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78.第378章 残局
    七大门派比试会之后的焚天派,此时是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这个曾经一度占据着定天山脉统治地位的门派,在这场比赛中输掉了他们一切的辉煌和荣耀。同样的,也输掉了整座山门的精神,输掉了弟子们的斗志,输掉了传承百年的野心。

    比那一切的失败更沉痛的,是他们亲眼见证了一颗新星的陨落。

    曾经有着“第一天才”之称的墨凉城,此时双目紧闭,气若游丝的躺在病床上。身上的绷带换了又换,每次被丢到水盆里的,都是一团团被鲜血浸透了的绷带。

    虚无极为了这个徒弟,这几天可谓是心力交瘁。在焚天派的一众医师束手无策后,又专程花大价钱在定天城中请来了一位有名的大夫。并声称,只要能治好他,要多少酬金尽管提。

    如果焚天派还是以前的全盛时期,在他们遭遇到这样的“宗门不幸”时,那些附庸门派一定已经挤破头的前来送礼探视,表达一份心意了。但如今多日延过,整座焚天派仍是门庭冷落。在墨凉城的卧房中帮忙的,总共也就只有零星几名弟子。

    很明显,焚天派的弟子已经充分发挥了他们“自私自利”的门风。纵使墨凉城曾经是他们的骄傲,让他们可以作为“第一天才同门”的身份,抬头挺胸的在外面行走,但现在一朝陨落,再也没有了巴结的价值,谁还愿意浪费自己的修炼时间,来看顾这个随时可能咽气的人呢?

    毕竟帮忙是情分,不帮是本分,在这种情况下,虚无极也不可能为此责罚他们。

    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罗帝星。从最初帮忙抬担架开始,接下来他就一直留在了焚天派,奔前跑后,端药倒水,几乎做了一切所有人不愿意做的事。如果不是他的话,这些杂务还真的很难解决得这么快。虚无极看在眼中,只能默默留下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没有人再去嘲笑罗帝星的比赛失利了,毕竟第一天才都伤成了这样,你还能要求别人怎么样?而且,好歹他还是精英弟子,这么任劳任怨的照顾一个过气的天才,看在大部分人眼中,都还是有几分感动的。

    寂静的房间中,大夫摆弄医疗工具的声音也就显得尤为刺耳。当那些冰冷的仪器先后划过墨凉城的胸腔,虚无极的心也越揪越紧。自己真的是个无能的师父,眼睁睁的看着城儿受这样的痛苦,而自己却只能在这里听天由命!

    终于,那大夫将随身的工具塞进医药箱,一面转过身向众人摇了摇头:“他这双手从此是废了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闻言大怒,一把揪起了那大夫的衣领:“你这庸医胡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那大夫一瞪眼:“他都这样了,这手废了还不是明摆着的么?”

    众人随着他这句话,目光相继落在了墨凉城两只已经仅剩白骨的手腕上。是啊,连手都没有了,还有什么能比这个废得更彻底?如果他们自己是大夫,估计也会给对方一个看傻子的白眼了。只是现在当他们自己作为墨凉城的亲友,要接受这个事实也确实令人悲伤。

    虚无极费了好大的力气,才语气如常的问出一句:“那他以后还可以修炼么?”

    那大夫整整衣领,叹了口气:“这个,我看是难了。”回头又看了墨凉城一眼,似乎是犹豫了一番,才说出了一个更沉重的消息:“同时他之前受到了时之力侵蚀,恐怕剩下的生命也不会太长了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一怔:“时之力,是……指……”同样作为时间秘法的修炼者,他迅速的想到了一种最坏的可能,而这个认知几乎令他绝望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大都还是一头雾水的时候,那位大夫主动的解释起来:“高等时间秘法在发动中,往往会自带一种侵蚀效果。你们也该知道,任何人和事物,他们能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时间都是有限的,而这个时间,通常也是有着一个既定的尺度。

