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5章 决战前夕
    叶朔,你的手上沾满了多少数不清的血腥,现在你竟然还好意思来跟我握手……

    墨凉城并不是无情无义之人,叶朔希望他想到的,他在那一刻自然也想到了。

    但是,那一幕对自己来说,曾经是温暖的回忆,时过境迁,它却已经变得那么丑恶,那么虚伪。

    你的罪,不会因为你救过我而有分毫改变。时至今日,你还要在我面前做出那一副伪善的外表,为了什么?又装给谁看?

    我……绝对不会再受你欺骗了!墨凉城紧紧的按住了胸口,压抑着那一阵翻涌而上的疼痛。

    在刚才有一个瞬间,他真的觉得他们可以回到从前,他和叶朔仍然可以像以前一样称兄道弟,不必再面对那些两难的抉择。但是很快,他就用理智压下了感情,虽然心里仍是有着少许的酸涩。

    也许这是最后的一个后悔机会了,可是就在刚刚,被我亲手打破了。

    不,如果原谅他,我就对不起那些死去的人。这是我必须担负的责任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叶朔同样闷闷不乐的回到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在比赛中一鸣惊人,明明已经杀进了最后的冠军战,参赛前的愿望都已经实现了。但是他现在失去的,也许远比他得到的更多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处境非常尴尬,既无法去与楚天遥分担失败,也无法去与墨凉城分享胜利。这两个人都在记恨他,也许仅仅是因为他在这次的比赛中太出色了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“高处不胜寒”么?随着我的实力越来越强,我身边的朋友也会越来越少。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站在了巅峰,也许那时我已经只有孤独一人,那样的生活,真的就是我想要的么?

    不……一定可以有两全的方法!我不会放弃我的梦想,我也不会放弃我的朋友!要变强,就和身边的朋友一起变强!

    “师兄,你还在为那个墨凉城的态度不开心啊?”祈岚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“算了吧,该走的人留不住。像他那种富家大少爷,跟咱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,随他去吧!”终于,就连祈岚也不再为墨凉城说好话了。

    顾问则是按了按他的肩,言简意赅:“没有了他,你还有我们。”

    叶朔仍是忧心忡忡的打量着焚天派的方向,不察何时虚无极已经走上了擂台。

    “当此决战前夕,除了预祝明天的比赛圆满落幕之外,本尊还有两件事要宣布。第一,是关于碎星派林嘉祥的命案。”

    阮石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整个人就像是被点了穴一般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虚无极并没有朝阮石多看一眼,依然保持着不紧不慢的语气:“碎星派林嘉祥离奇惨死,死因众说纷纭,此事也直接导致了玄天派与碎星派的关系降至冰点。但是本尊只想说一句,不管两派中人曾经怎样的发挥过想象力,为林嘉祥编造过多少种死法,那始终都只是毫无根据的主观臆测,我们应该学会的,是尊重事实。

    而事实就是经过我定天山脉的公开调查,林嘉祥是心血管爆裂而死,是自然死亡,那么,你们信也好,不信也罢,他就是自然死亡。本案,并没有凶手。

    既然人都已经死了,那就让他入土为安,本尊也会做主,给他的家人发一笔抚恤金。此事从今日起就到此为止,不要再让我听到有人拿此事做文章,同样的,任何人不得再散布挑唆两派不和的言论。违者,以门规论处。”

    碎星派门下,此时自然是一派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林嘉祥之死,能否令玄天派给出一个说法,直接代表着他们碎星派在定天山脉究竟具有多少话语权。但是,虚无极最终的决策竟然是要息事宁人?难道就因为那个凶手在这次的比赛中大出风头,成为了新人黑马,他的价值就高出了那个已死的精英弟子,也得到了虚无极的重视和肯定么?

    这一番将林嘉祥一案翻篇的说法,虽然在大部分人听来是在保叶朔,但只有定天山脉的一众高层知道,他是在保阮石。至于虚无极为何突然撇开了拍卖场之仇,转而力保阮石,就没有任何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台上,虚无极没有给任何人留反对时间,紧接着又举起了话筒:“第二件事,追加一条规则。为了避免再出现赛场作弊,明日参赛的两位选手,现在请随我到不远处的器材保管室,也就是原先的鉴定室,将你们身上携带的兵器全部交出,由我们统一保管。

    到时本尊会安排专门的鉴定人员,对所有兵器都详细做一番检查,确认检查合格,无违禁事项之后,将会在明日开赛前再重新分发给你们。在比赛途中,如果有人使用鉴定之外的兵器,直接以作弊处理!”一边说着,他已经从擂台上缓缓的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是何意?而且……我是很少使用兵器的啊。”虚无极的这一番决策,在事前连墨凉城都没有知会,也难怪他此时一脸不解了。

