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79.第379章 假肢
    阮石是在随着师父回到碎星派后才悄悄溜出来,在病房中基本上就一直扮演着透明人的角色。直到送大夫离开的时候,他避到外面接了一通传讯,再回到房中时,满室的弟子已经走得不剩几个了,阮石耸了耸肩,索性也就大大方方的走到虚无极身边。

    虚无极一见了阮石,枯寂的双眼中陡然放出了光彩来,抓住他的双肩一阵大力摇晃:“怎样?怎样了?”

    就算明知道阮石刚才离开,就是给他外头的主子通风报信去了,虚无极此时却也顾不上追究了。

    是啊,之前怎么就忘了洛家这一条线呢!虽然他们歪门邪道的东西不少,但无论是路子还是各类珍稀资源,他们在邑西国也一样是最多的啊!说不定,他们可以有什么办法救救城儿……

    阮石尴尬的赔笑了一下,先低头告了个罪:“抱歉,解除时之力侵蚀的药物,洛家也拿不出来。”在虚无极瞬间现出失望之色后,又很快的补充道:“不过,对于他双手的残疾,我们倒是有一些补救措施。但是,还要先征求过您的意见……”

    虚无极大喜道:“还有什么意见……怎么,难道你们可以让城儿的双手恢复吗?要怎么做,能不能马上开始?”此时他欣喜若狂,竟全然忘记了此事在逻辑上是否可行。

    阮石解释道:“是这样,在洛家的库存中有一种钩爪,它是一件集假肢与兵器为一体的特殊道具,外形就和真正的手掌差不多……不,应该说,是和妖兽的手掌差不多。大概就是……”右臂前方缭绕起了一阵红光,在咕嘟咕嘟的气泡翻卷中,手掌已经迅速完成了局部妖化。

    “……像这个样子。”阮石伸缩着狰狞的手爪,对虚无极投来的诧异目光也只报以淡然一笑。既然事情都已经说开了,现在妖化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必须藏着掖着的秘密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它看起来会更大,也更锋利。到时将会通过特制的螺丝,和腕骨连接在一起。经过几天的磨合期之后,基本上就可以当做真正的手掌来使用了,不会有任何排斥反应。

    在穿衣吃饭,以及一些日常生活中,它可能不会像普通人的手掌那么灵活,但是作为一件兵器,它还是非常锋利的。而且就算是没有任何修炼基础的凡人安装上它,也同样可以给予敌人最致命的打击。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阮石卖力的推荐了一长串,虚无极却明显是没有听进多少,双眼发直的喃喃道:“所以,到底还是要装假肢啊……”

    曾经天资卓绝的墨凉城,被众多长老一致公认为最有机会晋入涅槃境的绝顶天才,现在竟然要装上真正代表残疾的假肢,从今以后,连吃饭穿衣这些最寻常的事,他可能都无法独立完成……一想到那个场面,虚无极就不禁一阵心酸。

    但就算不装假肢,难道就能掩盖他残疾的事实么?那样也仅仅是让他的生活变得更加不方便而已……虚无极思前想后,最终认命的叹了口气,试探着问道:“你说的那种钩爪……”

    也许是对墨凉城的事太过敏感,一直枯坐在角落里的罗帝星忽然站了起来:“钩爪?你们在说什么钩爪?”

    阮石迅速将那只手掌藏到了背后,默默的解除了妖化。这种半人半妖的样子,说到底他还是并不想给自己的朋友看见。而同时他也避重就轻的将钩爪的原理重新向罗帝星解释了一遍。

    罗帝星听罢,果然立刻就露出了嫌弃之色:“黑市的东西,还是尽量不要用吧?都是一些害人害己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也难怪罗帝星对黑市如此排斥,上次看到的玄冥妖戒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,从此在他的印象中,黑市就一直是一个只顾赚钱,完全不顾别人死活的利益集团——虽然事实也的确如此——他们卖出来的假肢怎么敢用?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就又要给你下套了!特别是它还可以兼做兵器,这种一听就很不靠谱的设计……

    阮石一个劲的做着担保:“不会有危害的!从尺寸到弯曲程度,都可以为他量身定做。而且钩爪上本身就附加有强大的灵压,即使他已经拿不了兵器了,这钩爪本身就是兵器;他不能调用灵力,在钩爪中也有现成的。

    所以我才觉得,这一款道具最适合现在的凉城师兄。到时候要拿它来战斗的话,攻击敌人也是一抓一个准。我想,他一定也很想亲手向叶朔报仇的吧!”

