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68.第368章 黑暗前的黎明
    清晨,阳光再度普照大地,为角角落落都带去了新生的光明。 虽然定天山脉即将迎来的这一天,并不是那么光明。

    一束束金线同样倾洒在了破月派的藏书阁,流连在一个蜷缩在角落里的身影上。此时在他膝头还摊开着一册书,一只手无力的搭在书页上,看样子是正准备翻页,最终却因为太过疲倦而睡着了。只是即使在睡梦中,他的精神似乎也并不安稳。

    那藏书阁管理员一进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副景象,只能无奈的摇摇头,走上前推了推他。

    “醒醒,醒醒,你这是在这里看了一夜啊?怎么,找到你要找的资料了吗?”

    没推两下,罗帝星已是猛然惊醒,等他看清了面前的环境,忽然就双眼发直的抓住了那管理员的手臂:“现在是什么时辰了?!”

    在得到准确的答复后,罗帝星连一句谢都没顾得上说,马不停蹄的起身就朝赛场赶。

    忙活了半天,还是什么可用的资料都没找着。

    我真是太没用了……什么忙都帮不上,我还能做什么?

    而此时的赛场中。

    虽然比赛还没有开始,但各门各派的弟子都来得很早。毕竟是最后的冠军战了,观众们的兴奋和期待也是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其中最热门的话题,自然是叶朔能否再次创造奇迹。不过这一节每当有人提出,立刻就会被另一拨人嬉笑着反驳过去。无论如何,墨凉城的准冠军身份在所有人眼中已是根深蒂固,没有人可以打破他的天才神话,即使是那个新人黑马也不行。

    碎星派的两名参赛选手,今日不知何故都是姗姗来迟。不过在他们出现的时候,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他们的变化。

    沈雅婷的实力,在聚气三段已经停留了很长时间,但一夜之间,她竟然奇迹般的提升到了聚气四段巅峰!接近于连升两级,难得的是她的灵力波动仍是十分沉稳,似乎随时都可以迈出关键的一步。这也难怪今天的沈雅婷美得格外张扬,格外热烈,仿佛在这片荒芜的赛场中,她就是主角!

    不过,沈雅婷的改变似乎不仅仅在于实力。在她比往常更加厚重的妆容下,明显的多出了一种成熟的女人风味。这也让她在向来的清冷气质之外,又多添了几分妖冶。

    比起大多数女弟子的青涩稚嫩,这一刻的沈雅婷每一举手,一投足,都会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令人欲罢不能的诱惑。想来是实力的增加,也让她的气质由里到外的都来了一层蜕变。

    如果奇迹仅仅发生了一次,碎星派的弟子还会感到震撼的话,那么当阮石也同样毫无后遗症的连跃两级,达到了聚气三段时,所有人就已经直接被震得懵了。更重要的是阮石才刚刚突破到聚气级多久?他的逆天之路真的是一开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?

    再加上阮石和沈雅婷的同时突破,也引起了不少弟子的浮想联翩,甚至还有人笑称“你们两个还真有缘,干脆就在一起算了!”

    阮石站在沈雅婷身旁,对这一声声的贺喜,一律微笑着谦称一声“运气好而已”。完美的礼节和涵养更是为他赢得了一片好评。

    沈雅婷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阮石身上。她冷冷的看着这个衣冠禽兽在弟子群中应酬自如,双拳就忍不住在身侧狠狠收紧,指甲深深刺破了掌心。

    只要一看到这个人,就会想让她想到那肮脏的一夜,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……直到现在,她的双腿都还无法完全合拢,每一次的疼痛都象征着屈辱,她真的恨透了这个人,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……!

    就在沈雅婷心中发着狠时,在她胸口忽然传来了一阵急剧的刺痛。那痛感来势汹汹,一经出现就痛到了灵魂里。痛得她身不由己的呻吟出声,一手紧按着胸口,痛苦的弯下了腰。

    阮石注意到沈雅婷的异状,顺手扶了她一把:“雅婷师姐,没事吧?”

