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70.第370章 觉醒的原罪
    在他对面,墨凉城露出了一脸讥嘲。

    “空间秘法?我早就说过了,永远都不要拿空间秘法在我面前招摇。因为我所懂得的……”

    双手同时在身前一划,两道直通天地的空间裂缝瞬间张开。一侧吸力暴涌,犹如一块强烈的磁石,将前方叠加而来的闪电攻击全数吸入;另一侧则像是一个强劲的水泵,将吸收的攻击加速喷吐而出。

    “——比你不知道多了多少倍!”

    两道空间裂缝,在他的控制下竟然起到了中转站的作用。再加上如此强烈的攻击,若是放在外界必然撕裂一方空间,但由墨凉城所操纵的空间通道,竟然始终都是非常稳定。

    向来的灵技对碰,威力都是相对而言的。所谓敌强我弱,我强敌便弱,在众位长老自忖就算是他们面对叶朔的“无限叠加攻击”,都未必能够全身而退时,墨凉城的天才神话就已经不仅仅存在于弟子群中了。此战过后,他已经直接具有了跻身长老一辈的资格!

    虚无极悠然端坐在看台上,感受着四面八方投射而来的赞叹目光,嘴角始终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一想到现在擂台上那个强大的,无敌的年轻修灵者,正是自己一手培养出的弟子,他就可以享受到一种无与伦比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等到把那个玄天派的小子送进地狱,自己一统六门的计划也就能正式展开。还有什么比多年夙愿一朝得偿,更能令人感到欣喜的么?

    擂台上,无尽的闪电自成一界,反复的冲刷着其中那一道渺小的人形。

    尽管叶朔的身影已经几度虚化,仿佛随时都会彻底的泯灭成灰,但他的生命气息却始终都存在着,顽强而微弱的屹立着。就像是漂浮在汪洋大海中的一根枯枝,一次次的被浪头打翻,却又一次次的在下一个转角重新冒出头来。即使是天地之威,也无法碾灭那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!我跟你无冤无仇,我们还一直都是好朋友!是好朋友啊!为什么你就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?”

    叶朔已经不记得究竟有多少道闪电穿透了自己的身体,在这犹如灭世诅咒的攻击下他无处可逃,即使是融入空间也会立刻被重新轰出来。但即使是浑身暴血,叶朔依然用着自己仅存的力气在嘶声大喊,仿佛是在向苍天,向那冥冥中的命运之神发出绝望的控诉。

    “你的身份,就是最大的仇恨。”墨凉城面无表情的抬起头,在短暂的迟疑后,又补充了一句:“你应该心知肚明的,不是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!我不明白!”叶朔疯狂的吼了回去,“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!我最初认识的凉城兄弟去哪了?我求求你!不要再发疯了,我们像以前一样难道不是很好吗?!”

    呼唤友情的悲鸣,合着叶朔已近嘶哑的嗓音,回荡在这一片物是人非的血光中,显得格外凄厉。

    墨凉城目光一厉:“装疯卖傻!”在他脚底缓缓荡开了一层水样波纹,覆盖面积不断扩大,接替了已近式微的闪电空间,片刻不停的再次将叶朔笼罩。

    直入灵魂深处的音波攻击,仿佛有无数只毒虫在自己的脑髓中咬啮。所有的声色光影,都化作了形形色色的痛苦。叶朔在短暂的运功抵御后,终于忍无可忍的抱头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以他的灵魂强度,可说是从不知精神攻击为何物。然而在这一刻,仿佛是让他将缺失了十几年的经验一次补足,盘踞在灵魂中的煎熬让他几度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叶朔的斗志也跌落到了最低谷。作为敌人,墨凉城真的强大到让人感到绝望。三种元素的融合是不敢想了,毕竟那一招他本来就掌握得并不纯熟,况且融合的过程也需要时间,而以墨凉城的实力,显然是不会留给他这段时间的。

    至于自己现阶段的最强一招,他原本以为足以将对方击伤,但应该还重不致死,这才敢放心施展。哪知就被墨凉城这样轻描淡写的随手破解,这种敌人还怎么打?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上的!但是事到如今,就算他想主动走下这张擂台,恐怕对方也不会轻易放行了。