    一旦受到时之力的侵蚀,它们所拥有的时间就会被迅速吞噬,从而提前走到生命的终点。”说着,朝病床一侧使了个眼色,“现在,属于他的时间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虚无极感到脑中“嗡”的一响,在几名弟子的搀扶下才勉强站稳。急急追问道:“那……怎样才可以解除时之力的侵蚀?”看到大夫脸上的表情仍是不温不火,急得眼眶都直发红,以他定天山脉霸主的身份,这是第一次再三向人打躬作揖,苦苦哀求:“大夫……大夫啊,我给您跪下了!求您救救他!他还那么年轻啊,大夫,要多少钱您说……”

    那大夫摸了摸下巴:“这个,我是无能为力的,大概只有涅槃境强者才有办法。”说到这里,目光中也出现了一种惋惜。即使作为看惯生死的大夫,他也同样在为一个年轻的生命即将逝去而惋惜。

    涅槃境强者?!虚无极眼前直发黑。如果只是要钱,要找人帮忙,实在不行他就豁出去向墨家求助了。以墨家的财力,没什么事是他们做不到的。至少,先保住了墨凉城的命,秋后算账就等到以后再说吧……

    然而,那大夫竟然一口就说涅槃境强者?修灵者真的到达了那个级别,再多的金钱也打动不了他们了。那群老怪的眼里将会只有修炼,渴望着有朝一日能够超越涅槃境,晋升到只有在传说中才存在的境界。就算是墨家,也绝对无法请动一尊涅槃境强者!难道,就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么?

    “打个比方,如果他本来可以活到一百岁,那现在他就只能活到三十岁了。除非他在三十岁之前能够突破到涅槃境,那就有机会为自己逆天改命。不过他现在这个样子,基本上是没有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在那大夫一番更细致的解说下,房中所有的人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从一百岁骤降到三十岁,生命直接被缩减了一半还要多?!

    况且,别说他是已经不能修炼了,就算能够修炼,三十岁之前突破到涅槃境又怎么可能?

    再有,那三十岁的说法还是将他原本的年龄定在一百岁来计算的,但寻常人能活到一百岁本就不易。这样的话,恐怕他仅仅在二十岁出头就会死。

    这位曾经是定天山脉最耀眼的第一天才,生命即将在最灿烂的年纪结束。

    这个认知就像瘟疫一般辐散到了每个人心中,也从此种下了一片难以驱除的阴霾。

    罗帝星背靠着墙壁,整个人脱力的滑坐了下去。蜷缩在墙角,一次次绝望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。

    该怎么做?到底要怎么做才可以救他?我自己在十年之内突破到涅槃境吗?不可能,我做不到的,再怎么样都做不到的……

    就算罗帝星再如何疯狂,为了拯救墨凉城他也愿意去尝试一切最疯狂的方法,但事实就是事实,它就是那样残酷的存在着,丝毫不会为任何人的疯狂而改。

    虽然灵界大陆上也存在着一些以缩短生命为代价,短期内迅速增强实力的丹药,但所有的丹药能完成的增幅都是有限的,绝对不可能让人直接突破到涅槃境。

    那么,去拜托其他的涅槃境强者?但是如果我自己无法突破到涅槃境,就没有跟他们平起平坐的资格,拿什么去跟他们讲条件?

    ——这是一个死结。

    当那大夫背起医药箱的时候,他又补充了一句:“我刚刚所说的这一切,是建立在他能在三日之内醒过来的基础上。他的伤势太严重了,现在你们喂他再多的丹药,也只能是略尽人事,谁也没有把握说,一定可以起到作用。

    三日为限,如果醒不过来,万事皆休,你们也可以尽早准备后事了。如果醒得过来,那眼前的这道坎就算是过了。接下来尽量让他吃好玩好吧,他也没有多少年的命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又一个的噩耗,就像是一个又一个的焦雷。众人就在这连续不断的打击中,被推向了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送走了那大夫,虚无极手中的传音玉简又亮起了即时通讯的信号。从上面显示的名字来看,那正是自己此时最害怕,也最不想面对的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但是,该来的迟早都会来。虚无极沉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,缓缓的朝玉简中注入了一道灵力。

    传讯刚一接通,墨重山焦急的声音就响了起来:“虚无极先生啊,真不好意思又得麻烦你一次了!我在玉简中感应到凉城的灵魂力量,又一次大幅度的衰弱了,而且这一次比上次还要严重!他是不是又跑到什么秘境里胡闹去了?”