    沈雅婷一感到他的碰触,浑身都像触电般的一阵颤栗,发狠的将他的手甩开,这个动作却换来了疼痛的加剧,让她感到眼前都痛得发黑了。

    阮石见到这一幕,也想通了她疼痛的来由。当下并未再做搀扶,只是压低了声音,淡淡道:“这一辈子,你都不要再想反抗我了。如今你是我的灵魂奴仆,我们灵魂相连,如果我死了,你也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沈雅婷忍着疼痛,咬牙切齿的瞪了过去:“狗贼,我宁可跟你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阮石笑了笑:“性子真烈,可惜啊,就连同归于尽你也做不到。灵魂奴仆是绝对无法弑主的,就算仅仅有这样的念头也会让你痛不欲生,连买凶也是办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在沈雅婷再一次被灵魂中的痛苦折磨得浑身抽搐时,阮石一只手搭在她肩上,强行将她揽了过来,让她和自己并肩而立,同时凑在她耳边低笑道:“生活就是这样,既然无法反抗,那就学着去享受吧。昨天晚上,难道我对你还不够好么——?”

    不同于这一边的“春意融融”,此时焚天派的席位上,则是一片大战来临前的肃然。

    墨凉城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坚定:“师父,我想通了。我一定会在这场比赛中,查清他的真实身份。”注视着此时依然空旷的擂台,声音也是渐渐的低沉了下去:“如果他不是魔,那么,我不会让任何人冤枉了他;但如果他真的是魔,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他!”

    促使墨凉城心态大幅度转变的,主要还是那名星宿宗少主的死亡。

    之前的林嘉祥,在开赛前他根本就不认识,即使死了,对他来说也仅仅是“叶朔杀了一个人”。他对叶朔虽然同样有怨,但那仅仅是出于道德的愤慨。

    但是星宿宗少主的死,对墨凉城而言,则是代表着“叶朔杀了一个我认识的人”。两者的意义自然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并且从这件事中,他也充分看到了魔的残忍和狡诈,这个认知让他心凉。如果对方真的是魔,那么他屠杀人类就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。哪怕你再有一腔赤诚,也捂不热魔那颗冰冷的心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仅仅是一个嗜杀的修灵者,墨凉城也并不会有什么替天行道的伟大觉悟。可是如果对方是魔,那一切就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这是两个种族之间的战争,并且,是彼此都想将对方灭绝的战争!对魔族的仁慈,会是对全人类的残忍。墨凉城绝不敢拿自己家人的安全,去赌这一份真假难辨的友情。

    即使已经下定了决心,但墨凉城还是给叶朔留了最后的一分余地。在这张擂台上,除非能够确认对方是魔,否则他绝不会轻易的动杀手。这也算是他,最后的仁至义尽了吧。

    虚无极在墨凉城说话的同时,也不忘以灵魂力量检视他的周身。那棵黑暗之羽的树苗,此时大约是长到了三分之二的高度,这个差距,等他在擂台上见到叶朔露出魔相,应该也可以立刻被弥补的。自己的计划,眼看就快要实现了,一统六门,更是指日可待!

    同时,虚无极还注意到了另一件事。墨凉城刚才在说起叶朔时,他的眼神始终清明,再也不会因为负面情绪的出现而备受折磨了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不会痛了么?莫非黑暗之羽生长到一定的高度,就不会再反噬宿主了?虚无极又是激动又是担心。

    一方面,自己的弟子不用受苦自然是好,但他又不能不顾虑到,万一墨凉城因为此时的决心,内心完全平静下来,不再产生仇恨,无法再刺激黑暗之羽生长,到了最后关头他再度感情用事该怎么办?

    人的感情太过复杂多变,有太多人就因为被感情左右,忘记了自己的许诺和誓言,最终做出与本愿背道而驰之事。因此相比之下,虚无极还是更相信黑暗之羽。

    “不过城儿,你也要知道,一旦在擂台上杀死他,势必将会背负玄天派全体的憎恨,你……是真的想清楚了么?”随后虚无极又试探着问了一句。即使是到了最后的关头,他也仍然没有放弃让黑暗之羽升高的努力。

