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64.第364章 无法超越
    冰层一路蔓延的过程中,也同样经过了楚天遥身侧,此时他正在奋力抵御着浑身的火苗,外袍已经被烧破了一大片。 当那些致命的鬼火就在他的面前结成冰雕,停止了活动时,楚天遥也是不加掩饰的松了一口大气。

    不过这口气还没松过多久,那一层层冰雕竟然又重新蠕动了起来,在他绝望的注视下,化作了一杆冰制的长枪。并且每隔几节,都连接着一根同样锋锐的冰锥,双眼、咽喉、胸口……几乎所有的要害部位都在同时受制。

    “楚师兄,你现在要认输么?”墨凉城站在不远处打量着他,手中的印诀也维持在一个将掐未掐的状态,似乎打算根据他的回答,决定下一步的动作。

    望着那寒光慑人的根根冰锥,楚天遥别无选择,也只能咬着牙轻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在他做出这个答复之后,面前的冰锥终于一节一节的缩了回去,融入枪身,随后“哗啦啦”的碎成了一地冰屑。

    楚天遥僵硬的挪动了一下鞋子,避免被一块较大的冰片砸个正着,同时略微侧身,转向了又一次被吓得缩在角落里的裁判,似乎是要兑现自己的诺言。

    但当所有人都以为他要亲口认输时,楚天遥忽然猛一旋身,抬起的拳头狠狠收紧:“魔罗天爆!爆!”

    又是和周建的战斗中相同的套路,将附加过灵遁术的灵技隐藏在敌人背后,在出其不意之时展开攻击!

    然而墨凉城的身形只一闪,就出现在了与那团膨胀的黑暗球体的平行处,手中的灵力光刃狠狠切下。随着一道清晰划过的裂痕,两片黑色半圆也是在一阵扭曲中分裂而开,又被紧随而至的空间裂缝吞噬一空。一轮初具雏形的爆炸,就这样带有几分儿戏性质的彻底终结了。

    随手解决了身旁的攻击,墨凉城也重新直起视线投向了楚天遥。但在他一向波澜不惊的双眼中,忽然掠过了一丝明显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玄天派的人,都是这么虚伪么?”墨凉城无声冷笑,每一次印诀扣下时,都会搅动开道道逸散的气流,这也代表着,他终于要认真起来了。“那我就送你们这群伪君子最后一程……”

    “焚天剑,出,上通九霄,下斩幽冥,去!”

    一把火红色长剑冲天而起,扩散开的威压很快就凝聚成了一道剑形虚影,连接了天与地,整片天空直接被染成火红。

    而身为主体的剑形虚影,外部则是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气体。如果观众起初还无法看出那层气体的本质,但在空气陡然变得凌厉了几分,大量的天地煞气从四面汇聚而来时,所有人眼中就只剩下了震惊。

    虽然外观动心骇目,但这副凶猛的吸收场面并未维持多久,随着虚影中的火红色长剑略微旋转,改直立之势为朝下方倾斜,那外侧的虚影也像是接到指令一般,猛地朝下方的楚天遥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灵光盾!”楚天遥瞳孔紧缩,匆匆推出第一面护盾后,手印再变:“灵晶盾!”

    “魔影血盾!”这是将前一场比赛中,罗帝星的防御招式也“模拟”了过来。一连三重盾牌,与压落的天地虚影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!

    “咔擦——”第一面盾牌很快就碎裂了。

    楚天遥在这股冲力中早已经站不稳了。头发被全数掀起,呼呼的炸响在他的面颊两侧,凌厉如刀刃般的风势也让他完全不敢睁眼。他觉得此时的自己就像是一只躲在盾牌后的小蚂蚁,正在承受着一场海啸的全部巨浪冲击。

    “咔擦——”第二面盾牌也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顶住……给我顶住!!”楚天遥疯狂的朝最后一面盾牌中注入灵力。他现在什么都看不到,也什么都感知不到,只能凭借着直觉和意志,抵挡!抵挡!全力抵挡!

    那一片让他几乎窒息的灵压,在某一个时刻,似乎渐渐的减轻了……不,不是减轻,那剑形虚影的压迫已经消散了!

    挡住了……?我竟然挡住了?楚天遥震惊了片刻,继而一阵狂喜。墨凉城,你也不过如此,战斗了这么久,我不信你就完全没有消耗!现在你的攻击我已经挡住了,成败如何还很难说……

    然而,在他接下了这一击之后,赛场中却并没有出现他预料中的赞叹声。反而是另一种包含了几分惋惜意味的嘘声越来越浓重。

    ……怎么回事?楚天遥敏感的意识到情况有变。刚刚抬起头,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擂台,以及自己脚下所踩的……荒土地!他竟然被刚刚那股威压一路直推出了场外!

