有种适合在‘那个时候’用的药你知道吧?只要想办法让他吃下去,然后不就任由你为所欲为了?况且师姐你还是毒师,这点事应该不需要我教你吧?反正对你也是小菜一碟的。”

    由于房中太过寂静,杨浩那本就不轻的声音又被放得更响,孙二花在这一刻几乎连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罗帝星的脸色一分分的阴沉了下去,到最后更是黑成了锅底。

    孙二花这么半天都没动静,那后知后觉的杨浩显然也意识到有些不对:“师姐,你听到了没有啊?喂喂,师姐,你怎么不说话了?”

    罗帝星目光森寒,沉默片刻后,在孙二花绝望的注视下,竟是直接将玉简凑到了口边。

    “喂,对面的听着,现在我就在这里等,让你们掌门来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对面明显一惊:“罗帝星?!”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在听的?刚才那段话又给他听去了多少?几个人这时都在拼命回忆,自己之前都说过些什么,这其中是否有什么出格话。

    “快一点!还有,谁准你直呼我的名字?”罗帝星依然倨傲不减。

    在对面一番喧闹过后,流影派掌门很快的接起了传讯,看样子,他似乎一直就待在附近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边才清过一声嗓子作为开场,罗帝星已经一连串的话砸了过去:“你们到底想怎么样?有什么事就光明正大的来,背后玩阴的有意思么?流影派好歹也是传承了数百年吧,怎么就如此无耻。”

    流影派众人再三保证孙二花并无恶意,同时心中也各自生疑。听他的说法,完全是担心他们会害墨凉城,好像根本就没有往“那个”方向去想?

    杨浩灵机一动,半带试探的插嘴道:“能怎么样?师姐跟我们抱怨你欺负她,我就让她趁你睡着,在你脸上画熊猫而已啊!不然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罗帝星一怔,接着,他的脸上第一次浮现出了笑意,只是那怎么看都像是皮笑肉不笑:“熊猫?你敢报上名字的话我可以直接让你变成熊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玄天派那边,近来有何动向?”良久未闻回音,罗帝星也不再等,自顾自的又问出了下一个问题。照顾墨凉城的这段时间,他也确实“两耳不闻窗外事”太久了。

    孙二花悄悄的松了口气。看来那个“用药”的问题,是已经成功的圆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难道就一点愧疚都没有吗!”得知玄天派最近繁荣得每天都像过年一样,罗帝星恨得一拳砸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又是几句不痛不痒的交流后,流影派掌门主动为传讯划下了句号。

    “你听我跟你说一句啊,人不要总是把自己绷得那么紧,打开心境,你会发现值得你快乐的事其实有很多。好了,我也不唠叨了,你跟二花好好相处,我们要准备挂了。”

    嘴上说着挂了,玉简对面的声音却仍然在一句句的传过来。

    “血罗刹竟然跟我说话了!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跟我说话!刚才最后一个说话的是我!”

    “是我,我还拿着玉简呢!”

    一群人吵了半天,才有人注意到通话状态仍在持续,手忙脚乱的切断后,玉简的光芒总算是彻底的暗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一群什么乱七八糟的人……”罗帝星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孙二花才壮着胆子问道:“那……玉简可以还给我了么?”一面试探着伸手去抽。

    其实自己的东西可以这样被他拿着,孙二花还是感觉挺开心的。但要是总这么僵着也不是一回事啊?

    在她已经艰难的抽出一半时,罗帝星忽然再度攥紧了玉简,大幅度的抬到面前,将通讯名单迅速浏览一遍后,冷冷的斜睨了孙二花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竟然没有叶朔的联络方式,真是遗憾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因为我跟他并没有什么交情啊。”孙二花知道罗帝星恨极了叶朔,连忙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罗帝星笑容依然森冷:“所以我说真是遗憾。为什么不去攀交情呢,那个小子可是定天山脉新的第一天才,他比这里所有的人都更有巴结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孙二花默默垂下视线,目中一片悲凉。

    谁更有巴结价值,这跟我有关系么?直到现在,你还是把我看成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,到底要到什么时候,你才能像对墨凉城那样对我呢?