    虚无极四面环视一眼,压低了声音:“随便放几件进去吧,只当是走个形式。这个局最主要对付的,还是……”一面朝着叶朔的方向略一挑眉。

    但是,虽然叶朔年轻识浅,还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,了尘道长却没那么好糊弄,主动站了出来:“虚无极掌门,敢问您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虚无极板起了脸:“本尊是何意,刚刚不就已经说过了么?为了确保比赛的公正性啊!怎么,难道你们觉得,我会有意针对叶朔?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不依不饶:“修灵者的兵器,向来都是从不离身。您说要鉴定,这还可以理解,但放置在兵器库中‘统一保管’一整夜,这当中要是出了任何差错,这个责任该由谁来负?”

    天绝道长也附和道:“是啊。虚无极掌门,如果您真想定这条规则,也应该在赛前公开提出,由所有高层长老统一进行表决。现在这前半场一点动静都没有,都已经进行到了最后的冠军战,您忽然说追加就追加,也实在是让我们……有些措手不及啊?”

    虚无极不耐道:“规则的制定,原本就不是一蹴而就的。它应该是一个不断的发现问题,和不断完善的过程。你不能否认,此前的规则确实有着漏洞的存在,所以才会出现令人遗憾的作弊事件。

    这条追加规则,也是本尊临时想到的,虽然对选手来说,或许是苛刻了一些,但它的作用对象并不只是叶朔一人。凉城是准冠军的身份,为何他就可以对规则毫无异议?你们这般极力反对,莫非叶朔明日的确是准备用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兵器,进行作弊么——?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急道:“虚无极掌门,您不能这样血口喷人……”

    虚无极冷冷一摆手:“够了。一句话,如果叶朔他不能遵守规则,那我也只能遗憾的宣布,取消他明天的比赛资格!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和天绝道长虽然有一肚子的道理,此时被逼得也只能咽了下去。形势比人强,如果他真的要拿住这个把柄,不准叶朔参赛的话,那他们是否还要继续撑这一口气呢?

    可是,虚无极临时追加规则,真的让他们很难相信,他的用意会像他自己的说法一样公正,特别还是,在他的第一条通知明显偏向阮石之后……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。”两位道长还在左右为难,顾问忽然主动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虚无极掌门有吩咐,我们照办就是了。叶朔的兵器今天既然交给了定天山脉,想来就一定可以得到最好的保管,我们放一百二十个心。毕竟,这可是由虚无极掌门您亲自做的担保,您说对么?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几句话,话意却是异常犀利。我们今天是信了您虚无极掌门的担保,冲着“您的面子”,才交出了兵器。如果出现任何差错,我们就唯你是问。如果您还想保住“您的面子”的话,最好就不要做出任何会令人不愉快的事情。

    顾问的隐藏台词,虚无极自然是轻易的就读懂了。并且面前这个小子他也有印象,当初的公开调查,叶朔原本已经罪证确凿,同样是由他力挽狂澜。恐怕此人跟那个傻乎乎的叶朔不一样,是一个真正难对付的狠角色啊!

    虽然虚无极在墨凉城面前总是百般夸大,说得叶朔好像明天就要统治世界了一样,但其实在他内心中,并没有把叶朔看成过那么可怕的魔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,他从没有受到过罗帝星和邢树珉那样的震撼,在他眼里,叶朔最多也就是一个体质特殊的傻小子。执意除他,只不过是为了完成自己征服玄天派计划的第一步。否则如果叶朔真有那么强大,他也绝对不会把墨凉城一个人推出去面对了。

    “好个牙尖嘴利的小子啊……”最终虚无极冷冷一笑,“那么既然都没有异议了,这就随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临行之前,他又朝着阮石的方向投去一眼。

    “小子,路我是都给你铺好了,至于能走到哪一步,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——”

    ***

    夕阳西下,傍晚的破月派,别有一番景致。

    在一栋高大的楼阁前,罗帝星站在台阶上沉吟了许久,终于还是下定决心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满屋的藏书,在夕阳的映照下,都被洒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,柔和而恬静。

    破月派的藏书阁,他还是第一次到这里来。作为那个最大牌的精英弟子,以往他每次要修炼,师父都会专门挑选出适合他的秘籍,再派出弟子主动送货上门。因此在此之前,他也从来没想过破月派的典籍竟然会有这么多,看得他一阵的眼花缭乱,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在他正被这一屋子的书吓得挪不动腿时,书架一侧转出了个手持扫帚的老人,本来是随意的抬起头瞟他一眼,这一看忽然就主动迎了上来:“罗帝星?”