    房中几名弟子从头到尾的将他的话听在耳中,当下都是一阵忍俊不禁,心想以后如果他不修炼了,改行去跑推销,也绝对不会吃不上饭。

    但对罗帝星而言,真正有说服力的也就只有最后一句。墨凉城想亲手报仇,自己又何尝不想让他亲手报仇?勉强退了一步,应道:“……行吧。那到时候先给我看看。”一说完这句话,他就旁若无人的从墨凉城额头上取下毛巾,拿到一旁重新去打湿了。

    虚无极默默朝他的背影扫了一眼,又将阮石扯近了一步,同时压低声音:“你这是……洛家少爷的意思?”

    阮石一怔,随即干笑道:“是啊,自然是少爷的意思,否则我又哪敢自作主张?”

    说白了,还是不信任我啊。如果是我的意思,估计您就得三思了。阮石在心底暗暗冷哼。就算暂时是把我当个人看了,也仅仅是当成和洛家之间的传话筒。算了,传话筒就传话筒吧,但是你们给我记好,我这个传话筒,迟早有一天也是要翻身做主人的——

    虚无极点了点头,接着提高声音向一众弟子道:“刚才大夫的话,你们也都听见了。接下来这三天,对城儿将会是最关键的时期,在他身边,绝对不能离了人!所有人轮班值守,每两个时辰为一班,至于如何排班,由你们自行决定。但是,别怪我丑话没说在前头,谁要是在值班的时候出了差错,耽误到城儿……你们应该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依着焚天弟子对虚无极的了解,越是他没有说出口的惩罚,往往也是最为可怕的惩罚。这条命令顿时令众人在心中叫苦连天。不仅是要耽误自己的修炼,来给这么一个活死人当牛做马,万一他无巧不巧,真的就在自己值班的时候死了,那是说也说不清啊!

    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盼着有哪个冤大头先出来替自己顶上这一桩差事。然而在场的谁也不比谁傻,反正掌门又没点我的名,为什么非得是我?室内这一片极端的沉默,也是将人性中趋利避害的一面发挥了个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虚无极自然也猜得出这些弟子在想什么。往常他一向视感情为累赘无用之物,恨不得每个弟子都是自私自利,如今看到自己的“教育成果”,却令他第一次有些茫然起来。

    这当中只有罗帝星始终充耳不闻,该熬药熬药,该洗毛巾洗毛巾。等他重新坐到床头,替墨凉城擦掉额头的虚汗,再端端正正的敷好毛巾,拿起勺子喂他喝药时,虚无极才满怀感慨的拍了拍他的肩,道:“那第一班就先辛苦你了,两个时辰以后,我会安排他们来换班的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猛然抬起头:“不需要换班!我一个人就可以!”

    从墨凉城受伤到现在,焚天派的人是什么嘴脸他都看在眼里。一个个不是推三阻四,就是忙着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毕竟双手残废和普通的受伤不一样,就算这次能养好,那残疾也是落定了的,他已经不可能再修炼了。一个不能修炼的修灵者,他的处境会比凡人更悲惨。现在所有人仅仅把他看成一个令人厌倦的包袱,却不想想他到底是因为谁才会变成今天这样……

    要把他交给那样一群人……我怎么可能放心!

    房中的焚天派弟子闻言,仿佛看到了现成的冤大头,都忙连声附和道:“师父,罗师兄都说了他一个人可以,那就让他一个人来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罗师兄和凉城师弟感情深厚,人家还是从破月派专程赶过来的,咱们总得给他这个机会一尽心意啊!”

    虚无极面色阴沉,事实上他的心声是:你能不能撑得起三天三夜我才懒得管。但万一到时候你困得厉害,一个疏忽,害城儿出了状况怎么办?

    ——只是这种话直说起来太过无情,若在以前他还可以无所顾忌,但在亲眼看到这段时间罗帝星为墨凉城所做的一切后,人的心终究不是铁打的,让他还怎么可能再去摆高高在上的霸主架子?

    阮石见机很快,凑在虚无极身旁低声道:“没事,我有空就多看着他一点,出不了岔子的,您放心吧。还有关于钩爪的构造……为了制作出来的假肢可以让患者使用得更顺手,我们还需要对凉城师兄的资料进行一定程度的采集,这就需要虚无极掌门您的协助了。您看咱们能否换个地方,好好商谈一下?”