    ***

    玄天派后山,一个隐蔽的山洞中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先是林木层叠,山洞内也是机关重重。要不是了尘道长带领,叶朔绝对不会想到玄天派还有这么隐秘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咱们的保密措施做得真是太好了!”叶朔深一脚浅一脚的踏在洞窟内的洼地中,这已经是他不知多少次这样感叹了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因为灵器太过重要,不小心防范不行啊。”了尘道长好笑的看着叶朔的苦瓜脸,又认真的叮嘱道:“朔儿,你要记住,灵器的秘密,你一个人知道就够了,绝对不可以告诉其他任何人!连你最好的朋友也不能说!”

    叶朔点了点头:“我明白的。”虽然他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,但这种涉及门派生死存亡的大事,他还是知道该怎么做的。

    了尘道长也不再多言,抬手在洞壁上敲打三次,开启了最后一道暗门。

    地面上是用符文画出的一个巨**阵,纵横之广,几近遍布了整间暗室。但首先吸引二人的却不是这法阵,而是在法阵的尽头,架设着一张小小的供台,台面上端放着一尊青铜色的古器。

    那古器只有巴掌大小,造型却极是精致典雅。主体是一台椭圆形的鼎状物,上端盘踞着两头威武的龙首。侧壁以螺纹雕刻,勾勒出一座峰峦叠嶂的仙山,更有丝丝缕缕的灵气从镂空的“山中”飘逸而出,仙气缭绕。

    “朔儿,这就是我们玄天派的秘藏至宝‘灵器’了。第一次看到它,你作何感想?”了尘道长早已不是第一次看到灵器,此时目光却依然痴迷的挪转不开,深切的敬意从声音中就可以听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我觉得它很像一个香炉。”叶朔诚实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香炉?”了尘道长一脸的错愕。被称为天地间最伟大的奇迹,多少人打破了头都想争抢的至宝,如今竟然被叶朔比喻成香炉?

    “师父,怎么了,是我说错什么话了么?”叶朔这时才感到自己刚才的回答确是有些不经大脑了,如果这样会惹了尘道长不高兴的话,也许他应该设法“自圆其说”一下?

    但还不等他开口,了尘道长忽然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:“哈哈哈,经你这么一说,我现在仔细看看,它还的确是很像一个香炉!朔儿啊,你真是太有创意了!香炉!哈哈哈,香炉——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师父,我该怎样才能‘引灵源淬体’呢?”叶朔不得不主动开口。否则的话,他觉得这个“香炉话题”好像就过不去了。

    了尘道长醒觉出自己的失态,尴尬的清了清嗓子,道:“你在这里盘膝坐下,将一丝灵魂力量注入其中,然后就集中全力去感应它,呼唤它。当你的精神正式与灵源建立联系时,淬体的过程也就会自动开始了。记住,第一次淬体,对修灵者产生的好处往往也是最大的,到时候千万不要吝啬,尽你最大的努力去吸收,能吸收多少就吸收多少!”

    叶朔当即盘膝静气,灵魂力量自泥丸宫中溢出,尝试朝灵器中渗透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,那鼎口分明是空无一物,但在叶朔的灵魂力量漫延中,竟是仿佛触碰到了一层无形的屏障。并无恒定强度,你弱它则弱,你强它则强,但它的“强”就似永无极限,和它对抗,就如同在和整片天地对抗,会让人在最短的时间内体会到无力感。

    “不要急,你越是着急,越可能什么都感应不到。”了尘道长也注意到了叶朔的焦急,当下在一旁主动的宽慰道。

    叶朔默默做了个深呼吸,闭起双眼,随后就如同他无数次做过的一样,不再是强行侵入,而是努力感应那层屏障的灵力波动,同时,尽量将自己的灵力转化为同种属性,尝试着去与它贴合。