    墨凉城轻轻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,我已经有这个觉悟了。而且不仅仅是玄天派,杀死一个参赛选手,我一定会遭到所有人的敌视和恐惧,甚至是将我看成真正的恶魔。但是只要能让这定天山脉免遭魔的威胁,我愿意……一个人背负这份憎恨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玄天派的其他人,”墨凉城冷静的目光投向了玄天派的方向,祈岚和顾问正在围着叶朔说笑,为他加油鼓劲,赫连凤正在为他整理衣领……如果没有这件事的话,自己或许也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吧。但是现在,一切都不可能了,人魔之别,他们注定势不两立。

    “他们跟一个魔物朝夕相伴,迟早也会受他所害,我现在的做法,同样是救了他们,将来,我想他们会理解的。如果他们执迷不悟,那就是执意与魔物为伍,自甘堕落,到那个时候,我……就不会再在意他们的看法了。”

    墨凉城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目光略微波动了一下,流露出几分悲伤。虽然一闪即逝,却仍是被虚无极敏锐的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是啊,嘴上说着不在意,但曾经的那一片真挚友情,他又如何能完全不在意?

    “不,为免他们会设法将那只魔物复活,最好的方法,是将这个曾经与魔为伍的门派完全抹除!”

    借此机会,虚无极也终于是将自己的理念完全摊开,灌输给了墨凉城。毕竟杀死叶朔的目的是为剿灭玄天派铺路,如果在此事成功之后,墨凉城由于顾念旧情,仍然反对他的大一统计划,那虚无极可就真得胸闷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一听了这句话,墨凉城的脸色忽然急剧转变,扶住虚无极的衣袖,急急的哀求道:“不……不要啊!师父,他们毕竟是人类,只是受了魔物的欺骗,所谓不知者不罪。将玄天同盟也归入师父麾下之后,还是给他们一次机会吧,不要伤任何人的性命。否则如果我今日除掉一只魔物,他日定天山脉依然血流成河,那么我今天所做的牺牲还有什么意义呢?”

    虚无极看着墨凉城焦急的样子,默默的叹了口气。他果然没有猜错,这个孩子的心,说到底还是太软了。不过既然他已经认可了自己“拿下玄天同盟”,那么暂时留下几只蝼蚁性命,似乎也无碍大局。反正到时候整个定天山脉都是自己的,谁也别想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生出是非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虚无极点了点头:“好吧。只要叶朔一死,玄天派这群人不主动来犯的话,我就不伤他们性命。”说着又拍了拍墨凉城的肩:“城儿,在擂台上千万不要有心理压力。”

    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眼前这场比赛。只要叶朔一死,未来的战争,玄天派不想打也得打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裁判活力十足的声音,经过话筒的放大,在此时盖过了各个角落的喧闹声。

    “最终决战即将到来,这也说明这一届的七大门派比试会即将进行到尾声了,离别总是那么让人伤感……不过在这一刻,希望大家还是把最热烈的掌声,送给我们的两位参赛选手,预祝他们都可以取得最好的成绩!”

    在雷鸣般的掌声响成一片时,那裁判深吸了一口气,高呼道:“好,下面首先进行第一个环节,两位选手请到前面排队,领取你们之前寄存的兵器!”

    在墨凉城面无表情的经过观众席时,司徒煜城忽然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凉城兄,我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。但是你曾经在赛场上指点过我,我知道你不是坏人。而叶朔,他也同样不是坏人,我真的不想看到你们之间闹成这样。如果有什么事是我可以帮助你……”

    墨凉城迟疑了一下,最终仍是决绝的甩开了司徒煜城的手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墨凉城在片刻的停顿之后,又侧转过身直视着他的眼睛,认真的补充了一句:“真的什么事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们的事,不是你能理解,也不是你可以管得了的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我就已经打算好要一个人解决了。我不想连累任何人。

    司徒煜城的语气很诚恳,确实能让墨凉城感受到一种掏心掏肺的关切。但是现在的他需要的并不是温暖,而是狠下心肠,在擂台上和那个人类的公敌做出了断!到了这一步,他不希望再有任何人,任何事动摇到自己。

    罗帝星刚刚赶到赛场,看到的就是墨凉城那一道悲壮的眼神,以及决然而去的背影,看得他一时愣在了当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