    墨凉城早已将音波攻击催动到了最大化,那是他不惜将灵魂力量透支到极限的攻击,在叶朔痛得东倒西歪的时候,他也同样在承受着不同程度的折磨。

    伤人前先伤己,在这一刻,墨凉城忽然理解了楚天遥的想法。

    我也很想和你像以前一样。说真的,我一点都不希望你是魔。

    左手缓缓抬起,右手同样缓慢的轻搭在了左手的手背上。交叠的掌心中,渐渐旋转开了一团能量光波。

    当刺目的金光吞噬天地时,墨凉城低垂的目光中忽然闪过了一丝落寞。

    现在应该是我求你,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……

    开赛至今,墨凉城快节奏的穷追猛打让所有人都看傻了眼,甚至连评价都忘了。此时这短暂的空隙,也让一度沉寂的观众席上再度活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实力的碾压啊!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一边倒的冠军战呢!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那个叶朔前几场看着还挺厉害,放在墨凉城面前就完全不够看了!”

    当然,另一股声浪也是不弱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比赛,又不是拼命,他这样太过分了吧?”祈岚看得都恨不得冲上擂台了。要不是顾问拦着,他和急怒中的赫连凤可能会把了尘道长的胡子全拔光。

    了尘道长深深的叹了口气:“现在的情况,恐怕我并不方便插手。那个墨凉城是虚无极的头号宠儿,他多半就是仗着这个才有恃无恐。甚至,这根本就是虚无极的命令!”一面再次将祈岚扯住自己胡子的手按了下去,“但是,如果他要对朔儿造成永久性的伤害,我也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到那个时候就来不及了啊!”祈岚不依不饶的又扯住了了尘道长的头发,“道长,快想办法帮帮师兄吧!他就快要不行了啊!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在祈岚反复的拉扯中,忽然眼前一亮,匆忙向台上大喊道:“朔儿,用文殊剑!赛前你专门重塑了文殊剑,现在也该是派上用场的时候了!”

    “文殊剑?”叶朔心头划过了一道闪电,“是啊,还有文殊剑啊,我怎么忘了?”脑中稍一动念,一把通体晶莹的长剑已经出现在他手中。

    “文殊剑?除妖灭邪?”墨凉城同样听到了了尘道长的喊话,再联想起文殊剑的典故,“难道我是妖邪么?可笑!”

    由于在刚刚的对碰中被一掌击飞,两人现在的距离几乎是隔绝了大半张擂台。借此机会,叶朔也是加紧朝文殊剑中注入灵力。

    不知何故,墨凉城并未抢上追击。此时他同样神情复杂的紧盯着叶朔手中的文殊剑,似乎是在等待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变故也就在这一刻发生了。几乎是在叶朔的灵力刚刚通入剑身,他的身子忽然就剧烈的颤抖了一下。一圈圈血色纹路开始攀爬上了他的手臂,所经之处,裸露出的皮肤相继化为赤红之色,如同一截烧红了的烙铁。

    在血色纹路逐渐攀爬到颈部之时,从叶朔的体内忽然散发出一层黑气,将交织的血线缓缓逼退。但随着文殊剑又一次金光大盛,血色纹路也卷土重来。两股力量互不退让,将他的身体当成了战场。这种感觉甚至比刚刚承受墨凉城的音波攻击还要痛苦,而不同的是这一次,他已经连喊都喊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那血色纹路虽然有着文殊剑的护持,初时也是极为凶悍,但时间一长,似乎还是那股黑色能量更胜一筹。叶朔的双臂已经脱去了赤红色,取而代之的,他的全身都开始被这层来路不明的黑气所包裹,一直缠绕到了脑部,这让他的意识都出现了片刻的恍惚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呢?!”玄天派的席位上,那位唯一的劲气级大长老瞪圆了眼睛。他很清楚,会出现这种情况唯一的解释,但是,那就代表着……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?!