    虚无极沉默半晌,点了点头。罗帝星虽然是好意帮忙,但他未免也太过固执。相比之下,反倒是阮石还比较令人省心。

    房门外,邢树珉拿着好不容易才收集来的疗伤药方,默默离去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跑遍了定天城中的各式医馆药铺,受尽了店老板的白眼,才最终整理出来的成果。以他如此不善言辞之人,让他主动去跟外人打交道简直就像是受刑一般。可是为了师父他忍了,他满心以为这一次可以为师父分忧,但是直到最后,他还是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至始至终,我都是个多余的人。我甚至还比不上别派一个在擂台上作弊的败类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可以帮忙守着凉城师弟,但是罗帝星是不会答应的。他气场太强大,我根本就没办法在他面前提出反对意见。

    ……算了,那也只能这样了。反正要让师父高兴,也不是只有从凉城师弟身上入手一途。

    邢树珉就这样带着他的孝心,在没有任何人知道的情况下退场了。他前脚刚走,虚无极和阮石也紧接着从房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二层楼的小筑,一楼是练功大厅,二楼除了墨凉城的卧房,还有另外几个房间,以及一条宽敞的走廊。在整个焚天派,除了掌门的居所,就要属这里待遇最好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走下楼梯时,虚无极一直在摆弄着玉简,面上看去极其烦躁。半晌后更是没声好气的向阮石道:“喂,把你的传音玉简借我用一下。”

    阮石虽然一头雾水,却也不敢多问,老老实实的掏出玉简递了过去。虚无极在迅速查找名单后,很快就对着一个名字发出了联络请求。等待传输建立的过程中,半是向阮石解释,半是愤怒自语的道:“你们掌门的风头转得有点快啊,这几天看到我的传讯直接不接,我这也是没有办法——”

    阮石稍一迟疑,很快就神情诡秘的挑拨道:“是啊,我早就说过了,我们掌门是得过且过之人。而且近日间我听他言谈,确有向玄天派靠拢之意……”

    虚无极大怒:“他敢!”此时玉简上方忽然散发出一层光芒,这是传讯已经接通之象。

    碎星派掌门的态度非常倨傲,只有简单的一个字:“讲。”

    虚无极冷笑一声,缓慢开口道:“极柯,你终于接传讯了。”

    碎星派掌门初时一惊,但他的惊噫声很快就被一阵平稳的笑声取代。并且玉简那一头的音调,是虚无极从来都没有听过的嘲讽和油腻。

    “虚无极掌门?怎么这么好的兴致,用小徒的玉简来跟我联络啊?您现在的当务之急不应该是跟我闲话家常,而是尽全力治好凉城贤侄的伤吧?哦,我还忘了问,他现在怎么样了啊?还——活着么?”

    虚无极强压着心头怒火,淡淡道:“别装糊涂了。我要为凉城报仇!需要你们碎星和破月两派全力出兵协助。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,尽快的去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不等说完,碎星派掌门就慢悠悠的插了进来:“不要说得那么重情重义。一统六门,不是您一早就有的计划么?凉城贤侄受伤的时机只是恰到好处而已。双方开战,我碎星派必将伤亡惨重,我们又何必为了您的私心,将门派的前途都搭进去?”

    玉简上方的光芒很快的暗淡了,碎星派掌门已经单方切断了传讯。一见焚天派失势,他竟是连面上的恭敬都再不屑维持。

    虚无极一时大怒欲狂:“可恶的极柯!你真的以为我焚天派就此一蹶不振了么?你以为投靠玄天派才是正确的选择么?你会为你今日的愚蠢后悔!”

    他捏着玉简的手掌不断颤抖,阮石提心吊胆的盯着,一面抬起双手在下方做虚接状,生怕他一个愤怒直接把自己的玉简摔了。

    当虚无极转过视线时,阮石立刻收敛起了自己的动作,同时再次进言道:“还记得我上次提起,关于玄天派的那件至宝么?在这个非常时期,要想让两位掌门妥协出力,恐怕就只能指望它了。要不要再次召见楚天遥呢?”

    虚无极又喘了几口粗气,才渐渐的冷静下来,顺手将玉简交给阮石,叹道:“我现在也没有时间理这些,救治凉城才是第一位的。实在不成的话,进攻玄天派的计划也就只有延后了。”

    阮石无奈的点了点头:“那好吧,总之我有空也多去调查一下,希望可以尽快找到线索。我们现在还是先商谈那钩爪之事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