    “楚天遥选手出局!”裁判的声音为他的认知又补了狠狠一刀,“胜利者是墨凉城选手!”

    观众席沸腾了,他们在为一个早已经公认的结果而欢呼;裁判正在擂台上费力的吹捧着墨凉城,尽管那是早已经吹捧了千百遍的陈词滥调。最后他似乎还想拉着准冠军的手,一起做一个“胜利”的姿势,但墨凉城却没有搭理他,一个人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楚天遥忽然失控的喊出了声,“他刚才使用了禁咒!成绩不能算数!”

    墨凉城在擂台边缘停下脚步,有些莫名其妙的回头扫了一眼。大概他实在没有想到,有人还可以无赖到这种地步,在比赛的结果已经毫无疑问之下,竟然对他做出这样的指控!

    焚天派席位上,虚无极轻蔑的冷笑了一声:“哼,贼喊捉贼有意思么?刚才是谁使用了禁咒,我想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吧。”这还是他首次以定天山脉主宰者的身份,参与到两个参赛选手的内战中来。而这一句话,也代表了楚天遥注定无望翻盘!

    另一边,罗帝星一手撑着头,懒洋洋的跟上一句:“就是说啊。楚天遥,你这个输不起的小人,你还真是给精英弟子丢脸。”

    楚天遥张口就想回击,转念一想却又咽了下去。对虚无极,他不敢正面违逆,也只有把矛头完全转向罗帝星。而且正所谓是踩人要踩痛点,他现在可是正有着一道最致命的死穴呢——

    “……哼,你倒是输得起了。堂堂的精英弟子,连我玄天派一个普通弟子都打不过,原来破月派就是这种水准?”

    果然这句话一出口,罗帝星立刻被激得拍案而起:“你把这句话给我收回去!想打架不成?”

    对于罗帝星这位负面的“话题之王”,在他刚刚插手此事,观众席上的议论就没停过。现在他嘴里又冒出了“吐槽关键词”,自然是引起了又一番“唯恐天下不乱”的煽动。

    “嘿,别光说不练!要打就直接上去打啊!”

    “正好楚天遥也是大耗功力,他这个状态跟你打,你们才真的是半斤八两了!”

    “罗帝星竟然还说得出要跟人打架,这仿佛是在逗我笑!还有楚天遥,做人要点脸成吗?有你这么恶人先告状的么?真当我们都是瞎子了?”

    楚天遥和罗帝星,他们同样都是失败者,现在就算不用别人说,他们也的确是“半斤八两”了。在观众的一致炮轰下,两人无颜再延续战火,都是灰溜溜的钻进座位,尽量保持沉默了。

    在楚天遥穿梭在一排排座椅间时,他能够清晰的看到,所有长老都在对着他摇头。他们的目光既有惋惜,又有意料之中,同时还有一丝庆幸。就像是一个输光了的赌徒,忽然注意到自己还剩下一张牌没有翻的庆幸。

    “天遥到底还是输了啊。不过那个墨凉城也真是太厉害了!这个实力估计都跟巅峰时期的天影差不多了吧?”

    “唉,还好我们还有叶朔!”

    “没错,现在也只能指望叶朔了。”

    叶朔……叶朔……楚天遥本就不快的心情,这一回更是跌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我之前要不是浪费那么多时间教他们,耽误了自己的修炼,我能输么?!明知道七门比试会开赛在即,还让我去带那些新人弟子,安的是何居心?师父,你就是看中了他比我更有天赋,要牺牲掉我来造就他吗?!

    如果下一场比赛叶朔赢了……我胜不过的对手,他却打赢了,那么所有人一定都会断定我不如他,师父就更加可以给他更好的待遇,赏赐他更多的资源;那些普通弟子什么都不懂,自然是谁的风头更盛就会去追捧谁。我被自己亲手带出来的弟子超越了,这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,往后我在定天山脉的处境会比罗帝星更悲惨!

    所以叶朔……明天的比赛你不能赢,为了我的尊严,你得输掉。并且,你最好是就这样死在擂台上……

    虽然楚天遥的指控已经不了了之,但那裁判为了煽动现场气氛,再一次拉住了墨凉城,同时继续卖力的向台下高呼道:

    “作为从开赛以来就最具有话题热度的公认冠亚军,罗帝星选手的失败震惊了所有人。而在上午的比赛之后,墨凉城选手就再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,大家都在猜测,他的比赛会不会同样大爆冷门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比赛结果摆在了我们眼前,我们的第一天才已经用战绩捍卫了自己的荣耀,他延续了自己的不败纪录,墨凉城选手不愧是所有年轻修灵者的楷模,他是一座无法超越的丰碑!”

