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72.第372章 血战,叶朔之死!
    笼罩了整片赛场,原本是淡紫色的那一层球形薄膜,在这一刻忽然变成了无比浓郁的深紫色。而其中所蕴含的强大威压,更是远比先前高了数倍不止!

    刚刚完成突破的墨凉城,一点都没有修灵者惯常突破后的畅快之感。他只感到全身的骨头都快要裂开了,无尽的灵力在体内横冲直撞,它们急于要宣泄出来。

    但这正合了墨凉城的心意,他正是需要这一股仿佛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的灵力。脚跟一蹬,带起一片狂沙,如箭离弦,直冲向叶朔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!死!死!死!”

    墨凉城这一次的疯狂更胜前时,每一掌击出,都会带起一阵强烈的能量风暴,重重的轰击在叶朔身上。在持续的攻击下,叶朔的胸骨都渐渐的凹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朔儿!”了尘道长清晰的感应到叶朔气息的不断衰弱,急得拂袖站起,“我这就去跟虚无极说,请他终止比赛,我们认输就是了!”

    然而,在他肩上却忽然落下了一只手。

    “不要轻举妄动。我们……暂且还是静观其变吧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这句话的是其他人,了尘道长或许还不加理会,但此时阻止了他的,却是门派中地位最高的那位劲气级大长老!

    “师兄,这是为什么?”了尘道长不愿对大长老直言违拗,暂时坐了下来,却仍是一脸焦急的催促道:“那个墨凉城分明就是对朔儿动了杀心,再拖下去就来不及了啊!况且再打下去也是赢不了的,还是快点把朔儿救下来吧!”

    祈岚和赫连凤等人也在一旁急急的帮腔。但不管众人怎么说,大长老都始终是稳坐不动,只是在他的双眼之中,同样有着一丝隐藏得极深的焦虑。

    破月派席位上,罗帝星看着此时在擂台上嘶吼连连,疯狂得和从前判若两人的墨凉城,面上满是担心和困惑。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要这么拼?……为我报仇……?不可能吧……”

    就算他的自我感觉再好,也还不会把这件事强行拉到自己身上。墨凉城现在的样子,分明是已经把叶朔看成了生死大仇啊!

    而且,不知道为什么……虽然此时的墨凉城就是全场最耀眼的存在,招招都不落空,打得敌人毫无还手之力,但罗帝星竟然隐约的感到了一丝不祥。那种感觉,就仿佛这是一个人生命中最后的绽放……

    “不会有事的吧……”罗帝星强行驱走这种不吉利的想法,“那个叶朔就算同样很强,实力最多也就是和我相当,应该不可能对他造成什么威胁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在他眼前闪现出了一双巨大的血眼。那曾经让自己毫无还手之力的,更曾是多少个夜晚,自己恐惧的根源——

    一想起那双血眼,罗帝星全身都是一凛。如果那股力量真的被激发出来的话……

    在破月派众人不解的注视下,罗帝星抬手在看台上一撑,直接从第一排翻了出去,一路冲到了焚天派的席位前。

    “虚无极掌门,不要让他再打下去了!宣布他是冠军,到此为止吧!”由于极度的担忧,这几步路罗帝星竟然就已经有些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就算那股力量似乎是有些限制,虽然不知道触发条件是什么,但是如果真的把对方逼到了生死关头,他也是绝对不可能坐以待毙的啊!而且那股意识与叶朔平常所表现出来的性格不同,极端的冰冷而残忍,对待敌人,绝对不会有半点的心慈手软!

    虚无极不屑的瞟了他一眼,猎杀叶朔的计划已经开始,他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来妨碍!至于这种“对敌人的心软”,就更是令他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看在那小子和城儿确实还有几分交情,虚无极才破例补充了一句:“太晚了。事情到了这一步,任何人都已经没办法再让他停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急得还想再说什么,后排忽然有焚天派弟子嚷了起来:“太差劲了!你自己打不过,还想让别人也跟你一样输掉?”这句话立时引起了一片附和。

    罗帝星强忍着和这群人争辩的冲动,缓慢的在虚无极身边坐了下来,压低声音道:“所以,您果然是知道什么的吧?关于他变成这样的原因,还有他那个莫名其妙的心口痛?”

    虚无极冷哼一声:“这一点你不用担心。等他杀了叶朔,那个毛病自然就可以不药而愈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顿时急了起来:“这果然就是您的目的。可是他杀不了的!再这样继续激怒对方,他自己会被杀的!”

    不等他做进一步的解释,虚无极已经没好气的打断道:“城儿跟你这个废物可不一样。更何况,本尊也不会让他在我眼皮底下出事。”

    功成在即,虚无极也难得的重视起了口彩。不管他再怎么胸有成竹,给人当着面的诅咒,听着始终还是不痛快的。

    “别再啰嗦了。你是要坐下来,一起为他庆贺胜利呢,还是滚回你们破月派去?”