    罗帝星一怔:“你认识我?”由于输掉比赛所带来的耻辱感,他那阵自卑到现在都没散去,因此也并不想在这种时候跟任何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那老者胸前还挂着藏书阁管理员的标牌,此时咧开没牙的嘴笑了笑:“你不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精英弟子么?这破月派谁不认识你啊?不过以前可从来没见你来过,这是什么时候养成爱看书的好习惯了?”

    罗帝星只能尴尬一点头:“……见笑。”估计藏书阁每日来来往往的人确实不多,那老者也是相当寂寞,所以难得见到一个人,还是破月派的名人,就想抓着他说个没完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那老者看守藏书阁,说不定就是一本活的百科全书,如果能直接在他这里找到答案,那自己也就用不着去看那些书了……罗帝星脑筋稍微一转,忽然一改前时的抵触,主动询问道:“对了我想打听一下,有没有什么药物,是可以在服下之后,让一个人只要一听到另一个人的名字,就会感到胸口很疼的?”

    墨凉城的异常,罗帝星总觉得不能等闲视之。如果从虚无极那里问不出来,那就算把破月派秘藏的典籍翻一个遍,他也一定要找到病因和疗法!在来这里之前,罗帝星的确就是这样打算的。不过那一屋子的书仍是令他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那管理员大概都没想到罗帝星真会搭理自己,先是愣了片刻,才饶有兴致的眯起了眼睛:“胸口很疼?怎么样的疼?”

    罗帝星随口答道:“大概就是……像心悸那种感觉?”毕竟墨凉城从来没有对他描述过那种疼,他也只能凭着自己所看到的,大概的进行猜测。

    同时这也不禁令他暗暗叹息,原来自己对墨凉城的了解真的很少。不仅是不了解他的伤病,同样也不了解他的家世,他的过去,他的喜好,他的心情。除了一个谁也没有承认过的朋友身份,他们实际上就等同于半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那管理员思考片刻,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。至少我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叹了口气,认命的走向了第一排书架:“那我自己找吧。”

    抽出第一本书,刚翻开第一页,那满满的文字就看得他差点吐出来。虽然很想放弃这桩工程,但一想到墨凉城发病时的痛苦,罗帝星还是逼着自己一行行的看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管理员则是放下了扫帚,坐在门前的摇椅上一边晒着太阳,一边像看热闹一般看着罗帝星在一排排书架前穿梭的场面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已是几个时辰过去了。夜幕笼罩了大地,闪烁的星辰取代了天边的晚霞。那管理员打了个哈欠,站起身将阁中各处又是简略打扫一番,才走到门边招呼道:“闭馆了,走了走了,我要锁门了。”

    罗帝星瞪着眼前一本厚得像砖头一样的书发呆:“但是我还没看完。”

    管理员气乐了:“嘿,这么多书你看个几天几夜也看不完啊!那我得等你到什么时候去?”

    罗帝星似乎想说些什么,最后还是忍了下去,继续盯着面前的书,努力集中精神。只要对方没有直接来拖他走,那就能看几眼是几眼。

    那管理员又盯了他半天,见他仍然没有要走的意思,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算了算了,谁让你是精英弟子呢,你要待着,那我只能陪你待着了。”说着将钥匙一丢,重新在躺椅上靠了下来,“唉,今天恐怕只能在这里将就一宿咯——”

    罗帝星不善于道谢,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。但是从那一刻开始,他可以清晰的感到芒刺在背,那管理员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他,好像连他有几根肋骨都能数得清。虽然嘴上没有明说,但很明显对方正在一个劲的催他快走。

    本来看这些书就够难受了,现在被一个人这么嫌弃的在后头盯个没完,罗帝星就觉得更难受了。一忍再忍,最后还是转过头,试探着提议道:“那要不你把钥匙给我。等我看完了我自己会走。”

    那管理员又打了一个哈欠,似乎就在等他这句话,立刻站起身收拾起了东西。嘴里一边还念叨着:“唉,这么多年都不看书,一看起书来就不要命……”整理到了桌边的钥匙时,抬高声音道:“钥匙在这里,看好了啊。差不多了就赶紧回去,年轻人别熬得太晚了——”

    在那管理员一连串的唠叨声中,藏书阁的两扇大门终于是“吱呀——”一声关闭了。夜晚的星晖已经被关在了门外,室内就只剩下了一盏昏暗的油灯,继续提供着微弱的光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