    在一番天花乱坠的吹捧后,又侧过头问道:“墨凉城选手,能否稍稍给我们透露一下,在刚才的比赛中,您究竟用出了多少实力?您看,台下观众的呼声多热烈,他们一定也都很关心这个问题——”转过话筒冲着台下一晃,将一片混乱的附和声成倍放大,接着才将话筒讨好的伸到了墨凉城面前。

    墨凉城皱了皱眉。他原本并不喜欢这种在大庭广众下的作秀行为,但是一看到台下那正带着一脸天真的叶朔,他竟然直到这个时候还在伪装若无其事!墨凉城顿时就觉得一股火气蹿升上来,冷哼了一声,道:“我并不认为,参加这种比赛需要拿出多少实力。难道你会用全身的力气去吃饭睡觉么?”

    这幽默而略带辛辣的回答引起台下一片哄笑,那裁判也在一旁笑道:“所以墨凉城选手的意思就是说,和楚天遥选手战斗,对您来说就像吃饭睡觉一样轻松是么?”不顾台下楚天遥已经黑成锅底的脸色,忽然又冲叶朔招了招手:“啊,叶朔选手,也一起上来吧,你现在也是一个热门人物,正好我有一个问题想同时问问你们两个呢!”

    叶朔怔了怔,在一众同门师长的微笑鼓励下,才终于迷迷糊糊的走上了台。

    此时为了这对“真正的冠亚军”在赛前的同台亮相,台下已经响起了不少咔擦咔擦的玉简拍摄声。叶朔摸了摸后脑勺,觉得更加不自然了。他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,第一次接受到这样的万众瞩目,让他尴尬得简直手也不知道朝哪里摆,只能不断的摸着后脑勺,露出一脸憨厚的笑容。

    那裁判并没有注意到叶朔的窘状,他全神专注的就只是炒热现场气氛。倒好像观众尖叫的分贝越高,他就能拿到更多的奖金一样。此时又带着一脸的谄媚迎向了墨凉城:“二位明天就要在擂台上正式对决了,墨凉城选手,不知依你看来,你们二人谁能够摘下最终的桂冠呢?”

    墨凉城这一次主动接过了话筒:“自然是我!”四个字答得斩钉截铁。说完又冲着叶朔冷冷投去一瞥,挑衅之意尽显。

    同时我们两个当中,也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。而那个人,不会是你……

    在这样的场合下,通常来说为了向对手表达尊重,除了像罗帝星那种说话不过大脑的人,其他人多半都会适当的谦让几句。

    而且墨凉城在前几场比赛中给人的印象,也并不是这样一个锋芒外露的人。一时连裁判都被他这反常的高调震愣了片刻,才大笑着打圆场道:“看来墨凉城选手对自己还真是相当有信心,答得是非常的霸气,非常的潇洒!

    那么至于叶朔选手,虽然是在这场比赛中临时杀出来的新人黑马,但他的实力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。请问叶朔选手,面对墨凉城选手的必胜宣言,你又是如何回应?”

    叶朔还没有从墨凉城一个眼神的震撼中回过神来,此时只能再次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:

    “嗯……也谈不上什么一决胜负吧。凉城兄弟……他真的很优秀,我作为一个刚刚进入修灵界的新人,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就跟像他这样的高手较量,不论最后的结果是成是败,我认为对我一定都是有所教益的,也是一次非常宝贵的经验吧。我们……就一起加油好吗?”

    墨凉城现在对自己的反感,叶朔看在眼里。但是他就算想破脑袋,也想不出自己究竟是哪里得罪了他。在说出这段话的时候,他也一直非常的小心。

    对于该如何定位自己和墨凉城的关系,再像兄弟一样勾肩搭背显然已经不合适了。但若是太疏远,岂不是连自己也承认了这份友情的破裂?因此最后叶朔还是尽量使用了礼貌的、以“后辈向前辈讨教”般的口气,只是那最关键的称呼,他还是使用了“凉城兄弟”。

    同时,叶朔也向墨凉城伸出了手,一方面,是和他做赛前友好的握手;另一方面,他也想告诉对方,曾经在梦魇之域的许诺依然算数,不管你现在遇到了什么过不去的难关,我都愿意陪你一起渡过。

    墨凉城飞快的扫了他一眼,却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,一转身高傲的走下了台,只留下叶朔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