    罗帝星满心想说如果那股力量真的完全爆发,就连你也是挡不住的!你还拿什么保护他?但眼下无凭无据的,说出这种话不但无法引起虚无极的重视,反而还会激起他的怒火。最终罗帝星也只能将焦灼的视线再次投向了擂台,同时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。这还是他第一次求助起了自己从来都不相信的神灵。

    “万能的神明,如果您真的存在,只要这次他可以没事的话,我……我愿意从此痛改前非!求您保佑他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边,楚天遥则是看得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“墨凉城,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发疯,但是,就这样替我杀了叶朔吧,我会感谢你的——”

    擂台上,墨凉城仍然在疯狂的嘶吼着。拳势又狠又重,每一拳都能从叶朔体内打出一股飙射的鲜血,倒像在他面前的,本来就只是一坨漏气的血囊。

    “比赛可是一早规定了不能杀人,虚无极,你焚天派的弟子太过分了!”事到如今,就算是大长老阻止,了尘道长也不能再忍耐了。掉过头冲着焚天派的方向大吼起来。

    虚无极慢悠悠的负起了双臂:“只要是凉城想杀的人,我就任由他杀。既然这是他的意愿,那么这场比赛从现在起,不论胜负,只决生死!”

    玄天派众人又急又怒,就算他们早已习惯了虚无极的独断专行,也无数次的纵容了他对墨凉城的偏袒,但这一次他竟然连禁止杀人的规则都要废除!

    况且现在正面临着性命之忧的叶朔,是在这场比赛中刚刚脱颖而出,他们玄天派最优秀的弟子啊!虚无极这样的做法,岂不是只容得自己一家独大,肆意扼杀别派的天才?

    但最可气的是,就算是他把这样的意图明显的摆出来,众人竟然也是无可奈何!抗议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。可惜抗议归抗议,却没有一个人敢真正的付诸行动。

    虚无极看在眼中,微微冷笑。同时潜运灵力,使话声充分的传遍了整片赛场:“就算是比赛规则,也可为凉城而改,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墨凉城双目一片血红,他看不见任何人,听不见任何事,在这一刻他生存的所有目标和意义,就只是用最干脆的手段,结束掉面前那个人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死!啊啊啊——你该死了吧!你怎么还不死!”

    叶朔的身子早已经被染成了一个血人,此时随着墨凉城的攻击,无力的东倒西歪。但在他眼底始终有着一道仅存的微光,支撑着他的瞳孔没有彻底暗淡下去。

    我……我不能死……在这个世界上,也还有着那么多在意我的人。如果我死了,他们会很难过的……

    看着叶朔的惨状,赫连凤早已泣不成声。终于她狠狠的甩脱了祈岚和顾问,发狂的朝着擂台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阿凤!”了尘道长一惊。那样的战场根本就不是赫连凤能介入得了的,她这个时候冲上去,光是扩散开的灵力余波都足以将她搅成粉碎啊!

    迫不得已,了尘道长也只能起身追了上去。然而还不等赫连凤冲上擂台,一道光幕忽然凭空浮现,将她直接震得倒跌了出去。

    急赶上前的了尘道长,只来得及扶住摔倒在自己怀里的赫连凤,同时和身旁的天绝道长一起抬起头,注视着面前那片四四方方,将整张擂台都笼罩在内的结界,不禁都是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虚无极毫不避讳的接受着玄天派众人的怒视,一面又得意的冲台上喊话道:“城儿,在这个属于你的结界里尽情的战斗吧!打到你觉得痛快为止!”

    敢怒不敢言的了尘道长和天绝道长相互对视一眼,点了点头,手中刚刚聚集起一团灵力,虚无极就注意到了这一边的小动作,冷声道:“了尘,天绝,如果你们敢在这里擅动,妨碍到城儿,难道就不顾及二位门下这所有在场弟子的性命了么?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神情一僵,他们自己固然可以将生死置之度外,但眼下两派的弟子都在这里,这就是现成的人质啊!叶朔的命是重要,可难道能够为他一人,舍弃这全场弟子的性命?

    那一边天绝道长也是心有所虑,眼睁睁的看着叶朔再次被打得吐血而退,脚下却不敢再移动一步了。

    穷途末路的叶朔最终抽出了青头白萝卜,将它维持着一个抵御的姿势,死死的横在身前。方法虽然简单,倒也有用,墨凉城如狂风暴雨的攻击,此时大部分都落在了能量兵器上,而叶朔也终于可以趁机喘口气了。

    但是,在青头白萝卜的内部,却是正在悄然现出一条条的裂纹。那是阮石所留下的毒药,日夜不停的在对它进行着侵蚀。而墨凉城的攻击更是雪上加霜。这把陪伴了叶朔多时的能量兵器,也终于到达了它所能承受的极限!