    果然,在一次次的反复后,叶朔终于感到自己的灵魂与那层无形的波动融为一体,紧接着,他就感应到身处的世界一阵变幻,似乎是进入了一片白茫茫的空间,浩大广阔,一望无际,一切的一切都是虚空,就如同是万源之始。

    看样子,自己的灵魂力量应该是已经进入到灵器内部了。

    这里似乎没有灵气,又似乎有着无尽的灵气,如果叶朔愿意,他随时都可以开始吸收,体内的灵脉甚至已经兴奋的涨动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叶朔却有一个模糊的念头,眼前的这些灵气并不是他要的,现在他还没有接触到真正的本源。在这空间的最深处,有什么东西正在召唤着自己,等待着自己,那才是足以让自己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的真正需求!

    顺着那一线模糊的感应,叶朔的灵魂一路穿梭,在这苍茫的空间中不断的摸索着,前进着……

    了尘道长安静的站在一旁。感应灵源的过程,只能靠叶朔自己,他是没办法帮上什么忙的。但他也相信,以叶朔的潜力,这一关对他绝对不是问题!

    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左右,了尘道长惊喜的发现,在叶朔的心脏部位,渐渐开始凝聚起了一团光点。而这团光点仍在不断膨胀,弥漫开的白光笼罩了叶朔周身,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盘坐在太阳中的人。

    与之相应的,还有那对面的灵器,鼎内此时也同样凝聚起了一道种子般的白光,光芒充盈了整座灵器。

    最精纯的本源灵气,此时正在这片空间中不断回旋,一次次的冲刷着叶朔的周身。了尘道长看在眼中,也只有羡慕的份了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应该是已经感应到灵源了!”了尘道长又惊又喜。数百年来,叶朔不是第一个来此接受灵源淬体的弟子,但他却绝对是最快感应到灵源的弟子。这个速度甚至都打破了宫天影当初的记录,将来如果他回来,知道玄天派后继有人,一定也会感到高兴的吧。

    第一次接受淬体,少说也要个十来天。了尘道长默默的退出了暗室,石门机关也被再度合拢。

    封闭的石室内,此时却并不昏暗,两团大小各异的白光将这里照耀得一片通明。

    而盘膝静坐的叶朔,并不知道了尘道长的离开。他正沉浸在一种玄奇境界中,所有的血肉和细胞,都依然在不知疲倦的吸收着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被邪帝标记的容器?”洞门外,此时正响起着一个惊异的声音,那声音属于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大长老。而且看样子,这场谈话似乎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是。所以朔儿他虽然不是魔,身上却有着魔气的存在。”了尘道长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可真是麻烦大了啊……”大长老叹了口气,“那些驱魔世家是不用提,一定都会争抢着要除掉他。至于那些企图得到邪帝力量的家族,由于邪帝最终的容器只能有一个,朔儿自然就会成为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。这个身份一旦暴露,注定将是一个举世皆敌的身份!麻烦啊,这简直比他痛快点是魔物还要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希望,此事你知我知,绝对不可以再透露给其他人。如无必要,最好连朔儿也不要告诉。因为正元兄弟的愿望,其实就只是想要朔儿做一个普通人,平平凡凡的度过一生。”了尘道长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叶氏一族……就是那个世代供奉邪帝的家族吧?”大长老的眉头再次拧紧,“他们绝对不会轻易放弃这个翻身的机会,所以现在一定也在满天下的寻找朔儿——”

    这果然是天煞孤星的命格,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,就已经树立了这么多隐形的敌人。而且那每一股势力,能量可都不小啊……

    “说起来,那个曾经和叶氏一族齐名的古老驱魔世家,顾氏一族,现在似乎已经完全消失了?到底是谁有那么大的本事,竟然一夜之间——?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苦笑了一下:“你觉得,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夜已深,桌角的玉简安静的亮起。

    “碎星派掌门极柯太过优柔寡断,不要让他成为我横扫六门的障碍。你尽快替我摆平,否则的话,你可以取而代之。”

    阮石凝视着玉简中的讯息,半晌,嘴角掀起了一个残忍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是——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