    虚无极暗暗苦笑:“……很遗憾,这次恐怕是真的。”墨凉城上一次的灵魂衰弱,是在梦魇之域内陷入了幻境,最后证实是有惊无险。可是这一次……自己却再也不能还给他一个完完整整的儿子了。

    同时虚无极始终都有着另一层顾虑,就像一只无孔不入的魔鬼般咬啮着他的内心:“如果让墨重山知道,城儿是在我这里出的事,那我焚天派转眼就将是灭门惨祸啊!”

    墨重山的声音也一下子提了起来:“您这是什么意思啊?!凉城他到底怎么了?!”

    虚无极看了看病床上毫无生机的墨凉城,即使再三下定决心,他仍是无法将这边的残局向墨重山如实转述,最后只能抱着多活一刻是一刻的心态,匆匆的留下一句:“……一言难尽。但是我向您保证,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去救他!”话音一落,就匆匆的切断了传讯。同样仰起头靠着背后的墙壁,内心疲累得就像是打了一场大仗,还是一场最艰难的仗。

    在邑西国的国都,一间豪华的大宅子里,洛沉星在接到了阮石的传讯后,也是久久的震惊难言。

    那个墨凉城竟然废掉了?遗憾倒也真是遗憾,我原本以为,有资格终结你的,就只有我……

    洛家和墨家在生意场上竞争多年,父辈之间的争斗,也同样在子辈身上延续着。作为洛家的继承人,洛沉星也早已把那位墨家小少爷看成了自己的竞争对手,在他来到定天山脉之后,洛沉星更是花了极大的精力去关注他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,这也是一个被父亲当做“别人家的孩子”来教育自己的楷模,现在他就这么废掉了,再也不会成为自己的威胁了,洛沉星一时竟然有些失落起来。

    人的感情就是这么难以理解,有时你会为你的对手悲痛落泪,有时却也会对你的朋友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仅仅是跑了一趟邑西国边境而已,刚刚搞定那位天霄阁的大小姐,把她带回了洛家府邸,竟然就错过了定天山脉的这么一桩大新闻……洛沉星一边缓缓按摩着太阳穴,同时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你偏偏是在这个时候,被那个叶朔给废掉了,那就用你来实施我的计划,也好让你残废得更有价值一点吧——

    迅速盘桓一番,洛沉星重新抬起玉简:“把我的意思传达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玉简的另一边,阮石正在恭敬应声:“是的,少爷。但是我不明白,墨凉城废掉了不是正好么?为什么还要提供他兵器,去增强他的实力?”

    洛沉星不耐道:“你懂什么?照我说的去做!”几句话打发了阮石之后,他也在面前的铜镜中看到了自己父亲的身影。果然,以他们培植的情报网,是没有任何事能瞒得住这位洛家家主的。

    “那个墨家的小儿子竟然废掉了?哈哈哈,我真是等不及要看我那个老对手的反应了!”地下王国的一代巨头,洛家家主洛慕天难得的开怀大笑,这个消息简直比他在生意场上赚进了几百万灵石还开心。一边拿出玉简查找着名单:“我这就传讯给墨重山,听说他最近刚好有几笔大生意商谈。哼,儿子都这样了,我看他还有心情谈吗?”

    洛沉星神秘的一笑,轻轻按下了父亲的手臂:“爹,还是再等等吧。如果现在传讯给墨家,他们一定会立刻派人把他接回去,这样,我策划的好戏也就无法上演了。比起让墨家损失几笔无足轻重的小钱,还是先统一定天山脉来的重要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