    “咔擦——”

    在墨凉城不知疲倦的攻击下,青头白萝卜的表面也开始现出了明显的裂痕。裂痕不断扩大,终于在最后的一拳下彻底的断成了两截!

    叶朔手里抱着半截萝卜,还不等他回过神来,墨凉城的攻击已经毫无阻碍的全数倾泻在了他身上!

    墨凉城一击得手,后续攻击更是源源不绝,第一道气浪震得叶朔脾肺破碎,紧随而至的两道气浪滚滚迫人,扭曲了空间,叶朔全身的骨头在这一击之下全数断裂。

    最后一击,墨凉城手掌前弹出一道灵力气刃,一跃而起,半空中准确的贯穿了叶朔的喉咙!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这一幕,竟然与那幻境中两人搏杀的最后场景一模一样!

    梦魇之神的诅咒实现了。他们曾经最恐惧的一切,在这一刻,真的成为了他们真实的未来。

    叶朔的瞳孔渐渐的扩大了。他的喉咙裂开了一道寸许来长的伤口,鲜血浸透了他的衣领。仰面朝天的倒了下去,只是在他那张血迹斑斑的脸上,似乎依然残留着一丝不甘。

    在叶朔倒地的同时,赫连凤也两眼一翻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罗帝星同样注视着叶朔的尸体,此时他的心情又是欣慰,又是忐忑。

    他……竟然真的就这么死了。什么都没有发生。难道……真的是我太多虑了么?

    楚天遥在短暂的呆滞后,忽然就急剧兴奋的喘息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朔真的死了……太好了……这个碍眼的小子终于消失了!!从今以后,再也没有人会来抢自己的荣耀,我在玄天派又可以成为那个万众瞩目的精英弟子了!师父……师父以后又会只重视我一个人了!!

    楚天遥的眼中,浮现出了未来的一系列美好前景。这一刻他仿佛就已经再次被一众师弟们簇拥着,被师父和长老们夸奖着,都是叶朔的死为自己铺平了道路,他死得好!他死得真好啊!楚天遥此时毫不掩饰的露出了一脸狂喜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虚无极,你的弟子已经赢了,快点把结界打开,也许朔儿他还有救啊!”看到叶朔死气沉沉的倒在血泊中,了尘道长的心也在滴血。好不容易等到了比赛落幕,他也再次转过头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尽管他并不能肯定,受了致命伤害的叶朔到底还能不能救活,可是无论如何,去救,好过不救!

    虚无极却是一动不动:“我也实话告诉你,我根本就不想让他有救。”悠然的侧转过头,忽然又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:“不过也没有关系,反正你们很快就可以在地下重逢了。”

    满意的看到玄天派众人齐刷刷的变了脸色,虚无极大笑着长身而起:“了尘,我今日正式向你玄天派宣战!你门下引以为傲的天才已经死了,他死在了我最优秀的弟子手上。包括你们的门派,也准备迎接我焚天派的大军吧!我要你满门上下,鸡犬不留!”

    他终于挑明了……了尘道长恨恨的盯着志得意满的虚无极,他终于毫不保留的挑明了自己的野心!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他也终于理解,虚无极为什么要执意针对一个只有聚气级的弟子,除了为墨凉城剪除威胁之外,更重要的是要拿他的死来当开门红,而下一步,就是挥兵直捣玄天同盟了……

    擂台上,墨凉城冷冷的注视着叶朔的尸体。半晌,他抬起脚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黑暗之羽,其实还有着连虚无极都不知道的另一重秘密。

    当宿主拼尽全力的杀死了仇家后,在心愿实现的那一刻,宿主的灵魂就会完全枯竭,他,也同样会死。

    这注定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。

    如果说有,也只有那位冰冷的神祗,梦魇之神。

    此时的墨凉城也同样是不知道的。只是在灵魂的感应下,他明白自己的事还没有做完。尽管叶朔在他的眼中已经毫无生命气息,他还是准备再补上一击。

    手中缓缓的凝聚起一团纯黑色的能量,对准了叶朔的脑部。

    “再来这一下,就彻底结束了……”

    在叶朔的精神世界内,无边的黑暗中,忽然静静的张开了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可悲的小子啊,只想着对别人手下留情,人家可是一心要把你赶尽杀绝呢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曾经答应过,会在你生死关头救你一命。

    ——那么现在,该是兑现诺言的时候了啊!

    擂台上,墨凉城的能量光球忽然悄无声息的粉碎了。而他的身形,也很快的被笼罩在了一片迅速扩大的阴影中。

    一只狰狞巨兽伫立在他身前,抬起的前爪轻轻的刨着地面。这一下却是直接将石砖抓裂。

    墨凉城的身高几乎还不到他的脚爪,在这滔天之威下就犹如一只小蚂蚁。而他怔怔抬起的双目,对上的就是一双冰冷无情的眼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