    “叶朔选手的反应忽然变得很奇怪!难道是他手中的兵器出现了什么问题吗?”裁判也注意到了这怪异的一幕,此时他正用话筒传达着自己的不解。

    在那道黑气刚刚出现的时候,墨凉城的瞳孔就一直在不断的缩小。到最后更是露出了一脸恐惧至极的神色,仿佛看到了这个世间最可怕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我感应到了。虽然很微弱,但是确实有魔气的存在……”墨凉城的双眼还紧盯着叶朔,同时分出一道神识,紧急向虚无极传音。

    虚无极的灵魂力量更胜于墨凉城,此时他也同样感应到了从叶朔身上散发出的那股邪恶力量。原本只是为了找一个诛杀对方的借口,现在看来,却似乎是歪打正着,这也确实让虚无极感到诧异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他也来不及仔细感应了,当即传音回道:“是啊,如果你不趁现在杀了他,你在幻境中经历过的一切都会成为现实!”

    幻境梦魇,那是墨凉城最致命的软肋。也是虚无极准备用来浇灌黑暗之羽的终极养料!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!”墨凉城猛地调转过头,此时他的灵力波动明显紊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虚无极在心底暗暗一笑,表面不动声色的又添了一把火:“此魔一旦功力大成,必将屠尽天下之人。到时你的父亲,以及你的兄长,都会在被波及之列,这样你也觉得没有关系么?”

    墨凉城全身剧烈一震,难以置信的重新把目光移回到叶朔身上。就在他的视线与那团黑气相接的一瞬间,忽然觉得眼前一花,叶朔的身形也幻化成了一幕幕光怪陆离的景象。

    他亲眼看到叶朔在他的面前易容改装,变成了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壮汉。也正是这个人,他站在自己酒醉的父亲身旁,手起刀落……他出现在墨府的后院,一剑刺穿了哥哥的喉咙……他放火烧毁了墨家的宅院,杀光了所有的家丁,并在尸体群中蹦跳着,狂笑着……

    墨凉城此时所看到的一切,其实就是叶朔当初在幻境中,奋战心魔场景的真实回放。

    原本,他已经走出了幻境,也知道了那一切都是假象。然而在黑暗之羽的着意诱导下,他的神志完全混乱了。他已经分不清现实与虚假,这一刻在他的脑海中,叶朔仿佛真的已经杀死了自己的全家。他害死了自己至爱的亲人,他是该遭千刀万剐的凶手!

    这也难怪,墨凉城只知道叶朔曾经在幻境中救了自己,却并不知道他那段“逆转因果”的过程。在他的记忆中,只存在着那个其貌不扬的“陌生人”,这还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,那个陌生人竟然是由叶朔易容而成!这个认知对他造成的冲击,顿时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胆敢伤害我的家人……杀无赦!!

    父亲……哥哥……就算我死,我也一定会保护你们的!

    该死的魔物……我要你死!!我要你死!!

    墨凉城的双目中,刹那间迸发出了无数的刀光剑影。同时在虚无极的灵魂内视下,他可以清晰的看到黑暗之羽正在以一种极限的速度不断拔高,一转眼就长成了参天大树。茂盛的黑色树冠傲然撑开,无数的黑色枝桠穿插进了墨凉城灵魂中的每一处空隙。仅仅是片刻之间,他的精神世界就已经被黑暗之羽的巨树完全撑满。

    虚无极一开始的担心其实是多余的。在黑暗之羽生长到三分之二的高度时,它们就绝对不会再允许自己无功而返了。就算是没有机会,它们也会主动的制造机会,来激发宿主心中的仇恨。墨凉城刚刚的神志失常,以及那段有针对性的幻境回放,就正是黑暗之羽的杰作。

    如果换一种说法,就是在虚无极今早和墨凉城赛前对话之时,一切其实就已经注定了。就算他临时后悔,想取消这一桩计划,也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只是,这位半生都在运筹帷幄的一代枭雄,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,他又怎么会懂得后悔呢?

    不到最后的时刻,他也始终都不会知道,原来自己并不是布局者,只是同样在局中受到摆布的一颗棋子。

    层层织就的因,种下了此刻的果。

    梦魇之神布下的这一道恶毒诅咒,终于正式的启动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